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被毛泽东耿耿于怀了一辈子的人

(2006-09-12 07:26:59) 下一个


杜修经是历史上几位被毛泽东耿耿于怀了一辈子的人之一。他1907年10月20日出生于湖南慈利县,三次入党,两次脱党,1928年代表湖南省委四上井岗山,成为知名的党史人物。

1、杜老这人的身体怎么样?好像我以前看过一个材料,在斯诺的西行漫记中,曾经说杜修经是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府主席。杜老撰文澄清说,他没有当过中国苏维埃共和国的主席,只是担任过醴陵县县委书记。

1990年代有关方面要给杜修经撰写回忆录,1998年常德市委党史办的应国斌采访他的的时候,杜修经的试题和记忆力仍然十分好。目前杜修经仍然健在,但多少已经有点神智不清了。

杜修经心态比较好,因而活的岁数长。50年代以后,政治运动不断,杜修经也害怕。可是在原则问题上,还比较正直。例如在彭德怀的回忆录中,彭回忆说是在段德昌的介绍下入党的。杜修经说彭德怀的回忆不对,彭德怀是在杜修经手里入的党。应国斌问:在彭德怀被打倒的情况下,您为什么还敢这么讲?杜修经说,我总不能落井下石吧?

杜修经说,何长工这个人也挺有意思。在醴陵的时候,何只是一个普通党员。杜修经当时是县委书记,就指派何长工做了警察局长,因此何长工跟杜修经的关系也很密切。一次何长工私底下拉了部队去打游击,违法了纪律,要受处分。是杜修经出面找何长工谈的话,处分是留党察看三个月。后来杜修经到井岗山去,又见到了何长工。何长工当时组织了士兵委员会,提出要斗争杜修经。

文革以后,何长工到常德。有人告诉他,杜老就在常德。何长工知道了,也没有去看一下,颇为遗憾。

何长工是华蓉县人,早年在法国留学。在法国的时候,何长工有一个同学,叫罗西文。何长工担任地质部副部长的时候,帮罗希文安排过工作。文革期间,红卫兵调查何长工在法国入党的问题,何让罗作证明。罗说,我自己当时不是党员,我不能作证明。于是,这两家就闹的很僵。罗希文的儿子,后来专门为此写过一封信,说何长工心胸狭窄。还说何长工原名何坤,后来改为何长工,何长工说是毛主席给改的。罗希文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2、毛主席在井岗山的斗争中曾点名批判杜修经,说杜修经应该为八月失败负责。对此杜老本人怎么说?另外他第一次又是如何失去组织联系的?

有一本反映井岗山斗争的小说,说毛泽东和贺子珍见到一位30-40岁的汉子,戴着礼帽,拄着文明棍,此人就是杜修经。杜修经看见后就说,根本不是哪个样子吗,我去井岗山的时候,才21岁,穿的也是安源煤矿工人的普通服装,既没拄文明棍,也没有戴礼帽!

对于八月失败,李维汉曾经说过一句公道话:当时如果主管军事的朱德和陈毅不同意,杜修经怎么也不可能把部队拉走。

杜修经回忆说,在井岗山八月失败以后,杜担任湘南特委书记,和龚楚一起工作。当时井岗山有一个人叫唐天际,在湘南一带打游击,还有江华。后来唐在解放军总财政部和总后勤部做副部长,唐在红旗飘飘一文中回忆说,他在湘南的时候,曾在杜修经直接领导下抓武装。杜老说这不确实,在湘南特委抓武装的应该是龚楚,不是唐天际。

八十年代的时候唐天际到湖南来看望杜修经,说杜老呀,您不认识我啦?当年在湘南特委的时候,我就在您手下抓武装呀。杜老说,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没有您呀!

