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发大水和防地震时的感受补遗

(2004-12-16 15:07:34) 下一个
俺对发1975年发大水和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俺小时候和一群小伙伴儿们对发大水是非常的兴奋,想这大水来了就可以逮鱼,至少也可以抓一些泥鳅,或者黄鳝,那肯定比在村前的寨海子里用竹篮搬鱼的感觉爽。

有一次俺还认真地和狗混儿和狗忘儿商量,问如果逮着大鱼什么的该往哪儿放,狗忘儿说这家里承水的水缸肯定是太小,只有生产队饲养室老黄牛大伯淘水用的那个大缸才足够大。于是狗混儿就自告奋勇去饲养室去窥视,说如果运气好,碰上老黄牛在睡午觉,顺便也可以偷点牲口料吃。
 
这牲口料一般是炒熟了的黄豆,就是后来的林副统帅在辽沈战役中最喜欢磕的那种。记得这炒黄豆,也是给哪一头干重活的老牛犍和几匹膘肥体壮的黑骡子加小灶用的,掺在铡碎的麦秸和谷杆里,牲口们吃着可欢啦。而那几头瘦驴子,除了在农忙季节,一般是没有这种待遇的。

趁饲养员不在时,偷一把牲口料,大伙儿躲在一边分着吃,既刺激,又解馋,是当时的小伙伴儿们最喜欢玩的游戏之一。

可狗混儿当天的运气特差,刚装模作样的视察完淘水缸,一把炒黄豆还没有放进屁股兜里,就被刚从外面庄稼地里追牛犊回来的老黄牛逮个正着,揪着耳朵送到队部,被队长和副队长好一顿揍!

当时,偷牲口料的罪是可大可小,狗混儿爹毛孩儿大伯觉得理亏,也就没有发作。再说了,席洪生的父母就都是在自己任公社管伙干部时活活给饿死的。 

另外就是发水那一阵,席老家村子旁边的官道上,一车一车的解放军,疾驶而过,一连七天七夜。也有的军车在村子旁边的空地上埋锅造饭,饭毕集合,练操,唱三大纪律八项主义和我是一个兵等歌曲。印像中战士们一般是徒手,扎武装带,左右分别挎一个绿挎包和一个军用水壶,包括打拍子指挥唱歌和集合时喊操的头儿都一样(后来想大概是班排长)。

当大官儿的就不一样,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不是从穿戴,因为当时的官兵都穿一样的服装,没有军衔,也没有大盖帽,只有领章和帽徽。而是在腰里,当官儿的有一个短短的盒子枪。生产队长席洪生、副队长席国顺和村里的民兵连长也去找这样的人去说话,问寒问暖。

记得那个当官儿的穿的上衣大概是四个兜儿,还用手摸了一下席琳的脑袋,说了句这脑瓜儿聪明一类的话,具体的已经没有了印像,只记得他腰里佩带的那把枪。

俺们一大群小伙伴儿,就围在那个当官儿的旁边,看他腰间的那个玩意儿,虽然是装在一个皮匣子内,不现庐山真面目,但仅凭想像,就十分的解馋。

以前在画本上也看见过驳卡枪什么的,自己也手工和小伙伴们用生产队的喷雾器的喷雾杆和自行车的链条制作过可发射火药的手枪,但这真玩意儿可也从来没见到过。

据老辈人讲,这阵式,自刘邓大军下江南之后,是多少年都没有见过了。

后来看报纸,才知道这些解放军,是被抽调到河南的驻马店地区抗洪救灾的。另外也有记者现场报道,说有坏人趁火打劫,不但不救人,还把活人胳膊上的手表给抹下来,再把人推到水里去,结果被解放军当场击毙。 

看报纸后俺心里就不停的在嘀咕,是不是俺见到的那个当官儿的给开的枪呀?

