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欧洲

世界风情见闻,欧洲生活故事, 随笔,小说,交流
个人资料
简妮真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告别工作

(2004-08-14 06:05:46) 下一个
苏黎世八月的清晨,风里依然有冽骨的清凉,我走在从火车站到公共汽车站的路上。路过桥的时候,习惯性地把黑色的长袖衬衫裹紧了身体。看见夜雨过后的河水, 在脚下浑浊而滔滔地流过。

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有舒服明媚的温暖,於是我站在马路的对面,站在没有被建筑的阴影挡住的地方等车。看见旁边的橱窗里照出自己暗淡的身影,如同一个陌生人站在对面,冷漠的,风尘仆仆。

这是我工作的最后两个月。心情是复杂的。

就这样放开了手。也许会永远告别建筑师这个行业,永远不再画图。永远。

我想起这一切的起源。在那个夏季,新生动员会上,那时还没有建筑系馆,很穷。可是系主任对90个新生说,能够考进我们系的,都不是凡夫俗子。一个月以前,在和一个男同学的单独交谈中,他重复和加重了这一句。

我是违背了祖训吗,它对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深意。五棵松篮球馆工程的设计终於变故,这个纠缠了很久的结,渐渐变得明朗。然后是回家探亲的一个月里,经常带着女儿去看病,一路的担心。还是决定回去过正常的瑞士妻子的生活,相夫教子,多余的时间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写字,学网球,或者画画也可以。毕业以后没再去写生了。有些担心手会生疏,可是估计女儿会很欢喜地坐在旁边观看,会学,会记住。

端着刚沏好的薄荷茶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可以看见老城错落的屋顶,听见几个本地同事很放肆的大声说笑的声音。他们用的是瑞士的方言,不仔细听,是不能懂得大概的。他们都很好,年轻,自由。很礼貌。我和他们之间是相敬如宾的。在我的座位的左面,是一个刚来的日本实习生,整个早晨都很安静的,几乎不说一句话。和我从前一样。再在这里工作多久都还会是一样,因为我们是外国人的缘故,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上班的时候相敬如宾,下班了以后也从来不会联系。这里就是这样。在瑞士的办公室里好多时候我都是很知足的。过生日的时候,秘书交给我一张所有同事签名的贺卡。有时候过节,中午全体人员在会议室聚餐。该有的全会有的,可是我并不真的快乐。好多时候发现自己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沉默,这是恰当的表达方式以及给自己的解脱。

薄荷茶是这里最常见的一种,滚烫地入口,留在身体里的感觉是凉的。可是我每次都点它,因为红茶太浓涩,不是自己的口味。而这里,是买不到故乡的茉莉花茶的,买不到那种直达肺腑的清香。

我已经到当地政府的失业管理机构了解过了,打算利用他们的资源去重新学一下德语。系统地学习这门语言的计划很早就在脑子里,只是因为太忙的缘故,耽误了下来。现在很释然。想起几年前刚来的时候无论如何想要找到一份工作的心情,象对面树上飘下的叶子,已经没有了感觉。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看着窗外,想如果没有了工作,应该做的事情。多陪陪女儿,教她认多些字。女儿的病也许要带到大医院去看一下。房子要彻底打扫一次了,可以换上新窗帘。茶室里的屏风,最好配几副字画。花园的凉棚下添几杆竹子。还有“彼岸丁香”里的橘红,应该继续去流浪和经历,我要把它写完成。从中国买来的CD,应该有时间去看和摆弄。还有朋友之间,会有走动。

生活的节奏会慢下一点,那是我所想要的休整阶段。这里的失业管理机构会有人月月督促的,我希望不要很快就又找到一份工作,被人推着回到从前的忙碌中。我也许会重新开始一份职业,但是一定会是以一种不同的姿势。

下了火车,我看见回家的路,被阳光照射着。我想自己只是需要时间,好好地思考,好好地去选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