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民国三十二年

(2005-09-27 08:42:31) 下一个

(一)

民国三十二年,和1958年一样,是先民历史上记忆最为深刻的两次“贱年”。这贱年,在广东省的一些地方,叫饿劫年,因饥饿而酿成了大浩劫,比较形象。

五八年,大跃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是人祸。民国三十二年,老年人都控诉,是因为万恶的旧社会!小学或中学的课本中,大家都还记得,是因为蒋介石,炸开了花园口,才导致了大饥荒。可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史载:1938年,在日本鬼子的猖狂进攻下,国民党军队狼狈逃窜。蒋介石黔驴技穷,听信两个小参谋的馊主意,决定“以洪水掩挡敌军”。他命令商震的部队在6月9日在郑州北面的花园口用重炮轰开了黄河大堤。滔滔不绝的洪水淹没了河南、安徽和江苏四十四县的大片土地,使百余万人身葬鱼腹,千余万人流离失所,富饶的华北平原之一部变成了十年九涝,人烟稀少的黄泛区。

五年之后的民国三十二年,也就是1943年,改道的黄河再次泛滥成灾,造成神州大地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造成洪水,蝗虫,轰抢粮食,饿殍遍野,观音土,榆树皮,人吃人。

网络上的一首叫《民国三十二年、桃花盛开》的小诗,是这种人间惨剧的真实写照:

《桃花盛开》

1.

民国三十二年
隔壁阿婆饥饿难捱
抓我到后院

先剁胳膊,煮一锅鲜汤
再砍下两腿,度过这年冬天

脑袋被扔在门口的桃树下
空洞的眼眶向着天空
里面盛满两汪血水

春天时,我爬上树梢
变做一株桃花,灿烂地盛开

2.

阿婆手举干枯的稻草
仰头嚎啕大哭,大哭!
边哭边喊:春天啊,春天

悲恸穿透身体
露出森森的白骨

我听见了。可我只是一株桃花
站在树梢望阿婆
望民国三十二年:

向北望,滴落一滴血红的泪
向南望,滴落一滴血红的泪

3.

我将守口如瓶
我将烧尽这个春天
可我只是一株桃花

一株桃花呵,站在春风里
紧抱双肩,迎风摇曳

当风从四面吹来,我一阵颤抖
掉落满地的血,四面流淌
掉落满地的血,映红整个春天

我也喊一声:疼啊!春天
阿婆大睁眼睛
和民国三十二年一起
哭成了一具骷髅

4.

可我只是一株桃花呵
这六十三年我忘记了凋零
只是站在树梢看春来春去

这六十三年
我忘记了疼痛

2005-06-28

可是最近的研究发现,原来这人间惨剧,竞和一个东西有关:细菌战!

例如根据《中国历史在线》上《北京志》的记载,日本侵略军占领北平时期,天坛西门一带,曾是日军1855部队的驻地。这是一支细菌部队,但是关于这支部队的来龙去脉、驻地的具体位置、所犯罪行等,一直没有查清。新修的《崇文区志》稿中,“侵华日军1855部队”在“专记”部分中有详细的记述。其中不仅该部队的编制、驻地范围及建筑、历任负责人姓名、所″研究″的内容,还有日军侵华战争中用人体进行细菌实验的罪行。

志稿中记道:“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8月,1855部队在北京地区进行了一次撒布霍乱菌实验,霍乱迅速在北京市区内蔓延……截至110月底,北京城区共发现霍乱患者2136人,死亡1872人,路倒死亡92人。”这些真实的材料,大多是崇文区修志人员从档案中查出来的。

山东崔维志和唐秀娥的研究,更是揭示了,民国三十二年,小日本在中国的土地上,发动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细菌战。

崇山村受害老人向人们讲述当年的鼠疫大劫难。新华社发

这是崔维志、唐秀娥夫妇主编的《鲁西细菌战大屠杀揭秘》一书(6月10日摄)。 新华社记者吴增祥摄

附:鲁西细菌战 屠杀42万中国人
  
  一句看似简单的史料记载,背后竟隐藏着一个尘封近60年的黑幕。

  “发现鲁西细菌战其实也是一次偶然。”虽然已经多次面对媒体,提到鲁西细菌战崔维志还是激愤依旧。1993年6月,当时为了编写《山东抗日战争纪实》和《山东解放战争纪实》,崔维志和妻子唐秀娥来到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有关孟良崮战役的资料。南京国民政府档案里的一条记录牢牢抓住了他们的视线,“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山东卫河流域曾发生一次大规模的霍乱,国人死亡甚重。”

