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时光里的答案(六十八)

(2022-11-22 18:27:40) 下一个

68 鬼迷心窍

 

    杨豆豆说王桦跟她商量,准备暑假去她家里见她爸妈,然后跟王桦回去见他的家里人。

    “你们这么快就要见家长啦?我大吃一惊。我和谭天都还没准备好公开,他俩竟然就要见家长了,这速度是兔子和乌龟的区别。

    杨豆豆懒洋洋的说:我本来倒没想过这事,是王桦特别急着要定下来,他还想一毕业就结婚。

    “啊,一毕业就结婚?如果我刚才算是被春雷惊蛰了,现在是被雷劈焦了,王桦是怕你跑了吗?他是想赶快领了证好正式宣誓主权吗?

    我本是半真半假的打趣杨豆豆的,岂料杨豆豆撇了下嘴无奈的说:他应该就是这么想的。

    以我对婚姻的粗浅认知, 我还以为只有相爱到不想分开才会想结婚,原来怕对方跑掉也可以是结婚的理由。可是一纸婚书套得住人能套得住心吗?套得住一时能套得住一世吗?

    接着杨豆豆悠悠的又冒出来一句:我这终生是不是定得有点太快了?她的语调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问自己。

    “你要是真想听我的意见,我可就直说了。我觉得是太快了。我直截了当表明态度,说完我瞥了一眼杨豆豆,她的表情从刚才的茫然变成了沮丧,那种最后一点希望幻灭后的垂头丧气。

    就好像小时候去春游,气象预报说要下雨,但是仍旧不死心的跟大人反复求证明天不会下雨吧。其实问的时候心里明白得很,雨是一定会下的,但是问一下好像就能把不下雨的概率增加一点。

    我没有因为她的沮丧而心软的改变主意:了解一个人需要很长时间的,也需要有一番共同的经历。学校象牙塔里的恋爱都带着美丽又虚幻的面纱,接触不到真实生活。这种环境下,哪怕谈上两三年也很难就知道他适合跟你过一辈子了。这么匆忙的就结婚,你有信心吗?

    杨豆豆踟蹰了半天,说:我也不想这么早结婚,可王桦那头追得紧,而且我妈和我外婆也总说女孩子最好25岁之前结婚,过了25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她们说年轻的时候生孩子身体恢复得快,什么也不耽误。

    我听着皱起眉头了一声。我外婆也这么跟我说过,我妈倒没说25岁,但应该也绝不会超过太多,不过对于这种一定要给结婚年纪设个门槛的理论,我向来嗤之以鼻。她们认为结婚就是终点,好像结了婚就代表进入了幸福生活的保险箱。但我觉得结婚只是个开端,往后的婚姻路那么长,不找到一个可心又可靠的人可没法走下去啊。结婚前不睁大眼睛多花点时间好好考察,就跟不认真做研究赶着股市关门前赶紧入仓一样,买了支鸡肋股,套在手里抛也不是留也不是。我自己认为没有五年以上的考察期,结婚的事情免谈。

    “你别什么都听她们说的,那都是老一代的想法了,25岁还年轻着呢。再说,等毕业时你也才22,这么年轻就去结婚,你都没有好好享受过单身的日子。我觉得人一生总要有一段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时光,你若喜欢两个人朝夕相处在一起,往后有几十年的时间,单身的日子可就这么几年了。张爱玲说女孩子太早结婚是种损失,虽然我平时觉得她的文章有点矫情,但这个观点我很赞成。骨头还没硬,翅膀还没毛,就要埋头于家务孩子,我想想都害怕。而且如果婚姻不幸福,早点生孩子只会是雪上加霜。

    杨豆豆听了后越发黛眉紧蹙,她这会儿就像个扯线木偶,心里向往着我说的自由,却又没有力量摆脱另一边的束缚,纠结撕扯得难受。

    我于心不忍的退了一步安慰她:好在你们这次就是见家长,不是现在就要结婚。到时候见过家长王桦也等于吃了半颗定心丸,你可以再跟他商量不要这么早结婚嘛。

    杨豆豆思索了一会忽然问道:如果是你跟谭天,你觉得多久去见家长比较合适?

    我听了一愣,不置可否的说: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想过。不过应该不会这么快。

    谭天似乎并没有打算公开我们的关系,更别提去见家长了,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这事儿。虽然私底下的时候他会半开玩笑的规划着我们共同的未来,比如上次说我有帮夫运,还提到了我们的钱,但他说这些的时候听起来更像是逗我玩,我不觉得可以当真。

    我们俩才刚开始,我并不想这就见家长。但是我想不想见,和谭天愿不愿意让我见又不一样。王桦自从和豆豆一开始就早早的告知了家里,现在又积极的想跟杨豆豆确定下来,得到家长认可。虽然他的猴急的确有点招人烦,但和谭天犹抱琵琶的状态一比较,我又觉得王桦至少还是挺在意杨豆豆,挺认真的把她当回事的。轻易得到和太难得到都一样的烦人,我兀自叹了口气。

