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欧洲

世界风情见闻,欧洲生活故事, 随笔,小说,交流
个人资料
简妮真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欧洲:疫情如期而至,我们是否面临崩溃

(2020-03-31 11:49:21) 下一个

简妮真人,天大建筑学渣、永久操心欧娃妈、矫情生活美学推崇者、孤独的旅行客,个周日(大陆时间用有灵性和温度的文字以及图片穿针引线记录旅欧二十年日常生活的零碎片段、风景和感受。

 

2020/3/30

?傍晚时分去Lachen那条小河的林子里采野韭菜。好几天没有下过雨,有斜阳穿过光秃秃的树枝照在那一片野地上。天地间仿佛只是我一个人。空气中传来鸟鸣和河水流过的声音。我蹲在那片野韭菜地里,一边割着韭菜,一边百感交集。这寂静,这景象,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这时局这世道,却是太不同了。自从一月份开始关注新冠病毒的疫情,从中国辗转到欧洲、到全世界。每天低头看新闻,猛一抬头,就春暖花开了。

 

 

今天是周一,突然想坐下来写几个字。此时瑞士已经实行封国两周,我也已经在家工作两周了。

 

日常做了调整,轻易不出门,只是偶尔在花园里贪欢。工作日没有因为在家办公而变得轻松,该开的会还是照常进行,只是开会地点变成了MS Teams网络会议室,各个项目也在推进。每天比平时更早坐在电脑前,中午还是会没有时间用餐,然后傍晚还是能感到疲倦。市场营销部可能是集团里少数几个因为疫情而有工作量增加现象的部门,甚至被集团里的安全监管部门和人士部门征用做各种新冠病毒防范海报及手册。另一个工作量加大的部门应该是IT的支持部门。

 

我的家庭办公地


从2月25日发现第一个新冠病毒病例到今天,瑞士一共检测十多万人,确诊阳性率约13%,一万五百多人,国家卫生部的网站每天都有疫情更新。在欧洲,瑞士属于重灾区,人均检测以及人均确诊率最大。大陆的家里人和朋友都有微信来询问我们的状况,问我们是否需要口罩。其实还好啦,只要在家里呆着就安全。而且我一月底买了3盒口罩,封国时在网上买到少量的高价消毒液。现在出门买食物也只是一周一次,所以口罩和消毒液省着用,还可以拿一些分给买不到防护物品的瑞士的亲戚。食物、卫生纸、洗涤剂囤了点,后来发现超市的供给管够,运营和价格都非常正常。

 

我一般每天一早和晚上睡前过一遍新闻。今天一大早起来读到,巴塞尔大学瘟疫学家Richard Neher模拟计算瑞士新冠肺炎走势预测:1. 最佳情况 3月29日达到高峰期, 急症患者人数为7730人, 8月31日新感染人数趋近于零, 死亡总人数为991人。2. 中等状况 5月18日达到高峰期, 急症患者人数为64'160人, 8月31日新感染人数趋近于零, 死亡总人数为22'693人。3. 最差状况 4月29日达到高峰期, 急症患者人数为747'761人, 8月31日新感染人数趋近于零, 死亡总人数为97'109人。就是说,8月31日会接近尾声。估计官方会根据情况发展调整对国民日常活动的管制,比如像奥地利或以色列那样更加严格地管制。

 

我平时对数据不敏感,不过这里摘录了几个今天(3月30号)的数据。


瑞士确诊新冠病毒阳性人数

瑞士每天新增病例(不同颜色代表各个州)

瑞士和其他几个重灾国家按人口计算人均确诊率 —— 瑞士的曲线在最上面(Switzerland瑞士,France法国, Germany德国, Italy意大利, Spain西班牙, United Kingdom英国,US美国 等)

瑞士和其他几个重灾国家的死亡人数 (Switzerland瑞士,France法国, Germany德国, Italy意大利, Spain西班牙, United Kingdom英国,US美国 等)

今天下午瑞士卫生部新闻发布会的消息,瑞士有286个病人在上呼吸机,瑞士重症病床容量疫前有1000,所以还有空间迎接高峰的到来。

 

瑞士对待轻症的策略是,自行在家隔离治疗,各村落有志愿者送药和生活用品,这样可以不挤兑医院的资源。家里的人会被集体感染产生免疫。听起来有些残酷,但是这样可以极大减轻医院的负担,让医院有能力救治需要呼吸机的重症。

 

