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2020年特殊时期:漫漫回家路(11)

(2020-05-01 10:24:15) 下一个

2月22日 – 2月25日

昨夜回到酒店,心里应该踏实了。看看简单但整洁的房间,素白干净的床单枕套,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心里身上从里到外都舒服了不少。然而回酒店的第一夜,却睡得不踏实。人的习惯真是可怕,纵有那么强大的心理暗示也没能克服了过去两周的睡眠习惯。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等潘医生的通知,然后去医院取英文版的出院文件,但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这家酒店因为疫情不再提供早餐服务,附近的饭店超市等都关门停业。我们住院前曾麻烦前台帮我们订餐,想付给他们一点小费,算是额外报酬,多麻烦几次会稍感心安理得。结果前台的年轻人坚决不收额外的支付,颇有“拒腐蚀永不沾”的态度。酒店前台是指望不上了,老张想到困在千里之外老家无所事事的外甥。不一会收到外甥的回复,且附有附近饭店的信息。一看眼熟,是我们两周前订餐的那家粥店(见图18)。这下不光搞定了今后的早餐,外甥还给我们发过来可订午餐的饭店。午餐当然要点面条了,竟然还有牛肉西红柿刀削面!早饭后不久收到潘医生的微信,老张打车取回了我们要的文件。

图18: 邓记曼玲粥店

午饭前还有时间,要迫切解决的下一个紧要问题,是买点水果和生活用品。问前台最近的开门的(极为稀少)超市离酒店有多远,因为我们打算步行去。前台的姑娘说车程至少20分钟,步行不现实,但付50元可以用酒店的接送车,反正这时车不忙,而且师傅能等着我们买东西并把我们送回来。接送车的师傅带我们去了一个小镇(见图19)。看到街上人们拎着大包小袋从商店里出来, 有一种久违而又熟悉的感觉。从一家小超市出来,我们到了一家水果店。店里柜台上陈列着很多水果,但顾客不多,毕竟是非常时期嘛(见图20),但有店开门有水果买已经很好了。

图19: 略有人气的小镇

 

图20: 水果店

回旅馆的路上跟接送车师傅聊了起来。师傅四十来岁,听出我们是外地人,问:来出差呀?。。。对,来出差。很快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到眼下的疫情上。师傅:那位专家的不会人传人断论真是害死人,学兽医出身的说话真不靠谱。。。有了十几年前非典的教训,怎么还会出这样的事?。。。国家还是强大了,国力雄厚了才能免费给染病的人们治病,否则情况会更糟。。。其实老百姓心里明白得很,起码在当时。相信师傅说的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

回到旅馆的前几天,身体还是虚弱,毕竟也算大病了一场,虽没有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那么邪乎,但也差不多了,尤其是心理压力还是蛮大的。每天早饭后,我们都要出去走走,沿途看不到几辆车,行人更是寥寥无几(见图21)。这家酒店距机场较近,商家不多,酒店周围是当地的花木基地。我们所走路线的沿途就是一家接着一家的花木公司,看上去肯定不是正常营业,但还是有人给各种树木花草浇水、打理。在较宽的街道边,则停着排列成行的旅游车,车窗上都标有旅游目的地,其中有几辆有中文跟韩文两种文字(见图22)。在正常情况下,这些旅游车应该载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奔波在不同的旅游线上。现在,每辆车就这么闲置一天,应该损失不小吧,更糟的事这个等待的尽头遥遥无期。新冠肺炎造成的影响无处不在,可以说在这场疫情中没有人能幸免。

图21: 大街上行人寥寥无几。

 

图22: 被迫闲置的旅游车

出院前后的几天老张一直在网上查去美国的航班。由于疫情日益严重,很多航班都取消了,选择越来越少,但有一点我们还是要坚持,那就是不经过第三国转机,最后选定了东方航空公司浦东到洛杉矶的航班,时间是2月26日,星期三。按照以往习惯,在网上订票时要尽量订到靠过道的座位,这次却根本无法订座位。又试过几次还是失败了,无奈只好打电话询问。航空公司客服的答复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网上订票时一律不可订座位,因为要保证乘客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只能等到飞行的当天办登机手续时,由工作人员安排座位。这个办法好,顾及到旅客的安全,合情合理。出于好奇又问她,那现在这次航班的票售出去多少?她查了一下,答曰:百分之六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要从头看, 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