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伊瓜苏大瀑布 此水只应天上有

(2016-01-05 22:40:09) 下一个

我终于见到真正的水了。

 
曾自以为,我是颇见过水的。小时候,生在水边,长在水边,清晨被汽笛吹醒,白天在沙滩上堆城堡,晚上就喜欢坐在窗台上数星星和灯塔点点。及长,漂流四方。曾与朋友们 一起出深海垂钓,啤酒,香烟和毡帽,也在细风月色下,枯坐在礁石上发呆,等着鱼线扯紧。在好望角,登高塔,见过海水交会,大西洋和印度洋,风高浪急,波澜壮阔,一半深蓝,一半淡青。也曾在边陲小城,亲眼目睹,江面疯长,水没长堤,一扫,淹过半个城市。钱塘江观涌,海潮袭来,浪高数米,声如雷鸣,排山倒海,衣裳溅水中,魂魄为之一震。而小船激流中仰望厄亚加拉大瀑布,飞流直下,惊涛骇浪,一泻千里,水珠砸在脸上,眼前一片模糊,心里却顿然水样清楚,在造物主的洪流里,人只是一朵昙花一现的水泡或一颗随波逐流的小石头。
 
直至我领略了伊瓜苏,伊瓜苏大瀑布,才知道以往的眼界真是小。
 
厄亚加拉大瀑布,横跨美加,雄名远播,耗尽了天下才子们的几多笔墨,也掠尽了天下词藻之美,只剩下了一些粗俗。但粗俗,皮糙心浅,却往往来的极真切,又极畅快。富兰克林.罗斯福夫人,埃莉诺初见伊瓜苏大瀑布就脱口而出,“我那可怜的尼亚加拉瀑布,与这里相比,简直就像厨房里的水笼头。”
 
 当然,土著们的言传就更粗更土,但也更具图腾。“伊瓜苏”一词,在南美土著瓜拉尼人的语言中就是“大水”。相传南美某原始部落的公主奈比与一英俊少年塔罗巴相爱,公主美若天仙,招来当地水神恩波宜,一条大蛇的窥视,在祭神典礼上,塔罗巴划着小船带着奈比在辽阔的巴拉那河上狂奔逃命,大蛇为之大怒,追赶之中化作大瀑布,使小舟从高空跌下,塔罗巴遂化身为悬崖间的一棵树,奈比则落成悬崖下的一块石头,只有在彩虹出现时两人方得相聚。有幸的是大瀑布水流湍急凶猛异常,却几乎天天都能见到彩虹。


 

我的探寻之旅是从巴西一侧开始的,叠三层,水陆空。
 
直升机拔地而起,半空中四浆摇弋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她变成了一只蜻蜓,眼睛玲珑,美丽的翼,在草上飞。草地和森林无边无际,天边山峦白雾环绕,一行大燕飞过。蜻蜓,在风止叶静的林子上空飞了十几分钟,突然,远处一团白烟升腾。蜓身也开始有些颠簸。少刻间,眼角豁然大开,大地上竟现出一道巨大的裂痕,硬生生地在脐部被撕开了。撕裂处呈一轮缺月,齿牙交错,裂深数十丈,宽百丈,隙间雾气迷离,断壁百涧飞流,石溅水飞。一抹七彩的彩虹掠过谷底,挂在云雾里。天尽处,一片白光,一条大河自天边来,如一条银带,蜿蜒千里,浩浩荡荡。河间隐约还可见一条栈桥曲折伸向涧边,而隙口下游,几只小艇正急匆匆逆流而上。