至于检测,如果有症状了要先打电话预约。不容易获得检测预约,会被问到去过哪些地方,是否有那些新冠病毒的感染症状。有同事发烧咳嗽了也没预约到。不过,瑞士按人口比例每十万人的检测率是欧洲最高的。瑞士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型跨国药厂,在检测方面的质量和速度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很大提高。伯尔尼和巴塞尔的科学家们也在争分夺秒地研制新冠病毒的疫苗,已经进入试验阶段。

 

欧洲各国之间有互助。德国、瑞士、卢森堡、奥地利等国家虽然疫情不轻,但也分担了邻国的重症。

 

说到个人防护,和欧洲的其他国家一样,瑞士的口罩一月二月就被买空,连库存都空了,绝大部分寄去中国支援了,所以瑞士在进入瘟疫紧急状态的关头,口罩在民间很罕见,商店和网上的消毒液一日之间抢购一空。可是我觉得现在的瑞士比两周前的瑞士倒更安全。尽管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在增加,可是政府开始作为了就没什么可怕的。瑞士人在管理方面还是很有系统很专业的,本地国民素质也很好。这几天瑞士媒体的口风也变了,超市门口有消毒液,超市里也偶尔看到有人用围巾围着脸(确实是买不到口罩了)。

 

两周前,大多数的公司还在正常上班。我每天坐着公交上下班、每天和同事开会,都觉得自己在冒着生命危险。上班的同事里有不停咳嗽的,也有轻微发烧的。而同事们都觉得我小题大做。工间咖啡年轻的同事们把这作为话题来调侃, 因为他们更相信官方宣传一直强调的三句话:

  1. 这病毒只是类似一种流感

  2. 这病毒对年轻人没什么大碍

  3. 口罩无用

我想如果不是意大利情况变坏,大家还会岁月静好、事不关己地调侃下去。

 

瑞士政优柔寡断,到3月17号才封国。当时确诊2650人,和意大利临界的省疫情已经蛮严重了。社交平台和个别媒体有指责政府不作为的呼声,但是不如后来意大利眼睁睁演变出来的事实来得有说服力。那段时间的个人恐慌没有用,早就知晓COVID 19厉害的华人们只能尽量做好自己的防护。

 

封国后就比较靠谱了,政府实行了一系列很有力度的措施,比如所有州必须执行统一的联邦指令、国家准备好必须的生活物品和药品安抚国民、关闭边境严格管理出入、调集中8000名军人参与抗疫,另外拨了200亿法郎用来接济封国期间不能上班和营业的个人和公司度过难关。 

 

瑞士这边家里的老一辈人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们经历过的最严峻的时期。意大利传来的消息、图片和视频把恐怖电影变成了现实。自我意识很强的欧洲居民们被邻国意大利的灾情多少吓到了、开始意识到新冠肺炎的严重性远超一般流感,也有医院开始在媒体澄清新冠病毒对年轻人最多只会有轻微症状的断言

 

人们对医务人员的感激和尊敬表露在各媒体和各种支援中。封城后的一个中午,有市民通过社交媒体相约集体站在阳台上为辛苦的医务人员齐声鼓掌。而我自从一月以来,因为新冠病毒的事,专门找了一两个医院的电视连续剧来看,发现当医生可真不容易,而且对医生这个行业产生了很大的敬意。

 

至于口罩的必要性,目前瑞士以及欧洲媒体都在讨论,相比之前否认公众戴口罩有用的立场要松动了很多。很多国家,比如瑞士,不实施也是国情不允许,因为没有那么多口罩。而奥地利政府终于决定这周三起会统一分发并且强制所有人出门戴口罩。

 

瑞士封国前的那个周末,我和孩子的爸爸去伯尔尼的公寓看在那里上大学一年级的孩子。她所在的医学院三月初就改为网上教学了。中午我们一家人去了伯尔尼的玫瑰园用餐。风和日丽的天,满地的花开,落地窗外无敌的伯尔尼老城风景,不远处爱因斯坦的铜塑坐在小径边的长椅上。我女儿特别开心,就像个八岁的小女孩一样开心。外面有很多的人、很多的家庭,一幅浮生为欢的盛世景象。我们路过儿童玩乐场的时候,有年轻的家长打喷嚏,并没有像瑞士官方要求的那样打在肘弯里,边上的人也没在意,倒是我们孩子的爸爸私下嘀咕了一下,说这样怎么行,太自私了。看来封国是有必要的,因为还是有不自觉的人散落四周。

 

