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泰浩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
个人资料
辛泰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咀日文嚼汉字(66)枕词、序词、挂词、缘语及其它

(2021-10-15 10:30:54) 下一个

      中国的古诗有严格的规定和规则,例如五言,每句五个字;所谓七言,每句七个字。 律诗一二句称为首联、三四句称为颔联、五六句称为颈联、七八句称为尾联,绝句则只有首联和尾联。 此外、绝句没有对仗的要求,律诗的颔联和颈联是要求严格对仗的。
      日本的和歌、长歌、短歌(长短诗)有日本自己独特的规格和要求。
 “枕词”(Makurakotoba),字面意思是“枕头字”),是日语的和歌(诗歌)中使用的修辞手法,它们的用法类似于古希腊荷马史诗中的“灰眼雅典娜”和其他绰号。或如《水浒传》里的英雄好汉的绰号。玉麒麟卢俊义,麒麟是古代神话中的瑞兽,也是百兽中地位仅次于龙的动物,与龙、凤、龟合为四灵。 在这里寓意位尊高贵的意思。 还有豹子头林冲、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母大虫顾大嫂、金钱豹子汤隆等,都是借用动物的形象,来烘托人物形象。杨志自幼脸上带有一大块青色胎记,又因其为杨家将后人,骁勇无比,因此人送绰号“青面兽”。“兽”在中西文化中都有生猛之意,寓意被压迫的人随时有可能如猛兽般爆发,青面兽是用来烘托杨志的形象的,失去了其本来的意思。
    宋江的小弟李逵,皮肤黝黑,冲杀无畏,性情火爆,能如旋风般突破重围,所以人称黑旋风。另据记载,旋风是宋代的一种火炮。
    枕词所描述的名词或动词的“枕头”,尽管实际的词源还不完全清楚,本来是有特定含义的。如“母”的枕头是“Tarachineno”(垂乳根)是表示母亲的形象的词。
在古装戏的歌词里“就像那…”,“好一个…”,“真是个…”,“好一派……”
所以“枕词”由于否都不影响接下来的单词的意义,成了可有可无的虚词一样,犹如色拉酱一样的调味汁。
   “序詞”=长串修饰词。枕词是数个音节的修饰词,“序词”则是多个枕词的重叠修饰。
    あしひきの 山鳥の尾の しだり尾の 長々し夜を 独りかも寝む  柿本人麻呂(拾遺集)
宛如那,垂垂拖地的,山鸟尾巴,长长的秋夜,你让我,独自寂寞地,睡得下吗?
【訳】山鳥の垂れた尾のように長い長い秋の夜を私は独りで寂しく寝るのだろうか。
    这里的“Ashihikino”是导入“山”的枕词、“山”以及包括含有“山”的词都可以使用。如:“山田”、“山鸟”等。也可以在“峰”则由“八峰(yatsuwo)”、“岩根”(ihane)等前面修饰。有人认为其汉字是“足引(ashibikino)”浊音读出,语义是拖着双腿、喘着粗气登山,山脚长长地伸延等各种说法都有。
    “掛詞”=大家乐,就像汉语里的歇后语、双关语一样。一个单词有两个以上的含义。
    掛詞(かけことば)とは、2つ以上の意味が含まれている言葉です。“ダジャレ”と覚えましょう。
    寒いオヤジギャグっぽいですが(笑)、当時の貴族たちの間では高尚な技巧と考えられていました。実際に例を見てみましょう。
    いな → 「往(い)な」と地名である「因幡(いなば)」の「いな」
    まつ → 「待つ」と「松」【訳】お別れして因幡の国へ行っても、因幡山の峰に生えている松の名のように、皆が待つというならばすぐにでも帰って参りましょう。
    “缘语”=連想游戏
     縁語(えんご)は、特定の語に関係の深い語を和歌に盛り込む表現技法です。“連想ゲーム”と覚えましょう。
    1990年代、日本电视台系列推出人气节目“神奇大脑力量”。
“魔法般的,不可思議的,有魅力的”联想,如“神奇的香蕉”→“说到香蕉就联想摔跤”→“说到摔跤,滑倒就连想起滑雪”……。不断地继续联想下去。
“本歌取”=借用他人诗句,就像“山寨他人的歌”一样(略)。

