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恋如冬雪 (19) 等闲变却故人心

(2019-12-29 20:12:08) 下一个

杯子沿着桌边转了一下,噗地一声掉到了地上。桌上正在聊天的几个人扭过头来,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安红。安红尴尬地笑了笑,放下筷子弯腰去捡杯子,心里想:

完了,刚才还像个网红,现在像个女神经了。

坐在旁边的萍姐拿过几张纸巾,站起来帮着把撒在桌上的水擦干。安红从桌子底下捡起了杯子,看见里面的饮料都撒光了。

你没事儿吧,萍姐一边擦桌子一边问她说。

没事儿没事儿,她把空杯子放到桌上说。昨晚没睡好觉,做事老出错儿。

我去给你拿瓶饮料去,萍姐看了一眼空杯子说。你喝什么?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你吃你的。

她把萍姐按到了座位上,手里拿着空杯子,向着大厅边上放饮料的桌子走去。她绕过一排排桌子,走到靠墙放饮料的长桌前,把空杯子扔进桌边的一个黑色大垃圾圆桶里。长桌上放着几种瓶装和罐装饮料:矿泉水,可乐,柠檬茶,番茄汁。她拿起一罐柠檬茶,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换了一瓶矿泉水。

她拿着矿泉水,一转身,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身后。她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子哲,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

她楞了一下,不知道该跟子哲怎样讲。本来不想再跟子哲见面了,想等离完婚后再说,但是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而且子哲还跟了过来。她想躲开,但是又觉得那样很不礼貌。她手里攥着矿泉水瓶子,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子哲看着她,尴尬地笑了笑,开口说:

又见到了,世界真小。

你怎么也来这儿?她问子哲道。难道也是毛毛妈的粉?

不行吗?子哲说。我还是毛毛妈群里的元老呢。

哇,失敬啊,她说。真看不出来,你带得毛毛妈的什么菜?

翠花排骨,子哲说。

哈哈哈,她笑了起来。翠花排骨是翠花姐的方子好不好,不是毛毛妈的。毛毛妈的宴席你带翠花姐的菜来,不是砸场子吗?

开玩笑呢,子哲说。哪儿能那么不懂事,其实就是想来看看你。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毛毛妈的盛宴,谁不想来啊?子哲说。你没看本城名媛都在这里聚齐了,连文学城的大神都来了好几个。

惭愧啊,她看了一眼大厅里的人说。没想到一没留神跟名媛和大神们扎到一堆来了。

我想问问你啊,子哲眼睛看着她的眼睛说。你干嘛总躲着我?

有吗?她躲开子哲的眼神说。

昨天在中文学校,你明明可以把毯子直接还给我,却非找人转交,子哲说。给你发微信,也不回,我是不是哪儿惹你生气了?

是,她点头说。

哪里?

你对我太好了,她说。我怕掉下去,爬不上来。

她说完,低下头,手里攥着矿泉水瓶子,绕过子哲,向着自己的桌子走去。子哲愣了一下,向着她的方向跟了两步,看见她加快脚步走回座位,只好悻悻的回自己桌子去了。

 

***

那人谁啊?

回去的路上,萍姐一边开车,一边问安红说。

子哲,她深吸了一口气说。

流星雨快闪那天在山顶上等你的?

嗯,她点头说。

人不错啊,萍姐说。

唉!她叹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你也喜欢他,萍姐说。

你怎么知道?

眼神呗,萍姐用手指了一下双眼说。你看着他,眼睛都这样了。他看着你,也差不多。

这么明显啊?她问道。

别人看没看出来我不知道,反正我看出来了,萍姐说。你要小心点儿啊,现在离婚关头,如果让建明和你婆婆知道了,恐怕会起一些周折,对你不利,也对他不好。上次你不是说,你婆婆不就是因为这事儿,造成了建明爸爸和对方的悲剧吗?

