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关于两岸和谈的对话(一)

(2005-03-04 23:27:59) 下一个

席琳:毛泽东、邓小平、和叶剑英时期的对台政策,总体来说是对头的。因为在台湾的对手,是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双方斗了一辈子,大家知根知底,一个中国,彼此都心照不宣。

李登辉上台之后,大陆的台湾政策,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失败的。其中的一大失误,就是分不清对象,拎不清主次。

第一,李登辉上台后,大陆不去认真地考虑如何和台湾出身的李登辉谈判,而是说什么要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简直是自欺欺人,滑天下之大稽。大陆自己的人民说话都不算数,台湾的人民说话就可以算数?结果是李登辉的一张民主牌,让大陆的导弹演习、外交阻击、和文攻武吓,都不攻自破。

第二,李登辉下台后,大陆不去和那执了政的民进党和陈水扁去谈判,说什么要观其言、看其行,还一心要寄希望于四分五裂的国民党,和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不三不四的什么大佬什么过气政客们眉来眼去。实在是拎不清主次。

这一点,雄才大略的毛泽东就比较高明,他说他喜欢美国的右派,因为右派反共产主义最起劲,所以只有出身右派的尼克松才可以和共产主义中国改善关系而无所顾忌。同样的事情应用于台海,正是因为陈水扁和李登辉要搞台独,才正好可以放开了去谈判,去讨价还价。而由李登辉和陈水扁提出和大陆统一,才不会被人骂为要卖台。

第三,没有经过选战洗礼的大陆领导人,实在也不了解选民们的心理。以为有你大陆来支持泛蓝的领导人,泛蓝就会赢?有你来批判民进党和台独,陈水扁就会输?看看民主党的蒋凯瑞是怎么输的吧,中国和欧洲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都喜欢凯瑞,就凭这一点,他蒋凯瑞就非输不可。还有那个大傻冒宾拉登,选前一天去催票,愣是把那美国人自己就不看好的小布什给送进了总统府。同样的道理,有大陆不断的在对岸帮民进党拜票,泛蓝还能赢得了!

第四,别说国民党和泛蓝一时翻不了身,就是台湾的选民真的是瞎了眼,三年后总统选举,泛蓝真的胜出。想一想,宋楚瑜、马英九、和连战中的任何一个上台,结果会怎么样?他们敢和大陆谈统一的事,实在也是痴心妄想,不可思议!这些政客,为了竞选连任,还不是会拼命的巴结台湾的选民,大陆所希望的台湾统一的事,只能是愈行愈远。

所以,大陆谈与台湾的统一问题,长期的把当权的李登辉排除在外,把搞台独的民进党排除在外,把竞选连任了的陈水扁排除在外,还对人家口诛笔伐,掘地三尺。这种对台政策,实在是上不了桌面,也实在是愚蠢透顶!

板刀面:和李扁没法谈!!怎么谈?人家说了,要谈就是国与国,起码也是特殊国与国的谈判,决不在此基础上和台湾谈的,我们也是放过话的,只要不搞台独,在一个中国基础就可以谈,还要怎么退?汉贼不两立,越过我们的底线只有一战!!

我觉得大陆的决策对头,你看看大陆的布局就是冲着这事来的,军事上针对美日列强做着准备,经济上尽力把台湾经济整合进中华经济圈,政治上尽量和反对台独的力量结成统一战线。李还整天喊“戒急用忍”,我觉得我们比他们还要忍辱负重。台湾跑不了,咱们用引蛇出洞之计,让他们先闹个够,到时关门打狗,一个也跑不了。

席琳:板兄说的仅是一面之词,即站在了大陆的角度来看,好象是这么一回事儿,其实是大谬。

好一个汉贼不两立!说起来光光,听起来也慷慨激昂,实际上是误国害民!想当初,蒋委员长也是这末着一边说,一边愤愤的离开联合国的。否则,联合国有咱中国两个席位,有什么不好!(不要说我想分裂祖国,前苏联在联合国就不只一个席位吧?)

