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5)—— Hard work, simple life

(2020-10-13 08:59:11) 下一个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开相册里面的一张照片,放大了递过去给Charlie看。

这是翻拍的一张老广告,最醒目的地方用粗体字写着:Ultimate backpacking experience! The Best hidden gem of this paradise! Four days three nights fully guided hike to Pea Soup Lake, departing from Moon dance ranch. 粗体字后方配着一张照片,展示着蓝天白云下一个堪比巴塔哥尼亚传说中的绿松石湖一般无二的湖泊,更远处角落里的徒步小径上,有一队小小的背包客正在山脊上朝着它行走。

我对他说:“我在广告上看的。”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Charlie拿着手机端详了半天,幽幽道:“近几年我们都没有再做过这个tour,偶尔也有人来咨询,我们可以提供详细的路线图,但他们得自己上去。”

“为什么不做了?”我问他。

“不做就是不做了,我不想做,不行吗?”Charlie变自卫起来,蛮横的表情又回到脸上,拳头握紧了瞪我:“你干嘛要问这么多?”

“昨天,你没有给我机会说话。”我不紧不慢地讲:“我有至少五年背包徒步露营的经验,五天到十五天的各种长度和各种难度的都有。昨夜我仔细地读了这里的guided hikes项目,略微有些小意见。第一就是简单,基本上都是初级露营的线路,难度小时间短;其次是景色,当然也是因为线路的限制,就导致走不远也走不高,那得到的景色回报自然也不高。最后,我承认这些项目能让一部分游客觉得很高兴,但是我更想达到的,是让他们‘激动’让他们‘难忘’。”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同意我的看法,我认为一条好的线路需要有一点儿超过游客平均水平的难度。要让他们有跋山涉水历经坎坷的体验,如果不付出就能得到的东西,很少有人会珍惜。而倾情付出挣来的美景美食,心情是大不一样的。”我歪着脑袋看他:“你手上有这么好的资源,完美的线路,为什么雪藏起来呢?我可以做啊,刚开始从迷你两人团起步,我还有照相机可以给他们一路拍照留念,拿回来的照片可以卖给他们哦。。。不好意思扯远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愿意开,我可以试试看。”

“Terri,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Charlie沉默了一会儿,问我:“你走过这条线路吗?”

我知道他会问,于是,诚恳地回答道:“我走过很多条类似的trails,我是很有经验的。”

“那就是没有走过这条,对吧?”Charlie不接受我的拐弯抹角。

我没吭气。

“Kiddo,你太年轻了,年轻人做事情都不太考虑全局。”

“Mr. Cleveland,我可以给你看我的护照,”我认真地说:“或许你对我们亚裔的年龄判断不太精通,我马上就三十了,不是什么大学新生,young puppy。”

“年龄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经验才是。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带不了这个队,我也不可能把客人就这样交给你。”

“Fair enough,”我赞同道:“我可以先去个几次,本来也是这么打算,正式带队之前肯定要有详细严谨的计划和准备。你放心,我不会草率地拉着人就上山去,一切都会妥善安排和演练,确保细节都能照顾到。”

“NO!”Charlie立刻拒绝道:“无论你几岁,无论你上去几次,我也不想做这个项目。”他看到我跳起来还要跟他争执,放缓了语气用手势把我压回椅子上坐下,严肃地说:“Terri,这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干的工作,这必须是有团队的。一旦过了树线高度后面都是翻大石头了,没有路标指示,没有修缮过的小径可以走,全靠自己认方向还需要每一个成员都有一定的scramble的经验。再怎么小心,意外总可能会发生,你一个人处理得了吗?我那时候决定结束这个项目,一部分原因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愿意做的向导,另外风险也比较高,不值得。”

“你这儿的湖里,有人淹死过吧?”我问他:“这么多人钓鱼划船游泳的,没有‘意外’吗?这么多人爬山骑马,没有‘意外’吗?没有人被山师追过?被熊挠过?没有吗?”

其实,我的心头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的,但是身体已经被Charlie从办公室里丢出来了,认定我是“奸细”要弄死他。

我无奈地溜达到主楼前的大露台上趴着看玫瑰园,这是第二次被拒绝了。

我不知道身上的这件员工小马褂还能穿多久,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还能不能继续在7号小木屋住,更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来这里的时候,我是毫无计划和打算的,被接受了会怎么样,不被接受又怎么样,我都没有去想,一片空白。

来了再说,是我唯一的念头。

我默默地想,也许,我这样毫无准备而来,潜意识里就是不想成功留下。

“Hello you!”“Hi!”

我身后传来两声高叫声,回头看到一个面善的女人穿着厨房的工作服在对我招手。

“你是在叫我?”我指了指自己。

“对啊!就是你啊!赶紧过来吃饭。”她再次挥动胳膊朝厨房示意,我慢慢地跟着她过去,听她语速飞快地继续说:“我看见你早起的,所以你先吃。哦,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这里有这样的习惯,先起来的就先吃。一批批来,你看小餐厅这么小,也不能让所有人一起进来吃。牧场的活儿不好干吧?你肯定饿了。不过呢,跟大城市不一样,咱们是hard work,simple life。吃得香睡得香。”

我有点儿不好意思,琢磨着要不要告诉她我不是这里的员工,但是我确实又饿了,蹭一顿饭也挺好的。我一边拿食物一边想,这些偏远山区的人们都热情而朴实又善良,他们的心胸和外面的山水一样宽广,没有弯弯绕绕复杂,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这会儿还早,人很少,我没有躲去木柴大棚,而是找了一个能看见里面干活的人的地方,跟她搭讪:“我叫Terri,你叫什么名字?”