那天下午我们还去花木中心买了很多盆绿植, —— 那之后的周二凌晨起开始封国,所有类似的场所都关闭了,包括伯尔尼的玫瑰园和各种商店和市场, ——只有超市、加油站和药店是开的,而且店内限制人数,人间距必须保持2米,排队进入。

 

伯尔尼玫瑰园的午餐


 

接下来的两个个周末,我们都买好食物然后开车去伯尔尼看望女儿,这样她不用使用任何公共交通、也不用出门去超市,避免了传染途径。我也会好好地做一顿午饭一家人一起吃。有时候想,日子就是这样琐碎的。不管发生了什么,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不同的是,到了这种兵荒马乱的境地,平日里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矛盾、冲突只若微尘,生命和对每一刻当下的珍惜比什么都重要。

 

那个封国前带着孩子去过的伯尔尼玫瑰园,三月底四月初的时候风景是最美的。一条樱花载道的小径一直从山脚上到山坡顶,一路可以透过花枝俯瞰伯尔尼老城的全景。我想我会十分想念那里的风景和那里的一杯暖暖的咖啡。

 







 

不过,我家院子里的樱花这两周也开了,—— 两种不同的品种,一株“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的繁茂,一株星星点点的清丽。我把花枝剪下插在花瓶里,放在所有的桌子上。看着那些妩媚干净的花瓣,甚是欣慰。

 

樱花插在花瓶里显得特别娇嫩。我们很幸运,可以亲身经历一次恐怖电影里才有的瘟疫大流行。如果我们能够活过去,我们将变得更强壮,但愿我们更能懂得敬畏。

 

两周前,我爸微信我是否考虑回国避一避欧洲的瘟疫大流行,因为国内状况控制住了,管制得也很有条理,国民有安全感。当时读新闻也读到开始有海外的华人往中国跑。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我是不会考虑的。我现在是瑞士籍,这是我和这个国家的契约。我在这里生活了20年,交了20年的税,个人的存亡与情感这个国家已经无可分割。如果我在这里不幸染上了瘟疫,也是心甘情愿。就是死,也宁愿死在这个国家。

 

观察瑞士国内每日的新增COVID 19病例图表,似乎有数量下降的趋势。也许这两天会达到确诊人数的峰值呢,那么疫情的发展就会比较乐观。不过,根据预测,无论如何8月底疫情大概会结束了。经过了百年不遇的一次瘟疫的洗礼和净化,我们会不会更加懂得品味一点一滴的日常?

 

瑞士每天新增病例(不同颜色代表各个州)

 

最近看到过《楚门的世界》的一句话,莫名其妙就喜欢,把它给你们:
“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 文字完 -
 

我妹说,口罩可以重复使用的,但是使用时可以在里面垫上卫生纸。所以每次用完了,我会把它们晾在通风的地方几日再用。我也是这样教我的孩子的。省下来的,可以分给亲戚用。

上周有接连几天的暖阳。我在花园里割了今年的第一次草。



Home blog: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关注公众号 [ 人海欧洲 ], 阅读一个中国南方女子二十年欧洲旅居生涯沉淀出的经历、视角、洞悉、生活方式和品味、感触。

请将我设为星标和置顶,不错过每次推送。扫描二维码关注 [ 人海欧洲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简妮真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沉鱼' 的评论 : 之前是欧洲低估了这个病毒的严重性,现在欧洲国家都行动起来了,目前看还是不错的,除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医疗系统被击穿,比较严重。意大利的严重部分原因也是策略不对,不应该收治轻症病人,这样的话系统很快被击穿。理智地来说,要救人先救己,所以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不击穿医疗系统很重要。
沉鱼 回复 悄悄话 我在法国,向你问个好。老实说,也不知道欧洲最后会怎样。也觉得政策上有科学的地方,也有一些小错误。但是能看到无论国家之间,还是人民之间,虽有些不和谐的人事,但是大部分和大方向还是互相帮助,积极的。

我想作为普通公民,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尽量保护自己,尽量遵守隔离。期待疫情过去的那一天。

PS:从医学的角度讲,我比较,不能说悲观吧,觉得无解。如果没有疫苗或者有效的治疗,最终恐怕即使医疗系统撑住不崩溃,死亡人数也会慢慢达到一个数量级,且不知谁倒是会怎样。
简妮真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保重。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问好简妮,这一篇洋洋洒洒生活时事娓娓道来。通过你的博文了解到瑞士的情况。谢谢你,祝一切安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