为此,应国斌专门做了点调查,认为杜修经的记忆还是对的,唐当时在湘南领导游击是事实,但不是在杜修经的直接领导下。当年在湘南特委工作时活下来的有一个老太太,也讲湘南特委的领导人中,有龚楚,没有唐天际。

1929年初,杜修经到了上海,见到了向忠发、周恩来,和李立三。李立三觉得杜修经太右了。六届四中全会后,王明就派杜修经到贺龙部去传达中央精神。结果因为交通被破坏了,没有找到贺龙,再加上慈利县老家杜修经的母亲和奶奶都被特务给抓了起来,杜修经找人解救。等他返回上海的时候,因为顾顺章叛变了革命,临时中央迁到了苏区,就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3、到七十军之前,杜老都做些什么工作?听说他参与组建了新四军?另外,杜老是如何被排到七十军的?

杜修经在上海的时候,参加了左联,与陈企霞、叶紫等人一起从事文学活动。然后经左准的介绍,到香港的一家报社工作,参加地下活动。当时他的共产党员身份还不明确,也没有接触到香港地下党的头面人物梅龚彬、陈希周、潘汉年等人。

西安事变以后,抗战爆发,杜修经被地下党派到江西大堣收编项英和陈毅领导的地方游击队,组建新四军。当时项英和陈毅到延安汇报去了,游击队是杨尚奎和陈丕显负责,手下也就100多人。杜修经去了大堣以后,和杨尚奎等人商量,派杜修经以江南新四军的名义,到湘南去收编湘南游击队杨志雄部,将杨部400余人,接到大堣。

项英从延安回来的时候,杜修经和杨尚奎、陈丕显一起去迎接项英。项英没有见过杜修经,但是久闻大名。他问杨尚奎,说那个人是谁?杨说是杜修经。项英容不了杜修经,说:噢,杜修经,他这许多年到哪儿去了!杜修经说,我在左联,您的秘书可以证明。

项英的秘书也在上海。秘书就说,上海情况复杂,我可不能证明。

杜说那我就当一名士兵吧。项英说,你的情况复杂,当士兵也不成!于是项英就给杜修经写了一封信到湖南,让他带给八路军长沙办事处主任徐特立,由徐老给分配工作。也算是给党组织,正式接上了组织关系。

在湖南,杜修经和翦伯瓒等人一起,成立了文抗会,文抗会有四个部,杜修经在救济部任总干事,干的不错。解放后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的侯祥麟也在文抗会,也是其中的一个干事。侯祥麟目前和杜修经仍然有来往。

杜修经在湖南不久,就被国民党特务给盯上了。于是就被中共湖南省委派遣,潜入国民党第70军,适逢军长李觉委托共产党员陈希周在七十军举办干部培训班,也就是云干班,杜修经就以青年学生的身份,和文振亚等人一起,投入到云干班,直至解放战争爆发。情况也基本上就是文振亚在《血沃江南》一书中所描述的。

4、杜老在国民党第70军,都做了哪些工作?和班主任陈希周的交往多不多?后来陈希周被暗杀,杜老同马式材、朱江户等人有没有联系?是否参加湖南起义?

按说杜修经在70军从1938年待到1946或1947年,待的时间很长,应该有很多的事情发生,可惜开始时应国斌注重于杜修经在井岗山时期的历史,采访的就比较深入。后来就派另外的一个同志采访。而且杜修经在70军,属于不同的研究课题,对这一段的历史,应国斌没有太多的了解,因此开始采访时的提问就不细致。就杜修经在70军的历史,引用了文振亚很多的资料。

杜修经对他在70军的历史,也是一带而过,说的很简单,也没有保存照片什么的。后来等材料掌握的多一些,再想深入采访时,杜修经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记忆力不行了。因此,十分的遗憾。

1946-1947年,国共开始打内战,杜修经就随李觉军长一起离开了70军,也和党组织脱离了关系。其实这件事不能赖杜修经,因为应国斌看到过当时的湖南省委有一个文件,就是规定70军的中共地下党员,不能直接和湖南省委发生关系,失散了也不准找党组织接头。所以,杜修经就又脱党了,没有联系马式材。这要怪杨第甫没有给落实好,他是打入70军的地下党和湖南省委在外面的联系人,解放后任湖南省政协主席。

杜修经和李觉军长的关系也很好,后来两人也有来往。应国斌还看到过有关李觉军长的一份材料。文革的时候有人问李觉,杜修经在70军的时候有没有变节。李觉是这样回答的:连杜修经是不是共产党我都不知道,怎么会了解他有没有变节?

