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那天回家贵平抱回了这个孩子,长水静静地看着被裹在襁褓里的那张小脸,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当年他们失去的那个孩子的样子,他闭上眼睛缩身靠在了墙上,啮心的痛再次撕咬着他,他绝望地想念着他可怜的牧野!如今那孩子的身体早已化在泥土里了吧,可惜现在床上躺着这个孩子并不是他! 贵平看着长水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想起了他们第一个孩子,她的眼睛也红了,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一 促成了杨越和姜遥的婚姻后,贵平心满意足,就像是一个人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作品之后愿意反复地去欣赏一样,她常常爱留心观察妹妹和妹夫的日常举动,希望能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找到他们终于恩爱在一起了的证据。 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她能看出来,小越和妹夫还是别扭着的,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两口子。她本想找机会再劝劝妹妹,可是自从他们结婚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春风吹落 这几天天气一天比一天暖,春天真的快来了,小花小草全都从土里钻了出来,很多地方樱花桃花全都已经开了,我这里还不到时候,桃树上的花苞还没有打好,虽然如此,春风已经吹起来了,柔软的,甜美的,里面稍稍还带着点凉,刚好使这风不太腻人,反而让人感到清新。 早春嘛,还没完全从寒冬的硬朗里脱身出来,正是交替的时候,那些蓬勃生长,将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她先找来姜遥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一下,然后问他是个什么打算,要是愿意就回去马上打报告。姜遥倒没说什么,只是问这是不是也是杨越的意思。贵平知道妹妹不情愿这门亲事,但是她当着姜遥却拍着胸脯保证,小越那里她来做主。姜遥于是再没多话,当即点头同意了。 贵平转过身来又做妹妹的工作,让她不要再东想西想,认准了姜遥,以后日子绝不会有错。杨越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战争随想 人类社会在形成之初就伴随着战争,几千年走来,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兴亡,战争通常是把一切推到重来的过程,杀戮自然如影随形,古时候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不是嘴里说说这样容易,那时的军功是用人头计算的,所以当历史传颂着西楚霸王的威名时,不能忘了,他麾下的士卒驰骋疆场时马鞍上挂满一串串人头,那些不再是同类身体的一部分,而是记录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了三十这天的下午,该回来的人都回来了,唯独就是一直不见姜遥上门。贵平心里有点着急,她猜小姜一定是在等小妹去请他,可是她刚才跟小越好说歹说,这孩子就是不肯去,甚至她让步说让她到对面的煤校借打个电话给小姜叫他来家吃饭她都不肯! 贵平气得够呛,这个小越怎么就这么倔呢,怎么就是不能好好跟小姜处呢!贵平的脾气也上来了,她也不管杨越愿不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贵平是从她在文教楼的新邻居岳玉灵那里第一次听到了姜遥的名字。岳玉灵比贵平小八岁,是新华书店的插画编辑,她的爱人赵孟生是煤矿学院的老师,两个人结婚四年才等到了这文教楼里的一间小屋子,就在贵平和长水那间的左边,不过两家并不是紧挨着,中间还隔着一个楼梯。 玉灵他们刚搬过来的时候贵平曾主动过去帮他们打扫卫生,玉灵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性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近小忙,看大家都开始春天的畅想,先找一篇很久以前的旧文来参加活动吧,等之后有空了,这边的春花也都开了的时候再写今年的春天吧。 春天来了,天很蓝,我喜欢坐在刚冒出新芽的树下抬头看那片蓝天,就好像现在这样。从黑黑的枝干间透过的蓝天很明亮,很干净,映着淡绿色的新芽闪闪发亮,树和天就都变得有了生机。 左边地下的蒲公英开得可真是灿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 贵平看到侄子振兴终于找到了可心的对象,天天和慧芳黏糊得拆都拆不开,不禁回头想起了小妹妹杨越,杨越和振兴同岁,不过只比他小了两个多月,这时也到了应该找对象结婚的年龄了。小越是女孩,照说更应该比振兴还要早些想这些事情,可是这几年她一直都在乡下干活,硬生生给耽误住了。 贵平一想到这儿,就觉得亏欠了妹妹,小越这些年从来都是不声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振兴回到家后左思右想,慧芳的病确是个麻烦事,别人躲都来不及,自己若是凑上去只怕日后会后悔,可是他一想到慧芳那张好看的脸蛋,凸凹有致的身材,还有她大胆利落的举止,振兴就没法控制那种想要立刻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 他感觉在心里边有个声音不停地跟他说:“慧芳是我的,这个女人就是上天特意为我而生的,除她以外我再找不到第二个这样动人心的女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