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恋如冬雪 (37) 离婚表

(2020-03-23 21:30:11) 下一个

这个房子朝向不错,冬暖夏凉,对面就是你们家露露的学校。

柳华站在主卧的窗户前,指着不远处的学校说。

安红顺着柳华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街道对面是学校的红砖楼房,旁边是一片开阔的操场,操场边上有篮球场和几个木板房。

住在这里,就不用上校车了,露露上下学,直接过马路就到家了,柳华继续说。唯一的问题,是上学下学时,周围的街道都会有不少学生过马路,车会堵得比较厉害。搬到这里来住,你会自己买辆车吧?

是啊,这几天就要赶紧去买辆车呢,安红说。以前家里一辆车也凑合着够用了,以后搬出来,没有车,就没法送露露去滑冰画画什么的了。车行这周在搞圣诞促销,零利率贷款,想圣诞前把车买了。

以后你自己带着露露,没车就真的不行了,柳华说。

我也是这样想,安红说。你这个房子的地点真不错。

是啊,当初也是看中了这个地点,才买了这个房子,重新翻修了,柳华说。这个房子虽然三个卧室,但是面积小,原来只有一个半浴室。我给地下室加了一个浴室,把楼上楼下的地毯和地板全换了,厨房升级了一下,墙上重新刷了漆,看着就像是新房子了。现在冬天,快圣诞了,也不好往外出租,你什么时候想搬,就随时搬进来好了。房租呢,你要是暂时住几个月,就算了,反正也没打算冬天租出去。如果你想长期租,我就给你个好价钱。你住这里,我也放心。

那不合适,房租该多少就多少,我有工作,付得起,安红说。能找到这样的房子,就已经很开心了。等跟建明办完离婚手续,财产分割完了,我想就自己在附近买个房子住。

等你买房子时,我帮你参谋吧,柳华说。这几年一直倒腾房子,我对这里的市场挺了解的。虽然房价已经涨了不少,但是升值空间还是很大。轻轨以后要通到这边来,而且市里有规划,以后要在不远的地方建立个饮食娱乐中心,今后这一片的房子继续看涨,买房子还是划算的。

是啊,我以前就跟建明商量,要再买个房子,他就是不听,安红说。

按说闹离婚的,都是男的找房子搬出去,怎么建明要你搬出来呢?柳华问道。

建明因为要回国去工作,就跟他们公司递了辞职报告。安红说。结果没想到,国内那边现在又不要他了,他有可能会有一段时间没工作。我想还是我搬出来吧,一个是因为他老拖着,实在不愿意这样继续住在一个房子里了。另外也是想他要是没工作了,可能也不好租房子,还有他妈也在这里,房子干脆让他们住吧,我自己带露露搬出来。

你太能忍让了,柳华说。是自己的权益,就要去争取,不然你吃了亏,别人并不感激,还觉得你软弱可欺,得寸进尺。

我只想把婚平平安安离了就行了,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安红说。建明好不容易同意离婚了,我得赶紧把离婚表格填了,让他签字,免得以后再反悔。

他拖什么啊拖?他不是跟小三好了好几年了吗,怎么还跟你这里拖着?柳华问道。

他跟小三最近在闹矛盾,安红说。两个人住到一起,还没多久,就互相受不了了,而且小三也说了,坚决不能跟婆婆住在一起。你想建明是个妈宝,他妈从小自己把他拉扯大,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能同意跟他分开吗?所以建明有些后悔了。他想跟我复合,但是经过了这一切,我觉得实在无法再跟他过到一起去了。

还真是的,没比较就没有鉴别,现在他该知道你对家里的好了吧,柳华说。

另外,建明发现我跟子哲好了,安红说。我有些担心,怕他去报复子哲。要是两个人真出什么好歹,我一辈子都会很内疚,会觉得是自己害了人。

那倒也是,柳华说。那就赶紧把离婚手续办了,搬到这里来吧,免得夜长梦多。对了,你需要家具什么的吗?要是需要,我去买些来,这样你要是短期住,就不用自己买家具了。你一个人,自己买家具什么的也很麻烦。

如果有家具当然好了,安红说。不过你去买,不也是很麻烦吗?

