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六年,从零英语到澳洲医牌(二)机会敲门,北京面试

(2015-07-01 15:29:32) 下一个

二:机会敲门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这句话,适合挂在别人的脖子上当项链,熠熠生辉。我的机会却常是歪打误着。

一九九四年盛夏,一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嗑着瓜子,吹着空调,电话响了。我一听,声音还特别急,就让他慢点儿,原来是我的一个球友和同事从北京打来的。我问他,你没事儿去北京干嘛?他说,别提了。想带老婆去北京玩玩,结果几天了都困在一个旅馆里,买不到回广州的火车票。他说,你从北方来,帮我想想办法吧。事有凑巧,我当时刚好有一个北京的朋友,他哥哥是铁道部的,他一口答应帮忙办了。

隔了一个星期,同事请我宵夜。说了一阵子闲嗑,他跟我说,他和老婆去北京,实际上是去面试,已经通过了,可以技术移民纽西兰了。我那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移民。当时,我的认知里只有留学和亲属移民两种。留学,我一没英语,二没钱,想走也走不动。移民,在美国的亲戚也早已被几个表姐表兄占满了手,没我什么事了。再说,我小安即得,日子过得还挺顺的,就不想瞎折腾。无意间,他说了一句,过几天就可以拿到绿卡了,我心里一动。他还说,到那儿,他就申请学生津贴,就可以上学了。我说,这么好事儿,你怎么不早说?

回到家,已过半夜,妻和儿子已经熟睡了。我把妻子摇醒,简要地说了这事儿。懵懂中,她只说了一句话,你不早就想出国吗?就又倒头睡了。她,这个人就这样,平时话不多,惜字若金,可关键时,说出一句话来,每个字又都个顶个饱满充实。这让我联想起宋太祖赵匡胤的姐姐来。黄袍加身前夜,军营鼎沸,可赵匡胤却心里上下打鼓,回家向姐姐问进退。不想,他姐姐大怒,一擀面杖就打了过来:“ 大老爷儿们, 一人做事一人当, 行不行你自己决定, 干吗回来吓唬我们这些妇道人家!” 。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移民代理打电话,约好了傍晚见。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那儿等了。那代理,姓陈,二十七八岁,瘦高,颧鼓,眼睛发光,一脸精干。和我说话时,一二三四,清清楚楚,可就是不大正眼看人。我一报我的年龄,他立即顿了一下,说有点儿超了,要减分。一听这话,我心里凉了一半。他反问,你有老婆吗?我答,还有。他说,几岁?。我写下了老婆的生日。他端起纸,咬着铅笔头,皱着眉说,年龄还行,就是日子太紧了。只剩下十四天了。又得办所有公证,又得按时递进申请,太难了,可能不行。我望着他,让他想想办法。后来他说,你先交五百块钱,我帮你问问,不成,就算交跑路费了。

过了两天,中午,他给我打电话,要我立即过去一下。一见面,他就说,只能找他的朋友办加急了。加急,都不知道行不行?他说。我赶紧说,行啊!办加急得多少钱?他说,一千八。我那天刚好领了工资,发了奖金,共有三千多,就一古脑地全塞给了他。他愣了一秒,眼睛一亮,正眼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就走了。

又过了几天,他打来电话,说公证好了,让我去交钱,签字。我一见公证,就连说,谢谢,谢谢。那浆糊,还新鲜着,有香味,没干呐。他说,快递,我帮你办,你就在家等信吧。

大约十一月初,我接到来信,让我和妻子十二月中旬去北京面试。小陈也打来电话,让我们好好准备。我说,我英语不行。他说,你又不是主申请,你准备什么?关键是你老婆。她行,你们就行。她更不行,我说。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大了起来,有点儿严峻。我说,英语,她一点儿也不会。从小到大,从来就没在学校里学过。我们俩是学俄语出身的。“Oh,my god! 那你们出什么国啊?找死啊?

我没接他的话。

回家后,我和老婆一说,她一撇嘴,说,他才找死。我说,不管谁找死,咱得先应付过去啊?要不,那不就是白扔钱了吗?过了几天,她说,她的小住院正在中山医上英文班,她想先去听听。我一阵欣喜,猛说了几句拍马屁的话,什么手到擒来,我老婆是谁啊?之类。她白了我一眼,说,德行?我心里知道,她肯去,就没有问题。这人,就是一台考试机器啊。

第二天下午,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去学习了,四点多钟回来。我说,一切顺利。
四点半一过,我给她们科打电话,被告之,她正在抢救病人呐。我顿时,一头雾水。她没去上课?或回来撞上了?五点多了,她才打来电话。我问,怎么回事儿?她说,她提前回来了。我说,为什么啊?她说,前两堂课还好,老师领着念课文。她照葫画瓢,念得还挺带劲。课间休息时,她问小住院,下堂课讲什么呀?小住院答到,不讲什么。只是让你站起来,介绍一下你自己。她一听,就说,这我哪会呀?这不让大家看着漏馅吗!

