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尽管你说我长得像高圆圆,可我没这么想哦,我觉得圆圆这名字挺好,我喜欢Q弹Q弹的东西,早就想注册个QQ的品牌,但没想到被腾讯抢先注册了呢。”“不是你长得像高圆圆,是高圆圆长得像你。QQ不仅仅是你名字首字母,还是你养的宠物兔的名字吧?”“你太能猜了,这都猜得到,厉害。挺期待的,咱们什么时候见面呢?”大美女主动提出约见面,好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过你挺幽默的,而且还会来点无厘头,比我们讲课老师强多了,他们每天都像不同口味的安眠药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哈哈,把我和你们讲课老师比。不过我无厘头吗?我只是觉得那段地主家的少爷像是我做梦时的魔幻穿越。”“你可能前世就是那种地主家的少爷,不学无术,还臭拽得不行。”“怎么会,是谁说上课时就像吃了安眠药,我们难学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我看到的艺术情节里,林黛玉和薛宝钗哪个好?黛玉是个忽视俗世的规章、至情至性的女子,要爱情,就选黛玉,不选宝钗;但我内心是希望薛宝钗的,“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随分从时的人生态度,伴随着才华和温暖的人文主义处世哲学,两相便宜的相处方式和淡极始知花更艳的存在方式,这样通透的女子,多么优秀、多么难得。同样,在名著《飘》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说来神奇,我和我清华的师兄相识于茫茫的网络:清华BBS空间,那时叫水木年华BBS,后来改名叫水木社区,是偶然也好,是机缘也罢,我们在信号处理和算法等几个版讨论专业问题,争论、辩解、对问题一层层抽丝剥茧剖析,彼此惺惺相惜,讨论了几周后就成了知己。
人生难得一知己,何况是否红颜乎!双方是知己兄弟,一来二去就无话不谈,我和师兄面都没见过,连长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那时除了像一个闹市口的守望者之外,更像一个智能的二分筛选器,我后来看过哈利波特的分院帽,它根据不同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通过魔帽的金睛火眼,把这些人分到不同学院去。我的二分选择,就好比看世界的态度,选择了是还是否,选择是的继续往前进,接受下面问题的二分选择,通过沟通和聊天的过程,把网络对面的女孩给区分了出来。 衣兄继续和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说你高兴得太早了这句话的背后,其实是隐含了我的逻辑。我继续写道:青春易逝,容颜易老,如果你把容颜作为自己首选的强项,我很佩服你的自信,但也替你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我这么写的原因是因为,世界上有太多女孩,仗着自己长得美,然后就持娇恃宠。其实我们确实很欣赏美、欣赏好看的女生,但是因为这样女孩就觉得受到了全世界的恩宠,却有点矫枉过正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上回书说到全国各地各种美女的信件像雪花一样飞过来,占满了我的邮箱。我每天进办公室是9点30以后,因为多了这些邮件要处理,所以被迫早进办公室半小时。 最初回复邮件算快的,因为各地的美女,一般发来的第一封邮件是一张照片,素颜的、化妆的、去摄影店拍的、或者是做了古装造型或其他造型的,然后配文是,很高兴在缘分天空认识你,我是某某某,这是我的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上大学时,先是有个小姑娘说我长得像古巨基,我当时吃了一个惊。可惜说话的不像赵薇,这小姑娘好像是为搭讪而已。 后来在中科院做博士项目时,碰到一个外单位的女生,长得真像林心如妹妹。我跟她走在五角场地铁站附近去餐厅吃饭,然后就餐的女生看到她,说你长得好像林心如啊! 我现在记不得这姑娘长相了,当时一听也是吃了一个惊,于是看了几遍,确实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从小我是个挑食的人,就是我爱吃的菜也能挑出哪部分好吃,哪部分不好吃。小时候还爱吃肯德基的汉堡,可是非得把里面的生菜一根根拉出来。出国后没人惯着了,挑食的毛病倒渐渐的改掉了。现在出去一趟我也可以几天不吃中餐了,也能吃以前觉得难以下咽的沙拉了,而且我得承认我变得越来越贪吃了,每到一个地方就去寻找好吃的。看了《JulieandJulia》之后买了那本著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实话我好像以前没见过橘子树诶,还是长满橘子的时候,能想得起来的大概只有小时候外婆种的金桔盆栽了。很意外的在芒通(menton)的街头发现了硕果累累的橘子树。橘子原来在盛夏就结果了,不是到秋天才结的,又给我这五谷不分的人上了一堂植物课。坐在橘子树下,仰头望着金黄的果实,心里像那只等肉的狐狸,要是掉下一个来多好啊。以前在新加坡的时候常有芒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