是啊,我也是特别担心啊,她说。今天是个意外,以后不打算见他了,等跟建明离完婚再说。其实我跟子哲,还真没什么,只是互相喜欢,没有实质性进展。不像建明,实打实的出轨三年多,想起来就觉得自己真是冤大头和傻啊,三年多被蒙在鼓里,一直以为没有性是因为婆婆,没想到建明是有外遇。

过去你提过建明跟你好久不那个,我就觉得恐怕是建明外面有人了,萍姐说。不然真无法解释。因为婆婆在隔壁就不做,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借口。一个男人,不可能忍好几年,除非身体有问题。

是啊,现在回头一看,才恍然一大悟,她说。不提建明了,提起来就心烦。我觉得子哲不错,等我跟建明离完婚了,就可以跟子哲光明正大交往了。

一般离婚都会变得很丑陋,希望建明有良心一些,别弄得两败俱伤,萍姐说。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夫妻离婚,因为财产和孩子反目成仇的案例比比皆是啊。

建明要是这样的人,那我真是瞎了眼了,她说。想想从年轻就跟着他,一起风里雨里的,多少苦都受了,多少委屈都忍了,有那么个婆婆在家里真是难受死了。苦没少吃,累没少挨,气没少受,好不容易混得顺心点儿了,有了工作,有了房子,有了孩子,觉得一生就可以这样过下去了,没想到又出这些事儿。

男人爱一个人的时候什么都好,不爱了,有时会变得很无情的,萍姐说。反正你要有心理准备。我认识个律师,挺好的,你要是真需要,我介绍给你。

谢谢啊,萍姐,有什么都是你帮着我,她说。你说从外面看,人都觉得我们是个幸福家庭,模范夫妻,还说我是网红,可是我觉得我谁都比不上,谁都比我强。人回家至少有个温暖的舒心的窝,我这一回家,看见建明的面孔,就觉得简直烦死了。幸亏有露露,让我觉得活着还有些意义。

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萍姐说。有什么问题,有我们姐妹呢。那个子哲,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看上去是个不错的人。没准儿,你会因祸得福,以后会有个幸福的人生呢。

是啊,我也有一种看到了希望,苦日子快熬到头了的感觉,她说。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

晚上给露露讲完了故事,把露露哄着闭上了眼睛,安红站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把灯关了。她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正准备开门出去时,听见露露在背后说:

妈咪妈咪,今年圣诞我不想要玩具了。

她站在门边有点儿发愣。露露不想要玩具,什么情况?

那你想找圣诞老人要什么呢?她转过身问露露说。露露是个好孩子,圣诞老人会给你一个最想要的礼物的。

妈咪,我想要变回三岁。

为什么想变回三岁呢?她重新走回露露床边,坐在床上问道。

因为那样就不用上学,不用做作业和考试了,一天都可以玩。

好吧,到时我们给圣诞老人写封信,看看他能不能做到吧,她说。

妈咪,我变不回三岁了,对吗?露露问她说。

嗯,人只能越长越大,越来越老,不能越来越小,她说。要是可以变小的话,妈咪也想变回二十多岁,要是能变回二十多岁多好啊。那时妈咪年轻又漂亮,大学毕业,有了工作,还没有家,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操心。那时爸爸管妈咪叫仙女,对妈咪可好了。

那爸爸现在为什么跟你吵架,还把你气走了呢?

因为。。。因为,人都是会变的啊。

我长大也想做仙女,露露说。

你会的,她说。每个女孩都有一段做仙女的时光。

那以后呢?

就变老了,成老巫婆了。你看书里的那些老巫婆什么的,她们年轻的时候也是仙女啊。

妈咪,你变不回去,我也变不回去了,对吗?

是啊,所以我们都不能光顾着玩。妈咪要努力工作,露露也要努力学习,好好长大。

妈咪,我害怕,露露说。

怕什么啊?

