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郑超麟和胡秋原的隔海书简(2)

(2007-01-09 14:26:48) 下一个


隔海书简

郑超麟、胡秋原

周履锵整理

(十二)1997529日周履锵致胡秋原的信

秋原先生:

        尊郑老吩咐,寄上《陈独秀研究动态》第11期。这一期上,刊登了先生和郑老的三封信。那是早先寄给《陈研》的。关于续后的书信,他们还未见到,所以编者“本期导言”有“但S是谁?可能就成为千古之谜了”之话。522日,唐宝林先生来到上海,主持25日开幕的“全国第四次陈独秀学术研讨会”。郑老己将全部《隔海书简》给了唐宝林先生,他们会续登的,S是谁就不会成为千古之谜的了。《陈研动态》是学会刊物,不支稿酬,但稿件可另投其它刊物。

        沈寂先生已将您的《悼陈仲甫先生》一文复印件寄给我。沈寂告之该稿由香港商务印书馆陈万雄先生复印寄给他的,是1965516《中华杂志》第三卷第五期第1719页。正文尚清楚,但19页的注完全看不清。改日寄给《陈研动态》。

        郑老向您问好。

        匆此,敬祝

撰安                       

 小周顿首  529

(十三)1997531日胡秋原致周履锵并转郑超麟

履锵先生并转

超麟先生:

        57日来示收到多日。

        先生说我对陈先生“情有独钟”。此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西化派(主要是北大派)对抗战悲观,好多人参加汪精卫的“低调俱乐部”,而陈先生却坚信抗战必胜(此点傅斯年说过)。二是在中国学界,陈先生的遭遇甚不公平。除了无言论自由之外,梁启超去世时,送葬者数千人。胡适在台去世,送葬者数百人。而陈先生在江津去世时,送葬者一、二十人而已。既然《隔海书简》篇幅有限,拙文自不必刊载。弟自《中华》停刊后,已无地盘。其它刊物,恐怕很少关心此事矣。

        有一要事还要烦先生。先生问我是否注意到《研究动态》第九期郑先生悼陈之文,老实说,我亦老眼昏花,的确没有注意到。便中先生幸寄我一份复印稿,为感。

        先生说盼我能三次访问大陆。但第二次在北京时中日医院即告我不能长途旅行。遥望云天,徒唤奈何,匆此敬祝先生与郑老健康长寿。

                                                                                                弟秋原上        531

(十四)1997612日郑超麟致胡秋原的信

秋原先生:

        你写给小周兄并转我的两信,小周兄都读我听了,并代我回答了。小周兄还将你我二人先后通信及其它文件编成了《隔海书简》,没有他,我甚么都不能做。

        记得三十年代我关押在南京中央军人监狱时,从神州国光社出版的刊物中时常读胡秋原的文章,其中有同情托洛茨基和陈独秀的话,甚至提“林超真”的翻译,以此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时不知道这位新作家的来历。此次为孙几伊问题冒味写信给你,从你的回信中才知道你我二人曾在武汉见过一面。这个意外的发现使我感慨,这恰好是整整七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只有二十七岁,而你也只有十八岁。

        现在,你我两人都老了,但读你的信,虎虎有生气,而我则是有目不能读书,有足不能行走,行将就火了!

        我的心情,你可以从我几年前作的一首词看得出来。

临江仙

“不是人间偏我老”(借用放翁成句)

只嗟壮志难酬,

百年坎坷一身留。

雪花飘峻岭,

骤雨袭扁舟。

遥望前程如锦绣,

春风丽日当头。

衰翁跋踄意何求?

虞渊追夸父,

渴死亦甘休。

    一个人失去了劳动力,依靠社会供养来延长生命,实在没有甚么意义。

            此祝

撰安!

                                                                                                               郑超麟97,6,12

                                                                 

胡先生:

        郑老对前二次未亲笔给你回信,深表歉意。这次他一定要亲书复你。现将他的原书和我的抄正一并寄上。另附上一篇郑老当年的《悼独秀同志》。

        我已将你最近来信及你当年的《悼陈仲甫先生》一文寄给《陈研动态》,由他们选登。

       

夏祺       

                                                                                                小周附笔  6,12

(十五)1997626日胡秋原致周履锵并转超麟的信

履锵先生并转

超麟先生:

        前寄复函并附照片后,先后收到复示二件。

一是郑先生嘱寄《动态》一本。(以前并未收到)。并知隔海通讯刊出一部份。又收到有关陈先生驳斥法院“深自悔悟”之文一段,以及‘常坦’‘如虹’对联复印。自苏州审判时,章士钊律师称,陈现为共党反对派,与国民党宗旨相同,不应有罪。陈即对法官称,我仍信共产主义,仍反国民党,章律师刚才所言不能代表我。海内之。弟久见陈先生字迹娟秀,而此联益见俊美,谢谢。

        第二次信是612日郑老亲笔,周先生的释文。并附当年悼陈之文和《临江仙》的词。郑老说,七十年前我们曾见一面,且已互相知名,而今又竟两岸话旧,此真非易事。九七固艰难,八八亦不易,此缘分亦福分而来,我们那一代的人有几人能见到香港之复归乎?

