个人资料
正文

恋如冬雪(45) 旅行中偶遇的人*魁北克古城*安妮小木屋*红沙滩

(2020-05-24 19:49:11) 下一个

凌晨四点半,安红就被手机闹钟惊醒。她睁开眼睛,抓过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随后把闹钟关掉。她揉揉眼睛爬起来,光着脚走到浴室去,脱掉内衣,拧开淋浴水龙头,快速地冲了个澡。

今天是露露放暑假的第一天,安红订好了一个去加拿大东部三省的六天旅游团,要带母亲和露露去爱德华王子岛看安妮小木屋和红沙滩。

最近晚上哄露露睡觉时,安红把《Anne of Green Gables》给露露又重新读了一遍,露露一直很期待去亲眼看看安妮住过的绿色的小木屋。因为七月初要送露露到北京跟着建明过暑假,只好把旅游订在六月底露露刚放假的时候。

从浴室出来,头发半湿地垂在脸颊。安红听见楼下有锅碗的碰撞声。她换了一条新内裤,穿上昨晚已经准备好的绿裙子,快步下楼来到厨房,看见母亲已经在热粥和准备早点。

您还不多睡会儿,这么早起来?安红问道。

睡不着了,就起来了,母亲说。困了一会儿路上再睡,反正在车上坐着也没事儿。出租车订好了吧?

订好了,订的Uber, 五点半到,安红说。早上路上没车,好开,六点钟应该可以到Carling 街上的麦当劳前,在那里集合上旅游车。

粥马上就热好了,你去叫醒露露,给她洗洗,然后下来吃饭吧,吃完了就该走了,母亲说。

好。

安红转身上楼,到露露的睡房里把露露叫醒。露露没用催就兴奋地从床上爬起来,跟着安红去浴室洗漱了一下,换了新裙子,然后蹦蹦跳跳地下了楼。

匆匆喝了一碗粥,吃了两个煮鸡蛋,安红起身最后检查了一遍两个拉杆旅行箱,一个双肩背和一个手包里的东西:旅行行程,付费收据,几百现金,两张信用卡,一张银行卡,手机,iPad, 耳机,充电器,数据线,移动电源,够七天换的袜子和内裤,上衣,裤子,裙子,鞋子,泳衣泳帽,牙刷牙膏,雨伞雨衣,水杯,一副扑克牌,露露玩的游戏机,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洗面奶,梳子,大毛巾,护肤品,防晒霜,纸巾,急救包,医药盒,清凉油,晕车药,感冒药,腹泻腰,防蚊喷剂,几包零食,几瓶矿泉水,一个记事本,两杆笔,几本路上读的书。

两个拉杆箱和一个双肩背都塞得满满当当的,掂起来很沉。

妈年纪大,露露还小,行李都要靠自己拉和背了,她想。旅行听起来简单,还是很累和费心的啊。

她把拉杆箱和双肩背都放到门口,等着Uber来时放上车。

 

***

六点过五分,Uber开到了Carling 街上的麦当劳前的停车场。车停了,Uber司机走下来,打开后备箱,把拉杆箱从车上搬下来,放到路边的人行道上。

因为是凌晨,麦当劳里看着没有什么人,停车场也很空。一个导游模样的女人站在一辆大面包车边上,目光注视着从Uber上下来的安红一家。

安红走到车尾,从Uber司机手中接过拉杆箱来,谢了司机。她让露露牵着姥姥的手,自己背上双肩背,两只手各拉着一个拉杆箱,带着露露和母亲向着女导游走去。

你们是去加东六日游的吧,女导游问道。

是啊,安红回答说。

快上车吧,就等着你们了,女导游说。行李放车后面行李舱。

就。。。这辆车?安红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包车说。不是说豪华旅游车吗?

咱们这个团是拼团,豪华旅游车在蒙特利尔,女导游说。因为咱们这里人少,一个面包车就够了。我负责把你们送到蒙特利尔唐人街,那里有个大旅游团,你们跟他们走。

噢,这样啊,安红说。我妈妈身体不好,有时会晕车,能不能麻烦您帮着给安排个前面一点的座位?

没问题没问题,这边我让她坐前面,女导游说。到了蒙特利尔,我跟那边的导游讲,让他们帮你妈妈安排个靠前的座位。

谢谢啦,安红致谢说。

一个司机模样的男人下了面包车,向着她们走来。

我们走吧,那里的车九点出发,晚了就赶不上了,女导游说。司机会帮你把行李放到行李舱,你们跟我上车吧。

安红让露露和母亲跟着女导游先上车,自己跟着司机把拉杆箱放进车后的行李舱,随后才上了面包车。

 

***

面包车进入蒙特利尔市区的时候,正赶上了高峰时段和下雨。雨不大,雨丝在空中飘着,不时在车窗玻璃上留下一道划痕。

车速慢了下来,在街上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隔着被雨丝打湿了车窗,看着路边的陌生的商店和街道,安红突然想起子哲此时此刻应该就住在这座城市。

她睁大眼睛看着路边的一间间商店和房屋,目光掠过行驶过来的一辆辆车和行人道上走着的一个个行人,想在人群中发现子哲的身影或者看到子哲的车。

这么久了都没有子哲的消息,也不知他怎样了,哪怕能在街上看到一眼也好,她想。能够看上一眼,心里也就踏实了。

然而,看遍街上百百千千的行人和来来往往的车辆,却依然找不到那张熟悉的面孔,看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

在街道上堵了一段时间之后,九点十五分面包车才终于开到了唐人街的旅行社前。

安红背着双肩背,挎着手包,牵着露露的手,跟着女导游走下面包车。

雨很小,像是雾一样飘在空中,几乎感觉不出来。

旅行社前停着一辆豪华旅游大巴。一个男导游站在车边,皱着眉头对女导游喊道:

你们又迟到了,人都上齐了,就等着你们了。

哎呀,不就是晚了十几分钟嘛,女导游说。早上交通你又不是不知道,路上堵车我有什么办法。

快点儿快点,赶紧上车,男导游喊道。

各人拿上自己的行李,去前面的那辆车,女导游对着身后游客喊道。

面包车的司机已经把车的后面打开,把行李箱拿了出来,放在路边。安红找到自己的两个拉杆箱,带着母亲和露露来到旅游大巴前。跟她一起下面包车的几个游客,已经把行李放在司机身边的人行道,急匆匆地上了大巴车。安红把行李箱交给司机,转过身来,问男导游说:

劳驾,我妈有时爱晕车,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个前面的座位?

