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话音刚落,我就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一时精神松懈分享得有点儿过多,但我发现自己并不太介意。其实,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对于遇到的不同男人能不能产生感情,主要还是看当时他是否符合我心目中男人的形象。今天,自从Matt对Wyndham说出“Beerandburger”之后,我突然有点儿无厘头的崇拜他,竟然完全不受Wyndham的影响,轻松就把他噎住了。当年,Wyndham在我眼中绝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你认为没有人会理解你为什么要资助他们家。”Matt淡淡地说。我问他:“你理解吗?”“说实话?”Matt顿了顿,摇头道:“No.”我无奈地笑了声,问他:“难道你不应该稍微装一装,说你多少能理解一点点;或者,说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我不能。”Matt扁扁嘴巴,仍然摇头道:“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敢说我能体会你的心情。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Matt松松地圈着我的肩膀,安静地陪我坐着。BBQ的炭火已经慢慢熄灭,隐约还能嗅到一点烟火气和牛肉的香味。我们俩都有点酒足饭饱之后的慵懒,不想动弹。我捏着酒瓶,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Matt,小时候我就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很扭曲的孩子,内心有很多很多阴暗,直到如今我都不能成功维系一段平常的普通的感情生活,所以,我不希望浪费你的感情和时间。”Matt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我们家里,姐姐是最受宠的一个。”我接过Matt地递过来的另一瓶啤酒,仰头灌了一口,接着道:“她从小就在学校里很出风头,虽然偏科严重成绩不是顶好的那个,但是她的数学和物理都非常强,参加过各种各样的竞赛,给学校挣回来很多奖杯奖状,自然也给我父母脸上增光。他们俩很宠着她,所以,姐姐的性格和脾性都比较傲娇和强势,这也就是为什么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Matt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我捏着啤酒瓶,目光专注地看着他BBQ炉子里的火焰上下舞动,以为他会说“I’msosorry”之类的套话,但是他没有。沉默了一阵后,Matt说:“Nowitallmakesense.”“什么?”我的心里忽然动了那么一下,似乎猜到他说的是什么。“第一次在酒吧,你听卡朋特的歌,”Matt的脸上露出一些温情的色彩,接着道:&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时候,我的手机再次发出响声,屏幕上跳跃着Wyndham的名字。“你介意我接个电话吗?”我问Matt。“当然不。”Matt松开我的手,靠进椅背里扭头看向窗外。我按下车上的免提接听键,Wyndham的声音带着欣喜,一接通便抢着说:“Kiddo,youdidit!”“Lori告诉你了?”“对啊,”Wyndham说:“一结束她就给我打了电话。实话说,我以为你会是第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Andrew的脸色铁青着,视线想绕过我去看Enid,我稍稍移动半步挡住了他。“You.Are.A.Bitch!”他咬着牙压低声音对我说。“Iam.”我微微一笑。我收起了之前小心翼翼的说话态度,瞬间变得强势起来,一个问题紧接一个问题地抛给他,完全不给他多余的时间思考和准备。我知道,Andrew并不是忘了他还有个女儿,只不过这些年来他心里没有在乎过她。其实,之前我问的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打离婚官司是我每天面对的工作,要说我对每一个case都保持高度的热情,那不太现实。但是,时不时的,也会遇到几个格外触动我神经的例外。Lori的女儿Enid就是其中一个。她和Cody一样,跟我很快就发展出一种默契感,这种默契感的起源,应该就是能被理解甚至共情。尽管她无法向我提供任何实质性的证据,但是透过她的叙述,我们俩都能看见同一个不需要我们的“父亲&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同意接手以后,Lori给了我她带来的离婚前后的所有资料,尽管过了七年多近八年时间,但是她仍然保存得相当完整。我回去以后跟老板过了一遍情况,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出庭。”“你不需要这么做,”我一边收拾材料一边说:“基本上没有赢面,以前遇到这种类型的案子,事务所不会出两个人过去的。你放心,我自己可以。”&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挂了电话,我捏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儿呆,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给Wyndham拨了回去,语气不太友善地抢在他说Hello之前就问:“Whatisit?”“你就这么跟你爸爸说话的?”Wyndham在那头凉凉地问我。“What.Is.It?”我再次不耐烦地说:“我一会儿还有客人。”“Zoe,kiddo,Ineedyourhelp.”他的声音放得很低沉很温和,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头发的气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