  这条记录看似简单,但是对抗日战争历史比较敏感的崔维志、从中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他联想到之前日本在湖南常德和浙江义乌实施的细菌战。“我当时就猜测这会不会是日军实施的又一次细菌战呢?”当初的场景崔维志还历历在目。

  果不其然,崔维志的大胆猜测在北京中央档案馆得到证实,一批由抚顺日本战俘所转过来的日军战俘交代材料勾勒出一幅惨绝人寰的细菌战图景。1943年,日军在鲁西实施了中国历史上最大一次细菌战,仅24个县平民死亡人数就达42.75万人。按今天的地域对应,涉及到山东、河南、河北、北京、天津5个省市。

  而此后,数十次深入鲁西和冀南受害区的调查取证,让崔维志坚定了要将这一黑幕公布于众的决心。

  真相不会永远湮灭,机会终于来了。

  2000年9月,崔维志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日本右翼势力与中日关系”学术讨论,崔维志揭露鲁西细菌战的发言,引起了轰动。“长期以来,大多数人只知道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的细菌战,却不知道日军在山东实施的细菌战规模更大、导致死亡人数更多。”崔维志对记者说。鲁西细菌战这一历史上被隐瞒的篇章终于浮出水面。

  鲁西细菌战是日军1943年秋天进行的卫河流域“霍乱作战”,在日军战俘林茂美的交代材料中,崔维志了解到“十八秋鲁西作战”的实施详情,林茂美当时任职日军第五十九师团防疫给水班细菌室检查助手及书记、卫生曹长。他交代说,此次作战由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大将和日军细菌战最高权威石井四郎中将亲自指挥。实施作战的是十二军第五十九师团,由师团长细川忠康中将具体部署。

  日军这次“霍乱作战”的代号为“华北方面军第十二军十八秋鲁西作战”。1943年为日本昭和18年,故称“十八秋”。作战时间为8月至10月,为了蒙蔽参战官兵,日军指挥官称“鲁西德支那人有霍乱疑似患者”,为了防止感染、全军要进行防疫准备。命令部队进入疫区后不吃生食物;饮用水必须过滤消毒;不准在霍乱患者房屋宿营;不准使用疫区厕所,自造地坑式厕所,大小便及时掩埋;战役发起前夕,日军所有参战部队都注射了预防霍乱接种液,分发了预防感染药物。

  短短两个月,42.75万以上中国无辜百姓死于日军细菌战。

  1943年8月,持续几年大旱的鲁西普降大雨,且一连下了十几天,卫河等河的河水迅猛上涨,冈村宁次和石井四郎趁机下令发起“十八秋鲁西作战”。日军细菌部队名曰“防疫给水部”,表面上是防疫和检查水质,实际上是培养和散布细菌来杀害中国搞日军队和平民。

  从8月下旬开始,日军航空兵、步骑兵向卫河及鲁西、冀南各县撒放了大量的霍乱菌。随即,细川忠康命令部队将卫河、漳河、滏阳河等河大堤掘开放水,洪水一直蔓延到天津和北平。

  霍乱菌随着洪水广泛扩散蔓延,鲁西、冀南地区人民群众死亡惨重,当地老百姓纷纷开始剧烈呕吐排泄,个个严重脱水、骨瘦如柴,一人得病,全家甚至四邻难以幸免,许多村庄一天即死几十人,最多的一个村子总计死了600人。

  崔维志对记者说:“据日军战俘交代,从1943年8月下旬到10月下旬间,鲁西、冀南24县共有42.75万以上中国无辜百姓死亡。“而且,这仅仅是鲁西细菌战霍乱爆发区的一部分,还有邯郸、磁县、大名、魏县等都没有包括在内。崔维志现在仍然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一直没有查到日军当时秘密调查统计的整个鲁西细菌战中死亡人数的总数。而且霍乱的传播具有延续性,1943年10月以后死亡的数字日军没有统计;受灾区部分县份的霍乱一直持续到1948年,甚至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临清县仍在发生霍乱。

  《鲁西细菌战大屠杀揭秘》问世,侵华日军的滔天罪行令世人震惊。

  在这次会议上,崔维志不仅实现了将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公布于众的心愿,还结识了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女士。“王选是前锋部队,我也要成为一个好的狙击手,协助她打好诉讼这场仗。“崔维志再次投入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因此,当1002年8月27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起诉日本政府案作出一审判决后,崔维志再次加快了脚步。