水路,确有另一番光景。
 
绑紧了桔红色的救生衣,小艇退了几米,挺了一下,向上快速进发了。下游的水较平缓,艇头剪开水面,把水纹逐一拍向岩石。两岸青翠欲滴,时而一两声鸟鸣,一片悠闲。渐近豁口,水见湍急,浪愈大愈深,船夫却并不减速,甚或加码,船头忽儿冲上浪尖,忽儿跌入浪谷。有时,更如冲浪手一样,一会儿斜滑在大浪的左凹,一会儿横穿在大浪的右陷,尖叫声此起彼伏。驶入豁口,两岸顿时大开,只见断崖高耸,乱石横出,水湍浪吞,大地崩陷。抬头望,悬崖上水天一线,千川挂壁,巨涛喷涌,奔腾而下,水雾裹风呼啸而过,顿时浑身清冷。崖角下,水石相搏,浪飞若翼,雾气弥漫,远近左右,水声轰鸣,人若置身于一深谷底,船若一落叶水中飘摇,心若瓮中赤兔动静不能。惊诧中,小艇又冲入水帘洞里来回穿梭了四次,水柱飞流直落,打得小船左右摇晃,砸在头顶,不得睁目,只好两手拼命攥住船帮,脑中一片空白。四周欢呼声和惊叫声不绝入耳,全身也尽透了,还有了几分寒意。穿出水帘,抹了一把满脸,满眼的河水,有人求去豁口最深处,迷雾浓郁,蒸腾入云,遮蔽了峭壁和水流,船夫答道,那是魔鬼的咽喉,别去了,太危险,栈桥上去看吧。



巴西一侧的栈道,适合情人。树荫遮阳,两三人宽的小道起伏曲折挂在半山,光线穿叶,地上细碎影子浮动。小径颇幽长,峰回路转,时有鸟儿飞过,蝴蝶也常伴左右。透过林间的空荡处,或凭栏在山角处的观景台,远山近水,对岸的青树,山间的白瀑,断崖的赤壁和河中的绿水,如一轴山水画随流水渐次拉开。瀑布,一会儿,如白练悬空一线;一会儿,如江河群涛奔涌,一会儿,青台截水,叠层瀑挂,一会儿,一抹白纱,缠绕石壁。远处,水声渐次传来,愈来愈大,游人的脚步紧了。

 

 

 

阿根廷的栈道,则是一条水上的浮桥。桥有九曲,颇有一点儿江南的味道。水缓而清,有鱼,大的黑长,近米,悠哉游动,与世无争。上桥不久,即可听到水声,远远传来,沉若闷雷。行至半途,竟然下起毛毛雨来。雨,渐行渐大,渐行渐急,不得不穿上雨衣。转过几片桥旁小林,猛然看见一团白雾直冲半空。水雾随风四散,飞珠撒玉,原来这雨竟是瀑布的巨浪拍石,反冲而起。

挤到观景台的最深处,正对魔鬼的咽喉,我惊呆了。这哪里是水?这哪里是浪?只见断崖上,放眼白絮,狂澜飞卷,怒涛排空,雪山崩塌。巨流空中飞落,铺天咆哮,奔腾泄洪,一如大海断裂泻入深渊,一如弯月倾斜泻落银河。也似那万马狂奔,白鬃飘飘,飞流直下,直击咽喉,咽吞大浪,舌卷千堆雪。千古英雄不过如此,水泊太小,三国太细,黄巢更如小儿,伊瓜苏大瀑布就是一个天马狂飙,风卷残云,排山倒海,银河断落的天外传奇。桥头的人,都醉了,或目瞪口呆,两眼发直,或空张大嘴,使劲摇头,或欢呼跳跃,激烈拥抱。满天飞雨,也不在乎了,纷纷拿出相机,攝下这人生至美的一秒。我则刹间胸口涨满,心跳飞速,面颊潮热,我也醉了。醉在这浪吞白云,飞天而落的传奇面前。

我在人间吗?我不是仙?为何一身轻松,有种超脱,飘逸之感? 可笑那,人生三千青发,多少幽怨,苦恼,一扫而空。可笑那,功成名禄,出人头地,一刹间烟飞云灭。魔鬼的咽喉,让每一个生灵都渺小,让每一个灵魂都洁白,让每一个目光都贞勇。

真正的水,是白色的。真正的水,不是水,不是洪流,是一股横扫一切,喷薄迸发的英雄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心满意足 回复 悄悄话 好久没有新作了
懒死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让我们也一起领略了大自然动人心魄的美丽壮观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望山跑死马,谢谢。
我是十二月份去的,是他们的夏天。还不错。
好像南美二月份最好。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一师是个好学校。所见略同。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Blue.Crab,谢谢。
望山跑死马 回复 悄悄话 正计划去。想请问博主,几月份去最好?
一师是个好学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老兄不喜欢也罢了。
博主由杜甫的“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的描写手法来表达自己的感慨而已。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此水只应天上有那这么下来了?对古诗一知半解就不要貌似风雅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