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最喜欢的一段说岳全传。

(2006-06-02 20:55:06) 下一个
奇怪,读罢说岳全传,印象最深的,不是岳飞牛皋,亦非兀术秦桧。而是道悦和尚以下所述全凭记忆,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岳飞接十二道金牌后,赶赴杭州。路经镇江金山寺,因江面风浪太大,不得过江。因此在金山寺内暂住。岳飞利用此暇时向金山寺的道悦和尚询问此行凶吉。道悦答答道:“留意风波”。再问,曰“天机不可泄露”。岳飞只道是因要过江,要他留意江上风波,也没特别在意。直到被害于风波亭时才醒悟,原来道悦和尚所指风波乃是风波亭。 随叹道,“悔不听道悦所言。” 行刑刽子手将岳飞所言报告给秦桧,秦桧大惊,即派捕快何力前去捉拿道悦。 道悦正在寺内与众僧人讲经,余光看见何力一行来到寺庙,随口詀一诗:

吾年三十九,是非终日有,不为自己身,只为多开口。
何力从东来,我向西方走。不是佛力大,岂不落人手。

言罢,坐化。
何力见了,大彻大悟,随即于杭州云栖出家。
有一年,与友同游。第一站便是镇江。当站在金山寺上,眺望长江,不约而同首先想到的竟然都不是水漫金山,而是道悦这首诗。及至第二站游杭州,游完岳王庙再游云栖,走在竹林间的小路上,想起数百年前,这些人物就这样一路走来,不胜唏嘘。
不同的年纪读这首诗,有不同的感悟。小时候,读过后,特别佩服道悦。认为法力无边。及至后来,转而欣赏“不为自己身,只为多开口”。再后来,更欣赏“何力从东来,我向西方走”。及至三十九也过了多年了,每每读来,还有不同的感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四裤全输 回复 悄悄话 算来老兄今年五十有四了吧,致敬一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