  这次判决虽然认定日军在中国实施细菌战,给中国人民造成伤害的事实,但却驳回了原告团提出的向中国受害者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的要求;并且仅称日军于1940年至1942年在中国实施过细菌战,而只字不提1943年在鲁西实施的这次规模最大、屠杀中国人民人数最多的“十八秋“作战。

  “当时我是在网上看到这一消息的,非常气愤和震惊。”崔维志现在仍然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难道鲁西几十万同胞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去?”崔维志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他要更加详细地揭露鲁西细菌战的真相。他决定把自己近十年来搜集、整理的资料编成一本书——《鲁西细菌战大奢杀揭秘》,在妻子唐秀娥的支持下,他们夜以继日加班加点,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将这本书编好了。

  面对受害者血迹斑斑的控诉,崔维志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2002年12月,崔维志邀请王选女士一起赴山东、河北省寻访细菌战受害者。崔维志还记得,那天是12月20日,他们来到临清市临清镇大桥村,在77岁的回民老大爷沙福堂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当年日军临清大桥决堤处。站在空旷的堤由希?炒笠?种敢蛔??⑺担?蔷褪侨毡救税堑痰牡胤剑??窍蛭餮偷模?钡乩习傩斩贾?来耸隆K?堑檬桥├?月决的堤,决堤前日本人还照了相。

  水淹后就开始闹霍乱,79岁的李善文大爷还清楚地记得,村民们都开始闹肚子,走着走着,一吐一拉,人就不行了。那时候是大荒年,老百姓没有饭吃,身子弱,抗病能力差,得病只有等着死。

  目前,崔维志仍然没有停下脚步,他还在继续查证鲁西细菌战的资料,以便向日本政府开展索赔工作。“现在整个面上的调查和中国人民死亡数字的统计任务还十分繁重。”崔维志说。

  摘自(北京科技报05-06-29)

(二)

这种大饥荒的情况,不仅仅是发生在黄河流域。(据说这种所谓的“鲁西”,源自日军发动这次细菌战的代号“十八秋鲁西作战”,包括当时的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第一、第四地区和冀南抗日根据地全部。按今天的地域对应,涉及山东、河南、河北、北京、天津5个省市。)

2001年的春天,笔者在居家附近的一家医院,见到一位美国老太太,说是飞虎队战士的遗孀,曾经在二战时随军去过中国。说当时饿死的人很多,重庆和上海的街头,都有人卖儿卖女,惨不忍睹。问她是哪一年,答曰:1943年。下面是网上随处可见的有关广东的文史资料。

广东潮汕:在新编的《汕头市志》里,有下面几个冰冷的文字: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农历癸未年),对潮汕人民来说,是一个梦魇般的恐怖年头:"……是年春亢旱,米贵,大饥饿;夏,大旱,饥荒,自去年冬至今不雨将5月,饥民抢食……"。  在这行文字背后,那是一幅多么惨厉的乱世殍民图:《潮阳县志》记载:"据民国34年调查,本县在日军侵占期间的癸未年,饿死病亡13.44万人,遭敌祸致死者9.87万人。"当时潮阳县长胡公木在年度报告中写道:"三十二年米荒严重,弃婴塞途,饿殍载道……受敌祸米荒之害者,人民死亡20万人,转徙7万人,老弱残疾5万人,房屋拆毁15万间。到了年底,胡公木向省政府具文报告:"赤地千里,田禾损失逾30万亩,灾黎达35万人。"

根据《潮汕民俗网》的介绍,民国三十二年(1943)6月30日,刘竹轩接任饶平县县长职务。上任后饶平风不调雨不顺,七至九月先后受大台风袭击,稻禾损失无数。县内霍乱病又流行,饶城、茂芝、东界、柘林、黄冈等乡镇比较严重。是年,全县遭霍乱病而死者可计达2290人,加上大旱大饥荒,日寇铁蹄的蹂躏,官僚、地主、奸商市侩趁火打劫,粮价暴涨,饿殍载道,全县饿死、病死达8万多人,卖儿鬻女的4万多人,外出逃荒的2万 7千多人。

