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褒义与贬义

(2004-07-02 12:47:17) 下一个
支那这个词之所以被我们认为贬义,大概是因为来自鬼子话译音的缘故。就如同当初荷兰人称我们的宝岛台湾为福摩莎(美丽岛)一样,其实顶好的名字,却被认为是近代西风东渐和殖民统治的产物。

中国人历史上繁荣昌盛了几千年,养成国人大中华的士大夫情节。对外国人一律的瞧不起,称他们为夷狄鞑蛮,小日本,鬼子,二鬼子,老毛子,二毛子,美国佬,或者广东话为鬼佬,番佬,不一而足。只是到了近代,在慈熙老佛爷的治下,因不敌人家的坚船利炮,以至于割地赔款,丧权辱国。20世纪的知识分子和仁人志士们才无不痛心疾首,进而带动和培养了国人对意涉主权和政治的词语的最敏感的神经。

其实,支那也好,中国也好,台湾也好,中华民国也好,都不过是炎黄子孙居住的一些地理名词。就象一个人的名字,张三李四也好,阿猫阿狗也吧,都只是一个称呼。你在见其人之前,不免会琢磨他或者她的名字,看他或者她的穿戴。等你处久了,混熟识了,大概会更注意他或者她的行为举止,和音容笑貌。日后能够记起的,也是他或者她的人品高下一类的东西。不信你回忆回忆你以前的朋友试试看。

也许有人会说,对外国的国名,我们都起的很好听,象英,美,法,德,日本,朝鲜之类。而外国人对中国的国名至少应当起一个好听的名字才公平呀。其实对这些国家的起名字,是早期的翻译家们的贡献。这些人早年的受教育,多少还是对所在国的文化存敬畏之心的,所以名字自然就起的好听一些(这些人曾经为此被称为假洋鬼子,至今都没有被平反)。而外国人,除了那位将兰州拉面改造为意大利通心粉的马可波罗外,大多数番佬们对中国的知识也仅限于对中国制造的东西的印象。

笔者没有研究,不敢瞎说。但私下琢磨,支那一词,可能来自瓷器,这多亏丝绸之路。还算是中性的。否则给我们起一个面条,蚕丝,或茶叶国,岂不更糟!或许支那一词来自后来的清国的音译,如同高丽,越南的英文一样,亦未可知。当时清人在外人印象中,最突出的特征是男人后面的一个长辫子(番佬们称之为猪尾巴),加上百分之70的男人养二奶,另外百分之30的男人在吸毒。如此的国度,纵使祖上曾经的发达过,怎么能够让推崇冒险和白手起家的番佬们看得起。即使番佬们不说,我们做后代的也多少都觉得脸上无光吧。哪里还好意思让洋大人们给赏赐更好听的名字呢?

另外,国人的传统是善于自嘲,嘲人,而不善于人嘲。庐山会议时毛主席他老人家可以纠左,别的人就不可以点破。还是应了阿Q先生的名言:和尚摸的,我摸不的。我可以说我自个秃,也可以说别人秃,但别人就不能说我秃!什么逻辑。这不仅仅限于湖南人和浙江人(对不起了,这里权且把赵Q先生当做浙江人)。就是连豁达得自称是九头鸟的湖北人,也只能是自己说说而已,否则试试看,背不着就有人会当场给你玩命。

其实目前,China,我们大概也就是叫定了。只要心态放正了,无所谓褒义贬义,好与不好。

再说,等中国有朝一日强大了,统一了,过大发了。中文成为了世界通用。到时候,即便是番佬们哭着喊着挤破了脑袋行贿受贿想给我们改名称,我们的子孙们还坚决的不答应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