一边儿骂人家八代祖宗,一边儿眼谗人家的物质文明,整个儿的一个心态不正,天底下有这么去谈判的?

怎么谈?这句话该人家李登辉和陈水扁来问。

引蛇出洞,是毛老人家打右派时的战术。已经证明是错误的,要不那许多的右派,都不会给平反。把这种战术用于解放台湾,不知道效果会如何,可以拭目以待。

查理五世:席兄好文。对台关系上,大陆领导的憨蛮愚昧确实让人齿冷。

一国两制只有在冷战美苏对抗的背景下,中国是一张重要的牌时候,且台湾领导是国民党蒋氏父子独裁统治的条件才有一点成功的可能,因为美国为了拉中国对抗苏联,或许在台湾问题上对大陆让步;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可以违背台湾民意强行与大陆统一。一旦这些条件失去,再讲一国两制只会让人笑掉牙。一国两制的实质就是台湾政府的地方化,这个是台湾人民及目前台湾所有的政治团体都决不会答应的,因此注定失败。因此,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前提就是必然要承认台湾和大陆的对等地位,至少就是一国两府,即大陆政府和台湾政府是平等的,未来统一的中央政府也只能由大陆和台湾人民共同选举产生。

花差花差农民:台湾式的一国两制,是大陆所能给与的最大底线,不能继续让步。我已经说过了,一国两府不现实,而中国更不可能实行联邦和邦联。一国两制其实已经比世界上的绝大多数联邦和邦联都要松很多。

当然在台湾问题上江不够警觉是一个问题,这个不能怪邓,按照邓当时的想法应该是可行的。李登辉的招数江没有想到,这个是情报搜集失误的问题,后来的应对也都没有能够切中问题的关键。不过江至少作了相当多的军事准备工作,也算亡羊补牢。

墨索里尼:一国两制现在已经不提了。我觉得中共的失误在于没能够及时承认国民党在全中国范围内的合法地位,没有给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提供任何空间,以至于在台湾没有人敢于谈及统一中国这个论题,以免被人耻笑。这个错误现在纠正还来得及,从“什么都可以谈”的喊话上看,中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许已经知会台方,问题是承认范围必须包括国亲两党和民进党,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在里面是个障碍。最近民进党内外修改台独党纲的呼声渐高,我一厢情愿地想,大概是和此有关吧。我不认为台湾问题是个死结,因为中共确确实实在变。

Lampoon解决台湾问题无非两个选项,一武力,二和平。如果排除武力方案,打算和平解决的话,共产党的对对台政策从88年以来看是不成功的。

台湾和港奥不同,港澳作为殖民地,中方不是和港澳政府,而是宗主国对等谈判,名分清晰。将殖民地主权交与原属国,国际法理也有依据,加上中方实力的后盾,收复港澳并不困难。

台湾是内战遗留问题,对立双方并非从属关系,虽然大陆单方面将台湾定义为地方政府,作为台湾政府是无论如何不能将实质的整体主权放弃而接受大陆一国两制的框架,非对等的谈判无论谁做台湾总统都是无法答应的。一国两制,从实践来看不能促进问题的解决,反而给双方都背上包袱,但关键它是邓制定的国策,无论怎样,邓在时,无人能改(也许江也并不想有所改),邓死后,随着台湾政治格局的巨变,大陆的对台政策还是一贯的僵化,显得远远地落在了形势得后面。

一国两制,并不是政治谈判的底线,只要能化解问题,没有不能突破的框框。49年蒋介石是头号战犯,人人可诛。毛后来称其为老朋友,设想他要是回大陆,要当个国家副主席也是现成的事;美帝曾经是世界人民的死敌,与咱们是不共戴天的敌人,怎么老毛还邀请恶魔国家的尼克松来作客呢?又是维护和平的力量了?一国两制成不了底线,早晚会突破的。