李觉后来到了美国,现在也已经去世了。

杜修经离开70军后,没有参与湖南起义,而是回到慈利老家,为迎接湖南解放,发展了地下党组织,为家乡的解放作出了贡献。结果是他发展的党组织,组织上承认,可是他自己,组织上不承认,说杜修经的事,湖南省内部解决不了,要等中央来定。杜修经就又回到了地方。

5、 后来杜修经是如何联系上了组织的?中央对于杜老重新入党,以及井岗山的事情,有没有文字材料?

1949年,杜修经重新工作了。原因是贺龙的前夫人翦先任50年代初到湖南奔父丧的时候,见到了杜修经。1957年杜修经被黄克诚、周惠请到长沙,任省委观察员,享受省委常委待遇。

可是由于杜修经被毛主席点过名,心里就害怕,也没有去争取。1962年以后,杜修经回常德任慈利县副县长和常德师专副校长。1985年8月重新入党,任湖南省政协常委,参加了80年代党史资料的征集工作。离休后享受厅局级待遇。

关于杜修经的事,中央一直都没有下文件。只是在民间,常德市委党史办在给他出回忆录,中央凡是以前有过联系的,到湖南时都先后拜访过杜修经,例如杨第甫、翦先任、唐天际、侯祥麟,以及李维汉的儿子李铁映等。唯一没有见面的人,就是何长工。

江西老区有关部门把杜修经请上了井岗山,因此井岗山上就有杜修经给井岗山题词的大幅照片。井岗山的红军战士碑林里,也给杜修经增添了一块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乔纳森 回复 悄悄话 嘿,老扬,你怎么能断然说‘席琳’一定不是女的呢?既然名字使用了女性的字汇,我们就权且当她是女的,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不喜欢漂亮和有头脑的女性吗?嘿嘿!
乔纳森 回复 悄悄话 我的意思是,只有弱者才会耿耿于怀一个人或一件事。不过,当一个弱者变成了一个强者的时候,这种“耿耿于怀”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所谓宽阔的胸怀(当然这并不实用于你所说的例子)。贝多芬说过:我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谦卑的地步(I’m not powerful enough to be humble)。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老杨 回复 悄悄话 你怎么叫席琳呢?席琳在法语里是女人的名字,比如,席琳.迪雍加拿大的大歌星.我还见过不少,叫CELINE的女人.呵呵.
看你那么多历史,特别是中国近代史感兴趣,感觉你是男的啊.
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只是问问.
席琳 回复 悄悄话 杜的资历虽然很浅,可是在他做湖南省委代表的时候,就是钦差大臣。稍微了解一点历史和中共组织原则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怎么能说没有任何威胁呢?毛身边的人才自然很多,可在当时的井岗山,宝库毛自己在内,没有一个人在党内的权力在杜修经之上。另外,狮子怎么,就不能耿耿于怀于狼呢?
乔纳森 回复 悄悄话 说毛耿耿于怀于杜修经,等于说狮子耿耿于怀于一只狼。
zhouwidowsanyou 回复 悄悄话 得得,在毛的身边和党内比杜修经厉害和出名得多的人如过江之鲫,这些人中与毛作对的人也不在少数,毛独把把杜当成对手?好玩,好玩。没见过一个把对自己行不成任何根本威胁的人当成对手的人。
席琳 回复 悄悄话 haha,说杜修经名不见经传,说明老兄您读的经传还不够多。就是在毛泽东自己的著作中,杜修经也是被重点给点了名的。

这个帖,实际上算是对求实出版社最新发行的《杜修经访谈录》的一个旁注。
mttisg 回复 悄悄话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要人相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是一个开国元勋嫉妒的对象,你就接着杜撰下去吧。如果毛是这样一个人,他还是毛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