前面的座位都被占满了,只有最后几排有空座了,男导游说。不过我问问前排的人有没有谁能换一下座位,你们跟我来吧。

安红一手牵着露露,一手搀扶着母亲,跟在导游后面上了旅游大巴。她看见车内果然几乎都坐满了人,只有最后面的两排座位空着。

各位游客,各位游客,大家注意一下,导游站在司机座位旁边说。我们这里有位老人家,爱晕车。坐在前排的朋友,哪位能帮忙让一下座位,让老人坐在前面。

游客们的目光都转向车前来。司机后面第二排的一个男人站起来,对着安红喊了一声说:

安红!

小朱子!

安红惊喜地叫了起来。

小朱子是在国内工作时单位里的一个同事,大学毕业时跟安红一起分配到单位,一起参加过新毕业生培训。后来小朱子去美国读博士去了,一开始还有些联系,以后就失去了音讯。前几年安红回国,跟几个前同事聚会时,听他们说小朱子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个闺女。再以后就没消息了,现在却在旅游车上遇到了。

你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在这里?安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问道。

陪我妈来加拿大玩玩,小朱子走到过道上说。自己开车太费劲儿,就订了个旅游团。你也是带你妈出来玩吗?

是哦!趁孩子放假,去海边看看,安红说。

孩子都这么大了啊,长得真漂亮和文秀,跟妈妈似的,小朱子低头看着露露说。

哎呀,你可真会夸啊,安红笑着说。真巧啊,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是啊是啊,我也没想到,看样子以后要多出来旅游啊,小朱子说。

妈,您还记得吗,这是小朱子,安红转身对母亲说。原来单位有一次分带鱼和牛肉,是小朱子帮着我拎回家的,还在咱们家吃过一次晚饭,后来他去美国读博士去了。

记得,记得,母亲笑着说。我还说小朱子后来怎么再没来过,原来是去美国读书了。

伯母,您坐这里吧,我正愁没人跟我妈聊天呢,这回好了,小朱子把座位让给安红母亲说。我跟安红坐后面去。

谢谢这位朋友,谢谢帮忙,导游对小朱子说。

不客气,我们原来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小朱子说。

 

***

帮着母亲在前面第二排坐好后,安红领着露露,和小朱子一起走到旅游车的最后面。

后面只剩下了两排空座位。最后一排挨着厕所的门,小朱子看了一眼厕所,对安红说:

你跟孩子坐前面这排,我坐最后。

谢谢。

安红知道小朱子把好一点的座位留给了她和露露,感激地说。

安红让露露坐进最里面靠窗的座位,自己把双肩背拿下来,从里面拿出露露的游戏机递给露露,把一袋零食和一本书扔在座位上,把双肩背举到头顶上的行李架上。小朱子站在旁边,伸手托住双肩背底部,帮着把双肩背塞进窄小的行李架。安红回身感激地看了小朱子一眼,拿起座位上的零食和书,在露露旁边坐了下来。

小朱子也在安红后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露露打开了游戏机,自己玩了起来。

安红把书放在膝盖上,转身问小朱子说:

你怎么自己带着你妈出来旅游,太太和孩子呢?

离婚啦,孩子归老婆了,家里只有我和我妈了,小朱子说。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为什么啊?安红好奇地问道。

一言难尽。。。回头我跟你慢慢说,小朱子说。你怎么也自己一个人带孩子旅游啊,孩子爸爸呢?

跟你一样。。。也离了,安红笑笑说。孩子爸爸回国工作去了,现在北京。

真是爆炸性新闻啊,小朱子惊讶地说。当年,你可是咱们单位里公认的素颜女神,好多人都喜欢你啊,最后没想到你嫁给了一个 --- 还离了 ---

哪里啊,咱们单位里那么多漂亮女孩,女神哪里轮得到我啊,安红说。

反正当时我们住集体宿舍的几个男生都觉得你不打扮,还最有女神范儿,小朱子说。

那时怎么也没见人来追过我啊,可见不是真女神,安红笑了说。

因为没几个月你就说有男朋友了,还跟男朋友同居了,让单身男生的心都碎了,加上咱们部门的主任对你心怀不轨,也就没人敢追了,小朱子说。

哈哈哈,你可真是太会夸人了,安红笑了说。

虽然知道小朱子是在夸张,但是有人这么夸,心里还是很受用的。何况,安红记得当年小朱子也是经常有事没事儿爱找她聊天的人,还有次拿着两张芭蕾舞票找她一起去看中央芭蕾舞团演出的《天鹅湖》,但是因为自己当时的心全在建明身上,拒绝了小朱子,此后小朱子就知趣地再也没有来单独约她出去过。

车门咯吱咯吱地响着,关上了。车身摇晃了一下,向着前面开去。车上的麦克风响了,安红把头扭向前面的方向,看见导游手里举起了麦克风,开始介绍这趟旅行:

各位朋友好,欢迎各位参加我们天宝旅行社的加东豪华六日游。我叫陈力宏,耳东陈,王力宏的力宏,记住不是王力宏,是陈力宏。我有个英文名字叫James,你们可以叫我陈导,或者James,或者力宏,或者小陈,老陈,怎么都可以。

