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7-01 17:34:28)
Betty低着头没有说话,我转身走开,心里多少有些后悔。实话实说,Betty的个性比我温和很多,当初她给我的感觉不仅仅是知书达理,更多的是善解人意。随便谁跟她聊起什么话题,说起什么事情,最后都会觉得心里很舒适很妥帖。所以,我至今都没有那种对她恨之入骨的心情,哪怕在这场“婚姻斗争”中她最终胜过了我,她仍然把自己放在弱势的一方,谦卑而讨好。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30 18:10:49)
病了一小点,休了两天好多了,明天一定一早更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6-27 12:09:40)
也许是街道上停了太多的警车,带着Paul离开的箱型车选择了朝着我们小街的深处开了一段才找到地方掉头,两边所有的邻居都站在门廊上驻足默默地注视着它缓缓驶过。Paul在这个地方生活了20多年,我敢说每一家每一户的门口,都有几株他精心培育的花草。我想,再最后离开之前,他也想跟它们做一次告别吧?Paul走了以后,警察们也开始陆续地离开。周围的警戒线被扯掉一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26 12:35:53)
何桥阳开始重新叙述一遍经过,两位警察听得很仔细。我突然想起欧文还等在外面,我的行李也没有拿下来,就赶紧跑了出去。警戒线外几步之遥的地方,我看到欧文坐在几个大箱子上看着Reiko家门口。那边守门的警察更多,她家的车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箱型车,所有的玻璃窗全部贴了膜,黑得让人心里发紧。我过去跟欧文打招呼,简单地把情况跟他叙述了一下,很有些不安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6-23 16:43:38)
看到洛恩的留言,我想起了过去那段他带我的时光,应该说是提携更恰当。理论知识可以补,语言劣势也可以补,但是眼界和气度是临时补不起来的,需要时间需要历练也需要有人在高处拉一把。不仅仅是洛恩,还有我的导师我的老板,和这次志愿者旅行中认识的所有的人,欧文。他们都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都伸手提携了我。办理离婚手续的那段日子,我常常会想到命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6-21 19:57:54)
“不能。”我侧头看了看欧文,很快地拒绝。 欧文轻笑了一声:“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一个peoplepleaser,”我恨恨地道:“你告诉过我的,还记得吗?别人一不高兴了,你就觉得自己有责任要去安慰一下。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不、需、要。你不用把我当作慈善工作对象来献爱心。” 欧文依旧笑嘻嘻的,丝毫不介意我的态度,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6-19 13:02:37)
俗话说,做生不如做熟。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工作的流程熟悉了,当地的环境熟悉了,同事们之间熟悉了,每个人看起来都越来越放松越来越自如,药片们被越数越快,记录被填写得越来越快,给病人服务起来也越来越高效。 最后三天去的那个服务站在纳波河边的一座小山脚下,我们把上午的病人看完到午餐之前富余下来的一段时间,用来跟当地的孩子们去山上走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0-06-16 16:33:04)
我试图给Reiko打电话但是信号不给力,她又没有微信所以我只能发了一个email。虽然跟她家做了多年的友好邻居,但我跟她的先生并不太熟悉。他是一个非常寡言少语的男人,只喜欢伺弄花草,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起初,时不时地他会搬几株新培植的花草来送给我,简单指点几句就走了。我和何桥阳不是养花的材料,孩子们小的时候连吃饭都自顾不暇,更别说喂花,所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6-14 13:28:00)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山体滑坡现场,很像工地上的土方车倾泻下来一大堆的泥土,堆成一个小山坡挡住了一截公路。已经有一部铲车在运土,只不过速度很慢。我现在能理解曼迪说的,这些滑坡的量都不太大,造成不了巨大损失,但是有到处都有,所以政府没有动力也没有财力把这么长的公路沿线都修缮起来。欧文跑到前面朝窗外看了一会儿,协调员正在问司机:“如果等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12 18:29:50)
欧文就这个问题跟我讨论了一会儿,我晚上睡觉的时候静下来想了想他说的话,理解接受体谅都没有问题,问题在于相互这两个字。在我的文化背景里,大部分时候是女人在隐忍在体谅在接受,我个人认为男人在这方面接受到的熏陶和教育是很不够的。我记得有一次跟何桥阳一起看综艺节目,其中有一个姑娘发表了一段比较自我的论调,何桥阳脱口而出道:“啊哟,这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