我怕妈咪又走了,见不到妈咪了,露露伸出手拽住她的胳膊说。妈咪,你答应我,不要走了。

妈咪永远不会再离开露露了,妈咪保证,她亲了露露一下说。现在好好睡吧,Good night, sleep tight。

露露松开手,重新闭上了眼睛。她把露露胳膊给塞回被子里,给露露把被角掖好。她坐在边上看着露露,直到看到露露进入了梦乡,才站起身。她蹑手蹑脚地走出露露房间,把房门在身后轻轻带上。

 

***

安红洗漱完,回到床上躺下,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露露显然受了惊吓,有一种恐惧症,自己以后一定要多注意,说话做事别吓着露露。

今天是礼拜六,明天早上八点要去练车,十点钟要去殡仪馆参加单位的头儿的葬礼,早上要早起一些,洗个澡,换身葬礼穿的衣服。

跟建明还没有仔细谈离婚的具体事宜,希望最后能好和好散,别因为孩子和财产反目成仇吧。

子哲,虽然自己喜欢,看样子他也喜欢自己,但是今后真不知道会怎样,太多不定因素了。

她想着这些,觉得很烦恼,颠来倒去地睡不着。

她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来,像是以前睡不着觉一样,点进了“系我一生心”的博客。她看见有篇新的博文《夜雪心情》,就读了起来:

《夜雪心情》

总想给你写点儿什么,

但又不知道如何下笔

提起笔来,无外乎是冬天来了,下了很多雪

路上冰滑,出门多小心,

多穿衣服

知道你爱美,总穿裙子

天气渐寒,别感冒着凉

这些问候,想必早有人对你说过

也许不是你期望的

人过了而立,说话也笨拙了一些

你看,那些如鲠在喉的话

真说出来,怕也只是巴山下了一场夜雪

在一个难眠的夜晚,漫过冬天的池塘

或者是一颗玲珑骰子

里面安放了一颗,红色的豆子

那些话语,你可能觉得好笑

却是我此刻的心情

。。。

 

***

星期日早上,安红挎着手包,站在门口台阶上,焦急地看着街道拐弯处,等着驾校教练。因为练车后要去殡仪馆参加单位同事的葬礼,她穿上了一件蓝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黑色高领毛衣,黑色长裙,外面套上了一件灰色的羽绒服,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半高跟皮鞋。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有十分钟了,约好的教练还没来。她从手包里掏出手机来,找到教练的号码,刚要打个电话询问,就看见一辆顶上挂着一个长三角形的驾校标识牌的黑色小车拐进街道来。

她把手机放回手包,走下台阶,沿着车库前的车道走到路边。黑色汽车在安红面前停下来,驾驶座边的门打开,一个印度教练走下车来,用带着印度口音的英文说:

对不起迟到了,星期日早上,起晚了。

没问题, 也没等多久,她说。

她走到驾驶门边,弯腰坐进驾驶座,手习惯性地抚了裙子一下,免得坐出皱褶,随后关上车门。教练绕到副驾驶座一边,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她伸手把安全带系好,心里有些忐忑地看着教练。教练简单地问了几个问题后,对她说: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她点头说。

走吧,去考场, 教练说。

她双手扶着方向盘,脚轻踩了一下油门,把车向前开去。

 

***

一路上,教练很耐心地给安红纠正着开车动作,提醒着需要注意的地方。车很快开到了考场,教练让她在考场里面做了几次正着趴和倒着趴之后,带着她在考场周围的几条常考的道路转了几圈。

没有建明在身边,她觉得自己镇定了许多。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把每个动作都做到家。几圈下来,她几乎一个错也没犯。所有的街口都稳稳停下,换线,拐弯,平行扒车,三点倒车都做得很完美。

车最后开回了考场,教练让她停下车来,说:

开得很不错, 你不需要再练了,考试那天早上再带你熟悉一下考场环境就行了。

听见教练这么说,她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信心增强了不少。

考试是周三下午一点吧?教练问道。

嗯,您能到单位来接我吗?

可以,你给我个地址,教练说。

她把单位的地址告诉了教练。

周三上午十一点三十我接上你,教练说。从你们那里开到考场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车要提前一点进去办手续,这样还有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在考场周围转转,最后熟悉一下路线。

太好了,她说。

我们往回开吧,教练说。你是想开到殡仪馆是吧?