车里的游客笑了起来。

这辆车是辆很新的车,公司去年刚买的,车体高,空间大,空调很好,也很安全。导游继续说。我们的司机叫老张,多年的老司机了。我在旅行社工作七年了,跟老张也是老搭档了,常年跑这趟线儿,熟门熟路,闭着眼都可以给大家做导游。

今天是咱们旅游团的第一天,从蒙特利尔到魁北克古城,路程大概要三个小时。魁北克古城非常漂亮,我们会带您们登上三十一层高的观景台,从落地窗里俯瞰整个古城风光。然后我们去吃中午饭,下午逛一逛这个法式古城老城区,看看古城墙,古炮台,广场铜像,古堡酒店,凯旋教堂和艺术画廊等等,逛完老城区后去吃晚餐,之后送大家到魁北克酒店休息。大家要早点儿休息,因为明天早上我们要七点出发,去接近圣劳伦斯河口处坐船看鲸鱼,非常难得的机会,那里有很多鲸鱼出没,可以说是世界上观赏鲸鱼最好的地方之一,孩子们可爱看了。观看玩鲸鱼后吃午餐,下午就去新不伦瑞克?,参观世界最长的廊桥,晚上到达新不伦瑞克省首府费特?顿市,吃晚饭,然后入住酒店休息。

后面几天,我们要去新斯科沙省的省府哈利法斯市,非常大,非常美丽的城市,那里有军港,还可以看到潜艇。在那里我们要参观泰坦尼克号纪念馆,之后我们要去Peggy's cove,非常美非常美的渔村,有个特别好看非常高的灯塔,还有海边的岩石也很好看。之后我们去爱德华王子岛看安妮的小木屋,在红沙滩上踩水,观看沙岩峭壁,在最佳的冰淇凌店“COW”品尝味道最好的冰激凌,享用美味的龙虾晚餐。再以后,我们会带大家跨越十三公?长的联邦大桥,跟大龙虾像合照,观看好望角石?的潮水涨退,去磁?山探索车辆无动力爬坡的奧秘。。。

导游在前面讲解着行程。安红探头向前看去,看见坐在前面第二排的母亲,正在侧脸看着导游,脸上带着微笑。她看了一眼身边的露露,露露正在低头玩着游戏机,玩得很专注。她扭头向后排看了一眼,看见小朱子正在看手机,抬头对她微笑了一下。

她把头扭向窗外,看见车已经驶入高速公路。细雨蒙蒙中,蒙特利尔的摩天塔和高楼大厦组成的建筑群显得安详而又美丽。

车平稳地向前行驶着,摩天塔和高楼逐渐退出视野,隐在一片雨雾中看不见了。她张嘴打了个哈欠。昨晚收拾东西一直收拾到午夜,早上四点就被闹钟叫醒,此刻她感觉头脑发沉,脑子里想是有条睡虫在搅动,搅得她想睡觉,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

她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变得舒服些,随后把头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在周而复始的车辆行驶的微微震动中,一下就进入了梦乡。

 

***

旅游车到了魁北克古城时,导游先带着他们去了魁北克将军山观景台,坐电梯来到31层,从台上俯瞰整个古城。从带着雨珠的大落地玻璃窗望过去,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外形敦实壮观的城堡酒店,高耸尖顶的石造魁北克圣母大教堂,带着一尊尊大炮的星形城堡要塞,绿草如茵的国家战争公园,一望无际的圣劳伦斯河面上的游船,还有老城区的一条条古色古香的街道上打着各种花色伞的行人,雨中穿梭的车辆和一幢幢颜色发旧的老式房顶。

从观景台下来,导游带着他们去了一家定点餐厅吃饭,随后逛了老城区。

在细雨中漫步外形类似凡尔赛宫的省议会大厦,走过议会大厦前装饰着26座铜像的广场,在主楼前的喷泉下留影,穿过亚伯拉罕平原和圣路易石门,在魁北克城堡流连,参观星形城堡,抚摸着与城堡的相连古城防御工事城墙和面对着河面的加农炮,沿着被雨水打湿的街道走到塔楼上装饰着独特绿色尖顶的费尔蒙芳缇娜城堡酒店,一切都显得新奇和美丽。

导游带着他们乘坐缆索铁路,来到小香普兰地区。踏着鹅卵石铺成的石子路面,行走在狭窄弯曲的街区的一幢幢石砌房屋间,观看路边的一家家精品店,一家家风格独特的酒吧,餐馆,溢着香气的面包店和咖啡馆,品尝着当地的点心和小吃。从小香普兰地区经由圣让街回到老城西部,参观魁北克圣母大教堂,看着古色古香的教堂和壁画,彩绘的玻璃窗,看着身边走过的观光马车,听着马蹄踏在石板路上的清脆的哒哒声,抚摸着古老的砖墙和棱形的旧式街灯,看着红色蓝色的招牌和城墙上的灰色鸽子,走过上下两条街道之间的木质阶梯,宛如穿越时空,来到了中世纪的巴黎的街道上,给人一种置身于历史中的感觉。而街边的绿色植物和盛开着粉色黄色紫色的花圃,小公园门口的木椅子长凳和绿色栏杆,路边咖啡馆的一张张沾着雨珠的小圆桌,青灰色的缆车道,港口里穿梭的各种船只,墙壁上的艺术画,又仿佛让人从中世纪穿越回了现代。

安红一手给露露举着伞,一手搀扶着母亲,跟着导游在鹅卵石铺成的坡形街道上走着,感觉自己一会儿从现代穿越到中世纪,一会儿从中世纪又穿越回现代,仿佛置身于一个带着神奇魔术的童话世界里。

小朱子和母亲也跟在导游身后的游客群里,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机拍着街景。

在一处涂了满面墙的壁画前,安红停住脚步,仰头看着墙上硕大真实的壁画。她放下雨伞,从手包里掏出手机来对着墙上的壁画照相。

小朱子走上前来,问道:

给你们照张相?