梦晓半生:老兄看得透彻。依你看能够改变的有那些方面?我觉得具体如何统方面可以商量以外,已经很难再作出让步了。现在走的方向似乎是相反呢。

Lampoon通盘的政策那要靠专家了,牵涉的面太广,咱也没那么多知识,就先堆一些,晓梦见笑了。

应该要营造气氛,释放善意吧;不知道中台办平时都干嘛,是否主要任务就是搞新闻发布会,恐吓台湾。起码改改说话的口腔吧。另外主动邀请台湾个阶层扩大双方的交流,来往,每年要邀请大量的学者,文艺界,学生,体育,政客来访,国,亲,民进都要,(台联可以排除,呵呵),不是统战,就是交流,来往。交流多了才熟悉,否则就是就疏远。大陆处理台湾问题的官僚机构作风非变不可,台湾人对大陆印象急剧变化的一个重要导火索就是’千岛湖‘事件,几个大陆官僚的恶劣作风没法不给台湾人留下糟糕的印象。

二,努力逐步实现三通,民航包机面太小,时间短,实质影响有限,逐渐能实现货物,人员的通航,航空/人员如果困难,可以先慢慢解决海运的货物。

三,帮助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国际上尽量不要打压台湾,WHO这事上,咱处理不算很好,虽然是主权国家组织,但WHO有人道主义性质,完全排除台湾,或者让
台湾加入中国代表团对对方要求过高。可行的办法是能否在章程中增加台湾的特殊条款,作为特别观察员,但非主权国家。停止收买小国,让其与台湾断交的政策,况且也是劳民伤财的事情。中国外交上并不真需要这样的国家支持,即使全和台湾断交了,和台湾的裂痕更大,就和平统一来说不值得。

四,停止部署导弹,甚至撤除部分导弹,将针对台湾的军事演戏降低到最低程度。(我是军事盲,高层的真正意图我们并不了解,如果是想军事解决,算我白说)

五,既然台湾不接受‘一国两制’,我们可以起码先不提,只强调两岸交往,不预设台湾将来的地位。谈判可以先从政党对谈开始,逐步深入后,应该承认对方政府的对等地位。其实有些时候,思想反而受语言的控制,部分台湾人反感中国提出的统一,回归,那么可以改变提法,比如说两岸共同去创建/组成一个新国家,效果会好些。

六,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大陆自己的问题,就是大陆是否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是否民主化。否则一个专制的中国对台湾是没有任何吸引力可言的。

和平统一台湾是长期的过程,要耐心,胸怀和远见。没有意外的话,50年也许能达成吧。不过当前中国的关键问题并不是台湾的统一,而是尽量争取稳定的环境,发展生产,社会改革吧。

查理五世:看法与老兄同,一国两制确实是目前台海两岸的障碍,与台独同。

台海问题的实际就是一国两府,不承认这一点根本不要想和平统一,这是我的核心观点。如果老共真的想和平统一中国,就必须要放弃部分集团的利益,服从于全国的利益,这也是检验老共是否有诚意的试金石。

席琳:Lampoon的这两个贴都说得不错。对,不应该有什么底线一说,也不应该有什么时间表,有了地线和时间表,反而被缚住了手脚。政治和谈判,就是实力的拼搏,经济发展了,一切都好说。有什么不能谈的,有什么不能让步的。关键要明白,自己要干什么?最终达到什么目的?

既然统一事大,那么谁上台,谁执政,采什么制度,用什么国号,等等细枝末节,有什么可挣得呢?挣来争去,磨破了嘴皮子,百年之后,能留下点什么?

