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时光里的答案(四十八)

(2022-07-24 18:21:36) 下一个

48 少根筋的男人

 

    去图书馆还书的时候,我想起来我很久没有再去借彼得林奇的书了,好奇心驱使我去找了那两本书,发现它们并排放在书架上没有被借走。翻看了借书卡,最近一个借书人仍旧是苏言,日期是两个月以前了。看来他跟我一样都把这两本书烂熟于胸了,开始寻找新的宝典。

    跟着数学系上他们的数学课,虽然非常辛苦,但是很有收获。让我在阅读计量经济学和金融方面的书籍时能更迅速的理解推算过程,也培养我在建模方面形成自己的推演方式。

    隔了几天我去系里交歌曲征集的表格,顺便问了一下有没有老师把我支教时候拍的照片交给他们。

    老师回忆了一下说:有啊,那是大半年以前了,一次你们班一个同学刚好过来,我让她转告你来拿的,她说跟你一个寝室的给你带回去。

    “啊?没有啊?没人给我照片。那我回去问问看,她大概忘了给我。

    我回寝室问起,那个同学说是她在国庆快要放假之前拿了照片回来的,然后把照片放在我桌上,还特意用书压好。她后来看书还在,照片没有了,就以为我已经把照片收起来了。之后我国庆就回家,她也就忘了再问我有没有拿到。

    那个同学满脸不好意思的跟我道歉,我安慰她说:没关系,我再找找看,兴许夹在哪个缝里了。

    可是我心里满腹狐疑,我不是个马大哈,不会乱放东西而忘记的,况且这是跟谭天的照片,如果我曾看到过,肯定会收好。难道有人拿走了?一张照片罢了,谁会拿呢?

    我突然想到这照片里不仅有谭天,还有欧阳飞宇……所以……很有可能是李妍。那次拍照的时候,欧阳飞宇因为个子最高站在了中间,左边一排男生,右边一排女生,谭天和我各自是剩余男女生里最高,所以分别站在欧阳飞宇的左右两边。

    李妍是想要欧阳飞宇的照片,还是不想看见我跟他在一块儿合影?那是我跟谭天第一次合照,我很想问她把照片要回来,可是我又没有证据,这么凭空问她,她肯定不会承认的,而且她说不定已经把照片扔掉了。

    我去了二楼找于蓓蓓,想借她的照片翻拍一下,可是她一时半会找不到照片了,说等找到了拿给我。我失望的回到寝室,刚进门坐下,就见李妍气鼓鼓的走进来,把手里的包重重的往桌上一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看到我有一本书挨着她桌子的边界,不由分说的把书往我这边重重的一推。那是本硬壳书,书角正好戳在了我的手背上,划破了一小块皮渗出血来。

    “哎呦!我惊叫了一声,李妍,你干嘛呀?

    李妍看到把我手弄破了,也有点意外,有那么一秒钟她显得有点抱歉,但随即又转为一副事不关己无所谓的样子,根本不准备道歉。我生气的瞪了她一眼没再说话,伤也不大,为了这个跟她吵架好像也没啥必要。

    李妍一直有点爆脾气,但以前对寝室里的人还是挺温和的,不过自从上次和杨豆豆因为盒饭的事情闹翻后,就时常迁怒于我。后来她又开始主动接近欧阳飞宇,就更是看我横竖不顺眼了。今天不知道又哪里得罪她了,莫名其妙的跟我发脾气。我想找块创可贴贴上,可是都用完了。

    过了一会隔壁寝室一个同学过来说:林溪,有人在楼下等你,你们寝室的传呼机坏了,他打不通,就打到我们寝室来了。

    “好,知道了,我马上下去,谢谢你啊!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准备下楼,李妍扭过头去假装不看我。

    来到楼下只见欧阳飞宇站在那里一脸着急的向里面张望,见我来了,终于把脸舒展开来了。

    “你怎么才下来?我都等了老半天了。欧阳飞宇抱怨到。

    “隔壁寝室的同学一跟我说,我立刻下来了呀?前后也就两分钟吧。我奇怪的问,我可是一点也没耽搁就下了楼。

    “大概二十几分钟前,我就让李妍上楼给你带话了啊?她没跟你说吗?欧阳飞宇也很讶异。

    这下我全明白了。

    “刚才李妍在这里看到你的时候说啥了?

    “啊,说啥?哦, 她问我是不是在等她,我说我来找林溪,你们寝室传呼机坏了,让她帮忙带个话叫你下来。就这些啊,有什么不对的?欧阳飞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李妍看见你的时候是不是很高兴?你看见她的时候是不是也很高兴?我继续问他。

    “她高不高兴我没留意,我是很高兴,因为我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就想找个认识的人带话呢,她刚好经过,我当然高兴了。欧阳飞宇还是没反应过来,你到底想问啥呢?