嗯。

那走吧,我知道路,教练说。

 

***

殡仪馆是一个蓝顶红砖的大房子,在一处院子里。安红把车开进停车场时,看见里面已经有不少车了,一些同事正在纷纷走进殡仪馆。她把车停下,谢了教练,走进殡仪馆的大门。

殡仪馆门口是一处存衣处,有几排衣架放在边上,里面还有一道两扇对开的大玻璃门。她把羽绒服脱下来,放在衣架上,走进了第二道门。

第二道门的门口铺着蓝色的地毯,两边放着几大盆鲜花,里面是一处宽阔的走廊,走廊的红砖墙上挂着几幅肖像画,肖像画下放着两把红色的单人沙发和一个铜色茶几,地面铺着浅黄色大理石,干净得像是镜子,能看见人的倒影。门口右手是一个栗色的柜子,上面放着一个签到本,有几个人在排队签字。

她走到队尾站住等着签字,听见有人在后面叫了自己一声,扭头去看,原来是娟子。娟子也穿着黑色西服和黑裙,肩上挎着一个黑色手包,站在她后面。

你也到了啊,安红说。

早上起晚了,还以为要迟到了呢,娟子说。好在今天早上路上没车,好开,紧赶慢赶总算没迟到。

签完字,安红和娟子一起向里面走去。走廊左手有一间屋子,里面摆放着六七个大圆桌,靠墙的地方摆放着铺着蓝色桌布的两个长条桌,上面放着一些饮料和水。走廊右手边有一道木门,通向一间像是休息室的大屋子里。屋子里摆放着一些浅黄色和蓝色的沙发,一些人或站或坐地在里面聊天。安红看见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女人,身边站着两个同样穿着黑衣服的孩子,在跟几个人谈话。

那个就是应该就是他太太和孩子吧,跟我们头儿摆在桌子上的照片很像,娟子悄悄指给安红看说。

安红仔细看去,女人就是在同事办公桌上的相片里的那个女人。女人的表情很平静,脸上因为没化妆,看着有些苍白。她两手搭在小腹前,说话轻声细语,身边的孩子也在安安静静地听着大人们的交谈。

哦,看着还挺年轻的,安红说。

她在一家图书馆工作,挣钱不多,娟子说。人事部不是发了一个Email,让大家捐款吗?钱最后会捐给儿童医院。

是啊,我还奇怪呢,安红说。不是说要捐给她家吗?怎么改成捐给儿童医院了?

她说葬礼的钱,有保险公司的就够了,娟子说。孩子长大又不能总靠外面捐助,他们家房贷付清了,没什么大的压力,所以让大家把钱捐给儿童医院。

那孩子以后上大学怎么办呢,听说学费很贵的。

咱们公司捐得这些钱也不够学费的,娟子说。以后靠孩子自己努力吧。

我本来想捐一百来的,一听说儿童医院,我就只捐了二十,安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我也是,娟子说。估计好多人都是,所以虽然Todd人缘很好,这次捐款收到的钱没有预期的多。

不过我挺佩服他太太的,真是坚强和了不起啊,安红说。

她们一边轻声说着,一边走进了走廊尽头一个大木门。木门里面是一个教堂一样的屋子,墙壁是浅黄色的,上面有窗户,窗户上悬挂着淡蓝色窗纱,屋子顶上呈三角形,三角形两面是玻璃窗,中间有横梁悬挂着巨大的圆形吊灯,前面是是一个栗色的讲台,上面放着麦克风和一部电脑,讲台左侧放着一具棺材,棺材四周围着一些鲜花。屋子两边放着十几排木质长椅,椅子背和座包着淡蓝色的布面,显得很肃穆和安详,长椅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那边有几个同事,咱们跟他们坐一起吧,娟子指着后面右手的几排座位说。

安红点点头,和娟子一起走了过去。她看到娟子他们软件开发组的人几乎都到了,自己所在的检测组也有几个人。她们在一排长椅上找到两个空位,跟同事们坐在一起。

大家七嘴八舌地聊了一会儿,十点钟就到了。外面的人一个个走了进来,有些人坐在前面,有些人坐在后面,屋子里很快就坐满了人。

娟子掏出手机来,把手机调成静音,对安红小声说:

要开始了,把手机给关了吧。

安红照着娟子做的,掏出自己的手机来,也给调成静音。

 

***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I am the sunlight on ripened grain.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When you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Of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id not die.

