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文H

滌荡襟怀须是酒,优游情思莫如诗。
博文
(2017-08-12 08:03:35)


我的母亲孙清芸
(三)最初的平和生活
我最初的记忆开始于灌县(现在叫都江堰市),那是我三岁左右的时候。母亲的内心忧伤我还体会不到,但她的辛劳我却有深刻的记忆。时值1952年,父亲由于设计施工任务紧张,长驻白沙,不能回家,母亲带着我们三兄弟去白沙看望父亲,顺便给父亲捎点衣物和食物。母亲抱着弟弟,而我和哥哥随母亲走路,由于年龄幼小,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8-12 07:55:20)

我的母亲孙清芸
(二)划为地主分子
时至1951年初,母亲带着3岁多的哥哥和1岁多的我,随父亲从成都搬迁到了灌县。父亲作为一个青年工程师,参加了成都至阿坝公路(简称成阿公路)的建设工程。这是他在新中国参与施工的第一条公路。
成阿公路是为配合解放和安定川西民族地区而修建的一条干线公路,全长506公里。该路起于成都西门,经过郫县、灌县,沿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8-12 07:51:06)


我的母亲孙清芸(一)
作者黄泽文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年了。母亲于1987年6月初因患急性胰腺炎去世,她去世的时候按照虚岁来算只有65岁,还没有我现在的年龄大。
在我心中,母亲永远是那种慈祥、善良、温和的模样,待人亲切,礼数周全。看人的时候,带着微笑,但眼角总有一点忧郁的神色。她从不发火,更不会声色俱厉,无论是对家里人还是对外人,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
[6]
[7]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