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12-07 21:00:24)
那个生日的夜晚我在庄强和时杨宿舍里度过,跟他们俩说了很多很多我的事情。主要是庄强在跟我聊天,时杨在一旁安静地端茶递水和聆听。时杨后来告诉我,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一起跑出去大城市打工,把他交给了大伯照管。大伯一家人对他视如己出,然而终究不是自己的父母,到底还是隔了一层。他有些腼腆地对我说,他最擅长的就是懂事和听话,可以把存在感刷到很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12-04 22:46:30)
我认识庄强和时杨他们还是在十多年前,读研报到的那天。我记得大礼堂前人潮涌动,各个科系都摆出了长桌子接待新生。排队的时候我就看到我们系的桌子后面有个男人,看起来年龄明显大过一般学生,但又比教授们小太多,一边吃着一个苹果一边对着身边的两个男生指指点点让他们干活。看到我拿着证件材料走到他们的桌前准备递,他抛了苹果“噌”地一步跨过来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2-03 20:27:15)
庄强忽悠我移民加拿大的时候,说:“多伦多这个城市,大得恰到好处。”想见的人,拐个弯就能见到;不想见的人,十年都碰不上一次。我盯着后视镜发愣,直到有车不耐烦地嘀了两声喇叭,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车还挂着倒档,正出了一半车位。伸手打了个招呼,重新停回车位,熄火的时候我掰着手指头算算,可不,不多不少,十年了。庄强正站在超市门口,手里捏着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3-07 23:12:23)
开车经过公交车站的时候,我一眼扫到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下意识地带了一点儿刹车,在后视镜里看到站台上的姑娘也正在看着我的车子。大晚上的路上没什么车,我很果断地倒了回去,摇下副驾驶的车窗凑过去喊:“嘿,嘿嘿!吴。。莼璐,对吧?”吴莼璐也弯腰下来对着我腼腆地笑:“许老板。”“你干嘛呢?”我问她。“等公交车。”她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3-01 21:50:27)
吴莼璐离开之后我才慢悠悠晃荡着去了一趟洗手间,折回来的时候看到收银台上几乎平趴着一个女孩儿,使劲伸手去够抽屉里的现金。派克站在旁边,无奈地看着她。 “爪子收回去!”我几步跨过去,一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手拧住她的耳朵,她立刻“哎哟哎哟”地喊起来,引得大家都朝我们这边看。 “哥哥,”她紧紧扒着柜台的边缘,扭头对我说:&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不是变态。 呃,这年头谁敢肯定自己不是变态? 好吧,也许有那么一点儿。 墙头的老自鸣钟敲了不多不少的六下,我跟着它的节奏一下下地默数,最后一下敲过后会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喀嗒”声,每次听到那一声我的心就落下了,安定了,不然总是悬着似的。 我停下手里的活儿,朝窗外看了一眼,玻璃窗上哈了一层湿气,窗外来往行人车辆便不那么清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我心里有数,李誉然这么一个成熟理智,做事四平八稳的男人,绝对早就想好了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更何况,他们两个之间的纠葛我根本不清楚,怎么可能随便就指手画脚让他按我的想法做。所以,他请我过来,不是真的需要我拿主意,而是想表明一个坦诚和尊重的态度。感情里的绝大部分问题,说穿了都是态度问题,态度说明一切。我们俩现在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他前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小周丢下一句“我去给你倒杯茶”便走了出去。我看着屏幕,留意到女孩的背脊绷得更紧,肩膀微微耸起,说:“誉然,这件事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难,你是律师啊!”“是啊,国家发给我律师执照,”李誉然端着胳膊抱在胸口,依然斜靠在桌边,一本正经地说:“但是,没有发给我用法律去威胁别人的执照。”“我只是想要你用专业的措辞给他一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我本来以为,按照李誉然一贯的稳重表现,第一次亲热多少会有些矜持。没想到,人家一点儿都不跟我见外。再想想也对,衣服都脱光了赤诚相见的,总不能还谦让着你先请或者我先请的。而且他那么久都没有过了,这点激动和急迫也很好理解。 等他挥洒完了激情,抚摸着我的后背渐渐喘匀了气息,李誉然拽着我的胳膊想把我拉到他身上。我抗拒地挣了挣,他低声道:&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1-07 07:46:34)
大家新年好呀!新年快乐!不好意思很久没有更新了,假日期间又是游玩又是有几波亲戚朋友来,忙活到现在才消停。这个节日过得很热闹很高兴!新的一年开始了,又是一程新的旅途,我争取这两日就有更新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