一个像是牧师的人念了一首诗,讲了几句后,让大家起立,默哀追思。几分钟后,默哀结束,人们从前排开始,依次走向前去,在棺材前停留一下,跟站在棺木旁边的女人和孩子握手,拥抱,寒暄几句。

安红和娟子也跟着人群走过棺木。安红因为跟家属不熟,只是简单地跟女人握了一下手,看了一眼棺木。棺木是打开的,同事躺在里面,像是被殡仪馆化了妆,看着面色红润,栩栩如生。看着棺木里的人和站在棺木边的女人和孩子,安红心里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悲伤。

屋子里很安静,没有哭声,没有喧哗,人们依次走过棺木,重新回到座位上。

参观遗体仪式结束后,女人走到讲台上致追思词。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分钟,女人几次哽咽,几乎说不下去了,但是还是坚持着说完。随后,一些亲戚朋友和同事们走上讲台,跟大家分享了一些死者生前的故事和趣事,有的人讲话很幽默,引起一阵会心的笑声。软件开发组的一个小伙子还带了一把吉他,现场弹了一曲死者生前喜欢的歌曲,把歌词改成了对死者致敬的词,让安红看得泪水涟涟的。

追思会结束的时候,女人又一次走上讲台,代表家属对前来参加追思会的人们表示感谢。殡仪馆的人宣布追思会结束。大家纷纷离开座位,向外走去,也有的人留下,跟家属告别。

 

***

从殡仪馆出来,安红跟娟子走到停车场,上了娟子的车。

我听说参加完葬礼最好不要直接回家,那样会把晦气带回家里,娟子说。咱们去找个咖啡馆坐坐吧。

好啊,安红说。前面不远就有一家星巴克,过了 Merivale路口,就在Burger King 旁边,开不了几分钟就到。

我去过那家,挺大的,娟子说。

娟子开车沿着Hunt Club往前走,过了几条街,就看见了星巴克的绿色标识。她把向右车拐,开进了停车场,把车停在星巴克门口的一个空位上。

两个人走进去,各要了一杯咖啡,端着坐到了靠窗的一个小圆桌边,坐了下来。

看见没有,人生短暂,生死只是一瞬间,娟子说。谁也不知道命运会怎么安排,说不定哪天出个车祸什么捂的,自己也躺在这里了。

别这么乌鸦嘴好不好,我出过车祸,心理很脆弱的,安红说。哎,你跟候鸟怎么样了?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娟子说。候鸟人真不错,周五晚上过来给我过生日,还买了礼物,周六赶回滑铁卢去,因为下周谷歌要有个面试,要回去准备面试。你知道候鸟长得不好看,我是外貌协会的,颜值控。但是因为他人好,长相我就不挑剔了,我觉得给他换个发型,把脸上的痘痘遮一遮,穿件时髦的衣服,也基本还看得过去。但是年龄实在是个问题。他这么年轻,比我小十三岁,我真的担心将来。

将来谁说得准啊,你看建明,我当年也绝对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安红说。候鸟年龄小一点就小一点吧,很多富婆都花钱找小鲜肉呢。你这白捡一个小鲜肉,还不要。要我说,人心难得,将来怎样谁也无法保证,只要现在真心好,也就值得了。

我也是挺纠结的,娟子说。哎,你不是星期五回家了吗?跟建明离婚谈得怎样?

