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个人资料
wuliw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往年的11月份是小兰最忙碌的季节。两个孩子和丈夫都在这个月过生日,生日party一个接一个。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原本计划去小帆家给丈夫庆祝生日,因为小兰感冒只好临时取消。广播里不停的播报新冠病毒感染情况,女总理很重视抗疫,各地反对抗疫的呼声也很高。柏林,卡赛尔,德雷斯顿各大城市都有大规模的游行抗压,小兰把看到的消息告诉丈夫,丈夫莫不关心的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度假归来小兰休整了一周,再接下来的星期一,孩子们回归学校,小兰也回公司上班。疫情并没有完全消失。在超市购物依然必须戴口罩,孩子们上学除了在课堂上,其余校园区域也必须戴口罩,包括在公共走廊和操场。小兰每天早上6点起床,给孩子们准备早餐和带到学校去的食物。她起来第一件事先把烤箱打开预热,面包摆放在烤盘里解冻,接下来进卫生间刷牙洗脸,出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小枫在柏林之行后,每天下班都过来串门。谁都看出来了他很喜欢小帆。小帆则没什么变化,对他一如既往的很客气。有时他们俩和小孩子们一起玩游戏,或者在院子里打乒乓球,逗房东的两条狗玩。更多时候小帆都戴着耳机一个人躺在床上听什么东西。 “看来小枫是没戏了。”小兰对丈夫说。 “你去问问她。”小兰丈夫鼓励小兰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媒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在柏林,自行车和机动车同样拥挤。当车子穿过马克思街道的时候,小兰放眼看去,四周林立的小店铺,行人在走走停停的车流中大胆的穿行,她产生了一种在国内的错觉。很多人。很忙碌。这是在他们惯常居住的德国南方小城难得一见的景象。 他们两辆车同时出发,约定好在亚历山大广场会面。“我们已经到了。这就是亚历山大广场。现在得找个地方停车。”小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刚到湖边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片灰蒙蒙的天,映照着湖水惨淡。他们找了块空地,铺开毯子,小兰拿出扑克来吆喝着小孩子们打牌。 没有人愿意打牌。都跑到湖边探水去了。 小帆发现一只大死鱼。 不知道死了多久。眼睛还睁开着。 好可怜! 可能是仇杀,死不暝目。 能拿回去吃吗? 不行吧。万一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的? 大家一人一言,围着搁浅在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小兰一家和小帆两辆车前后相随,下了高速穿过偏僻的原野,经过荒无人烟的小镇,七拐八拐到达度假屋的时候已接近傍晚。 他们的度假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楼下两间卧室,两个卫生间,厨房和客厅相连,另外两个卧室在阁楼上,通往阁楼的楼梯非常陡,并不是很方便。 但两个孩子很喜欢,他们第一时间爬上阁楼,宣布占领上面的两个小卧室。 小兰想让小帆在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小兰母亲有个朋友的儿子外派在德国上班,离他们度假的地方不远。母亲在电话里问过好几次,有没有联系过小枫,一再嘱咐说小枫母亲问了好几次,小枫快三十了,还单着,如果可以,帮助张罗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小兰嗯哼答应着,一开始并没有往心里去。后来想既然度假都到跟前了,不如联系一下小枫,要是人家有空就见个面,也好和母亲大人交差,要是人家没有要搭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春假结束后,天气暖和起来,疫情也不再那么严重。中小学把学生分成AB两组,轮流上学,一组上课的时候,另外一组学生在家。政府部门也陆续开放,重新接待市民。小兰和丈夫则多了一项任务:每天接送孩子。明面上是他们担心孩子在公交车上接触到病源,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做父母的很依赖这两个孩子。事实上孩子们和其他同学一起坐公交车,都戴着口罩,一路有说有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11-12 13:23:24)

想买一双高跟鞋。穿丝袜,裙子,挎个篮子去买菜。看到熟人就抱怨,我只是个家庭主妇。搬家的时候,搬家公司只当我是一件行李。还是个饭量很大的行李。 羡慕这种生活。哪怕真的做行李也不错,至少不用工作,不要在外面看人脸色。有人养活我不让我饿死。给我一个柴房住着不至于冻死。 要是生活不顺心还可以吹一下牛,拍着桌子感叹自己本来是可以在翰林院抄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随着疫情的发展,全民陷入恐慌情绪,小兰对丈夫说,超市里一卷卫生纸都没有了!发酵粉也没有了,跑了好几个超市都没有,没有!丈夫心不在焉的说:“真要到了末日,卫生纸不是必需品。”“米面鸡蛋也不多了!你看我抢回来的,全世界最后的两盒鸡蛋!”小兰从购物袋拿出两盒鸡蛋,骄傲的说。“太棒了!”“敷衍!”小兰举着两盒鸡蛋吊转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