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我看柴静的《穹顶之下》公民行动?

(2015-03-04 05:33:11) 下一个
看了柴静的《穹顶之下》,很感动。

许久没有如此,静静地呆在一个角落里,一眼不差地看完了这么长的纪录片。以前,也看过几眼她的专题报道和她的书,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只是觉得她有那么一股子才子气,也有那么一点儿作。

但,这次却很不同。我心底里升起了一片颇沉的尊重,实实在在地。为了她的关注,为了她的奔走,为了她的亲力亲为和脚踏实地。

《穹顶之下》引起的唾沫星子太多了。赞美齐身,口水也至少淹了脚面子。但,这没有什么不好,话题尖锐,就像紋身,一针针刺下去都是痛,有人在一旁叫好,漂亮,就会有人紧皱眉头,扭过脸去,口口喊着恶心。可,关键是,大家都参与见证了。

我对她是否是小三上位不感兴趣。抽烟与否,车大车小,也都是她和老公关上门,插上门梢后的私事。私德,和公德,不是总能划等号。就像克林顿是一个好总统,却也在莱温斯基的裙子上,难为情地留下了几滴锅贴。此德和彼德,两者没有必然联系。

倒是,她把女儿的肿瘤和雾霾紧密联系在一起,让人抓住了辫子。我,这个老医生看着也摇头。但,摇头归摇头,同情归同情,谁也不能证明雾霾和肿瘤,没关系。摇头,更不影响我对她的尊重。

可尊重,不等于同意。

我对石油大市场化,就深表怀疑。煤炭开采市场化,吹生了几多嘴角叼烟卷,十个手指三十个金戒指,颈上挂了一只金子的呼啦圈,斜着眼神也不看人的煤老板。如同柴静所说,雾霾天飘的是什么味道?是钱的味道。那么,彻底的市场化,也就是让金做大,钱做怪,就能够消除这种钱的味道吗?一大帮人竞争,污染就没有了?好像在美英加澳诸国,石油公司也就是那么几家。

还有减排。我仔仔细细看了两遍柴静对丁仲礼的采访。对丁院士的言论颇赞赏,世界上最大的公平正义,就是把每一个人都当人,都公平等待。人,不应该有三六九等。柴静对公平正义的理解,好像不太一样,但她又没说透。有点儿,咬了两口汉堡,就口齿留香,就成竹在胸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穹顶之下》,她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儿。她,不是只问不究,只说不练,只骂不干的侃爷。

的确,她做了一次真正的公民。她,没等着别人喂给她答案。她问了政,揪了错,做了事。她左右探询,上下求索,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她是真正的公民在行动。她没有求别人把她当成一个公民,而是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公民,行使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她没有停留在怨天尤人。

一个公民社会的标志是,她的人民把自己当成公民。

在西欧旅行,你会发现一大一小。大的自行车轮,小的汽车型号。看到一大堆甲壳虫在街上爬,驾高头大马的人会觉得可笑。可,荷兰人会告诉你,这样空气会好点儿,绿叶会更多点儿,呼吸会更顺一点儿。在德国,你还会看到不少人手提布袋子或竹篮子在商场,超市里,挑肥拣瘦。用塑料袋的人渐渐少了,一来,那不再是无偿赠送,且买价不菲,二来,大家都意识到了塑料袋所带来的难以去除的污染。

我们似乎少了一点儿。

我们是公民少,怒民多。一句不和,就恶言出口;三句不和,就拳脚相向。只会挑出毛病,揪住问题,而不会去亲力亲为解决问题。这不仅发生在遥远的大陆,也在我们身边的海外。看看世上唐人街,有哪几个不脏?我们又有几人帮他捡过一片碎纸,一片残帮,一片枯叶?

一个社会的成长,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公民的成长。一个成熟的社会,就是一群人摘掉奶垫,扔掉奶嘴,钻进啤酒屋,讨论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更是尽饮杯中酒后,一股脑钻进风雪里,铲除大道上的积雪,和自家门口的残雪的尽一把力。

一个公民应是手足口并用的,而不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冷眼相见,袖手旁观,或只说不干,那就是一种公民缺失,是另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爱唱歌14 回复 悄悄话 赞同!现在咱们的中国社会大家都有意见,总是在强调为什么我们不搞法制建设,而总搞人治?这个话题实在太大,也存在很多偏见和误解。我思考的是,做为公民我们自身做到了什么?是不是应该尽可能提高自身修养和素质,然后尽全力为家庭,社会和国家出一份力,而不只是指责和埋怨?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这么身体力行了,社会上很多事就好解决了。任何一个社会都不是简单的人民和当权者两个阶级。发表点看法,实在不成章法,一言难尽。
苏牧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几位。柴静的视频,总体而言,是正能量的。有些地方,你觉得她说的不对,或有嫌疑,不去照做就是了。但,她对大众环保意识的觉醒,有强大作用。值得赞扬。
独上南岛 回复 悄悄话 对污染重视的呼吁,是正确的,但是煽情表演,夸夸其谈不可取。
从医学的角度来讲:胎儿,新生儿有健康问题,直接来源于母亲的孕育中的某些缺陷,或者父亲一方的原因等等,历来很常见。而现代医学可以采取的应对的办法也很多,有病治病,不必兴师动众。
这是她自己招来的反感,职业病。
画蛇添足。
灜客 回复 悄悄话 赞!
如何建立公民社会给所有的人出了一个大课题。长期以来,中国只有人民社会,社会舞台上演主角的是国家、政府、领导,而人民永远是听众,是观众。他们只有被使唤,被支配,被命令的义务。久而久之,思维的僵化,愚钝的惯性让他们不会主动地想去干些什么,只有当领导命令他们做的时候,才会不情愿的动一动。这种人民社会是无法解决包括环境污染问题在内的所有社会问题的。
幽幽茶香 回复 悄悄话 我们是公民少,怒民多。一句不和,就恶言出口;三句不和,就拳脚相向。只会挑出毛病,揪住问题,而不会去亲力亲为解决问题。
——————————————————————————————————————————————————
写的太好了,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