我这些做得多了,好多租户都是想要有家具的房子,柳华说。做多了,就知道窍门了。就是上网订,打电话找人送过来和组装好,我盯着就是了。

想不到你这么能干啊,安红说。弄房子这么多事儿,要我都头疼死了。

一开始是为了生活所迫,坐吃山空的滋味很不好受,柳华说。不过这些年做下来,我现在是尝到甜头了,也很喜欢买房子造房子,觉得其乐无穷呢。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跟我好的那一位,没有他引路,我入不了这行,也不会赚钱。是他手把手把我带出来的,现在我买地,申请造房子许可,找人建房子,最后出租房子,都知道该怎么做了。虽然跟他不能在一起了,但是还是很感激的。

他后来没有再找你吗?安红问道。

没有,他现在是回归家庭了,柳华说。这样也好,我也不用老觉得自己像是在做坏事了。对了,我最近在健身房,请了个私人教练,小伙子好帅啊,给我去健身增加了好多动力。原来一个星期去两次,现在我一个星期要去四次,时间也增加了,每次从四十五分钟增加到一个半小时。我给他付得是最高的教练费啊,还有额外的小费。

有钱真是任性啊,安红说。不是想跟小伙子怎样吧?

我知道也不能怎样,人家怎么会看上我这种孩子都不小了的大妈?柳华说。不过,每次去健身房,看见他,心里高兴就是了,给自己找个乐子呗。

你真想得开,安红说。

不想开一些,还能怎样,生活总要继续,柳华说。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地下室去,我让人给重新装修了,按了四件的浴室,看着好多了。以后你要是练歌,我可以送你一套我家里那样的卡拉OK系统,你就可以自己在地下室练了。

 

***

这就是我的猫咖啡馆。

威灵顿街上的一家店门前,男人手揣在大衣兜里,对娟子说。

娟子抬头看去,只见面前是间装饰得很典雅的小店。墙是红砖和黄砖相隔砌成的,门口凹进去一块门廊,店门左右两边各是一扇大窗户。左边的窗户里面是一张张木质小圆咖啡桌,圆桌边放着黄色的木质椅子,右面的窗户里布置得像是家里,有单人和双人沙发,书架,茶几,圆桌和椅子。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看着像是树根支撑起来桌子,上面躺着一只白黄黑三色狸猫。狸猫的两只眼睛半闭着,像是在懒洋洋地打瞌睡,一条毛茸茸的长尾巴从尾部卷到前爪来。

啊,这只猫真cute, 娟子睁大眼睛说。

里面有好多猫呢,男人说。跟我进去吧。

男人伸出手拉开门,侧身让娟子先走进门。

走进咖啡馆,娟子看见里面空荡荡的,虽然有十几张小圆桌,但是桌子边一个人也没有。屋子最里面是一个栗色的柜台,上面放着一个收银机,旁边靠墙是一个长条形桌子,上面摆放着几台咖啡机和一些白色的咖啡杯。柜台后面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些小方块木格子,每个小方块里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墙壁中间有块小黑板,上面写着各种咖啡的价目。

柜台后面站着一位学生样子的年轻姑娘,像是在低头看手机。听见他们走进来,姑娘抬起头来,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对男人笑了一下,问道:

早上好,老板,今儿怎么这么早就来店里了?

在珠城那边吃的早茶,顺路就过来了,男人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娟子,我女朋友。

哎呀,听老板说起过你,一直想看看我们这么帅的老板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儿,姑娘笑笑说。终于见到了,果然是要气质有气质,要长相有长相的美女啊。

这是小雯,我爸的朋友的女儿,在这边读书,周末过来帮我看看店,男人对娟子说。

你好小雯,娟子向姑娘伸出手说。以后我要来店里工作了,一开始什么都不熟悉,希望能多多关照和指点。

没问题,小雯说。这店是老板的,您来了,就是老板娘了,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话。

娟子原来是做计算机的,男人看了一眼娟子说。她们公司最近裁人,没了工作,她说喜欢猫,我让她过来帮我看看店。

以后店里的事儿,就由娟子做主了,男人对小雯说。娟子比我有主意,她觉得该怎样做,就怎样做,我都支持。

你这么信得过我?我要是搞砸了怎么办?娟子问男人说。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男人说。自从开了这家店,我也没好好上心过,店里经营也不好,总是赔钱。你能干,又有时间,我想一定能把店经营得更好。再说,顶多不就是继续赔钱吗,那也没什么。

人都说,遇见一个好男人是运气,守住一个好男人是艺术,小雯说。娟子姐,以后你得跟我好好传授一下经验,你是怎么得到了我们帅哥店主的心的。

他的心谁都不属于,只属于他自己,娟子瞥了一眼男人说。我想,在一起就好好快快乐乐的,将来就听天由命了。

小雯,你给我们准备两杯咖啡,男人说。我带娟子去看看猫。

好的,马上就准备好,小雯说。娟子姐,您喜欢什么咖啡?