        郑老希望我能回大陆一行话旧,此亦我之热望,无奈医生已告我不可长途旅行。沈寂先生来信提到今年十月将有陈先生与中国文化研究会,希望我写一文。但我的一本旧作增补一年仍未及半,改日我将亲函沈先生致歉,便中亦望周先生代达鄙意。专此敬祝

郑老夏安,周先生夏安

                                                                                                        胡秋原顿首 626

小周注:苏州审判应为江宁审判。

 

   小周附记;1997年下半年,郑超麟和胡秋原没有书信来往,1998年春节,胡秋原给郑超麟、周履锵寄来二张专制精致的贺年卡,具名胡秋原、敬幼如。给郑老的题:超麟先生夫人新年万福。给我的除题名相似外,另附笔写着:“两示及刊物均收到,因杂事及小病迟覆,谢谢”。

    1998年元月起,郑老患病三次住院,720日突发脑溢血,昏迷了十余天,于199881日去世,享年98岁。郑老去世后,我致信胡秋原先生,通报郑老去世的恶耗。

(十六)胡秋原《悼超麟》唁文

    超公学术贯中外,译笔信、达、雅,近年通信,喜结文字因缘。今闻辞世,既伤国家耆旧之凋零,亦痛知己之难再也。

胡秋原敬悼

                                                                      戊寅八月十日

附:胡卜凯致周履锵信

周先生:

        家父收到您的来信,得知郑前辈去世的消息,非常难过。但因近日眼睛开刀,无法写字,特令我代笔,寄上唁文,请转郑前辈家属及亲友,谢谢。

敬祝大安!

                                                                                                        胡卜凯敬上

一九九八八月十一日


附件
1                陈独秀致SH的信

H,S二先生:

        H?先生别三年矣,与S?先生更廿余年了,回忆北京之游,真不胜慨叹!

        顷见二位与Y?兄书,于弟近作有所示教,感谢之至。弟自来立论,喜根据历史及现时之事变发展,不喜空谈主义,更不喜引用前人之言以为立论之前提,此种“圣言量”的办法,乃宗教之武器,非科学之武器也。

        近作根本意见,亦未涉及何种主义,第七条主张重新估计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及其领袖(列宁托洛斯基都包含在内)之价值,乃根据苏俄二十多年的教训,非拟以马克思主义为尺度也。倘苏俄立国的道理不差(成败不必计),即不合乎马克思主义又谁得而非之。“圈子”即是“教派”。“正统”等于中国宋儒所谓“道统”,此等素与弟口胃不合,故而见得孔教道理有不对处,便反对孔教,见到第三国际道理有不对处,便反对它,对第四国际、第五国际、第…国际亦然。适之兄说弟是一个“终身反对派”实是如此,然非弟故意如此,乃事实迫我不得不如此也,譬喻吃肉,只要味道好,不问售自何家,倘若味道不好,因其为陆稿荐出口而嗜之,是迷信也,倘若味道好,因其陆稿荐出品弃之,而此亦成见也;迷信与成见,均经不起事变之试验及时间之淘汰,弟两不取之。纸短话长,不尽万一,惟弟探讨真理之总态度,当以此得为二先生所了解也。

        倘有新作,自当奉上乞教,弟所欲甚多,惟病体不能多写作,即写出,虽油印亦不易办到也。此祝

健康       

                                                        弟独秀〔一九四一年〕一月十九日

                                                                                        《陈独秀最后论文和书信》

    《陈独秀著作选》原注

     (1)1H即胡秋原。

     (2)2S即孙洪伊。

     (3)3Y即何之瑜。

附件2: 沈寂致郑超麟的信的摘录:

, 19961211日信:

1128日的信,以及所附胡秋原先生信的复印件和你致胡秋原先生的信(复印件)等,均收到,请释念。胡先生非常负责任,提供了他所知道的证据。不过,在第8页上,他提出的一个老同事,名孙 X伊,该字实很难辨认。我翻了一些工具书,五四以来曾有一人名孙几伊的,胡先生写的似乎是“”字,究竟如何?如胡先生再有来信,请仍能告诉我。

        胡秋原先生所谓安徽文献馆者,无此单位,但他记得是安徽去的信,那就是我,没有旁人。

 

, 19961226日贺年片

        敬祝新年好,身体健康!1215日的来信收悉,您过奖了。您是我的尊长,在与您的交往中,得益匪浅。尤其是您的为人和持节之风,素为我敬重。您严谨的治学态度,也是我的榜样。您决不随声附和别人的意见,我亦一样。但都能承认事实,实事求是。

, 1997224信:

        胡秋原先生已复了我信,他说了“补过去失误之咎”,所以立即复我了。

        关于孙几伊的小传,我尚未觅得,我是从近代人名署名、笔名的工具书上查得的。关于孙几伊的生平,容待以后留意查找。一时难以相告。

附件3 胡秋原致沈寂信

沈寂先生:

        来示昨日收到,今日奉复,所以补过去失误之咎也。

        前得先生信,问HS之事。当时因在病中,未即作答。继而病愈拟复,而先生之信,不知夹在何处,未能作答。每一念及,心常耿耿。近郑超麟来信再提此事,因念他必能知道安徽注意同一问题的人,请其查考。果然得与先生联系。此亦缘分不浅。而经过三方反复讨论,可以断定H是弟,S是孙几伊,殆无疑问。此则不浅的缘分,又解决历史问题也。

        先生看到中华转载扫荡所载《悼陈仲甫先生》文及补注,甚喜。先生希望我再写点有关陈先生的文章,但由于年老力衰,我要补《一百三十年思想史纲》为《一百五十七年史纲》实际上只增加一章,至今尚未完稿,故难应命,不过《一百三十年思想史纲》中有关陈先生者有五、六处。此书系弟自印,已卖完,且其中对某君甚多批评之语,亦不便寄与先生。拟俟新版出后再寄(因可平衡)。敬请

新年万安

弟胡秋原拜上

                                               97128


附件
4:郑老去世后沉寂的唁电

        惊悉郑老遽返道山,不胜悲痛。世纪同龄,人道坎坷,命途多舛 。特立独行,为人所珍,坚贞信仰,堪为楷模。十七年师友之情,风范长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