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也来说说冒名顶替那些事儿

(2020-07-14 10:24:11) 下一个

冒名顶替那些事

这些天国内随着一位年轻艺人自曝上大学时作弊,媒体特别是演艺界一片喧哗。我对国内这方面的报道不大关注,注意到这一消息则是因为他的家乡。他来自山西省临汾市,我在那里生活过几年。几十年前临汾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街道两旁的果树,梨树、柿子、石榴。。。春华秋实,赏心悦目,当时别说山西省,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当然那是在这个市上了全球污染城市的头名榜之前。这是题外话,咱还说作弊和冒名顶替。

客观地说,此类事哪都有,包括美国,比如美国2019 college admissions bribery scandal丑闻报道(见链接),涉及到包括斯坦福、耶鲁等8所大学,以及十多名学生。其中一对名人夫妇行贿50万美金给南加州大学,让他们的两个女儿以划船运动特长的名义被学校录取,事实上这两个女儿根本不参加这项运动。 比起这两位女学生,那山西临汾的年轻艺人至少自己还有专长,能从事这个行业,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当然这种利用金钱和关系,抢占资源,剥夺他人公平竞争机会的行为,同样恶劣,同该被谴责。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9_college_admissions_bribery_scandal#:~:text=In%20one%20of%20the%20most,accepted%20into%20USC%20as%20members

此艺人作弊经过爆料之后,以前报道过的大学高考女生“实打实”被冒名顶替的事件重新引起人们的关注,接着有更多类似事件浮出水面,据说山东一省就查出242例,其中大多数被顶替的是女生。像这种“冒名顶替”实际上就是identity theft,偷了别人的身份在世上生存。在美国 identity theft 是犯罪行为:Under the Identity Theft and Assumption Deterrence Act, it is a federal crime when a person "knowingly transfers or uses, without lawful authority, a means of identification of another person with the intent to commit, or to aid or abet, any unlawful activity that constitutes a violation of Federal law, or that ...     在中国特别是早些年间,农村家庭或家境清寒出身的女孩子,上大学是她们唯一的出路,接受高等教育可以改变她们甚至她们整个家族的状况或命运。但即使这个靠自己勤奋得来的机会也被别人偷走了。

近年来还有一种身份被偷的例子,那就是身份证被盗用的事件。身份证遗失、被偷,往往失主自己都没意识到,直至自己的身份信息涉及到一些民事甚至是刑事案件。这些盗用他人身份证的大都是为了干不可见人的勾当,以掩人耳目,逃避罪责。

其实被冒名顶替的不完全是受害者。考场里的枪手,顶着别人的名字,履行着考试机器的功能,收取约定或合同赋予的报酬。科研论文的署名,不见得就是论文真正的作者,很有可能是各取所需,一方愿替别人写,另一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功名带来的好处。还有所谓的成功人士,想把自己的艰辛奋斗史付诸于文字以便流芳百世,不惜花重金雇人来写“自传”。。。如此等等,不一而论。

在中国冒名顶替不限于部门行业,上学就业,升迁提薪,当兵提干,等等,无论大小事,只要有益处可得,无不出现冒名(或)顶替。我亲戚的女婿来自河北偏僻农村。二十多年前为了当兵,先是设法瞒着近视加散光的视力过了体检,然后通过在部队任职表舅的操作,在就要上绿皮火车跟其他新兵被送往驻地的前一刻,调换到我们省某驻地。之后在其表舅的一路关照下,上了军校(中专)提了干(管后勤)。后来娶了我亲戚的女儿,转业后算退休留到我们当地,退休月工资从7、8年前的五千人民币到七千,眼下应该到了一万。他的一名山东籍战友也以同样的方式留到我们当地,不同的是战友的妻子是部队子弟,这女孩儿的父亲是当地军分区的一个中级军官(亲戚说过职位,但我现在不记得了)。这个女孩幼时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导致左右腿不一样长,走路时人们只要稍微留意就能看得出。碰巧的是这女孩转业后跟我亲戚的女儿在一个单位。