他同意了,说去拿个离婚表,还没谈财产分配,房子处置,孩子什么的,安红说。对了,他告诉我说,他跟别人好了,三年多了,早就想跟我离婚了。对方是单位的同事,以前做过实习生的一个小姑娘,因为嫉妒,不让他跟我晚上 ---

我呸,娟子手拍了一下桌子说。原来三年跟你没夫妻生活,是因为小三的缘故啊,真TMD --

你小点儿声,安红看了一眼四周说。

就冲这,要我,扭头就找个喜欢的男人睡去,娟子说。这种人,趁早离了,早离早托生。

我也是想早点儿离了算了,安红说。现在想想发生的一切简直跟噩梦似的,希望这件事儿能快点过去,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安红姐,你人就是太好了,太好欺负了,娟子说。所以上次建明才敢扇你。你但凡厉害点儿,他敢吗?要是有人敢跟我动手,我大耳瓜子把他扇出去,要不就立马打911,让警察把他抓走,看他以后再敢欺负我。我跟你说啊,恶人欺负你,你不反击回去,下次他还欺负你。

都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不要闹得太僵吧,安红说。好合好散,希望别闹得满城皆知,让人笑话。

记得过去你说过,建明绝对不会出轨,结果呢?娟子问道。人背着你出轨三年多,你傻眼了吧?你看着吧,等具体谈离婚的财产和孩子时,他还会欺负你。因为你好欺负啊,不欺负白不欺负。

我现在觉得男人好可怕,安红说。跟你好的时候,哄得你可好了。等到了跟你不好的时候,那个情绝得啊,简直无情无义,完全是两个人似的。我想以后就带着露露自己过得了,不结婚了。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不动真心,就不会伤心,你说呢?

别啊,你要是这么悲观,那我怎么办啊?娟子说。我还指望着有个打也打不走的白马王子,总是会回来找我,感动我,一辈子爱我,从此之后幸福终生呢。

我们这样的,又不是公主,白马王子就别指望了,有个候鸟就行了,安红说。你别老吊着人家了,回头人觉得没希望,放弃了,你又该后悔了。

我下个周末要去滑铁卢去看候鸟,娟子说。他比我忙,让他这么跑我有些过意不去。

人对你这么好,说句良心话,你就从了吧,安红说。年龄小又不是他的错儿,也不是缺点。别人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还嫌弃。

我这不是就怕以后老了出问题吗,娟子说。不未雨绸缪,到时真出了问题,人也老了,也嫁不了别人了,就傻了。

主要是看人,安红说。人要是老实,实诚,将来也不会错的。

你们家建明当初不是也这样吗?

他啊,可不像候鸟,很精明强干,也很自我为中心,让别人围着他转,安红说。我当时还觉得是一个优点,心甘情愿地围着他转,没想到最后会这样。嫁人,还是嫁个实诚人好。太精明的人,好的时候对你好,等两个人不好了的时候,也会算计你。所以你就好好跟候鸟吧,我觉得候鸟这样实诚的人,将来即使跟你不好了,也不会算计你的。

这倒也是,到时估计我能算计他,他算计不了我,娟子说。

 

***

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

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

像一片祥云飞过蓝天

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

黄昏我站在高高的山岗

看那铁路修到我家乡

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

为雪域高原送来安康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青稞酒酥油茶会更加香甜

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青稞酒酥油茶会更加香甜

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幸福的歌声传遍四方。。。

教堂里,合唱团员们站成三排,跟着关老师的指挥,在齐声唱着。安红站在领唱的位置上,全神贯注地看着关老师的手势,带领着团员们在唱着。

关老师双手在头顶上像是煽动蝴蝶翅膀一样交叉挥舞了一下,两只手臂随即画了一个弧度缓慢下落,在腰部附近猛然停止。合唱团员们的悠扬歌声随着关老师的手势嘎然而止。

唱得不错,不错啊,关老师说。你们知道,我平时都是爱批评,但是今天我要表扬你们一下。《天路》是一首难度非常大的合唱歌曲,你们的演唱,有气势,有情感,有艺术感染力,大家都唱出了自己的最好水平,值得肯定和鼓励。

