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博文
(2020-03-21 08:51:29)
阅读 ()评论 (18)
(2020-03-20 08:01:07)

小时候经常玩这个。红薯的茎做成项链。 还有回形针,也能串一起当作项链戴。 一般情况下人们不太关注与自己没有利害关系的事物,植物和回形针都属于其中。 莲蓬是文人雅物。尤其干枯的,近年看到很多人用它做装饰品。我印象里莲蓬却只是用来吃的。莲心还很苦。 上次回国和我爸爸去书城,回家路上从帝王大厦下去坐地铁,过道里看到卖莲蓬的年轻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20-03-18 11:50:55)

爱吃大白菜,买了好几个大白菜。怕坏。就做成了泡菜。 做法很简单。 白菜如果太水灵,就放些盐,把杀出来的水分倒掉。不一定要很干。稍微弄掉一些水就好。 然后揪成片。我发现菜能用手揪开的就别用刀切,味道好像不太一样。徒手撕的好吃很多。还不用洗刀。 葱姜蒜乱切一气。切碎碎的。宁可多放点,不要少,少了就没味道了。哦,记得姜要去皮。 把切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0-03-17 15:26:09)

咳嗽。mad。昨天说不怕死,那是真没症状。现在躺床上无缘无故开始咳嗽,干咳,有点担心。不是怕死。横竖要死,早几年晚几年相对于浩瀚的宇宙根本不算个啥。对于个人当然算个啥,但个人本来就不算个啥,归根结底,就都不算个啥了。 担心的是万一感染。可能不会死。不会死岂不是白感染了? 也有可能会死。如果死了,老子这家当谁来继承。 首先我的厨具。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0-03-16 14:15:10)
春天好像突然就来了。事先没给我任何暗示,上周我还埋头扫雪,一边扫一边抬头骂天。今天出去太阳往我身上那么一照,大衣就有点穿不住了,毛线裤也捆在腿上扎人。我好像被什么怪力开启了脱衣服模式。大衣直接扔后座,接着开始尴尬的脱秋裤,毛线裤,棉裤,羽绒裤,鸵绒裤,弹力裤。哦,没有啦。我只是极其有失文雅的比正常人多穿了条毛线裤而已。 外面阳光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0-03-15 08:02:45)
2018年回国。下了飞机当晚赶紧去逛街,珍珠奶茶,糯米鸡,吃喝不停,说不出的喜欢。一直到天快黑才想着回家。 地点是哪里呢?我说实话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也不知道该坐哪趟车回家,也不知道哪里有车坐。看着路上的公交车一辆辆从我身边驶过,我他妈的好羡慕里面的人!里面的大人小孩居然都认识回家的路! 只有我不知道怎么回家,迷失在街头!穿着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20-03-14 05:00:03)
手机里推送了一条新闻,Meghan同款白衬衣40欧,好像多喜大普奔的消息一样。我费劲脑汁算了一下,相当于三百多人民币。我的妈呀!十年前为了去北方我外婆给我买了一件羽绒服,花了四百多。我们觉得已经是天价了!那可是羽绒服啊。有羽毛,有帽子,穿上能去雪地里打滚的啊!怎么可以和简单的白衬衣相比?! 我觉得我15欧元打折买的白衬衣也不错。 昨天办公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早上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Zimmermann焦虑的脸。他说学校很可能要关闭,幼儿园也关闭,孩子呆家里谁来照顾呢? 我哪儿知道?! 我呆立在他跟前,不能给他出一个好主意。瞥见他身后一束阳光,照在兰花上,兰花的影子恰好印在电脑屏幕上。植物本身已经很美,要命的是居然连影子都那么美! 我下意识去掏手机,想拍下来。忍住了。他桌子那么乱,万一怀疑我要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0-03-12 04:20:28)

我母亲是一个性格诡异的人。她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比如刺绣,花卉,卷发,高跟鞋。同时又在生活中极力与自己的美好愿望做抵抗。她绣出来的花草虫鸟栩栩如生,但自己身上穿的永远都是最单调的款式。绣好的东西都是要拿去卖钱的。 卷发没有,高跟鞋也没有。只是干活的时候偶尔抬起头跟我说:“我今天看到一双鞋子,你看到一定喜欢。”问她是什么样子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20-03-11 06:27:29)
今天看到通知:大学全面停课,改线上课程。 为啥我那阵儿就没遇上这个“好事”?有的课程还要签名点到。那么大一个听课室,点完名也该下课了。好处是听到了不少有趣的名字。有的至今难忘。比如Sabine,Antonia等等。 还有一个人叫Jesus。每次听到他的名字我都汗毛炸立,伸长脖子去看,就是想要看看活耶稣长什么样子! 那个叫耶稣的人每次都是懒洋洋的举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