    男生有时候是不是少根筋,这种弯弯绕的心思他们理解不了。李妍发现欧阳飞宇看见自己很高兴的时候,当然开心啦,以为他在等她,结果欧阳飞宇是来找我的,那可不是让她失望又难堪嘛,难怪刚才对我发那么大脾气。

    可是我该怎么跟欧阳飞宇解释呢?难道说李妍喜欢你,因为她知道你喜欢我所以很生气不想传话?可是欧阳飞宇自己还从来都还没把他这心思说出口过呢,我总不好说我已经知道了吧。

    我只能说:算了,这些事以后再跟你说。你来找我什么事?

    “我再过几个月就要去上班了,现在正在找房子,找了几处觉得还可以的,想让你帮我去看看。你是本地人,情况了解的多,也能帮我把把关。欧阳飞宇说着递给我一些房源信息的材料来。

    “好啊,没问题,你约好看房时间通知我就行。我伸手去接他给的材料。

    “你的手怎么出血了?欧阳飞宇一眼就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

    刚才没贴创可贴,血渗出来了一些凝固成一个小块,看着特别明显。我心想还不是都怪你,嘴上说:没事,擦破了一点皮,创可贴刚好用完了。现在凝固了,也不用贴了。

    “还是要贴一两天的,防止感染。我那里有创可贴,一会我给你拿些来。欧阳飞宇关切的说。

    “不用不用,寝室同学那里肯定有,你不用麻烦了。我急忙拒绝了欧阳飞宇的好心。他可千万别再来,要再来一下我受的伤可能更多。

    紧接着的几天里我发现我在寝室里的东西经常错乱的自己移动位置,我在桌子底下找到了揉成一团的毛巾,书架后面一只被踩得乌漆麻黑的球鞋,刚做完就不翼而飞的作业本……想起前些年某大学女生的铊中毒案,我是不是该庆幸李妍读的不是化学系?相比之下李妍的这些小打小闹算是仁慈的了。

    李妍三番五次的挑衅超出了我容忍的底线,我必须让她知道我不是可以任她揉捏的。

    一天寝室里只剩下我和李妍时,我对她说:我把你的这些鬼把戏都报告给辅导员了,他说会找你谈话,然后跟系里汇报,如若再犯就将不允许你再住在寝室里,自己到校外找房子住去。

    李妍正得意连日来的战绩,以为按我息事宁人的性格会忍气吞声,没料到我今天冷不丁的突然还击,大惊失色的说:什么……什么鬼把戏?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溪,你无凭无据不要血口喷人。

    “我既然有胆量跟辅导员说,当然有证据。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故意傲慢的瞥了她一眼。

    李妍明显有些心虚的以为真的有同学看见了她这些小勾当,眼神散乱,不知该如何回我的话。如果真被赶出宿舍,丢人且不说,光是租房子就要一大笔钱,李妍家境平平,她应该很难跟家里开口多要这笔钱的。

    我从容不迫的说:你不要以为我一直沉默着就是怕了你,就可任你欺负,我只是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罢了。大家同一个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耍这些把戏有意思吗?你是以为我不会吗?

    李妍仍在心理博弈,并没有就此承认,只是咕哝了一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这气势明显矮了一截。

    我趁势追击说:咱们女生也该有点出息好不好,至于为了一个男生跟室友反目吗?你见过哪个男生为了追一个女生,会在兄弟间使绊子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行。你喜欢欧阳飞宇自己努力去追,不要总把心眼用在怎么对付我。你得到他的心,我自然就是不你的障碍,你得不到他的心,对付我又有什么用?你动点脑子吧!再说了我如果把你的这些行为告诉欧阳飞宇,你觉得他会怎么看你?

    “你以为你说什么欧阳飞宇都会信吗?我还告你诬陷呢。提到欧阳飞宇李妍明显有点乱了阵脚,表情慌张,垂死挣扎着试图反咬一口。

    “那你要不要试试?看他信不信?信谁的?我毫不退让。

    李妍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哑口无言,她心里明白自己没有胜算,但是仍旧矢口否认:反正我什么也没做过。

    “你承不承认没关系,如果你就此打住,过去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我就去跟辅导员说不必上报了。不然的话,你就等着流落街头吧。我斩钉截铁的说。

    李妍没再狡辩,狠狠瞪了我一眼就闭口不言了。

    晚间我把这事跟杨豆豆说了,她气不过:你怎么没早告诉我?让我知道了就往她床上泼盆水,看她还怎么睡觉?

    “那你不是跟她一样同流合污,还把事情闹得更大?

    “闹大就闹大,谁怕谁呢?她这种人就要给她点教训。杨豆豆不满的说,你还击得太无力,还傻乎乎的鼓动她继续追欧阳飞宇,她如果添柴加火的真把欧阳飞宇追到手了,你不是亏大了?

    “我不鼓动她又不是就不追了,再说欧阳飞宇又不是我的,谈什么亏不亏的?李妍只要不来惹我就行,其他的事我不管。我满不在乎的说。

    “你等着瞧吧,李妍肯定要放狠招了。杨豆豆扬起头双手抱头,把脚翘到桌子上,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