谢谢关老师鼓励,萍姐说。

安红,你唱得也很好,但是作为领唱,还需要多花一些时间。这个星期,晚上你到我家来,我再给你辅导两次。

谢谢关老师辅导,每次都收获很大,安红说。

你们谁要是觉得需要提高的,找我,我给你们免费辅导,关老师对团员们说。高音部的男生,你们的声音有点儿弱,下次把声音放开一些。低音部的女生,你们嗓门太大了,下次注意控制一下。合唱不是把嗓门放到最大就最好,要讲究艺术效果。咱们这次要跟中央电影交响乐团同台演出,机会难得,一定要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来,别让人小看了咱们。好了,今天的《天路》就练习到这里,下面我们再练习一遍这次参加音乐会的第二首歌曲《一条大河》。

关老师把双手举起,对着钢琴师点了一下头。钢琴师弹起了《一条大河》的序曲。关老师对着团员们双手向上一扬,合唱团员们一起放开喉咙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

 

***

排练在晚上十点钟结束。连续唱了三个小时的歌,安红觉得自己嗓子都要哑了,渴得厉害。

团员们纷纷穿上外衣,准备离去,萍姐站在教堂前面叫住大家说:

大家注意了,下周日晚上咱们就要去Nepean剧场演出了,请把演出服装带回去,到时想着带到剧场来。

有换衣服的地方吗?一个女团员问道。

有,剧场有几个更衣室,但是要和中央电影交响乐团合着用,请大家互相谦让一些,尽量让他们先化妆,萍姐说。请大家在周日下午三点准时到剧场参加彩排。

这么早啊?一个团员问道。不是晚上才演出吗,干嘛这么早去彩排?

因为中央电影交响乐团从多伦多过来,预计下午四点到,我们要先走走场子,等乐团到时,尽量把舞台和更衣室让给他们,萍姐说。晚饭团里会给大家预订一些盒饭,不用自己带吃的。

能讲一下演出的具体安排吗?另外一个团员问道。

演出晚上七点正式开始,萍姐说。《牧羊曲》排在上半场,《一条大河》排在下半场,《天路》是最后的压轴节目,节目单在微信上,请大家提前看一下。对了,需要搭车的提前约好,找不到搭车的可以告诉我,我给大家联系搭车。

好,有人在底下说。

另外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柳华给我们合唱团赞助了一笔钱,把没有卖出去的票,都给包下来了,萍姐说。谁要是想要票,找我拿。还有,上次快闪演出,柳华也赞助了一笔钱,她没让我告诉大家,我想还是跟大家讲一声,谢谢柳华!

真不好意思,柳华说。来团里时间也不短了,也没能给团里做些什么贡献,听见团长说有些票还没卖出去,本想悄悄的捐点儿钱,让更多的人来欣赏我们的演出,没想到团长还给讲出来了。预祝大家演出顺利,像上次快闪一样圆满。

谢谢柳华,萍姐说。好了,今天练习结束的晚,大家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路上注意安全。

 

***

安红走进家门,在门口脱掉羽绒服和靴子,听见客厅里传来一阵游戏机声音。她走进客厅,看见建明坐在沙发上,正对着电视机屏幕打游戏。建明的两只大拇哥闪电一样地在游戏机手柄上按动着。屏幕上,一队轰炸机飞临正在峡谷中排成一字队形穿行的坦克上空,开始低空俯冲,把一颗颗炸弹像是鸟屎一样甩下来。炸弹在坦克上空连续爆炸,坦克被炸得东倒西歪,瘫痪在地,冒起浓烟。

回来啦?建明抬头看见她,问了声。

嗯。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啊?建明把手里的游戏机手柄放下说。

因为要演出了,多加了一个小时,安红看了一眼游戏机说。你怎么还打游戏啊?