嗯。

安红点点头,把手机交给小朱子,回过身来叫上母亲一起合影。

小朱子举着手机前前后后走了几步,按动手机。

手机屏幕上,安红一手牵着露露,一手扶着母亲的胳膊,面带着迷人的微笑,身后是五层楼高的壁画。她站在壁画中的拱门前,仿佛进入了画中。

 

***

参观完老城区上下城之后,旅游车把他们拉到了酒店。

小朱子把自己和母亲的行李拉进酒店大堂之后,转身看见安红一个人拉着两个行李箱,又走回来,帮着安红把行李拉进酒店。

导游把房间的钥匙和晚餐自助的餐卷分发给各个家庭之后,嘱咐大家说先上房间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下来,到一层的酒店自助餐厅吃晚餐。

安红一家和小朱子一家的酒店房间同在十二层楼。小朱子帮着把安红一家的行李拖到电梯上,又帮着把行李送到安红一家的房间门前。

在房间里简单洗漱和休息了一下之后,安红带着露露和母亲下楼来到了酒店一层。

出了电梯拐了两个弯,走不多远就看到了自助餐厅。餐厅很大,四周垂挂着白色的吊灯,顶部是米黄色的,嵌入着几十盏白灯,灯火把大厅照得很明亮。餐厅里摆放着几十张四方的木桌子,围着带浅黄色椅垫的木椅子。也许是因为时间有点儿晚了的缘故,看上去客人不多,一多半的桌椅都空着。

安红看见小朱子和他母亲两个人坐在餐厅左边的一张桌子上,在伸手招呼她。她笑了一下,领着露露和母亲走了过去。

大姐,来来来,坐这里,小朱子的母亲热情地对安红母亲说。这一路上幸亏遇见了你们一家,能聊得来,就不闷得慌了。

是啊是啊,我也是觉得很能聊到一起呢,安红母亲说。

安红拉开椅子,让母亲坐在小朱子母亲的对面,露露坐在中间,自己坐到了露露旁边。

今天玩得真痛快,就是有些累,小朱子母亲说。

可不是吗,人老了,走一会儿就累了,安红母亲说。一路上多亏了你们家孩子,帮着提行李。

哪里的话,他一个男的,有劲儿,就该多帮着一些,何况跟你们家小红以前还是很要好的同事呢,小朱子母亲说。

妈咪妈咪,我们可以去拿吃的了吗?露露仰头问安红说。我饿了。

可以啊,咱们跟姥姥现在就去,安红对露露说。

这一下午走的,孩子都累坏了饿坏了,小朱子的母亲说。我们都开吃了。餐台在那边,好多吃的,还有烤牛排呢,很好吃。

那我们先去拿吃的,一会儿就回来,安红母亲站起来说。

安红推开椅子,带着露露和母亲一起向着餐台方向走去。餐厅的一面墙贴着黄色的壁纸,另一面墙是整排大落地窗,上面罩着浅蓝色的半透明窗纱,给外面的夜色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大厅的中央有两个粗大的圆餐台,餐台中央摆放着一些白花瓶,上面插着红色的花,四周点缀着绿色的植物。圆台四周的环形台面上摆满了各种看着很精美的食品,旁边还摆放着几张铺着雪白台布的长方形大餐桌,餐桌上是一个个盘子,里面盛放着各种食物,看着很诱人。

她走到自助餐台边,在一张桌子上给母亲和露露各拿了一个托盘和空盘子,自己也拿了一个托盘和空盘子,拿了三副刀叉放在托盘上。走了一下午,她感觉肚子很饿,所有的食物都看起来很精美,冒着香气,几乎不知道选什么好了。她带着露露沿着餐桌边走着,给露露的盘子里夹了一块牛排,几片波兰香肠,一片熏三文鱼和一些生菜沙拉。看见旁边有日式餐台,又给露露夹了几块寿司和几个炸虾天妇罗。她给自己的盘子里夹了一些绿菜花,熏三文鱼,北极贝刺身,虾,加州手卷,吞拿色拉卷和韩国辣白菜。在饮料台前,她给母亲弄了一杯热茶,给露露接了一杯苹果汁,给自己接了一杯热水。

 

***

带着露露和母亲,端着盛放得满满的托盘走回来,安红远远地看见小朱子正在和母亲说着什么,目光在向着她的方向看着。她们走近桌子,小朱子和母亲停止了讲话。安红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给露露拉开椅子,让露露坐好。露露用叉子夹了一个天妇罗,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

这小姑娘看着真可爱啊,小朱子的母亲说。几岁了?

七岁了,安红母亲说。刚过了生日没俩月。

哦,跟我孙女年龄差不多,小朱子的母亲有些感伤地说。从小我一手带大的,后来跟着她妈去加州了。

两个老人聊着聊着,就把家长里短的都聊出来了。孩子在哪里工作,挣钱多少,甚至连因为什么离婚,都讲了出来。安红和小朱子都没怎么说话,各自低头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两个人有时对视一眼,发出会心的微笑,有时也因为自己的尴尬事儿被老人讲出来,而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以前在单位时,安红知道小朱子是科大毕业出来的,人很聪明努力,但是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在单位也不怎么受重视。那时小朱子住在一个单身宿舍里,经常在屋子里闷头看书学习。安红那时只知道小朱子去美国读博士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从小朱子母亲口里,安红才知道小朱子在纽约大学拿了一个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到了波士顿的一家金融机构做经济师。小朱子娶了个白人姑娘,纽约大学上学时认识的,学经商管理的。女方一开始在波士顿的一家对冲基金工作,结婚有孩子之后,前两年去了加州硅谷的Zoom公司,挣大钱去了。两地分居了一年多之后,女方提出离婚,小朱子同意了。去年两个人好和好散,协议离了婚,孩子归了女方,现在跟女方住在加州。