侨乡台山: 惨绝人寰的大饥荒。日寇侵略中华,带来了侨乡台山的空前大灾难,除了战祸死人外,还造成了台山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饥荒。严重的粮荒从民国三十二年二、三月开始。二月中旬,米价已由每担800元暴涨到1500元。到四月,米价一日几变,每担贵到3300多元,番薯每担也卖到1100元。这时,“上等人家吃金器,中等人家卖故衣,下等人家吃糠皮”,大量的贫苦人饿死。米比金贵,1只金手镯仅能换到1斗箩的米。奸商造成的祸患未已,天灾又至。这年春旱严重,至五月中旬,全县未下过一场雨,干涸缺水,田土龟裂,过半稻田无法插秧。等到五月廿八日下了大雨,此时已过立夏8天,大量农田误了农时,只好丢荒。天灾为人祸推波助澜,饥荒日甚一日,粮价日高一日,死人日多一日。饥民饥不择食,近山的挖“黄狗头”(土茯苓)、采野果、剥树皮、摘树叶,靠海的采“扭娜”(蒗树果)、挖蕉树头……凡可以入口的东西都拿来充饥。这年大旱,?竹开花结米,不少人到竹丛中扫来竹米煮吃。大饥荒给台山侨乡带来了惨绝人寰的大灾难。在台城和四乡,饥民遍地,死尸遍野。在台城的火车站月台上,每晚都有几十个饥民在处躺着,到第二天早上,有一部分就长卧不起了。收容难童的天主教堂美国神父办的“难童救济院”,收容的难童天天都挑出一担又一担的童尸。台城和各地的仵工搬运饿死的尸体忙得不可开交,迫得要制作活底棺材搬运。他们的工钱,是以每天收殓的尸体数向商会等慈善机构申领的,有的尚未断气,也就收去埋葬了。台城几十个仵工,天天从朝忙到晚,一连几个月,每天至少收殓几十具,最多达到120多具尸体。斗山圩三益米铺门口,有1个妇女饿倒在门口,警察叫仵工把她收殓,当时她大声叫嚷:“阿伯,我还未死呀!”在旁的警察听了骂道:“你迟早都要死,不如早点送你上西天!”在广海南湾,年仅8岁的儿童陆挽,一天饿倒在成美鱼栏门口,见仵工甄福动手把他装入棺材。他连忙喊:“福伯,我还未死呀!”但甄福没有理会,还是把他和别的童尸挑去埋了。幸好埋得不深,陆挽尽力挣扎出来,才侥幸生还。

饥饿使得人们失去理智、不顾亲情,为争一口吃的,以致被更夫枪杀或者兄弟、父子、夫妻互相残杀的事情比比皆是,数不胜数。三合源洞村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上山偷东西吃,被大泽村的更夫见了,用锄头锄死。冲蒌西海地主当权派陆觉生为首组织联防队,定出更夫打死一个偷东西的人奖银100元。元山村农民温沃荣忍不住饥饿,去田间偷番薯吃,就被当场枪杀;同村农民伍锡贵偷了一个南瓜回来,刚刚煮熟还未来得及吃,就被联防队拉出门口枪毙了。不少因饿而偷农作物吃的人,被当权派指使更夫施以酷刑,摧残致死:有的先被绑在树头,用?竹打得体无完肤,然后枪杀;有的绑在树头,放狼狗咬死,……手段残酷,惨不忍闻。

不少饥民为求活命,罔顾亲情,互相残杀。都斛牛腌村农民赖洽相为了自己活命,先卖掉5岁的儿子,后来又把7岁和10岁的儿子先后推下大海溺死。海宴春场村朱光亦在老婆饿死之后,把仅有的两块饼仔分给两个儿子吃了,然后把两个儿子推下河溺毙。台城永清里伍于湛的儿子伍海旋,为了和弟弟争吃一餐杂粮,竟把弟弟推下河;他的弟弟揽着桥梁求饶,他狠心地用石头击断弟弟的手指,终于掉下河中溺死。白沙龚边田心村10岁的孩子黄锦均,饿得常跟祖母争东西吃。一夜,他竟被祖母绑在门栊,用刀割喉咙致死。都斛牛腌村梁旋就的姐姐回娘家,带给母亲半斤米,她母亲把米煮成粥,却被媳妇抢吃了。当时母亲又气又饿,昏迷过去了。半夜梁旋就和大哥用床板钉了棺材,把母亲抬去掩埋。抬到村闸门口,母亲醒来挣扎哀求,狠心的儿子到底还是把她活埋了。

大饥荒中最为惨绝人寰的事是人吃人肉。这种惨剧在台城、斗山、三合、白沙、都斛、上川等地都有发生。台城月门路第7号的南园别墅住着几个无赖。他们以饼干为诱饵引诱街上流浪的儿童入去,至夜间杀死,将人肉煮作果子狸肉,摆到故衣市场出卖,每碗两元。小小的斗山圩就有3处?人处,猪仔巷陈和的老婆(花名阳江婆),常以饼仔引诱难童入屋,然后用麻包套住打死,把人肉煮作“咖哩牛肉”出卖。饥荒过后十多年,台山汽车站有一位姓蔡的工人,人们都不称呼他的姓名,而是叫他做“果狸”。他,就是饥荒时的难童,曾被骗入?人处,及早发觉侥幸逃生。他是?人卖肉的见证者。

