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欧洲

世界风情见闻,欧洲生活故事, 随笔,小说,交流
个人资料
简妮真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两个女人的故事 9

(2005-06-12 13:42:43) 下一个

依然的家温馨而随意舒适,让如嫣喜欢。比如说,星期天的下午,依然的客厅里常常燃烧着炉火。有孩子的叫闹。彼得坐在壁炉边的沙发上看报纸和添加柴火。依然在厨房里忙碌,如嫣习惯于陪在那里和她说话,或者坐在客厅里和彼得用德文聊天, 或者给婷讲中国的婴儿画报上的小故事。有时不敢相信依然这样一个聪明能干的女强人可以改变得如此巨大。眼前的依然就和旧时的中国女人一样,被自己的男人养着,不用过问窗外的世事,只是静心地做饭洗衣服带孩子。尤其是她的眼神,变得宽广和慈爱。这让如嫣想起某种卷土重来的幸福和安定的含义。

如嫣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把她抱在中间在公园里照全家福。如果有过完整的天伦之乐,在如嫣的记忆里也只是一小段一小段模糊的片断。那时候她和父母一起挤在10平米的房间里的大床上玩耍,清晨六点半从半导体里传出来天气预报和新闻报导,母亲下床去准备早餐,父亲帮她扣好衣服。她坐在父亲颠簸的自行车后座上,感觉自己象行驶在一张安全的小船里。那样的日子真好,热闹和完整的,却终於因为父亲赴港继承祖业的突发事件而消失。母亲说父亲还是爱你的,看他托人给你带来的东西就知道。一直到如嫣自立为止,她的衣服是最美丽的,玩具是最得意的,都是港货。可是她和母亲都知道那里面的缺陷。事实是父亲把他们丢下了。她看到母亲常常独自出神。会无缘故地紧抱着如嫣落泪,如嫣也会伤心。那时侯母亲还是个美丽的女子,她的身体里总是散发着让人感到舒适的清香,可是她一直坚守着自己的骨肉,和如嫣相依为命。很长一段时间,有十年左右吧,如嫣在母亲的述说和怀抱里,已经记不起父亲真正的样子,只剩下从前的照片夹在相册里,渐渐发黄,渐渐生疏,当然剩下的还有那些时鲜的港式衣物。直到有一年的夏天父亲寄钱来让她去香港看他和度假。等在关口接她的父亲已经彻底成了一个陌生人,发福了,也老了。除了寒喧,他们几乎没有说话。她想起从前恨过他,可是在看见他的时候,却没有了感觉。他老了,真的,脸上有很深的皱纹。他伸出手来帮她提行李,她注意到他双手的皮肤也显得粗糙和松弛,突然就难受起来。是这个陌生的男人使她和另外一个女人的生活变得残缺不全。可是他们又是两个陌生的却因为血缘的关系相互深爱的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