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抗日团长钟雄飞

(2006-10-26 18:37:57) 下一个


[席按:钟雄飞(1908-1961),湖南新化人。在七十军的时候,是名将19师师长唐伯寅的小舅子,任57团团长,军衔中校,与军中之共产党人相处不睦,不时制造摩擦。不过是抗日的一把好手,湘西会战,所部英名远播。后来官拜少将,却仍然作团长,被粟裕捉了去(一说是上校,而且突围成功,但无论如何,最后还是被共产党给捉了)。下面是他的儿子写的,对后面这一段历史,是避而不谈的。]

忆先父黄埔高教班三期、抗日团长钟雄飞

黄埔高教班三期钟雄飞之子钟敦礼 撰稿


钟雄飞,中央军校高教班三期,湖南新邵县洪溪乡人,1908年5月17日出生,幼时家贫少读,17岁离家谋生。

1927年4月,19岁考入湘军何健三十五军之学生队。

1928年5月,毕业派至35军二师四团三营十连任少尉连副。

1929年,任连长。

1935年3月,任19师56旅111团少校团副。
同年5月,入南京中央军校高教班三期学习。

1936年4月,高教班三期结业。

1937年4月,任19师57旅113团三营少校营长。

1939年11月,任19师57团团长。

抗日战争期间钟雄飞率部与日军打了8年,大小战斗无数,转战于苏、浙、闽、赣、湘诸省,风餐露宿,浴血奋战,立下过赫赫战功。参加过著名战役有:

1937年淞沪会战、1939年3月-5月南昌会战、1939年9月-10月第一次长沙会战、1941年

3月-4月上高会战、1941年9月-10月策应第二次长沙会战攻击南昌、1941年12月-1942年2月策应第三次长沙会战攻击江西鹰潭等地日军、1942年5月-8月浙赣会战、1943年11月-12月常德会战、1944年5月-10月长衡会战、1945年4月-6月湘西会战。

较为完整战史资料如下:

1、淞沪会战:1937年10月9日19师奉命由宁波经杭州、苏州援沪,上午11:30开至南翔站下车,集结于大场附近。10月10日下午19师57旅奉命占领西圹桥,10月12日57旅113团奉命占领葛家牌楼宅、黄港湖里宅、苏家宅至张家宅之线拒止敌人,10月13日中午,敌以多架飞机大炮集中向我葛家牌楼宅、黄港湖里宅一带阵地不断轰击,弹如雨下,房屋全毁,电话机损坏5部,敌随又以步兵迭次向我冲锋,逼近阵地,57旅庄文枢旅长下令113团全线出击,与日寇刺刀相向,下午4—5点,将其击退并追至河边,毙敌甚多。钟雄飞在此次拼刺刀时大腿负重伤撤离火线,而113团自团长秦庆武以下的其他官兵,两天后全部壮烈殉国。该团仅剩钟雄飞以下重伤官兵12人。