“大家都叫我桑切斯太太,”她回头对我笑:“Terri,你也这样叫吧!”

桑切斯太太对于我的到来很是欢喜,用她的话来说,给ranch增添了一份不一样的色彩。然后,她又给我絮叨了一些小道消息,就这小半天的功夫,大家都知道来了我这么一个外国人,觉得好奇又有趣。“我们小地方就是这样的,”她笑着说:“Everyone is into everyone’s business.”

我吃了满满一盘意大利肉丸子面和一份沙拉,还没来得及放下刀叉,桑切斯太太又扔给我一桶冰激凌,吓了我一跳:“这么多?这怎么吃得下?”

“哪儿有人吃不下冰激凌的?”她叉着腰看我:“这是我们自己做的,可好吃了!”

我不得不起身在餐厅里踱步,试图腾出一点地方来装这些冰激凌。

桑切斯太太关照我不要担心吃不完,吃差不多就可以扔了。原来,前一阵子的原料配送和厨房的规划都出了一些误解,制作了超量到离谱的冰激凌。她说:“本来吧,这些冰激凌是餐厅免费赠送给用餐客人的甜点,不对外卖。这些天来好天气比例特别高,进来用餐的客人很少,送也送不出去。咱们自己尽量多吃一点吧。”

“有冰箱不怕吧?”我说:“冻着不会坏。”

“哎,今天下午要进来一大批鹿肉,还有野牛肉,眼看着要没有地方容纳它们了。”桑切斯太太很惋惜地说:“毕竟,这些奶制品在咱们这儿就不值钱,地方要腾出来装肉食。”

冰激凌奶香浓郁非常可口,我实在舍不得扔,就带着它一起离开了小餐厅。

主楼的大厅门口,摆放着一本登记簿。我仔细地研究了一下,Moon dance ranch的餐厅是不允许点菜的,每天有固定的套餐菜单贴在门口。只要是在牧场住宿的客人,无论是小木屋还是营地,都可以来用餐,只不过要提前把名字和人数登记在本子上,厨房会根据预定来准备食材。

我翻了翻本子,今天预定的客人也不多。

营地自然不用说,家家户户都自带炉头厨具,小木屋也是带厨房的,很多人选择吃自己新鲜钓起来的鱼或者打来的野味。本来么,他们要的,就是这种自给自足的野趣。更何况不让点餐,想吃不想吃都只有这一种套餐,简单粗暴。

“怎么,打算订晚餐?”Carter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合起登记簿转身看他,他靠在前台笑嘻嘻地看着我,说:“每年这个时候,为了控制外面野牛的数量,政府会按统计宰杀一批然后分给州里的牧场。我听说很快有肉送过来,厨师会推出一系列special dish,你可以尝一尝。”

“为什么到处都有你?”我忍不住问他:“走到哪里好像你都在,我觉得你是有意的。”

“因为我是这里的经理,”他拍拍胸口,说:“当然什么都要管一点。”

“我不喜欢你这样跟着我。”我冷冷地说。

“个头不大脾气不小啊,”Carter朝我走近两步,我赶紧退开两步,他指着外面露台的躺椅,说:“跟我出来,我想跟你聊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他出去了。

我们俩在玫瑰园那侧的一个角落里坐下,面对面。这会儿,我才认真地打量了他一下。没有了帽子,没有了太阳眼镜,他并不像我之前以为的那么年轻。皮肤晒成麦色透着点红,身材结实高大,非常健康的牛仔形象。

“听说你想带团去Pea soup lake?”他开门见山地问我,让我吃了一惊。

“Charlie告诉你了?”我反应过来,答道:“他没有同意。”

“我知道他没有同意。”Carter伸长了腿,说:“但是,我挺感兴趣的。以前我跟着去过,翻过乱石堆后在山脊上行走,看绵延的群山,然后经过一个陡坡下去湖边,那湖水是松石绿的,美得不像在人间。冬天的时候有积雪,垫一个垃圾袋坐滑下去感觉,别提多么痛快了。”

“那你知道Charlie为什么反对吗?好像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我问他。

“因为一个disappearance,”Carter很直接地说:“有人在那儿失踪了,再也没有找到。直升飞机搜救,警犬搜救,志愿者搜救都走了几轮,就是没有发现,直到今天,也没有拿到结果。”

“噢,这样的。”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carter,我不是想显得自己很没心没肺,只不过,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的。事实上,你随便搜一下网络就能看到,几乎每一个国家公园都有过很多类似的故事。山川湖泊,荒野森林的,总是可能会有一些‘意外’,不能因此就日子不过了。”

Carter点头:“我知道,所以我跟你一样,也想能重开这条线路。但是,这几年真是没什么人愿意干这种向导,会带得很辛苦。”

“我就喜欢辛苦,越辛苦越好。”我脱口而出道。

Carter收起了长腿,凑进了我一些,仔仔细细地打量我,说:“Terri,you are so weird.”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女主后来找到了失踪的那个人了吗?悬念。。。。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爱在春天' ‘虫儿’的评论 : Sorry,现在没法回答。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谢谢!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jmama' 的评论 : 放轻松看文,开心就好:)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看你的故事
虫儿 回复 悄悄话 失踪的是Jason吧?感觉这是一个忧伤的故事。瓶子更新好快!
爱在春天 回复 悄悄话 失踪的人难道就是那个很久以前很机灵的员工?
wjmama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看瓶子的故事,没有一个是重复的背景,也完全不能猜出结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