说完。她就溜了。

我说,你真行。她说,什么行不行的。一会儿下班,去下九路喝红豆沙吧。

三:北京面试

十二月的北京,真冷。毕竟是北方,再过两天又要数九了。我和老婆是雪地里长大的孩子,打爬犁,打冰尜,打雪仗,砸冰溜子,哪样少干过。堆雪人,胡萝卜当鼻头,那是女孩子喜欢的玩意儿,男孩子只会疯,风雪里,一会儿冲进,一会儿冲出。看见卖冰棍的大娘,头裹围巾,围脖,远远推车过来,就一窝风地跑过去,买一根冰糖葫芦,两三毛钱,然后就一边吃,一边打出溜滑。还有冻梨,红肠,年关里的冻饺子,就不说了。

我俩自持年轻,又有挨冻的底子,就没带多少衣服,着牛仔,披夹克就上路了。只给儿子身上穿了一件棉衣,戴了一个线织帽。第一天,感觉良好,三个人都说不太冷。第二天,开始有点儿冷,第三天,就有点儿太冷,顶不住了。北风和大雪,尤其故宫广场里的旋风,把我俩在广州多年积累的热量,一层一层刮尽了。儿子的右耳朵也肿成了一个红灯笼,止不住地抓痒,心疼的我俩要死,内疚的要命。立即去买羽绒服,棉耳套。第四天一早,就像两个一节骨,一节骨的冰糖葫芦,抱着一个小肉球去大使馆了。

面试前,我们没怎么太等。看到前面一个女的,哭着就出来,还用英语骂人,我俩顿时紧张,表情都不自然了。妻子握着我的手说,不去也挺好。咱俩过得好好的。

面试官,很高,很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他面无表情,一个一个问题往下问。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生日多少?结婚了吗?干什么的?这些小陈早就帮我们准备好答案了,老婆对答如流。第六个问题,老婆卡壳了。我一急,请移民官再说一遍。他又一字一顿地再说了一遍,这次,我俩都卡壳了,面面相觑。他看了我俩一眼,一歪头笑了。他说,我估计你俩也不懂,我问你俩有没有犯罪记录。我俩恍然大悟。这句他是用京片子说的,我俩当然懂。他又问,你俩都是医生,出国做什么啊?我们那,医生可不是随便能做的。我说,老师,做老师。他摇摇头,又说了两句英文,就送我们出来了。

出来后,我俩不知如何是好,结果是什么?过还是没过?就在使馆门厅的椅子上等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前台的那位中国女人忙完了其他人,盯了我俩一眼,说,你们歇够了吧?怎么还不走?我一听,这是人生第一次觉得普通话这么好听,这么亲切,就冲过去问她,我们这到底咋回事啊?她一愣,反问,什么咋回事儿?我说,我俩的面试,行不行啊?她张大了眼睛,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弯着腰,拉着另一个女人的衣襟说,笑死我了。这两个人连PASS都听不懂,还要出国,真是想出国想疯了,什么人都有啊!。笑了一阵,她擼擼胸,定了定,说,你们过了,回家等签证吧。

几年后,我和一个认识的移民官聊起这回事。他说,还有这事儿?。肯定是他那天心情太好了,要不就是喝多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我们都是在酒桌上,火锅旁度过的。老朋友,老同学相见甚欢,天天到深夜。


下一章 四:危难丛丛的第一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绿_茶 回复 悄悄话 感人又励志的故事。朋友推荐的文章,今天一口气把所有的都读完了。好几次,感动得我热泪盈眶。您和您夫人真是好样的!佩服你们的的执着与努力,更感动于你们夫妻之间的相互理解与支持。“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说的就是你们。

谢谢您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这不仅仅是你们自己奋斗的记录,同时也会鼓励很多的人。谢谢!祝你们幸福安康。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forsony,大家其实都有故事,都不容易。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So-be——it,
在文章中,我没有谈的学英文的事儿,下次写。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吉人天相.有东风吹送
So_Be_It 回复 悄悄话 期待你分享怎么学英语的。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glen1717, 谢谢。
我力争不让你失望。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郝思嘉
是啊!每个人都有故事,都是故事。握手。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风酥酥,名字那么好玩。有幽默,也有想哭的时候。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atp1jxz,谢谢您的喜欢。
我正在修改。
glen1717 回复 悄悄话 赞????
吉人吉相,人家面试官火眼金睛啊。
期待后续
郝斯佳 回复 悄悄话 每个移民都有自己的故事~
握爪,期待下文~
风酥酥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表达准确幽默,喜欢!
atp1jxz 回复 悄悄话 能快点儿写吗?好喜欢看。呵呵!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