板刀面:席兄之言差矣,要说立场,我是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上来看这件事,一国两制只是保持中国形式上的统一,历史上我看看好像只有老蒋对少帅张学良有过这种待遇,史称“东北易帜”,因为这件事,少帅在我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尽管后来看到的少帅是个耄耋老者,但更觉得英俊潇洒少年将军的形象在心中弥久而清新!!李扁二人与之相比,实国贼也,国人共讨之。

我们的情况与前苏联不同,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宪法规定的,前苏联是采用加盟共和国制,各加盟共和国可以退出联盟,这也是宪法的规定,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当时联盟分裂而没有发生内战的一个原因。汉贼不两立,老蒋是明说,我们虽没这么说过,实际就是这么做的,记得当时尼克松来华与主席会谈,总理在谈到台湾时就说,以前他们骂中共是共匪,现在我们骂他们是匪,反正就是骂来骂去,当时蒋与中共是争夺正统,现在是反分裂,情况不一样了。李还说要把中国大卸七八块,到时有七八个华人国家出现在联合国,席兄会有何感想??席兄既然破了题也想听听席兄的高论!!

在一个中国基础上谈,九二共识基础上谈,就这一个前提,以这个基础谈,没这个基础,和台湾没什么好谈的,要谈也是和台湾谈建交。国乱思良将,这时就想到主席他老人家,主席是政治和军事天才,宛如利刃,当然用的不好就是凶器。

昨天看了漏斗子的《这一年,解放军都干了什么》,如没看过,席兄可以看看,解放军已经是磨刀霍霍了,记得当年看了唐师曾的文章《临近摊派的巴格达》,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尔在最后开战时刻到来前去巴格达调解失败后说:“和平之门即将关闭”,当时没什么感觉,一是年纪小,二是没什么切肤之痛,现在重温这句话,心中一阵悲凉。

对于台湾,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谈,否则,什么都想得到的人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席琳:第一段:板兄大概古书也读了不少,连说话都中轨中矩,语重心长。关于李扁二人,现在定论还实在是太早。等到人家给你搞统一了,成了功臣,你还得再给人家去平反不是?以前说老蒋是什么,现在又咋个说法?前车不远,历历在目吗。

第二段:李登辉不比你我,都是实诚人,真心希望国家好,嘴上就说出来。人家是政治家,政治家的话,都是放屁,完全信不得的。你以为他说要把中国大卸八块,他心里就真的是那么想?我看未必,人家那叫造势,是为了谈判时增加砝码,也为了激怒对方。结果还就是有人当真,就巴巴巴的按人家设计好了的路子去叫唤,真的是遗笑大方也!再说,你的这个宪法,台湾人承认吗?连中华民国的宪法,人家都敢修改,你不是也没有办法。

第三段:谈判是一种政治技巧、一种权利分摊。你先预设了条件,预设了结局,给人家定了性,定了框架,不尊重对手,自己是大爷,当人家是孙子,有人给你谈,那才叫奇怪。

第四段:谢谢转载,粗略地看了一下。已经有过评价,此不敷述。

最后一句:我不认为,台湾就非打不可。

花差花差农民:诸位都忘记了一个重点,如果没有美国,台湾会是问题么?

那么台湾问题何时解决,就看何时中国能够让美国不插手,能够让美国知难而退。这个时间不会需要50年的。虽然中国的实力与美国15年后还是相差好几倍,但是能让美国觉得不合算就够了。

诸位不要把眼光盯在台湾上。很多东西小政权说了不算的。

不过如果按L兄所言放弃导弹的话,我敢说,你今天撤出,人台湾明天就要独立了。他们本来就当中共是纸老虎,当大陆人是傻瓜。他们完全不考虑大陆的利益和想法的。降低军事恐吓是可行的,但是在整体经济整合没有完成之前是不可以的,否则就是弄巧成拙。

席琳:导弹的瞄准和布置,也实在只是一个姿态,是冷战时的一种策略。你以为撤了导弹和瞄准的方位,你的实力就不存在啦?台湾就敢独立,太天真了点吧?只要你不象萨达姆那么去销毁,再布置导弹和再瞄准,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