黑咖啡,不要糖,娟子说。

哇,厉害啊,小雯说。您们先去看猫吧,做好了我给端过去。

男人走到到柜台边通向另外一间屋子的门边,左手按了一下门边墙上挂着的消毒洗手液瓶子,右手掌心里接了一些消毒液。他把两只手握在一起擦了擦,把手心手背都擦了一遍,对娟子说:

这里的规矩,先把手洗干净了再进去,不然不能摸猫。

这规矩好,不然谁知道会不会给猫传染上病。娟子说着也把手上涂抹了一些消毒液,擦干净。

这里面有两道门,男人指着通向屋子的门说。先进第一道门,站在两道门之间,把第一道门关上,再开第二道门。这是为了防止猫跑出来,有时你一不注意,猫就会跟着人出来,所以要遵守这里的规矩。我先进去,你再进。

好的,娟子说。

男人拉开第一道门,走了进去,随后把门在身后关上。隔着玻璃窗,娟子看见男人把第二道门打开,走进屋子。他关上了第二道门,反身做了个手势,向她示意可以进了。娟子学着男人的样子,拉开第一道门,走了进去,把第一道门关上,再拉开第二道门,走进去,把门关上。

她看见门口左边是一处空地,一个小孩蹲在边上,正在拿着一个小杆子,逗一只小黄猫站起来用爪子够杆子上毛茸茸的小圆球。孩子的家长站在边上,看着孩子笑着。空地的尽头是一堵墙,墙上有个四方的洞口,两只黑猫正在从里面不紧不慢地遛出来。门口右边是几个单人和双人沙发,还有一些小圆桌。一对老夫妇坐在中间的一对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两个白色咖啡杯和一个放着小点心的盘子。老妇人用手挠着一只趴在腿上的猫的脖子和下巴。猫眯着眼,侧着脑袋,不时用脑袋顶老妇人的手一下。一对年轻人坐在一个小圆桌边,手里端着咖啡杯,看着桌边的一个圆筒形状的猫窝里躺着的一只白猫。白猫仰面朝天地躺着,伸出舌头,正在不紧不慢地舔着肚子上的雪白的毛。两只小猫追逐着从娟子身边跑过,钻进了靠墙的一个长沙发后面的缝隙里。

娟子走到窗边,看着躺在树根支撑起来的桌子上的黄黑白三色小狸猫,伸出手去顺着脊背抚摸猫的毛。小狸猫睁开一双很萌的大眼睛,看了她一眼,又不屑地闭上了,喉咙里打起了愉快的呼噜。

哎呀,这小猫简直太可爱了,娟子说。

喜欢吗?男人站在娟子身边问道。

喜欢,太喜欢了,娟子说。

经常有些顾客看着喜欢,就把猫给领养走了,也经常有人把发现的流浪猫送到这里来,男人说。这些猫都送宠物诊所打了各种防疫针,每个月会有医生来给它们做检查,每天有人给他们洗澡,剪指甲。我每天都来这里看看它们,心里就觉得很开心。你要是喜欢,这个店以后就由你经营了。赚了归你,赔了归我。

呵,你还挺大方的,娟子说。看着这里顾客不多的样子,怕是赚不了钱吧?

冬天气候冷,顾客少,每月都赔一些钱,男人说。不过春天来了之后,气候好了,来这里喝咖啡看猫的人就多了,就能赚钱。一年平衡下来,有时赚点儿,有时赔点儿,收支基本平衡。

其实这个地方是个好地方,街上客流量也不小,好好经营一下,应该能赚钱的,娟子看了一眼街道外面说。既然交给我,那我就按照我的想法来做,希望能做成一家既有自己的特色,又能赚钱的咖啡店。

我就知道你能行,男人说。不过啊,开这种小店,不比你们做高技术,没那么费脑子,但是会很辛苦。赚钱不赚钱都不打紧的,你自己喜欢就好。时间也看你的,有时间就多来,没时间就少来,反正店里有雇的人做事情。

我喜欢这里,每天都会来,娟子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帮助了小动物,要是还能赚钱,那多好啊,简直是理想人生啊。

 

***

我把离婚表打印出来了,一共三张表。

安红把一摞纸放到茶几上,对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建明说。

表格我都仔细读了,填了,也签了字,安红说。剩下的就是需要你签一下字,然后给送到法庭去。

安红把表格和一只笔推过去,推到建明面前。建明拿过表格来,皱着眉头翻了一下,看了看表格最后安红的签字,把表格放到茶几上,说:

真的下决心要离了吗?

