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博文
(2019-09-17 23:18:53)
一大早起来没刷牙就去打电话,希望不要在别的地方又出现血液坏死打结没发现又要手术,总不能哪里坏了切掉哪里吧。那边医生不耐烦的说我是Unsinn。原因如下: 1。医生没有责任 2。医生已经尽力 3。总有人有疾病。还有人死亡。 4。庆幸病人在欧洲吧,要是换在亚非拉早就没命了。 5。医生没责任 6。医生已经尽力 我就相信了。 放下电话我收到了好几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9-17 13:48:55)
刚刚被医院打电话叫醒。跟我说截肢手术已经完成,病人现在还在重症留观。 我就吓醒了。 再也睡不着。 这是梦。傍晚时分我已经得到了医院的消息。 这不是梦。 从8月27号到今天,9月17号。这几个星期里,前后经历了三次手术,从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到现在一跌不起,性命危在旦夕。命运的急转弯来得太过仓促。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前因后果,除了家族病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9-17 08:18:56)

我不能理解台湾人说国语的时候为什么爱夹杂当地土语。 就好像我不能理解我姨父说方言莫名其妙切换到普通话。 不。这次我不想说什么姨父小姑。 我想说抠门的事。 我的抠门,在于我的独善其身以及对生活没有要求。 独善其身?也不知道这个成语用对了没有,我要表达的是你们爱买啥买啥,想要安利给我我也耐心的等对方说完,然后很抠门的问,是准备送我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9-14 06:18:36)
爱写和爱说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爱八卦,无非不同途径而已。如果一个家庭妇女东家长西家短是是非非口舌不断很容易被冠以八婆的罪名。 那些八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人也未必好到哪里去。比如说我自己,平时不言不语温和谦让,伪装很好,转过身来拿起手机,两个大拇指一通乱敲都是家长里短鸡零狗碎。 我说的当然不是包括文化名人的自述,哪怕提起来自己哥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9-12 11:51:39)

天哪。太喜欢。偷过来放着。 以前上学要坐车。有一天早上着急的往车站跑,一抬头看到一个男生站在一棵垂柳下,微风中,柳枝荡漾。我居然有点砰然心动的感觉。走近一看,男生是高年级的那个死胖子。因为太胖,坐烂过我买的一把躺椅。那简直就是连人带椅子。轰然倒塌! 小胖曾经觊觎我们班一个女生,班上有个天津男孩子,人小脾气暴,他霸气的说,下次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9-12 03:01:20)

以前的人死起来好像很快。 比如黛玉,宝玉大婚,她就死了。对我这样的粗人来说黛玉焚稿和葬花这两件事我都不能理解。花开花谢是很自然的事,花落人亡两不知也很正常,不然你想怎样?相互写个微信道别吗?那是花啊,又不是人。说死就死我也不能理解。曹雪芹说是宿命,要用眼泪来报恩。我也只能作此解。 古代文人也是说死就死的。比如屈原杜甫李贺都是忧愤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9-09-11 04:03:55)
姨父是八十年代末的大学生,算是赶上了天之骄子的称号。娶了我小姨他觉得牛逼得不得了,每天指高气扬的。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在自己家里表现得尤其淋漓尽致。究其原因是因为小姨认识他的时候每天都在大街上卖冰棍。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年龄尚小,对他毫无印象。据他自己说我们一见如故。他早觉得我骨骼清奇不同于家里那些凡夫俗子,当然这话是在我上了大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9-09-08 15:55:46)
鲁迅伴随我的年月不能不说很长。 自从学了三味书屋这篇课文,我在我的课桌上也歪歪斜斜刻了一个早字,又拿着小刀在同桌的课桌上刻了一个,这还不够,回家家里饭桌上刻,书桌上也刻。要是有人问我是不是手痒了,我就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我这是在向伟大革命先驱鲁迅先生学习! 当然还有百草园。每天到处找桑葚,找能弹琴的蟋蟀,还有吃了能成仙的何首乌。最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9-06 05:05:37)

1. 高中时偷偷去同学家烫睫毛,烫完后睫毛弯弯的向上翘着,像个洋娃娃,很诡异。回家不敢直视家人。我妈看了我半天,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最后她觉得可能是我的眉毛长粗了,把我拉到太阳底下,拿着镊子,揪住我的脸,利落的给我拔眉毛。被我爸老远看见,老远就喊,不要扯!并且使出绝技,瞬间挪移到我们1步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我妈手里的工具,顺手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9-04 03:07:25)

今日城中,碧空万里,艳阳高照。朕赐你个名字,就叫做好天气吧。 昨晚上做了个梦。梦里我居然tmd结婚了。好兴奋!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梦见结婚呐,你说能不让人大喜过望吗?! 而且我这个梦不是一般的梦,它具有强烈的反封建现实主义色彩。我把我爸妈强行给我安排的一切都破坏了:白色的新房我刷成了粉红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