等着你回来呢,消磨一下时间,建明说。有几件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

嗯,我也正想跟你好好谈谈呢,她坐到建明侧面的沙发上说。

先说简单的吧,建明说。前几天你没在家,我给露露请了个滑冰私人教练,也没跟你商量。

是俄国教练吗?安红问道。

不是,是个老头,叫Jim, 看着挺有经验的,建明说。我问了别的孩子的父母,他们说那个年轻的俄国教练要求严,有时训人很厉害。露露这么小,从小也没受过委屈,怕露露受不了。

嗯,这样好,安红说。

这个老头人很好,对孩子都很耐心,所以想让露露先跟着老头学,大一点后再转到俄国教练那里,建明说。教练费用差不多,那个俄国过教练每小时六十,这个老头每小时五十八。跟老头谈的是现在每个星期老头教两次,每次一个半小时,费用一星期一结,老头给我们开发票。

行,安红点头说。你国内面试有消息了吗?到底什么时候去啊?

还没定下来,建明说。应该快了,我还在等老张的消息。

我想最好你回国之前,把离婚的事儿办妥了,安红说。不然你回国去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办完了。

不着急,离婚是件大事,需要一些时间,建明说。

你那边跟人好了三年多了,她不想赶紧转正啊?安红问道。赶紧办完离婚手续,我好给人腾位置啊。

她没准儿还不想跟我结婚呢,建明说。

什么?

现在这小姑娘,你都不知道她想什么,建明说。

哦,那你想两头都占着,等那边同意跟你结婚了,再跟我离婚是吗?建明,你也忒自私了一点儿吧?

我是很自私,建明说。这么大的事儿,我得考虑好了才能办。

咦,前天晚上看你的样子,恨不得马上跟我离了,好去娶你那真爱,今儿怎么又不着急了?

妈说了,不同意我们离婚,建明说。要不,我们先各自好好想想,过一段再商量离婚的事儿?

呵,你不是已经在床上找到了真爱,早就想跟我离了吗?怎么又反悔了?

是啊,我是想离,可妈不同意啊。

现在你又听你妈的了?你跟别人好的时候,怎么没听啊?

那个我妈没反对,建明说。

你说妈支持你出轨?安红反问道。

妈知道你性冷淡,建明说。

呵,果然什么都告诉你妈,安红说。我性冷淡?告诉你啊建明,咱把话说明白,稍微有点儿自尊的人,对你那些要求,都会冷淡。要不要我告诉妈,你的特殊癖好?

随便,建明说。妈总会理解我。而且,你觉得妈是相信你的话,还是更相信我的话?

真无耻,安红说。

妈说了,你要非想离也行,就一条件,建明说。孩子得归我,你自己离开。

你再说一遍!

妈说了,你要非想离也行,孩子得归我,你自己离开,建明又重复了一遍说。

安红看着建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以前那个经常管她叫仙女,口口声声说会永远爱她,爱她到老的建明吗?人怎么可以变成这样?

看着建明的冷漠的面孔,安红有股冲动,想扇建明一个耳光。但是她随即冷静了下来,压住心里的火,看了一眼建明,说:

行啊,你要这么说,那我们走律师和法院吧,看看法官是会把孩子判给你,还是判给我。

那就走律师和法院吧,建明说。反正我不着急,等我回国了,咱们慢慢打官司慢慢办。

你既然不着急,我有什么可急的,安红说。那就打呗。

安红不想再跟建明说下去,就走出客厅,向着楼梯口走去。

对了,既然这样,以后我晚上就去那谁那里去住了,建明从后面喊住安红说。我在家这么待着,还不如睡她那儿呢。她早就想让我住过去。

爱上哪儿睡去就去哪儿睡去,别进我房间就行,安红走上楼梯说。

要是我把她带家来,你不反对吧?建明问道。

你混蛋!安红在楼梯上转过身,气得身体哆嗦了起来说。一直让着你,你还来劲儿了是吧?!还想把小三带家里来,你太欺负人了是吧!

我不是跟你商量吗?你急什么啊你?建明说。我带她来见见妈怎么了,又不跟你睡一房。

你还能再无耻点儿吗!你让露露见了怎么想?你不考虑我,也不考虑露露吗?

露露迟早得知道,建明说。

我不同意!我告诉你说,这也是我的房子,安红指着建明说。你敢带她来,我就叫警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