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张云逸给李明瑞上的“眼药”

(2006-11-13 07:32:20) 下一个


开头,先抄一段书,是尹骐写的《潘汉年传》:

1955年4月1日,愚人节。“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潘汉年去找担任上海代表团团长的陈毅。向他详细地谈了自己12年前(1943年)在李士群、胡均鹤的挟持下去会见汪精卫的经过,并说明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向组织上说清楚的原因。同时将他所写的有关这件事的情况和自我交代的材料交给陈毅,并请他转呈中央。”



陈毅向中南海如何向毛泽东报告的,我们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毛泽东就在材料上写道:此人从此不可信用!

第三天,潘汉年就被公安部长罗瑞卿逮捕下狱,一直到去世。

后来人们就不得不怀疑,在潘汉年这件事上,长期直接领导潘汉年的陈毅,当时至少是没有说什么好话,否则,潘汉年不会有如此的下场。

美国人有句话,叫做:不说好话,就不要说话。用我们老家话说,不说人好话,就叫上眼药。农村的灶王爷是一家之主,为了不让他到处去给人上眼药,村民们就都在过年时在厨房的供像两边贴一幅对联:上天言好事,下届保平安。还贿赂灶王爷,给他过节,让他吃祭灶糖,就是用糖稀做的麻糖,去封老人家的嘴。



据说潘汉年也曾祭过灶,写过吹捧陈毅的诗词(韬略经纶晋谢风,雄师十万过江东。廋岭三年惊贼胆,王桥一战定华中),也出面帮陈毅处理过一些个人私事,可惜陈老总并不是那灶王爷。

无独有偶,再抄一段书,是陈毅在新四军的副手张云逸大将在1960年3月写的《回忆漫谈广西革命斗争情况》。

三次围剿之后,“我得了重病,发烧失眠。连中央苏区的代表大会也不能参加。为了全军的工作不受影响,我要求中央另行指派一位同志当红七军的军长,我暂时休息一下,中央同意了,并任命李明瑞同志当军长。(这时我曾向中央建议,李在政治上不稳定,当副指挥还可以,但独立指挥部队则不行,请中央另行物色人员),葛耀山同志(工人出身,由苏联回来)当政委。为了加强部队的团结,中央给我带病挂了一个军参谋长的名义,跟随部队休息。”

不久,就发生了军长李明瑞被打死的事件。




张云逸是红七军的军长和前委常委,也是李明瑞的入党介绍人之一,应该对李明瑞知之甚深。他对中央建议说“李在政治上不稳定”,在战争年代上这样的眼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了。

原因出现在:“当我们到赣先沙地时,召开前委会议,研究过河问题。在会上,我提出要过河与中央红军汇合,但许卓、李明瑞、许进、佘惠、张翼等大多前委委员都主张不过河,而到粤赣边界去打游击。前委中只有叶季状、魏伯刚等同志支持我的意见。双方争执很久,都不肯罢休。这时有人提出要停我的职,由李明瑞同志当军长,我不同意。”



结果当初支持李明瑞的这几个红七军高级领导人,除了张翼得以逃脱当了叛徒外,剩下的几个,统统都被当做AB团而处死了。

要说张云逸不知道事情的后果,也是站不着脚的。因为就在这同一篇文章中,张云逸回忆说:“在过河的时候,还有一段关于二十军的事情。就是在过河以前,中央通过湘赣省委给了我一个任务,要我带二十军过河。并交代要我们注意,不要让他们跑回来。当时我对这个问题不了解,后来才知道是那时中央怀疑二十军是AB团,准保带到中央根据地改编的。”“到了中央根据地后,我和二十军曾政委(席注:曾炳春)、肖军长(席注:萧大鹏)去见项英同志时,他叫我出来,说二十军有问题,今天要扣留他们两个人,你不要误会。后来,这些人在王明路线错误的肃反政策下,都被诬害了”。

这事发生在李明瑞当红七军的军长之前,而且红二十军全军排以上干部全部被当做AB团被杀,是震惊苏区的大案子。

结果,李明瑞就死了。

反正葛耀山也死了,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