大饥荒后五十六年的1999年6月21日,美国《世界日报》发表了署名艾子写的《台山吃人肉事件》,披露了这一历史事实。文中说:“……在这段日子里,全县因饥荒和疾病死亡者已达20万人。坐落台山城桔园路的天主教堂门前,每天傍晚都有人将自己的小孩弃置在那里,原是希望教堂可以收容,不料却给当地歹徒可乘之机。这批歹徒将被弃置的孩子抱走,并以仓前街(应为仓盈路——编者注)空置的李家祠为大本营(李家祠在草?街——编者注)。到了晚上,再把小孩用石头一一砸死,然后割下孩子身上的肉用大锅炒熟,第二天在台城牛巷路(应为俗称“牛屎巷”的革新路——编者注)挂出招牌:‘有正庄的果子狸肉廉售’。引诱妇女争相购买,这真是惨绝人寰!”作者说他当时主理第一行政区情报,并根据报来的情况,与警察所长伍锡璋派出警察前往?人处把歹徒绳之以法。他的文章,可以佐证当时人吃人肉的实况。

大饥荒的浩劫,许多人被饿致死,不少人被迫逃亡,致使台山侨乡灾痕处处,十室九空。三合河?福安村旅美华侨黄新广有10口家眷。在饥荒中生活不下去,卖了田地、金器、故衣,最后连住屋也卖了半间。后来,他的母亲和大哥相继饿死,其余家人如黄牛过水——各顾各走,妻子带了1子1女改嫁去清远,大嫂改嫁去阳江,弟弟被日本兵惨杀,幸存者只有二哥及其妻儿3人。三八谢边山下村归侨黄植传,一家10口,在饥荒中家破人亡,4个孩子卖去阳江、1个媳妇改嫁,其余5人全部饿死。这种惨况,在台山各地普遍存在,有诗为记:

            岂可人亡物高矗? 饥来拆卖所居屋。
            纵然吃粥难支持,于是忍心弃爱儿。
            战后行人重归里,城廓人民皆非矣!
            请君一一数乡村,今日侨眷几家存!

1963年编写《台山县志》时统计,附城近5万人口的地区,饥荒那年饿死7541人,病死2159人,出卖儿女1626人,逃荒外地3080人,当“猪仔兵”的1377人,合计15783人,占总人口的32%。其中北坑旧村全村80人,饿死36人,逃荒20人,当猪仔兵4人,共占总人口的86%。

经历了日寇沦陷和空前的大饥荒,台山县人口锐减。据广东省政府统计处编印的《广东省统计资料》和省政府民政厅的资料,在抗日战争爆发后的第二年即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台山人口(不包括华侨、赤溪县人口)867765人;到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即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全县人口730277人,相比减少了137498人。又据民国三十五年填报的《台山县统计资料特辑》记,战前台山原有1117665人(包括华侨数),战争死亡1171人,饥饿死亡145852人,仍有在家人口777306人,在外人口(包括华侨、省港澳及战时流落外地人)193336人。

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表明了台山经历了空前的大灾难,饿死了十几万人。

广东肇庆: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年)。4月,一架日机坠落于德庆县马墟境内,飞行员被俘获。5月,郁南县都城发生霍乱,流行时间60多天,死200多人,有上午参加殓葬死人,下午本人死亡的惨况。夏,一架日机坠落于德庆县新墟境内,飞行员被俘后自杀。秋,高要县受旱、虫灾。12月1日,夜9时,有硕大彗星一颗自西往抵空掠过高要县境,星光拖长,散作数小星,其青蓝色光芒甚亮,“照地如同白昼”,5分钟后在东南处发出巨响。2日,高要县境地震。12日夜10时,肇庆塔脚街火灾,焚毁铺户100多间,无家可归者200多人。27日,肇庆西江南岸烂柯山南侧山林起火,虎群出逃,有几只老虎窜至蚬冈墟,被乡民开枪击退。是日夜,有一颗彗星自西往东掠过云浮县境上空,“光如白昼”。28日夜,肇庆北岭山发生山林大火。

是年,旱、虫灾重,大饥荒。德庆等县居民外逃,有每甲只剩4、5人。肇庆饿死人甚多。

广东的这些饥荒,似乎也都和一个东西有关:霍乱!

2005-9-2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