2、湘西会战:1945年4月初,湘西敌发动攻势,企图攻占我湘黔边的芷江空军基地。此次战斗敌仍施行其惯用的渗透战略,乘虚乱窜,我军针对这种打法,改进防守战术,以一部死守牵制敌人兵力,以主力控制机动部队打击敌军主力,在此方针下,钟雄飞的57团奉命划归74军57师指挥,担任坚守正面据点,死守并切断日军交通的重任。钟雄飞受命后,以第三营第九连固守高不过百米,周围不过800米的岩口铺烟袋山;以第一营扼守芙蓉山,利用资江、铜盆江天险阻击日军车辆、步兵、辎重从芙蓉山下的湘黔公路西进;以第二营死守江口要地青岩;以第三营的七、八两连守卫青岩西北的天台界:守卫岩口铺的第九连在日军湘西会战邵阳总部的鼻子下,仅96名官兵面对有时多达800名日军的四面围攻,血战19昼夜,阵地不失公路不通,以阵亡官兵17人伤31人的代价,毙敌田丁油五郎大尉以下200余人;芙蓉山扼湘黔公路咽喉,日军为公路畅通,累次大举进攻不逞,整个会战全期,日军始终不能利用湘黔公路,兵员辎重输送必须绕山区小路,一遇我军袭击,损失十分惨重。岩口铺、芙蓉山战斗紧急时,我空军第5大队每日临空助阵,在天上的空军战友看到地面战友顽强拼杀的壮烈场面,深为感动,于是纷纷组织慰劳,空军5大队携带纸烟食品空投慰问并投函致敬……足下暨各忠勇将士,孤军奋战,忠勇精神堪垂不朽,本大队同仁每飞临诸君上空,日睹君等之英勇行动,莫不感奋交集,钦佩无已,现值柏林陷落,欧州战事即将胜利结束,日寇末日已到,胜券可期之际,本大队誓以全力协助诸君作战,深盼足下及各忠勇将士!坚守阵地,以待援军来临,诸希为国珍重(引自《中国的空军》87期1945年9月15日)……;日军中央纵队主力120、133联队绕过芙蓉山后,目标夺取江口,直下芷江。133联队4月29日到达离江口不远的月溪,30日立即派出一支小分队避开中国军队公路沿线的碉堡工事,由月溪的神山取上界、鱼圹等地的山岭小道,偷袭抢占青岩。4月29日钟雄飞奉命率57团第二营跑步上山占领青岩,4月30日抢占了青岩的57团二营士兵和敌小分队遭遇,将其击退,日军突袭阴谋没有得逞。


当晚,日军又使用偷袭惯俩,我军早已提防,待日军摸过青岩前的小溪后,一阵机枪,日军慌不择路,纷纷跳下水田往回跑,此时水田正满丘田水,日军步履艰难,我军乘机几炮将小溪旁的水碾房点着,火光冲天,水田中一个个日军都成了我军的活靶子!

偷袭不成,5月1日日军大部队抢夺青岩,133联队以第一大队为右第一线,第三大队并附属一个炮兵中队为左第一线,10时左右,开始进攻。“由于我军的迫击炮弹幕射击以及我国空军5大队的对地攻击。日军突入我军阵地前的企图受阻,其第三大队寄望于当晚乘我军火网间隙突入,以便夺取一部分阵地,但由于我军手榴弹的集中使用以及巧妙的火力集中射击,且弹药极为丰富,日军想得到一点战果,非常困难” (引自日:昭和二十年的中国派遣军2卷P221。)

5月2日,日军133联队主力500余,炮两门又向我青岩阵地猛扑,钟雄飞率第二营与敌反复争夺,战斗至烈,申刻,我空军飞临助战,向日军反复轰炸扫射,日军伤亡严重,同时我炮兵发扬威力,日军受我猛袭,狼狈溃退,酉刻,日军又增兵再扑肯岩,戌刻敌更不顾伤亡增至千余,蜂拥突进,与我军展开血战。三日拂晓,日军再疯狂增兵400-500,准备一决雌雄,钟雄飞看见密集的日军,决定避免兵力消耗,将警戒阵地暂撤至主阵地,立即呼叫我机6架凌空反复轰炸扫射日军,大量消灭敌人后,组织重火器掩护步兵适时向敌反攻,又派一部精兵绕出敌后,侧腰打击,激战至14时,敌伤亡惨重,不支而退,我遂将警戒阵地恢复。下午17时许,敌稍喘息后再增兵300—400,在炮兵掩护下,向我阵地猛扑过来,入夜以后又陆续增至千余,炮4门一波一波地彻夜向我阵地连续冲锋,几无停顿间隙,钟雄飞沉着指挥部队,艰难死守,寸土不让,以手榴弹及白刃格斗,敌我死伤枕藉,战况至为惨烈。激战至4日晨,57团第二营伤亡很大,此时57师派171团第二营第5连连长周北辰率兵两连支援,钟雄飞遂组织57团第二营余部,在空军掩护下,亲自率领,一股作气夺回失去的左右两翼,并向敌人夹攻,盘据东南高地之敌百余,全部被击毙。戌刻敌又增兵向青岩猛扑6、7次,我官兵勇敢沉着,俟敌接近即集中炮火猛击,敌屡攻不逞,卤获之敌文件证明,敌对江口青岩势在必得。5日晨为争夺主动,钟雄飞经57师同意调回天台界57团七、八两连,并编集杂兵,利用空军掩护,于是日中午12时向敌再次反攻,中尉排长廖加瑞率所部出击,毙敌60余名,复以冲锋枪独闯敌阵,再击毙日军6、7名,终以伤重不支殉国。是日黄昏后,日军120、133联队复又集中3个中队以上的兵力疯狂夺取青岩,首以炮兵轰击百余发,随即一波又一波的拼死反复冲锋,57团团长钟雄飞意识到青岩的存亡就在今晚。他号召部下精诚团结,严令必须沉着应战,抱定一死的必胜信心,坚守住青岩。随后他率领部下与日军短兵相接,斯时,枪炮声、刺刀撞击声、犀利的冲锋号声,国军的喊杀声交汇成一片,惊天动地。团长带头拼杀,官兵越战越勇,青岩主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共6次。其残酷与壮烈情景可撼山岳,恶战至6日拂晓,遂将进攻日军击溃,所失阵地全部夺回。然日军不甘失败,稍后又集中数百兵员,再扑青岩,敌我又激烈拼杀。当日12时,74军57师以57团固守任务达成,伤亡过重,遂派该师171团前来接替防务。交防前在激烈拼杀中,57团8连少尉排长张学来阵亡,5月6日下午16点30分在空军和57师炮火掩护下迅速换防,交防后57团二营三营余部开到离前线1.5公里外的江口休整。