接下来是生产队长席洪生发动社员向灾区捐献物品,说是上级要救援受发大水地区的灾民,帮助受灾的老百姓重建家园,破衣服,破被褥,什么都行。开始没有人带头捐,不是不捐,而是没有东西可捐。席洪生就不得不一家一家的派任务,然后再一家一户的催,还当场抱出了家里唯一的一床破棉絮。但就是这样,整个生产队,除了党员们捐的两个破棉袄,和席洪生家捐的那一条破棉絮,也没有捐出什么特别像样的东西。

为什么只是一条破棉絮,而不是整个被子呢?据和队长家走的很近的狗忘儿娘说,被面给拆下来,夏天用,冬天到了,再把被面罩在棉絮上,冬天盖。本来席洪生要全捐出来,被洪生嫂给拦着了。而且洪生嫂为此事,暗地里没少抱怨他老公。

当时俺就和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羡慕的不得了,想:发大水这么好的事儿,怎么就轮不到我们这里呀。


2

唐山地震时,听说死了很多人。

后来查资料,知仅唐山市,就死了二十四万多人。传说地震是远远的超过八级的,而超过八级的地震,国际上就要给人道和物质援助。可当时的党和政府非常要强和好面子,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红太阳说一切要靠自力更生。所以就把地震给低报了,说是只有7.8级,而且还拒绝外国的地震专家和国际组织来实地考察,说是害怕泄漏国家机密之的。

可不,与田中角荣一起到中国来访问的日本专家(一说是和尼克松一起到中国的美国专家),喝茶时就把咱景德镇产的一个陶瓷杯子给偷去了。结果在飞机场出海关时被周总理派的一个变戏法的国家杂技团的演员给掉了包,保护了中国祖传的知识产权,受到了表扬。

说起要面子,传说在上世纪中叶发生的自然灾害后,前苏联对中国逼债,要中国的苹果和鸡蛋,而且是百般刁难,大的不行,小的也不要。周总理指示,剩下的不合格的苹果和鸡蛋全部不要运回国内,统统的倒进黑龙江。于是苏联的老百姓纷纷跳江去捞,结果淹死了不少人。

这样的传说当时很多,在席老家也有,只是主角变成了毛主席,而不是周总理。

当时讲的人神采飞扬。听的人也兴高彩烈。俺当时小,就很不能理解。一边支着耳朵听,一边就在心里面琢磨:为什么这些苹果就不能运回来给我们吃,都仍了,多可惜呀。

俺小时候可是天天盼着过年和过生日,只有过年时才有白面馍吃,也只有过生日,才有一个煮鸡蛋吃呀。

要是嫌红薯干面做的面条不好吃,把汤倒掉,被大人知道了,是要挨骂的!

死人的数据大概当时也有隐瞒,俺这里也只是瞎猜,因为不记得当时的报道。

在席老家人的字典里,地震,又叫“地翻身”,意味着“天塌地陷”,是在古老的传说里才有的。

俺小时侯听村里老年人说:上古有一个皇帝,打猎到了一个地方,就遇到了天塌地陷,而且朝里也出了坏人,不来搭救,结果没吃没喝,皇帝就死在了那里。后来老天爷派来一个叫女娲的女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天补好。但地上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因为地陷了,沉到了海底。

地震,也意味着改朝换代。因此,不好玩。

后来,这女娲和一个叫太昊的好汉一起,在黄土高原上捏泥人,先在太阳下面晒干,然后再放到窑里烧。因为没有经验,第一个人烧的太过了,成了张飞,第二个人又太嫩了,成了刘备,这第三个人,烧的是不老不嫩,就成了关羽。

这刘关张在桃园结义,就有了天下大乱。那女娲和太昊,就是人祖奶奶和人祖爷。

说是有一天,开始时天气晴朗,阳光灿烂,这女娲和太昊像往常一样在阳光下晒泥人,因为开始以为天气好,就做了很多泥人在外面晒。突然外面狂风大作,要下雨,女娲和太昊用手搬运泥人不及,就拿把扫帚往屋子里面扫,结果就出来很多歪瓜裂枣和缺胳膊断腿的人儿。

因此,席老家的老辈人一提起传说中的地震,就觉得是非常的恐怖。

受这些故事的影响,俺当时对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的感觉,只有一个“怕”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