吃完正餐又去拿了甜点,安红给露露拿了一些草莓,蓝莓和冰激凌,自己拿了一个酸奶和冰激凌回来。坐在对面的小朱子已经吃完了,端了一杯咖啡在慢慢喝着,一边低头刷着手机。

两个老人越聊越兴奋,像是一见如故的样子,说话也就越来越直接,话里话外的听着有想把安红和小朱子往一起撮合的意思。

大姐啊,我跟你说,我们家小朱子啊,过去在单位时就挺喜欢你们家姑娘的,小朱子母亲说。他那时回家,还跟我提起过,说单位里有个姑娘,人又俊,性格脾气也好,可惜就是有了男朋友了。过去没见过,不知道,今天见了啊,觉得你们家姑娘真是好,要模样有模样,要孝顺有孝顺,对孩子和老人真是好,性格也好,真能干,你看她一个人背着双肩背,拉着两个行李箱,还要照看露露和你,一看就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 ---

妈,吃的差不多了吧,咱们该回去了,小朱子放下手机打断母亲的话说。

哎呀,我们家小红啊,人心眼好,勤快,就是没眼力,安红母亲说。过去她谈恋爱时,我就不喜欢她的那个男朋友,穷也就算了,还老劲儿劲儿的,也不说心疼心疼小红,护着小红一些,老得我们家小红去帮着他。

哎呦,真是的,男的怎么能这样呢?小朱子母亲撇嘴说。

那时他还在读研,也没钱,住学生宿舍,都是靠我们家小红用自己的工资补贴他,还给他买手机什么的,安红母亲说。我们家小红自己都舍不得买最新的手机,给那个男的倒是买得最新的手机。还没结婚时,有段时间我们家小红肚子老疼,医生说要做个小手术,我们家小红就自己请假去了医院动手术,那个男的也不说去送小红去医院,就让我们家小红自己坐车去了医院动手术,自己坐车回来。

啊,这样的男的就不能嫁啊,结婚之前就这样,结婚之后能好得了吗?小朱子母亲皱眉说。

说得是呢,安红母亲说。我当时就觉得他也太不关心小红了。结婚之前我就劝小红,你年纪小,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着嘛急结婚啊。婚姻是人生大事,多看看别的好男孩,挑一挑,挑个可心的好的会心疼你的。可是她就是不听我的,非拧着意儿跟他结婚了,结果呢,结婚之后他见了我也不叫妈,管我叫阿姨,你说有这样的吗?

太不像话了,小朱子母亲用纸巾擦了一下嘴说。结婚了,哪里有姑爷不叫妈的?

我就不高兴,但是一直也没说,安红母亲说。后来他还变本加厉了,动不动就气我们家小红,说我们家小红不好,说她笨,说她什么都做不好,还打我们家小红。我们家姑娘嫁人,可不是为了挨骂受气和挨打的,所以我们家小红离婚,我坚决支持,要这样的男的干嘛,还不如自己带孩子过呢。

我也不喜欢我们家的那个媳妇,小朱子母亲说。一个洋人媳妇,我说话她都听不懂,我做得饭她不爱吃,她做得饭我不爱吃,我不在时,他们天天点外卖,你想天天点外卖,那外面餐馆里的饭菜,哪里有自己做得健康省钱?她还嫌我太宠着孩子了。我来帮他们看孩子,还不能住在一起,我们家小朱子给我单租了个公寓住。

波士顿的房子听说好贵啊,安红母亲说。

可不,一个月好几千美金租金噢,真不会过日子。我跟小朱子说了,以后一定要娶个中国姑娘,再不能娶洋人媳妇了,太费劲儿,这文化饮食习惯不同就是不行 ---

妈,咱们也吃好了,一天也够累的了,回去休息去吧,小朱子低声打断母亲的话说。

你先回去,我跟大姐再唠唠嗑,小朱子母亲说。

小朱子看了母亲一眼,又看了安红一眼,尴尬地笑了笑。他把用过的餐巾纸和刀叉放进托盘里,站了起来。

妈咪,咱们能回去吗?我困了,露露看着安红说。

妈,您跟伯母慢慢聊,露露困了,我先带她回去睡觉了,安红站了起来说。

好,你带露露先回去吧,安红母亲说。光顾了聊了,我还没吃水果呢,吃完了就回去。

 

***

在电梯门口,安红领着露露站在电梯边。小朱子站在旁边,眼睛看着电梯顶上指示楼层的小灯,等着电梯。

本来好久没见的同事,该有很多相互感兴趣的话题要聊,但是让两个老人吃饭时用意明显的一撮合,两个人反倒有些拘束和拘谨了起来,有些话也不好问了。

有些尴尬地站了一会儿,小朱子打破沉默说:

对不起啊,我妈,就是有点儿,那个。

安红点点头,笑了一下,眼睛看着电梯门说:

懂得,做父母的 ---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小朱子也点点头,说。

嗯,做父母的。

电梯来了,小朱子用手挡住电梯门,安红牵着露露的手走了进去。小朱子拿出房卡在电梯挡板上刷了一下,按了一下楼层。

电梯门关上了。露露想伸手去按别的楼层,安红拽了一下露露,摇头把露露制止住了。

按也没事儿的,小朱子说。没有楼层的卡,按了也不会停的。

不能让孩子养成不好的习惯,安红说。

也是,小朱子说。

他们的楼层很快到了,小朱子又一次用手挡住电梯门,等着安红了露露走了出去,再离开电梯。

在电梯门口,安红看了一下左侧的走廊说:

那我 --- 带露露回去睡觉了。

好好休息,晚安,明天见,小朱子说。

晚安,明天见,安红微笑了一下说。

小朱子转身走向了右侧走廊,安红领着露露拐向了左侧走廊。

 

***

旅游大巴在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着。路两边是茂密的丛林,绿色的原野,起伏的山脉,连绵不断的麦田,墙刷成绿色的农舍,田野边一片片杂生的盛开的黄色红色紫色蓝色的野花。