查理五世: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老共在大陆为我独尊惯了,已经忘记了基本的礼数。谈判的前提条件应该是“我不武,你不独”。

花差花差农民:老兄之言差矣!台湾现在处处挖大陆墙角。从支持轮子到跑到美国去给大陆戴“战争贩子”的帽子,铺路抓等等,这不叫挡道么?怎么才叫挡?不愿意合作就算了,但是这样做不大合适吧?南海方面因为台湾的关系,我们只能望洋兴叹呢。老兄眼光要放远一些看。

对于这些问题,我看老兄把自己的为人方式给带进来了。您是克己复礼,可我看对方未必是。政治这个东西,是要按最坏的情况考虑的。当然我没有说要按最坏的方式去处理,只是我们要想到可能会出现最坏的情况。您当他是个人,他当你250。谈判如果自己没有任何目标和底线,那就不用谈了。没有目标还谈什么?

导弹问题,我当然知道撤下来再放不难。但是现在岛内弥漫着一股极端盲目自大的情绪。现在中共无论怎么做,都不会收到任何正面效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撤出导弹只会让台湾人更得意。如果台湾的民意借此更加沸腾,恐怕假戏要真做起来。您不能按照您的想法来揣测台湾人,他们很多人不是那么理性的。中共并不想现在打仗。因为以后可以不战而胜。这个就跟司马义跟诸葛亮的对峙一样。我出战也许会胜,但是要死人,但是我不战却能胜。

李登辉和陈水扁,他们和老蒋有极大的不同。老将是要争正统,李决不会是。李得认同都不再中国这里。陈李两人的个人利益也决定了他们不会愿意搞统一的。政治只有在有压力,有利益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达成妥协,现在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前提。

我对于中共最近对台的手段是满意的。

席琳:就上面几项试了做答:

1)咋说呢?你说人家挖你的墙角,堵了你的路。可是你是否也在做同样的事:断人家的邦交国,阻人家的WHO。人家想台独,你不让,人家选总统,你隔海喊话,人家去母校说句话,你打导弹去吓呼。这本身就是小孩子打架,都说自己有理的事情,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说好听了叫内战,不好听点是内耗。其中有一方是懂事理的,是真正为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的,当不致如此。

2)谈判不是说没有任何目标,而是不能有预设条件。谈判前连自己的底线都先告诉对手,才是天底下真正的傻蛋。

3)这一点,和你的观点一致。

4)这个最近,如果说是十几年,我的观点:对台政策是失败的。

花差花差农民:台湾其实选择合作比选择对抗要实惠的多,即能保持独立的实质,又能捞到好处。但是这是对台湾人民而言的,对台湾政客们来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在李登辉等的恶意发酵之下,现在是恶性循环。要想跳出这个圈子,只有用经济之手整合台湾才行。大陆有些地方做的是不聪明,很多官员的脑子不好使。但是您说的也从另外一头过分了:他要独立,咱不让他独。难道让他独就好了?那确实好了,只不过是他们好了,俺们不好了。

谈判如果不设置底线,以前可以的,现在不行。因为现在的陈水扁没有政治信用。如果现在不设置底线的谈判,他就会变成国与国的谈判。这是一定的。您看任何问题都不能脱离现在的状况。

席琳:若认真的去看一下Lampoon发的那个帖,平心静气的想一想,可能会对您的问题有更好的理解。即:1)开始的时候李登辉和台湾方面有善意,大陆没有跟进和抓住有利时机。他要独立,当然我们不会让他独,就象你要统一,他们拒绝统一样的道理。那就谈吧,搞人身攻击和射导弹有什么用?2)谈判的双方当然都会有那么个底线,但不回是扯明了,大声地告诉对方,这就是我的底线。那么做,还没有谈,你已经就占据了下风。关于陈水扁,正因为他善变,才是可造之才。没准,真正可以解决台湾问题的,就是这个讨人厌的陈水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