    杨豆豆没有从我的回答里得到半点劝慰。她沉默了很久轻轻唤了一声:林溪,又隔了好半晌才听见她的下文:我跟王桦好像总还差那么点火候。

    我终于明白过来她这么纠结着要不要见家长,不是因为谈恋爱时间还不长,而是因为她对王桦不够心动。这点不温不火的小火苗提不到她以前对陈可的那种星火燎原的程度上去。她说的火候问题,不是像砂锅慢炖红烧肉,火力不够时间补,时间到了就会味自美,而是因为锅里放的不是肉而是萝卜。纵然生抽老抽冰糖加足了,炖上大半天,出锅时撒一把葱,看上去颇似红烧肉了,可吃起来终究还是萝卜味儿。

    这萝卜炖得越久越酥烂就越要命,还不如一锅没炖烂的肉。肉没炖烂,至少还能说肉太塞牙不好吃给退了,而面对一锅慢慢炖得粉身碎骨,汤菜融为一体的萝卜,总不能说炖了这么久我都没有看清,原来是萝卜不是肉啊,我还是想吃肉。

    不如在萝卜还没炖烂前就熄火吧,我握住豆豆的手说:你如果不想现在见家长,就直接跟王桦说,没必要勉强自己。

    我刚才还在羡慕王桦对豆豆殷勤有加,总是讨好的上赶着,可是看着豆豆这略带勉强的样子,我明白不对胃口的菜就是再热乎吃着也有点勉为其难。

    “评心而论,王桦对我还是挺好的。有他在,我不那么孤独,心里多个依靠。杨豆豆那被刘海微微遮挡的大眼睛,像风吹过的稻田,刚露出水田里的青光,一闪又暗了下去,他跟我提过很多次了,本来五一那会儿就说要见的,被我推迟了到暑假,如果再推迟,他恐怕要觉得我有二心了,我没有那么喜欢他,但也并不想失去他。

    杨豆豆一边纠结着,一边又倾向这更不费力的现有选择。她选择了退而求其次,本想专心致志的把变为,可是目前还没努力成功,或者说这也许不是靠努力可以成功的。这个不能让她鬼迷心窍的跑去定终身,但是却能给她安稳温暖的依赖,他不是锦服上的繁花,却是寒冬里的一件棉衣。他不是心心念念的那锅红烧肉,却也是暖胃的一碗萝卜汤。而执意等一锅称心的红烧肉是需要具有忍受孤独寂寞冷的力量的,杨豆豆显然没有。

    暑假伊始,杨豆豆到底还是带着王桦去见家长了。锦服上的繁花是奢侈品,冬天里的棉衣却是必须品,萝卜汤不能解馋却能充饥。必需品的需求曲线弹性是很低的,不管啥价码,都抵不过一个我需要。因为需要,就只好乖乖接受对方开的价。

    同学们陆陆续续的都回家去了,但我发现李妍好像没有要回家的意思。她家乡离我们这里并不是很远,她以前假期都会回去的。今年暑假不回去难道是为了想在这里打工挣钱吗?平时除了不得不说的话,其他时候她仍旧不理睬我。现在寝室里就剩我们两个,越发显得尴尬。我除了晚上回去睡觉,其他时候就尽量不在寝室里待着。

    寝室另一个同学走之前说大概还有信寄给她,拜托我帮她取信,于是我每天都去信箱拿信。一天去拿信的时候,居然看到一封给我的信,用的是学校百年校庆的专用信封。信封上没有署名,也没有邮票,显然是直接放进信箱的。我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里面滑出两张照片,印入眼帘的是欧阳飞宇的身影。

    他穿着学士服站在校门口,黑色的袍子,红色的垂布,把他衬托得温文尔雅又踌躇满志。他气宇轩昂的目视着前方,满脸的希望和憧憬。看到底下另一张照片甚是让我意外,竟然是去年暑假支教时候拍的合影。

    我打开跟照片一起夹着的信纸,确切说是一张便签,因为没有写称呼,而是直接写着:

    “得知你的这张合影不见了,翻拍了一张给你。有空联系。欧阳飞宇

    这是我和欧阳飞宇初相识的第一张合影,他一定是上次从杨豆豆那里得知李妍把我的照片拿走了,特意补给我的。当我想把信纸和照片放回信封时,我却发现那张单人照的反面写着几行字: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 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

    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 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 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

    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李宗盛的《鬼迷心窍》,看着歌词,我眼前渐渐浮现了去年中秋节卡拉OK的时候欧阳飞宇唱这首歌的情景。李宗盛的歌词深情又动人,像一只无形的小手撩拨着每一个听歌人的心弦。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多么美好的夸赞,这样的溢美之词真的让任何女人都难以抵挡。

    可是究竟要什么样的人才会把一个人,或者说被一个人,留在心里很多年忘不掉呢?时间会磨平一切的。我们现在还这么年轻,非要认为人生真的就这样了,非要说自己心如止水,实在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牵强。时间够久,新欢够好,总有一天,欧阳飞宇会沐浴在和煦的春风里,却不再想起我的笑是什么样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