嗯,安红点头说。

这么多年我们都一起过来了,孩子也在慢慢长大,就不能继续在一起了吗?建明问道。

我觉得没法儿每天再像过去那样面对你,没法儿坦坦荡荡的生活,安红说。不光是因为你出轨,而且是因为我也这样做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办法再回到过去了。

我可以不在乎,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以后也不提起这件事儿,建明说。

说说容易,但是,有些伤痕怕是永远也消除不了的,安红说。

可是想想露露,她也是不愿意爸爸妈妈分开的吧,建明说。

这个我也想过了,安红说。让露露成长在一个不爱的家庭里,看着我们吵架,对她也不好。父母是孩子的榜样,我们怎样,将来孩子也会受到影响,对她将来的婚姻也不好,她可能以为婚姻就是这样。现在我们都还是三十多岁,离了,你也还会找到一个你喜欢的,我也会找到自己喜欢的,让自己的余生更幸福一些。所以离了,对你,对我,对孩子都好。

没觉得这样好,一家子还是不要分开好,建明说。我可以跟丽娜彻底断了,也不回国了,妈说她也会改改自己的脾气。我觉得我们还应该再争取一下,你原谅我,我原谅你,重新一起好好过一下。如果实在还是过不下去,再离也不迟。

建明,可是我没法再跟你一起过下去啊,安红说。我们已经过了那个可以恢复的点,没法回去了。

有什么不行的?

这些日子,我觉得像是死过了一次一样,都快疯了,安红说。

你真是变了,一点也不像过去的你了,建明说。

如果你要是早一些这样觉悟,早一些悔改,早一些跟我这样说,我想我们还会继续下去的。安红说。但是经历了这些,我的世界都崩塌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精神崩溃神经分裂的。

那好吧,离吧,建明说。我想跟你商量一些细节,如果都没异议了,我就签字。

好吧,安红说。你先说你的,我再说我的。

我是这样想,财产我们一人一半,露露的抚养权归你,但是我有监护权和探视权,建明说。我想能不能每个星期露露轮流在我们两边住,比如一三五在我这边,二四六在你那边,周日可以轮流,你同意吗?

同意,虽然离了,你还是露露的爸爸,当然有她的监护权和探视权,安红说。不过在露露没成年前,你每月需要付露露的赡养费。

那当然了,建明说。每月该付露露多少赡养费,你不用担心,我会及时付的。你不让我付,我都不干。当爸爸的,不给孩子钱,那还能算是爸爸吗?

那就好,我没异议。

家里的房子我算了一下,建民继续说。咱们一开始买这座房子,花了二十万,夏天咱们邻居卖房,跟咱们的房子是一个型号,都是同一年盖的,卖了四十二万。就按市值四十二万算,咱们一人一半,每人二十一万。我跟妈住在这房子,该给你二十一万,这个分法儿,你同意吗?

同意,这样很公平,安红说。

咱们家里现金和股票,加起来一共有三十来万,建明说。股票卖掉,变现成现金,从中拿出二十一万归你,算作你该得的房子的一半。剩下的钱分成两半,一人一半,你同意吗?

同意,安红点头说。

这些年我们买的RRSP,你买的在你名下,我买的在我名下,这个咱们就不分了,在你名下的归你,在我名下的归我,可以吗?

可以,她说。

家里的家具,电器,加起来也没多少钱,我从我该得的现金里,拿出一万块钱给你,你觉得行吗?

行,她说。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多点儿少点儿都无所谓。

咱家的车,已经买了好几年了,现在市场价应该差不多值一万五,建明说。这部车,我一直开,就留给我吧。我从我该得的现金里再给你八千块,算是车的一半,你回头自己去买辆车,好吗?