车内,导游在前面第一排靠门的座位上低头打着瞌睡。安红母亲和小朱子母亲坐在前面第二排,毫无倦意地在聊着天。露露和同车的几个小孩们一起凑到大巴中间的两排座位上,正在兴高采烈地玩扑克牌,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安红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耳朵上塞着耳机听着手机里音乐,手上翻着着一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她以前从来没把这本小说读完过,想着这次出门旅行,带着这本书很应景,于是就塞在了书包里,坐车时拿去来翻一翻。她往后翻了一页,看见书中写道:

“醒来的时候,太阳正慢慢变红;这是我一生中一个非凡的时刻,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时刻,这一刻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我远离家乡,一路上心力交瘁,在一个从未见过的廉价旅馆房间里,听着外面蒸汽的嘶嘶声、室内朽木的吱吱声、楼上的脚步声,以及所有令人悲伤的声音,望着高高的、开裂的天花板,有那么奇怪的十五秒左右的时间,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我并不惊恐,只觉得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陌生人,感觉自己的一生是那么飘忽不定,像个幽灵。”

她又翻了一页,看见上面写着:

“太阳下了山,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望着新泽西上空的长天,心里琢磨着那片一直绵延到西海岸的广袤的原始土地,那条没完没了的路,一切怀有梦想的人们,我知道这时候的衣荷华州允许孩子哭喊的地方,一定有孩子在哭喊,我知道今夜可以看见许多星星,你知不知道熊星座就是上帝?今夜金星一定低垂,在祝福大地的黑夜完全降临之前,把它的闪闪光点洒落在草原上,使所有河流变得暗淡,笼罩了山峰,掩盖了海岸,除了衰老以外,谁都不知道谁的遭遇,这时候我想起了迪安莫里亚蒂,我甚至想起了我们永远没有找到的老迪安莫里亚蒂,我真想迪安莫里亚蒂。”

她摇头笑了笑。这几段儿好像是读懂了,每个字都读过了,但又像是没完全没有读懂。作者好像说了很多,但是又像什么都没有说。

她回过头,向后面看了一眼,看见小朱子闭着眼躺在最后一排上,腿蜷缩着,手机放在有些发福凸起的肚子上,正在呼呼大睡。

这几天的旅程,每天都很累,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她们在魁北克的圣劳伦斯河口处坐船看鲸鱼,在哈特兰步行穿过横跨圣约翰河的世界上最长的廊桥,在哈利法斯市参观泰坦尼克纪念馆,观看军港和浮出水面的战舰和潜艇,在Peggy's cove面临大洋的高耸的灯塔边上踩着岩石照相。

小朱子是个很细心和热心的人,每到酒店都主动过来帮她拉行李,在船上帮着她拿救生衣,在车上逗露露玩,每到一个风景地都给她和全家照相,而且对旅途中的景点好像做了不少功课,总能讲出一些道道来。这个旅游车上老人和孩子多,其他人既不认识更不熟悉,只有小朱子能跟她聊到一起说到一起。从小朱子口中还听到了不少过去单位同事的逸闻趣事,让她很开心。

昨天晚上,露露睡了之后,母亲跟她聊天,说小朱子的母亲很喜欢她,说小朱子离婚两年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过去又很喜欢安红,想让安红和小朱子在一起。母亲问她怎么想。安红说小朱子人很好,但是个子有点儿矮,过去在一起工作时,就胖胖墩墩的,现在人到中年,更显得心宽体胖了。母亲说,哎呀,人好,工作好,挣钱多,对你好,对孩子好就行了,这个年龄,又带着孩子,男的长相就不要太挑剔了好不好?安红说刚离婚不久,不想这么快地就再跟别人好。母亲劝她说,你看这次旅游,多好的机会,真是缘分和天作之合,错过了以后还不知什么时候再遇上个好的。安红说小朱子如果真喜欢她,得自己来向她表白,如果一个男的自己都不敢表白,要通过妈来说,那这样的男的也太没出息了吧。再说,还不知这是小朱子的意思,还是他妈自己的想法呢。母亲说,那倒也是,先看小朱子自己怎么说吧,别回头不是小朱子有意思,只是他妈想,那就不好了。

在车的颠簸中,小朱子睡得很香。他的头窝在椅子把手上,嘴半张着,发出一阵一阵轻微的呼噜声,肚子也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睡相显得有些难看。

安红把头转过来,合上书,闭上眼,听着耳机里传来的《Lemon Tree》,小声跟着哼了起来: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bout the blue blue sky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 yellow lemon tree

I'm turnin' my head up and down,I'm turnin', turnin', turnin', turnin', turnin' around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nother lemon tree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bout the blue blue sky

And all that I can see

And all that I can see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 yellow lemon tree

 

***

旅游车到达安妮的小木屋时,天空下着小雨,好几辆旅游大巴已经停在院子外面,隔着圈子的白色木栅栏,可以看见里面有很多游客在停留和照相。

自从进入爱德华王子岛来,一路上就没见过多少人。如今突然见到许多游客,大家都激动起来。

导游招呼着游客们下了车。安红给露露打着伞,搀扶着母亲,跟着前面的人流走进了院门。

蒙蒙细雨中的绿色小木屋,比安红想象的还要美丽。

一圈白色的木栅栏圈起来的一块绿色草坪里面,坐落着一幢小房子,在雨中显得很清新脱俗。小房子的墙壁是白色的,窗户两边的木板和房顶刷成绿色,白墙壁上爬着绿色的爬山虎。

房子的外面长着一颗绿色苹果树,墙角四周围着花圃,花圃里面盛开着桔红色,白色,红色和紫色的花。栅栏边上长着一丛丛的绿色灌木,灌木丛中冒出几枝开得鲜艳的红花来。

一只灰色的兔子蹲在灌木丛边上,像是习惯了有人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

小木屋的门口附近站着一个头戴黄色草帽,身穿碎花长裙,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靴子的年轻姑娘。她的头发染成红色,两条长辫子垂在肩上,打扮得像是小安妮。她举着一把小伞,微笑着招呼着游客,跟游客们一起照相。院子里还放着一辆小安妮坐过的黑色的木轮带蓬马车,有两个小孩坐在马车篷子里玩耍。

