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欧洲

世界风情见闻,欧洲生活故事, 随笔,小说,交流
个人资料
简妮真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高山之巅间的天池之美: 瑞士Pizol五湖徒步

(2018-07-27 08:52:51) 下一个



有时候我想,照着这个样子生活在瑞士,到我八十岁的某一天,也许我还是会走在山路上。那时我已老态龙钟,一点点慢慢地、有些吃力地爬到山顶,缓缓地转身看看来时的路,然后环视周围的山峦景色。 想到这样的情景,便不禁莞尔。年轻的时候,不喜欢一眼看到头的人生,现在心里的光景,又是大不如前。

七月初的到来终于可以让我去西面的Pizol走那条瑞士最美丽的全山徒步路线之一: 五湖徒步。



时节已是温暖初夏,瑞士的中部持续了很长时间的干燥期,偶尔短暂雷雨,瞬时收敛。缆车却缓缓将我们带入山风凛冽的初春。放眼之下的高山之上只生长着低矮的野草和野花。有安静的牛羊散落在脚下的山坡,铃声隐约。天色阴郁,空气湿润,淡淡的云雾飘渺于绿色山间。身后的世界一点点变远变小,然后慢慢消失不见。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六。我们一共五名建筑师,从三个不同的地方聚集到Wangs的缆车站,就这样组成一个小分队。徒步的起点在Pizolhütte (2227m)。因为怕赶不及在缆车停工前走到终点的缆车站,我们略去了第一个湖Wangersee。

要走的山路被标记为红白道,宽窄不一,蜿蜒穿过只生长着高山野草的山峦。三上三下,有一定难度的攀登和下坡。路上很多碎石,而且有时要经过大片杂乱的岩石区。山上的气候,很多地方仍有积雪,甚至在必经的路中,稍有不慎,便有滑倒的危险。没有专业的登山鞋,是不能够上山的。可是经过跋涉后,可以看到隐藏其中少见的美景。去年有段时间我没事就去google里搜索大量别人拍到的照片,照片上面的徒步者背着背包,在乱石间行走,背后是碧蓝的湖水,绿色山脉和明媚的天空。那时候我就想我会爱上它,我会去那里徒步。



我们上山的那个上午,徒步的路线被云层笼罩,不见阳光。路上陆陆续续都有人安静地埋头向上赶路。走了一个小时后突然看到前方有人集结在一座岩石山丘上,翻过去,豁然开朗, Wildsee (2493m)就出现在眼前。



初见之下,幽寂无人的湖面呈现奇异清冽的碧蓝色,部分被整齐的粼状残雪遮盖。那种碧蓝,像宝石一样,晶莹又深不可测。几座光秃秃的、连绵的石山峰在湖的对岸围绕着,山间也仍有白色的积雪。那一刻是上午十点多,到达的人们都安静地逗留在湖的这一面休息和观看。阳光时隐时现,云雾如同流浪的舞者在风中游走,湖光山色每一分钟都在变幻。







取出手机和相机更换着拍照,同行的两个瑞士人和一个德国人笑着看着我们这两个兴致盎然的中国女人。那个德国人一路都在谈论自己工作和生活以及纠缠不清的问题和苦恼,贯穿了整个路途,其他的人陪着她听和聊。 我却只埋头走路、淡淡地不出声。

她的情况很典型。在欧洲,坚持作一名建筑师会像坚持作一名艺术家,因为工资在有学历背景的职业人群中是最低的,竞争激烈,投标不中就意味着白干,工作大多数不稳定。不是所有的建筑师都可以成名,也不是所有的建筑师可以有幸参与创意设计。这是一份容易让人一生困惑的职业,可是还是有很多热爱艺术和建筑设计的人选择了它。把对设计的爱作为一种信仰,是坚持下去的动力。

类似的经历我都有过,加上生活上其他的起起落落,渐渐地走到今天。挫折多了,反而学会了多一点缄默。不是少了大喜大悲,只是更容易看到事情的本质,以及知道说给别人也不一定愿意听或有用,毕竟每人都有各自的忙、各自的心思。很多时候想要暂时抽身而去、调整自己的情绪,更有用的是给予自己一些力所能及的小确幸。

