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欧洲

世界风情见闻,欧洲生活故事, 随笔,小说,交流
个人资料
简妮真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丹妮耶娜嫫嫫

(2005-06-30 14:14:08) 下一个

今天是女儿彤彤去上幼儿园的最后一天了,也就是说我们和圣约瑟夫儿童之家的儿童托管合同到今天止结束。中午去接她的时候,丹妮耶娜嫫嫫在衣帽间里把彤彤所有的物品都打好了包,叮嘱我不要忘了点点清。她问我彤彤下午还会来吗?我说,会的。看到她慈祥和释然地笑,突然心里生出一点惆怅和内疚。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她一定把这个日子当作个特别的日子了,是个需要正式说告别的日子。我这个成天瞎忙的人却没有放在心上。其实我是觉得住得那么近,一定会抽空带孩子再来拜访这里的大人和小孩们,所以没有离别的感觉。可是却会有人为这样的别离难过。

下午的时候在家里上网看看文学城,然后看了点电视,凤凰台在演<穿越激情>,演绎现代人的婚外恋。然后朋友打电话来说在雅虎的聊天室里游戏人生一样地聊天,那里熙熙攘攘,五湖四海的人拥挤着,寂寞着,渴望和搜寻着感情的寄托。真的,不信上网去看看,很多人成天都花很多时间在谈论和关心爱情,谈论和关心自我,好像世界上除了爱情就没有更重要和美好的事情。可是就在身边的实实在在的世界里,有另外的一种人,他们安详而美丽地活着,他们是象丹妮耶娜嫫嫫一样的人。看到他们,那些谈论爱情的人为爱情付出一切的人就显得狭隘自私幼稚得如同尘埃。

很早就想写写丹妮耶娜嫫嫫和她的圣约瑟夫儿童之家,所以,就在这个雨过天晴的下午,坐在书房里写下一些关于她的字来。

盖瑞说,这个圣约瑟夫儿童之家是丹妮耶娜嫫嫫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

第一次带彤彤去那里打听报名的事宜的时候,看到一座很古老的房子和一个不大的却堆放了很多玩具的院子,房子里面4层楼,分别有餐厅衣帽间,婴儿班,小班和大班,睡房,祈祷室,办公室等等,电话在楼梯间的走廊上,比较拥挤和陈旧。有孩子的和女人的声音从教室里传出来,厨房有个年老的嫫嫫在做饭,楼梯间和卫生间有中年的清洁工在打扫卫生,好像一个家一样。慈祥的丹妮耶娜嫫嫫就是这个家的家长,意大利人,瘦小的身材,有点长长的脸,带着眼镜。她站在楼梯间里和我说话,告诉我目前没有空位了,必须等到暑假以后,然后递给我申请表格,上面的每个月的托管价格是350法郎,一个令人无法致信的价格

每次来到这个房子,就想起这个古老的房子里有她的生命,寄托和心血。这个村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事实。每个月每个孩子才交350法郎,包吃饭,一个班的孩子最多不超过12人。大多数孩子都来自生活收入不是很好的家庭,所以月费从来没有胀价过。可是从孩子那里得来的收入连雇佣一个年轻幼儿教师的工资都不够付,何况每个班平均2个老师或看护阿姨,加上清洁工,日常维修,伙食等等。丹妮耶娜嫫嫫作这个家的管家却作了几十年。嫫嫫的生活十分简朴,自己是不要工资的。除了在这个儿童之家里的管理工作和看护孩子的工作,她也有一些社交活动,那就是到处去筹集资金来维持儿童之家的半福利性质的宗旨。盖瑞说她认识很多年老的人和从前在儿童之家长大的人,除了从教会和政府那里得到的经费,常常还能从这些人那里得到帮助。比如,逢年过节,她总能想办法为孩子们准备体面的礼物和好吃的甜食,圣诞节还会安排圣诞老人造访,还有,儿童之家的玩具总能添置一些新的,一点不比那些赢利性质的托儿所差。而且,经过这些年的摸索,她能够实现不同年龄段的孩子组成不同的班级、有针对性地接受不同程度的教育,这样的系统教育已经不再是仅仅的托管性质,是大多数瑞士的托儿所无法做到的。我送彤彤来这里的大班上课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每天早上送孩子去圣约瑟夫儿童之家的时候,会看到丹妮耶娜嫫嫫坐在餐厅里面看孩子。她例常穿着一件素净的白色或蓝色袍子,胸前挂着银色的十字架。这里6点就开门了,所有的34岁的孩子要在餐厅里等到9点老师来了才到楼上去上课,所以在9点以前他们同丹妮耶娜嫫嫫和一个年轻的阿姨待在一起。丹妮耶娜嫫嫫对孩子从来都是很慈祥和蔼的,即使是批评孩子的时候也用平和的声调。她有时带领孩子们做些小肢体练习,讲些故事,总是微微歪着头,微微笑着。看得出来和孩子在一起她是那么快乐和轻松。这些孩子如同她自己的骨肉,她深爱着这个上帝给她的使命。生命的简朴,繁琐,拮据和劳累,对於这种快乐,又算得了什么。

 

很多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丹妮耶娜嫫嫫和那个烧饭的嫫嫫有多大年纪了,二三十年前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她们就长那个模样,到现在一直没有变。有时候觉得她们真的可能是上帝派来的使者。盖瑞一直对我说,不管彤彤是否在那里托管,我们今后一定要支持拉亨的儿童之家,它的存在帮助了很多家庭和孩子。它曾经帮助了我们和我们的女儿。

 

不知道瑞士这个国家里这样性质的嫫嫫和教会的儿童之家还有多少存在。有一次看报纸,苏黎世附近的类似的一家圣约瑟夫儿童之家被迫关门,主要原因是财务入不敷出,文中还提到不久前主管的嫫嫫去世,健在的嫫嫫们无法再维持下去。。。不知道丹妮耶娜嫫嫫和那个烧饭的嫫嫫还能够活多久,我很希望她们能够长命。她们的生命是一种坚持。很难再见到象她们那样为慈善而坚持一生的人。

 

也许,有一天丹妮耶娜嫫嫫过世了,这个圣约瑟夫儿童之家也会从此消失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那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