      中国的古诗词韵律,比日本的和歌来要求严格,规则更多。如押韵是诗词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从《诗经》到后代的诗词,差不多没有不押韵的,民歌也没有不押韵的。
      韵是诗词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诗人在诗词中用韵,叫做押 韵。所谓韵部,就是将相同韵母的字归纳到一类,这种类别即为 韵部。
    句子押韵,不仅便于吟诵和记忆,更使作品具有节 奏、声调谐和之美。一首诗有没有韵,一般人都能觉察得出来, 而要说明什么是韵却不那么简单。但是,今天我们有了汉语拼音字母,对于韵的概念还是容易说明的。忌重韵
      即同一个韵字在一首诗的韵脚里重复出现,此乃大忌。
    避免同义字相押
如一首诗中同时使用“花”、“葩”,“芳”、“香”等。
    避免出韵
    古人写诗多依官韵,而许多我们认为是同韵的字在官韵中被分别列入不同的韵部之中,如“冬”与“东”之类,如果在同一 首诗中相押,即为出韵。这主要是因为古今语音变化的原因,现 在已没必要再强调这一点。
任何诗歌都要求押韵,古今 中外概莫能外,所不同者,对于押韵的限制多与少、严与宽的不 同而已。这也是诗歌同其它文学体裁的最大分别。比较常用的是 《108部平水韵》,详见前篇“浅谈古诗词韵律”。
      押韵是增强诗歌音乐性的重要手段,近体诗为了使声调和谐、 容易记忆,对于押韵十分讲究。古人通常使用官方颁布的专门指 导押韵的书,如《唐韵》、《广韵》、《礼部韵略》、《佩文诗 韵》、《诗韵集成》、《诗韵合壁》等,以南宋王文郁撰的《新刊韵略》最为流行,刘渊先生后来编著了一本《壬子新刊礼部韵》,即现在的《平水韵》。

近体诗押韵有较严格的规定,总结如下:[首句可押可不押,下句必押平声韵]:
偶句押韵
律诗是二四六八句押韵,绝句是二四句押韵,无论律诗还是 绝句,首句均可以押韵或不押韵。例如:
寄扬州韩祚判官 (杜牧)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第一二四句押韵。又如:
登乐游原 (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首句并不入韵,二四句押韵。一般来说,五言诗首句不入韵 为常见,七言诗首句入韵为常见。关于首句押韵与否的平仄规律 请参照“平仄简表”。
只押平声韵
近体诗规定,只能押平声韵,这几乎是一条死规矩,事实上 以近体诗为例,若押仄声字会感到非常拗口,所以古人都能自觉 遵守这一规则。
中间不能换韵
古诗(古风)允许中途换韵,但近体诗不允许这样。
首句押韵可借邻韵
古体诗的押韵,可以把邻近韵部的韵,比如一东和二冬、四 支和五微,混在一起通用,称为通韵。但是近体诗的押韵,必须 严格地只用同一韵部的字,即使这个韵部的字数很少(称为窄 韵),也不能掺杂其他韵部的字,否则叫做出韵,是近体诗的大 忌。但是如果是首句押韵,可以借用邻韵。因为首句本来可押可 不押,所以可以通融一下。比如:
《军中醉饮寄沈八刘叟》:
酒渴爱江清,余甘漱晚汀。软沙倚坐稳,冷石醉眠醒。
野膳随行帐,华音发从伶。数杯君不见,都已遣沈冥。
这一首押的“汀、醒、伶、冥”属下平声九青,但首句借用 了八庚的“清”。这叫做借邻韵发端,在晚唐开始流行,到了宋 代,甚至形成了一种风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