年纪大的网友们可能记得,1970年代邓小平短暂复出后,有一年很多省份(或许是全国)恢复了中考,我就学的单位子弟学校也不例外。密封的试卷,考试前十五分钟拆封,宣布考试纪律,严格的监考等,那是我经历的第一次如此正规的考试。当时应该有名额限制,我的班要刷下三名学生,而这三个人下一步面临的就是下乡插队。我们学校不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班三十几个学生。因为都是子弟,从小一起长大,彼此多多少少都是朋友,家长之间那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根据内部消息,中考的成绩显示排名最后三位分别是单位领导之一的继女,人事处长的女儿和车队老程司机(好像那时不是队长)的女儿。从权利、实力跟实惠讲,这三家都硬气,孩子肯定不能被刷,只有顶替别人。被顶替的学生之一也是个女孩儿名叫兰,她得知消息后哭着问父母她为什么被顶替,说她要上高中,不想去插队。父母没办法,只好说你也考得不是很好嘛,如果你考进了前三名,看他们谁敢把你顶下来?兰插队三年后由于机缘巧合,被招到铁路系统工作,而那三个同学虽然读(“混”应该更确切)完高中,之后也没有一个继续上学。兰因此事不再跟班上的同学多来往,即使有同学在大院里碰到当面邀请她参加同学聚会,她也从未去过。我从开始就为她打抱不平,因为兰的确是个勤奋好学的女孩。虽然我对她的安慰鼓励不能改变什么,兰却从没忘记。去年回国后她更是给我送来她做的粽子、油炸糕和月饼,让我很是感动。

如果时间再往前推,其实我们家,更确切说我姐姐,也是被冒名顶替的受害者。我的姐姐从小就是家人亲朋好友眼中的乖乖女,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一直是少先队的三条杠大队长。从我们单位子弟小学(当时单位只有六年制的小学)毕业后参加了县城的初中统一考试,考完后却被告知考卷丢了,而且丟得莫名其妙,单位子弟学校,县教育局等没有人能给出合理的解释。我的父母还托了在县城某小学当老师的堂舅去打听,结果还是一样:卷子丢了。姐姐伤心欲绝,得到的安慰却是:你学习这么好,明年跟妹妹(即我二姐)一起再考好了。之后每每看到自己的同学们骑着自行车往返城里上学,姐姐的心情可想而知。她跟我二姐同班又上了一年后,却赶上了如火如荼的政治运动,再也没有机会参加统考,之后几年留在子弟学校勉强算是初中毕业。

。。。。。。

山西临汾的那位艺人通过作弊考入艺术院校,那就意味着另一位没有背景没有钱的考生失去了平等竞争的机会。那些被冒名顶替掉的女考生,在失去录取机会之后,就得以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在社会上打拼。被我亲戚的女婿替换掉的那位没有门路的新兵,应该是到了更艰苦的地方,直至服役期满。对残障人士我很尊重,但是入伍当兵保家卫国那另当别论。每年全国各地招收女兵的名额少之又少,那位有毛病的女孩“应召”入伍的同时肯定就挤掉了另一位体格健全的女孩儿。。。

其实恶劣的不止这些,更恶劣的一面是人们对做这些事的认知。事“办”成了,那是“有人脉”、“有本事”、“有门路”,“有面子”。在那个是非观荣辱观扭曲的大环境下,他们还时常可以翻出这些事炫耀一通,来博得一片赞赏和羡慕。这位艺人也是如此。不过万万没想到是,他的漫不经心和随便一说却让自己万劫不复。下面是事出之后一些媒体的评论(摘自百度百科):

不得不说,仝卓最终能够认错、认罚,固然是正确的表现,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如果说要用一个字来形容这件事的话,最贴切的大概就是“蠢”。作为复读生,仝卓当年用“某些手段”将自己包装成应届生,还自以为不会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在先的愚蠢,而在毕业成名之后,他竟然敢理直气壮地在直播间里“分享经验”,更是一蠢再蠢。显然,仝卓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言行,会让他的星途“翻车”成这个样子。这种违规后的不自知,在一定程度上和违规行为一样,需要为社会所警惕 [73]  (中国青年网评)

显然,在他的认知里,改身份是件平常事,动用一点手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对于这件事的过错缺乏认识,对社会公平、规则意识缺乏认同,反而还很得意,这才导致他在直播中把这事当成资历在炫耀。这跟何不食肉糜是同一个道理。对一些人难如登天的事,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可能只是打个招呼的事。对一些人来说,潜规则是一种耻辱,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是底气,是沾沾自喜。

仝卓坑爹,话说回来,仝卓又是谁坑的?是谁将一张白纸扔进了大染缸?换句话说,仝卓的是非不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谁造成的呢?显然,在这件事情上,不可能只有一个人牵涉其中,那些为仝卓开绿灯的人,他们都是“帮凶”。特权意识不是一天养成的,而是在一个相当长时期的潜移默化中逐渐形成的。大家持续围观仝卓一事,是本着对公平公正的朴素感情,是对规则意识的呼唤,是希望推动对破坏规则之人的问责,以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74]  (《钱江晚报》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这些都是中国特色。说得好,分析的深刻。问候友人!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不是特权,是犯法。只不过在一个人人视法律为儿戏的国度,犯法的多了,法不责众。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文學城中,有的博文,是剽竊別人的文章而來,既未徵得原作者同意,其博文中又不註明其來源出處,完全符合「冒名頂替」的定義。在西方世界,這是侵犯他人智慧財產權,別人年辛苦耕耘的成果,被盜賊收割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