好,我也是想自己买辆新车,她说。

我想提的就这些,你还有什么想法,可以现在提出来,建明说。

我想说的,你都包括了,没什么了,安红想了一下说。

那好,既然我们都没异议,那我们就把离婚协议给签了,建明说。

好,她说。我都签好了,你签字就行了。

建明拿起笔来,翻开表格,在几份表格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他放下笔,把表格上的签字让安红看了一眼,说:

你终于自由了。满意了吧?

你不也是吗?安红反问道。

我可亏大了,建明说。丢了孩子,没了老婆,该让人笑话死了。对了,我还想再问你一句,你跟子哲,是真的就是玩玩,还是爱上了?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我觉得很奇怪,建明说。你可不是那种随便就跟人好的人,而且你一直性冷淡,怎么会随便跟人那个呢?这不像你啊。

建明,咱们婚都离了,就别纠结那些了好吗?她说。

这子哲,简直是道德败坏,破坏别人家庭,建明说。他明知你有家有孩子,还追求你。一定是他用什么鬼话诱惑了你,骗了你,还差点儿让你怀上孕,简直是人渣一个。

是我愿意的,怪不得他,安红说。

你太天真了,太容易相信别人,为了别人可以付出一切,建明说。这人渣想玩我老婆,我饶不了他,你看着吧,我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的。

建明!咱们都离婚了,这件事就过去吧,别纠结了,安红说。你可别去干傻事儿,那可是犯罪。

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同意离婚了吗?建明问道。

不知道,我还奇怪呢,安红说。过去你一直拖着,然后突然答应了,我还有点儿发懵呢。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放手去报复他,建明说。离婚了,我怎么做,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无关了。

你不要总觉得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安红说。要不是你出轨,要不是我们婚姻出了问题,要不是那时我很绝望,再有十个子哲,我也不会跟人好的。再说你跟小三,不也是婚外恋吗?如果需要惩罚,你该先惩罚自己。

我可没去破坏别人的家庭,丽娜既没结婚也没孩子,她是单身,我没伤害她的家庭,建明说。你有家,有孩子,子哲明知道这些,还诱惑你,利用你的天真和容易相信人,让你飞蛾扑火,把你推下深渊。我得去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玩别人的老婆,破坏别人的家庭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好吧,你爱怎样怎样吧,安红说。不过,在你做任何蠢事前,你要先想想,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露露有什么伤害?对你妈有什么影响?你要是杀了人伤了人,就要去坐监狱,露露还会喜欢你这个爸爸吗?你妈要是有个好歹,谁来照顾你妈?

我要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而且,绝对不会找到我头上,建明说。我已经查到这个人了,也知道他住在哪里,在哪里工作,老婆和孩子是谁,在哪里。

你—你查到他是谁了?

他就是那个车被你给撞了的人,建明说。怪不得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名字熟,后来才突然想起,你过去跟我说过,撞车那人的名字就叫子哲。他跟你通过电话,电话单上有他的号码,我给那个号码打过电话,他接起来了,我确认了,接电话的人是叫子哲。

听到建明这么说,她的脑子里像是滚过了一声炸雷。她看着建明,看见建明眼睛里露出了一种凶光。

建明! 你心里太阴暗了,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她愣了一下说。你就不怕我去告诉警察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真这样做,对我也是一种巨大的伤害?因为我会像你妈一样,因为一次出轨,害了两个人,会负疚终生的。

这也是我想达到的目的,建明绕过桌子走到她跟前说。我就是要让你负疚终生,一辈子活在悔恨之中!如果我没猜错,你是真的爱上了那个人,所以才会铁了心的跟我离婚,背叛我!

建明说着,抡起胳膊,扇了她一个耳光。

做坏事就要受到惩罚!建明用手指着她说。早就跟你说过,出轨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玩不好就会害人害己。你不适合玩出轨,你玩不起!

现在你知道了吧!?想跟我离婚!你离吧!我同意了,让你离,让你自由!建明冲她吼道。你自由了,但是我要让你余生都活在痛苦之中!让你知道知道你毁了两个有孩子的家庭!毁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你爱的人,还有一个是你孩子的爸爸!

她吃惊地捂住脸,脸上热辣辣地疼。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建明的扭曲的面孔,心里涌上一种巨大的恐惧。眼前的建明再也不是那个她知道的建明,而更像是个暴戾的失去理智的人。

她抓起茶几上放着的离婚表,一把推开建明,向着门口跑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