白色木栅栏外,一条黄色的小径通向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处。

导游买了票,带着游客们走进了屋子。屋子的卧室,厨房,客厅,家具和各种东西,都保持过去的样子和风格。

《安妮的小木屋》,安红已经给露露念过两遍了,也带着露露看过电视剧。亲眼看到了门口站的打扮成安妮的姑娘,见到了电视里的小木屋,露露高兴极了,拽着安红的手四处走来走去地看着,什么都觉得很新奇。

安红跟着露露来到安妮的卧室。卧室不大,里面有张窄小的单人床,床架是白色的,床上面也铺着白色的被单,放着白色的枕头。床的对面是一个木制的烛台一样的台子,上面铺着白布。卧室的屋顶是灰色的,墙壁上糊着绿色的小花墙纸,悬挂着几幅油画静物写生和几张古老的黑白照片,地上铺着薄薄的花色地毯。墙上有个长方形的窗户,悬挂着草青色纱窗帘,从窗户里可以看见外面的绿色草坪。窗台上摆放着一盆绿色的君子兰和两盆叫不出名字的盆栽植物,开着红色和粉色的花。窗台下放着一个木质栗色小圆桌,旁边放着一把浅黄色木质椅子。卧室的一个挂衣服的门开着,门上挂着一件古老的裙子。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照了几张相之后,安红带着露露和母亲重新回到院里。

小朱子拿着手机,给安红一家和打扮成小安妮的姑娘照了几张合影,又照了一些院子里的景色。

这里的农家环境真漂亮啊,安红感叹地说。

怪不得人都说,不到王子岛就不算到过加东,不到安妮小绿屋就不算到过王子岛呢,小朱子说。

 

***

从安妮小木屋出来,安红看见雨也停了。导游招呼着游客,带着他们来到了海边的红沙滩。

站在沙滩边上极目远望,灰色的天际与灰色的海水相接。一道道波涛从大西洋滚滚而来,涌上弯成弧形的沙滩,发出哗哗的响声,把沙滩的一部分淹没,又随后向着海里退去。岸边有一些干枯的海带干,耸立着一个个红色的沙丘。

沙子果然是红褐色的,连岩石也是红褐色的。

安红母亲和小朱子母亲在沙滩边停住脚步,说海边有些凉,不去沙滩上走了,回旅游车上坐着休息去了。

安红把手机放进手包里,手包斜背在身上,帮着露露脱了凉鞋,自己也把凉鞋脱了,放在沙滩边上,领着露露光着脚走上了沙滩。小朱子在后面也脱了鞋,攥着手机在沙子上走。露露甩开安红的手,自己跑到前面去了,跑几步,蹲下来捡着沙滩上的白色小贝壳,又跑几步。

安红感觉沙子有些粗砺,硌得脚底有些疼,脚步不由得放缓了下来。小朱子看见安红走得慢,也放慢了脚步,陪着安红一起走。

沙滩再往前,逐渐变成了石滩,堆积着一块块红色岩石。沙滩的尽头是一块巨大的红色岩石,一些游客驻足在巨石下照相。

安红叫着露露,一起来到巨石下。小朱子用手机给安红和露露在巨石下照了十几张相,又给海湾和沙丘照了几张相。

在石头边眺望了一会儿海水之后,安红说累了,想回去了,于是三个人转身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露露依然跑在前面。安红和小朱子沿着弧形红沙滩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聊着天。海风带着海水的咸味儿吹过来,吹弯了沙丘后绿油油的草,也吹乱了安红的头发。他们走上了沙丘后面的小径,海水被沙丘遮住,看不见了,如果不是一阵阵隐隐的潮声,感觉像是来到了山岭荒野之中。沙丘后面长着绿色的野草和烂漫的野花,带着雨后清新的味道。

因为脚疼,安红走得有些慢,两个人慢慢地落在了游客后面。露露在前面十几米远的地方跑着,不时蹲下来捡贝壳,看见他们跟上来,又继续向前跑去。

安红回头看着沙滩上的脚印,看见两行歪歪的脚印,笑了一下。她的脚踩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崴了一下,几乎跌倒。她用手扶了一下沙子,站起来,看见手上沾上了一些沙子。小朱子看见她手脏了,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纸巾,递给她。

谢谢,安红接过纸巾来,擦了一下手说。

想起来,过去咱们一起工作时,都是大学刚毕业,大家下班后一起处去吃饭,唱K,在路边吃夜宵,有过不少好时光呢,小朱子说。这边就不一样了,下班后都是各回各家,同事也几乎很少出去吃饭。

是啊,这边都是小家庭生活,安红把纸巾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里说。

还挺怀恋那时的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小朱子说。

你那时是真的喜欢过我吗?安红瞥了小朱子一眼,问道。

是啊,小朱子眼睛目视前方说。那时,你跟别的女孩不一样,每天都是素颜,但是带着一种天然的清纯的美,性格也好,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真的吗?安红继续问道。可是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啊,你也从来没跟我说过。

那时你有了男朋友,眼里都看不见别人啊,小朱子说。再说,那时咱们部门副主任对你虎视眈眈垂诞三尺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谁敢动主任的奶酪啊。主任后来把你追到手过吗?

