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爷爷的故事(七)

(2004-12-10 09:50:38) 下一个

席老家的寨门,在抗日战争后期毁于新四军 (老四) 之手,原因是老四老是给临近炮楼里的日本人 (老日) 捣乱。砰砰打两枪,或者放盘鞭炮,捣乱完就往我们寨子里面跑,夜里老日也不追,就用小钢炮冲村子外面打,村子外面的地就给打的坑坑洼洼的。

爷爷和村里的人就不干了,老四再来时,爷爷就吩咐人把寨门给关紧。这一下子就惹恼了老四,派人混进寨子里,放火把寨门给烧了。

爷爷说,当时的老四穿的都是破破烂烂的,看起来就是叫花子,没承想,后来还能够成气候。

为什么老日不往村子里面打?爷爷说,由于我们家地处偏僻,离县城远,附近炮楼里的老日,最多时也就不到十几个人,平时也就是5-6个,或者7-8个,老日打炮,也可能只是为了自己壮壮胆子,吓唬吓唬游击队,除了是真正死了人,一般也不乱杀老百姓。

白天老日有时也出来,由维持会的人和跟班的陪着。总体看起来,老日很傻,冬天夏天都穿戴整齐,裤档下面是一块骑马布,有时也到外面去抓鸡和追女人。抓来的鸡就用刺刀串着在火上烤一烤,血股流拉的就吃下去,看起来让人恶心。

有一次后街的乖顺他娘在小树林里面解手,恰巧碰上老日进寨,吓得要死,赶紧提着裤子往家里面跑,后面就有两个日本兵追,一个老日进院子,看到迎门墙就回转,以为此路不通。一个老日进屋子,看到墙上有一个布帘子,不知道帘子后面,还有一个房间,乖顺他娘因而躲过一劫。

老日投降后,就是老五 (新五军)。开始大家都去欢迎,但不久,老五就摊派公粮、抓壮丁、加上纸币贬值,老百姓才有怨言。大伯父在做生意的路上,被人设局陷害,给老五抓了去前线,差点送命。他耍的单刀和双刀比较好,短兵相接时,保了他的命。

爷爷于是就偷偷的派二伯父和三伯父去联系八路军 (老八),二伯父识字多,也见过世面,帮老八记账,三伯父年轻,帮老八送信。爷爷说,一开始来的是陈毅的部队,但陈毅的部队不禁打,岗哨被搞掉后,被地方武装县联防队吃掉了一个团。

县联防队又称县大队,是土豪郭鑫的私人武装。郭鑫这个人,爷爷认识,说是县西秀才出身,是个文人,但久试不第,整天和几个朋友,放浪形骸,每天填词作诗,倒也逍遥。老日来后,郭鑫仿效岳飞故事,招募世家子弟,拉起了武装,当过一阵子抗日救国军,郭鑫的手下,有几个人就是爷爷的徒弟,因为都是当地人,打仗很勇敢。老日投降后,郭鑫被政府军收编,实际上他操纵县政,还主持编修了县志, 做了件好事。

政府派来的很多任县长,上任以前,都必须先拜郭鑫的码头。如果郭鑫不喜欢,这个县长就得走人。

被郭鑫吃掉的老四叫襄樊三团,团长是湖北黄安人,爷爷也认识,人长得短小精悍,小胡子,白睛子,头顶有点秃,动作特麻利,手下也主要都是江南口音。襄樊三团刚来时,和县大队有过接触,开始占了点便宜,便以为这县大队不禁打,就开始麻脾大意,驻扎在县西一个叫长营的地方,就是郭鑫的老家附近,也放松了警惕。

前一天的晚间,爷爷的一个朋友来闲聊,说是正午的时候,看到县大队的人马,人人打赤膊,带着家伙,向县西急行军,像是有行动。爷爷赶紧派三伯父往长营去送信,但还是晚了一步。三伯父快马加鞭,赶70公里路,到长营时,天已经拂晓,县大队和襄樊三团的人都已不知去向,留下了上千具尸首,惨不忍睹。三伯父也不敢停留,就回家待着。

后来爷爷的一个徒弟吹牛说,老四不可怕,在长营,岗哨半夜里都睡死了,县大队没费吹灰之力就把襄樊三团给解决了,只跑脱了团长和一小队骑兵。他自己,在一个磨道里就砍死了好几个。郭鑫手下的机枪手,更是杀人无数。解放初镇压时,这个机枪手还很英雄,派着胸脯说,反正老子这一辈子也活值啦,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接下来是刘邓大军,郭鑫的地方武装闻风而逃,或就地为民,消失得无影无踪。刘邓大军的后续部队就吃了很多亏,大批辎重和伤兵,成为地方武装的囊中之物。

最后头来的是林彪的部队。爷爷说,在共产党的队伍中,林彪的兵最牛,不但人人骑高头大马,穿的衣服比老五还好。

林彪的队伍过后,全国也就解放了。

解放前夕,郭鑫被南京任命为省东剿共总司令,并授少将军衔,领兵驻守省城。省城解放时,郭鑫带领手下人马,换上从襄樊三团缴获的老四服装,偷偷的溜出省城,到了海南岛。

郭鑫离开了家乡,人生地步熟,手下人很快就被打散了,想到台湾,没有去成。郭鑫就把脑袋伸长,放在炸开的油锅上,变成一个大麻子,完全变了相,躲在广东的一个小地方做商贩。10多年后,解放军在广州街头,才抓到了郭鑫,说是他手下的一个哥们,看到政府的布告,把郭鑫给出卖了,执行了枪决。

去抓郭鑫的解放军领导,就是当年襄樊三团的团长,后来广东某地区的公安局局长。

郭鑫虽然被镇压了,查中共军史和战史,很少有关于此人的记录,但是有关他的故事,在当地的民间一直流传着。

七十年代中期,俺还看到县公安局内部油印的一份通告,说是要缉拿郭鑫的一个余党,这个人究竟犯了什么罪,已经没有印象了,记忆深刻的是这个人名字很特别,叫做马XX

这第一个X字,俺不认识,是两个“马”并列。第二个X字,俺也不认识,是三个“马”堆起来,和郭鑫的“鑫”字,是一样的写法。

现在看来, 这人还真是郭鑫的小扇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