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NY

拿得起,放得下。
正文

猕猴桃始于中国的环球“移民”

(2019-10-05 13:31:59) 下一个

我的名字叫猕猴桃, 很多很多年前我生长在地球上一个叫湖北宜昌的大山里。  是藤本植物, 我的藤蔓一出生就会尽量向高处爬去占领阳光。  我很调皮也很能干, 我的植株可以在方圆几十米寻找可以攀爬的高大植物, 一棵有时可以占领一片林子

 

我的爸爸妈妈是雌雄异株,妈妈雌株的花里虽有雄性和雌性花蕊,但雄性花蕊只是摆设,产生的花粉不能孕育果实,必须依靠爸爸雄株花蕊上的柱头花粉。爸爸妈妈鲜花盛开可以孕育时要有蜜蜂或其它媒介授粉。 下图猕猴桃花朵。

 

我的家族世世代代已经在宜昌的大山中生长了好多年。 1900年八国列强打入大清朝时, 山里来了一位和打仗无关的英国植物猎人威尔逊。 威尔逊看见了毛茸茸的我很喜欢, 叫我奇异果, 还带着我走出深山来到宜昌, 并将我的种子寄去了英国和美国。  可惜那时他不知道爸爸妈妈生宝宝的秘密。种子虽然都发芽了 ,可都是爸爸没有妈妈。我的长辈们的第一次远征,不幸没有成功。 

在宜昌口岸, 威尔逊有一位邻居苏格兰福音会的女教师伊莎贝尔,他把猕猴桃分给大家吃的时候,伊莎贝尔也得到一份。 细心的她很喜欢我的滋味,就把种子留了下来。并且带到了新西兰。 下图 - 100多年前, 伊莎贝尔家客厅中的我的照片。

下图是宜昌伊莎贝尔曾经住过的教会房子和伊莎贝尔的照片。

我的命运迎来了又一次变化。 这回我跨越了赤道,来到了南半球的新西兰蒂普基(De Puke, New Zealand) .    1904年, 伊莎贝尔将我的种子交给了当地果农,我被收养了。

我很喜欢新西兰的气候。 这里冬天没有宜昌那样持续的低温, 春天没有凌厉的霜降,而且土壤又疏松透气。幸运地是, 这次我的种子里长出了一个爸爸, 两位妈妈。 在收养家庭的细心呵护下, 1910年, 我的爸爸妈妈们终于第一次在远离中国的地方孕育了孩子。 幸运眷顾了新西兰和我的养父母们。

 

开始的时候, 我的家族只在养父母的朋友和有种植爱好的人中传播。 在养育和驯化中, 我的果实渐渐的不断增加着酸甜口感层次。在物种相对贫乏的新西兰,大家开始对我的味道的不断研究和改进。 由于一般同一个地方的人会有相近的口味和饮食习惯,科学家还专门招聘刚到当地,口味还没有改变的外来人进行测试。 测试时他们把我的样品装在相同容器中, 并以灯光遮掩色差, 打乱编号使人们对品质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总之, 尽量排除外界干扰,聚焦果实味道本身。 

我的味道就这样越来越好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我的果实很软,不易存放,怎么把我长途运送到其它的地方呢? 奇迹又一次降临到我身上。

1928年, 一位新西兰园丁在他种植的40株猕猴桃中,发现其中一株的果实大口感好,而且易储藏。这个品种的猕猴桃后来以他的名子海沃德命名。     海沃德猕猴桃可以走向远方,这大大点燃了新西兰对我的热情。 我开始被大面积种植。

每年四月是我的收获季节。 果农们早就成立的组织从采摘,包装,运输,到留种,再种植都有一系列科学规划。经过严密的甜度,硬度,味道分析之后, 我在最好的状态下被采摘下来, 运往全世界。 我在新西兰的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而我的故乡中国, 是新西兰出口的最大市场。    

这就是我, 猕猴桃的环球旅行奇迹 - 1904年, 我的种子被带到新西兰; 1910年我在新西兰结出果实,并有了新名字,中国鹅莓(gooseberry); 1928年我华丽转身, 成为广泛种植的水果; 1952年我从新西兰出口,并有了一个以新西兰国鸟命名的新名字,kiwi fruit; 如今我远销世界59个国家和地区,是新西兰的国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我以前也不知道。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技术信息,你要不写这篇,我还真不知猕猴桃是怎么来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 写着玩儿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这个鸭子不知道呢。 以前北京烤鸭用的特有的填鸭,所以肉嫩。现在有了又嫩又瘦的鸭子了吗? cool。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是童话,哈哈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艾玛,没有北京妹妹这篇有趣的美文,我一直以为猕猴桃是新西兰土著呢!闹了半天,原来猕猴桃是俺们楚国土著,失敬失敬!

前些日子有网友谈及英国的“樱桃谷”瘦肉鸭,也是北京鸭不远万里前往美国,又从美国到了英国,现在成为行销世界的著名鸭子。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看来你比我懂。 我以为都是绿的。
业余厨子 回复 悄悄话 可喜欢吃猕猴桃了,特别是黄色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通州河' 的评论 : 我看到的文献, 新西兰的猕猴桃就是这么来的。 走向世界从宜昌开始。如果你知道什么文献记载更早,那就说一下啦。 谢谢来访读文。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G19' 的评论 : 你才胡咧咧呐。 那一带的果实很小,又酸又涩, 叫“狗枣”。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从宜昌走向世界。 :)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刘国文' 的评论 :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你管着嘛? 哈哈气死你
LG19 回复 悄悄话 真能吹,猕猴桃广泛分布于中国中部和北部如河南和陕西一带。怎么只生长在宜昌?
老外是从宜昌取得种而已。不过野生猕猴桃很酸不好吃。
通州河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是植物学家,不赞同猕猴桃是从宜昌开始的这一说法。也许世上第一次外国人发现并命名猕猴桃是在宜昌,但同时在中国其他地方也有很多猕猴桃,没有被国外的博物学家发现而已。过去猕猴桃不算水果,属于桑果一样野生可食,上世纪80年代前,在川陕交界的山区农民送给你一背篓一背篓猕猴桃,没人拿它去买。
新西兰商业化猕猴桃很成功,但坦率地说,商业化也就意味着没有熟就采摘保鲜处理,其实口味不怎样,好处是大小一致,卖相好。如果你吃过四川攀枝花的黄猕猴桃,你就会知道什么样的猕猴桃好吃。
通州河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想吃到新鲜自然熟透落地的猕猴桃,可以去西雅图动物园还是植物园,那里有猕猴桃树,几年前我捡起吃过,比市面买的 kiwi好吃。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猕猴桃 originally from 宜昌?!长知识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查了,是从宜昌开始的。谢谢科普!我一直喜欢泥猴桃,主要是买golden kiwi, 因为甜。虽然是小事情,但很高兴了解这个事。谢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本文文献参考
“Chinese Wilson: A Life of Ernest H Wilson 1876-1930” by Roy W. Briggs
纪录片 《中国威尔逊》《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by CCTV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是啊。 我也是前些时看书才知道的。 嗯, 我把参考文献发在这里。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难道泥猴桃是源于宜昌的?真的吗?这我得查查。一直以为是在新西兰呢。如果是这样,这历史也不长啊?新西兰kiwi 风靡世界,品种最好,可宜昌的一点没声啊?以前在中国都说泥猴桃是四川出品的,从没听说是宜昌。宜昌夏天很热、潮,和新西兰正相反。一种果实俩个地方种植,不同的结果,很令人惊奇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第一时间到来的老朋友,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分享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