没有啊,安红说。他人挺好的,跟我表白过,还去过我们家几次。我妈对他印象特好,劝过我跟他好,可是那时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所爱的人了,对主任一点也没有感觉,后来很快就结婚了,主任就死心了,追别的女孩去了。现在回头想想,当年真傻啊,以为自己是在爱情之中,其实也不是爱情,只是想感动自己而已。

主任现在可飞黄腾达了,你知道吗?小朱子问道。那小子善于钻营,听说成了局级干部了,属于高干了。

听说了,她说。

不后悔吗?

那有什么好后悔的?她说。不都是说现在当官的属于高危行业吗?

那倒也是,小朱子说。你是说这趟旅行结束之后,要送露露回北京过暑假吗?

是啊,安红点头说。七月初走,送到北京后我就回来,八月底再把露露接回来。

有时间的话,带你妈妈来波士顿玩吧,小朱子说。波士顿夏天有很多好去处,还有许多好吃的,到时我请假陪你逛波士顿。

怎么想起请我去你们那里玩呢?安红问道。

古语说,十年修得同船渡,我们也算是一起坐过船看过鲸鱼的人啊,小朱子说。

奈何缘浅啊,还不够百年,她说。

刚说道这里,雨突然下了起来,而且一下变得很大。豆大的雨滴打在沙子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安红赶忙喊着露露,牵起露露的手,顾不得粗砺的沙子硌得脚疼,跟小朱子三个人一起向着来路狂奔。豆大的雨点直接打在脸上,变得生疼。斜挎在身上的手包拍打着大腿外侧,裙子黏在了身上。跑在前面的小朱子回头看见露露跑得慢,转身一把抱起露露,用肩膀替露露挡住雨,跟着安红跑去。

他们在沙滩边找到自己的鞋,穿上鞋,小朱子继续抱着露露在前面跑,安红在后面跟着,不一会儿就跑到了旅游车边。

导游举着一把伞正在在车门边等着他们。看见他们跑过来,导游给他们打着伞,把他们送上车。

上得车来,浑身都被雨水打湿透了。水顺着头发和脸颊滴下来,流到车厢底部。

小朱子母亲看见三个人被雨淋的狼狈样子,训斥小朱子说:

小朱子,你怎么回事儿啊?别人都回来了,就你们落在后面,急死个人了。耽误了一车的游客行程不说,真把孩子淋病了怎么办?

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小朱子连连承认错误说。

不怪他,是我脚疼,走得慢,安红说。

你看浑身淋得湿透,也没有干衣服可换,怎么办啊?小朱子母亲说。

坐在中间的一个大妈举起手里的一条裙子说:我们给孩子带了条多余的裙子,先给孩子换上吧。

安红接过裙子来,谢了大妈。她牵着露露的手走到车后面,把身上斜挎着的手包扔到座位上,带着露露去了洗手间。她关上门,给露露脱了湿了的裙子,拧干了,擦了擦露露的身子,给露露换上干裙子。

她打开洗手间的门,带着露露出来,看见车已经启程了,导游正在前面讲解着下面的行程。露露看见车上的几个小朋友坐在中间的两排座位上在一起玩牌,就松开安红的手,跑过去跟小孩子们玩去了。

坐在最后一排的小朱子手里捧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和一条牛仔裤,对安红说:

今天出门知道有雨,我多带了一身衣服出来,你要是不嫌弃,给你换上吧。

那你呢?安红看着依然穿着湿衣服的小朱子说问道。

我没事儿,小朱子说。天气这么热,坐一会就干了。你换上吧,不然你裙子湿了都变成透明的了,让人看见里面不好。

安红低头看了一眼,果然湿了的裙子贴在身上,不光露出了曲线,而且里面的花色内裤也隐隐约约显露了出来。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过小朱子递过来的衬衣和牛仔裤,重新回到洗手间,把湿了的裙子脱下来,拧干了,擦了擦身子,换上了小朱子的衬衫和裤子。

她走出洗手间,把露露和自己的湿了的裙子搭在行李架上,又从双肩背里翻了翻,翻出一条大毛巾来,递给坐在后面一排的小朱子说:

不好意思,穿了你的衣服,我这里只有一条干毛巾,你去擦擦,或者围在身上吧。

好的,小朱子接过毛巾来,擦了擦头。

安红把座位上湿了的手包拿起来,掏出手机查看了一眼,看见手机没事儿。她在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攥着手机,回过头来看后面,看见小朱子已经把头发都擦干了,大毛巾围在了脖子上。

要不你坐前面来吧,安红指了指身边的空座位说。你那排正对着厕所门,味道不好,而且这样我们也好聊天。

好。

小朱子点点头,站起身走到安红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小朱子母亲在前面回头看见小朱子跟安红坐在一起,满意地笑了,用胳膊碰了安红母亲胳膊一下。

安红母亲回头看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把你的微信给我吧,小朱子划开手机说。今天给你拍了不少照片呢,我把照片发给你。

安红把手机划开,点进微信,让小朱子扫了一下。

小朱子的手指在手机上按着。不一会儿,安红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她点进微信,看见一张张照片蹦了出来。她滑动手机,一张张地仔细看着。小朱子照相的技术还真不错,看样子很懂得照相角度和构图。照片上的她穿着一条简单的绿色长裙,脚上是一双普普通通的白色凉鞋,修长的小腿露出来,显得朴素而又漂亮,仿佛年轻了许多。

你的照片真好看,跟年轻时一样。小朱子的头凑过来,看着照片说。

哪里啊,人都老了,怎么能跟年轻时比呢,安红嘴上谦虚着说。

我刚才在想,也没准儿我们前世真修过百年呢,只是不知道而已,小朱子说。

安红笑了笑,没说话。她合上手机,把目光转向窗外。

车行驶在海边公路上,一边是绿油油的盛开着野花的原野,一边是涨潮退潮的大西洋水。远处的灰蒙蒙的天和灰色的海水连接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水。岸边的红色的沙丘,红色的沙滩,红色的岩石,像是童话世界一样美丽。

可是我已经无法再爱上一个人了,除了那个人,她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