5月6日晚日军接到撤退命令,7日夜开始撤退。

5月8日国军青岩天台界守军全线跟踪追击。

5月9日江口东南已无敌踪,10日晨,参谋总长兼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美国远东盟军参谋长麦克鲁将军,陆军总部各将领,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74军军长施中诚将军等十一人视察湘西会战最前线作战最激烈的江口青岩,何接见了战功卓著的57团团长钟雄飞、171团团长杜鼎等军官,2天前,日军在此疯狂进攻,仅此一处,未及运走的敌尸有600余具,堆积如丘,断肢残骸血迹犹殷,满山弹痕累累,烽烟可闻,足见当时战斗惨烈,中外将领盛赞江口青岩之役。战后四方面军以“该团守备岩口铺、桃花坪、芙蓉山、青岩各要点与优势之敌苦战月余毙敌2000并始终控制敌后主要交通线,使我主力作战有力,斩获颇多,请武功状一轴”的评语为57团请颁武功状,以团为单位获颁武功状在国军的历史中极为罕见。钟雄飞个人也荣获宝鼎勋章。

钟雄飞幼时师从私塾,受传统影响颇深,治军严谨,纪律严明,湘西会战中江口青岩团部房东肖先校先生长子、次子至今还记得57团的士兵纪律好。


钟雄飞自升任团长以后,深恐其母过去太穷困,今持子骄傲,每次家书累累恳切劝告其母遇事须三思而行,并禀告其母:“儿不以升任团长为喜,反以恐无能胜任为忧。”

钟雄飞秉性耿介端方,自奉俭仆,待人诚恳,乐于助人。1944年湖南省隆回长铺乡驻防期间,闻驻地百姓饥苦,他即倾其私有,捐助稻谷40担,以助解饥荒,原来这些饥荒百姓中有一些是钟姓人家,85年钟姓联谱,隆回、新邵开会,谈及此事,方知钟雄飞与隆回长铺乡钟姓同宗,一时传为佳话。隆回钟姓族谱因此增添“雄飞贤族"一条内容。

钟雄飞对母倍尽孝道,对诸位兄长克尽兄友弟恭之谊,对邻里父老咸谦恭俭让,每次回家探母,必便服问安长辈、长者,执礼极恭。每逢家乡青黄不接,必着人至湖区船运大米,济助乡邻。85年钟姓六修族谱评价钟雄飞云:“处境艰辛,人穷志不穷;从戎卫国,苦练基本功;胸怀大志,抗倭树奇勋;关心桑梓,不惜囊底空;童叟咸钦,典谱誉芳名”。

1961年,钟雄飞病逝于长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