烦心的时候我喜欢去瑞士的山里徒步,心无旁贷地去看沿途风景。那些乡土古老的木房子、水、峡谷、开满野花的草地、延绵山峦、苍茫天地,是自然所展示的生活的单纯一面。烦心的事在我回到家的时候不会减少。没有人在我累的时候把肩膀借给我靠一靠。没有人帮我整整花园、抬抬重物……但是这都没有什么关系。

徒步和旅游让我体会到繁琐世事之外的海阔天空。而且我从去年起迷恋上高尔夫球。这项运动特别难,要动脑子也要动身体,因为难,所以打球的时候思想会和其他的事与情绪完全隔离,比冥想更管用。

怎么说呢?经历越多、见到的人越多,就越理解这个人世。没有谁的生活只有阳光的一面。记得学马太福音的时候会有一些章节专门告诉基督徒,要接受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上帝分给每个人的物质和精神一定会是不同的,凡人不可争辩、不可不平衡。每当我遇见一些很高调而健谈的人, 我都会想,好吧,他们是那些受过挫折比较少的人,所以他们的锋芒还在,他们真幸运。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是一个消极的宿命者,并不想抵抗命运的召唤,这样的认命让任何事都变得简单。可是我也开始懂得,忽视生之乐趣、和不开心的事纠缠,就是自己对自己的不善待。

这个五湖徒步是我年初就计划好,终于成行,也有几人相伴,心甚欢喜。在Wildsee滞留半小时候后我们又继续低头赶路,来到Schotensee湖。这个湖的水色深蓝。站在水的上方的岩石上,仰望周围山峦巨大环绕,烟雾聚散弥漫如同灵动的水墨,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人类的渺小。同行的Kat说,如果那天上山的人少些,味道会不同。我说我会再来。那曲回难走、一路向上的山路,豁然开朗之下所见的纯净奇异的湖光山色,人能从自然获得的感应和安慰,很喜欢,会让我念念不忘。所以我会再来的,一直延续到我走不动的那一天。

















Schwarzsee (黑湖)在一个谷中,阳光乍现,一汪湖水如同一面镜子,反射出蓝天的颜色。从乱石中走下去,在湖边找到一处被风的岩石后面坐下休息和野餐。湖水宁静, 有白色蝴蝶轻轻贴着水面振动翅膀。气温很低,可是有穿着短裤的年轻人活蹦乱跳地从身后路过。











接下来的路径被白色云层笼罩,通往第四个湖Baschalvasee。途径一处乱石场。有人们用淡绿色的乱石堆砌的石塔聚集成一片,高低错落。







一路走下山,天气渐渐晴朗清晰。看到杜鹃开放,遍地初春景象。远远的山脚之下,是阳光普照下的密密麻麻的城镇、人间烟火。





到达下山的缆车站的时候,开始有建筑物和坐满了歇脚游客的餐馆。我们也找了一处餐馆喝咖啡。拿出手机,女儿催促回家做饭的信息跳出来,还有球友从Bad Ragaz发来的瑞士中老年高尔夫球赛的实况照片,球场上阳光灿烂。我开心地把山里拍的几张照片发给他们,我真的还会再来,也许一个人,也许两个人,也许一群人,愿意被这个世界单纯干净的一面感动。

马太福音 20
葡萄园工人的比喻
天国好比一家的主人,一大早出去雇人到他的葡萄园工作。他与工人彼此说好一天一个银币,就派他们进他的葡萄园去。大约上午九点,他又出去,看见还有人闲站在街市上,就对他们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吧,理当给的,我会给你们。”
……
他们拿到钱以后,就对那家的主人抱怨,说:‘这些最后来的人只工作了一个小时,而我们经受了一天的劳累和炎热,你却把他们和我们同等看待!”
主人回答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说:“朋友,我并没有亏负你。我们不是彼此说好了一个银币吗?你拿自己的走吧!我愿意给那最后来的,就像我也给你一样。难道我不可以用我的东西,做我愿意做的事吗?还是因为我好心,你就嫉妒了吗?”
这样,那些在后的,将要在前;那些在前的,将要在后。
 


源自简妮真人在北美文学城的博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这一篇文章里的文字和图片,如果它们抚摸到你的内心,如果它陪伴了你一小段安静温暖的时光, 欢迎你扫描下面的二维码订阅我的同步微信公众号。

 


以文会友  
长按二维码关注 [ 人海欧洲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简妮真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嫣淡染' 的评论 : 来吧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好美的湖水,瑞士一直是保留在自己的计划中的大餐,待余暇多些时细细品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