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二十 一九六六年是长水和贵平人生的新起点,他们终于各自摆脱了从前的阴霾,提起勇气,互相把信任和对未来生活的期许给了对方,再次燃起对人生新的希望,走进了正常人的生活序列。 同样一九六六年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个特别的时间,自一九五七年反右之后,这近十年来蕴积起来的政治暗涌在这一年终于全面爆发了。而这次犹如山洪般汹涌的政治运动竟然是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天之后,贵平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心一意地把长水当作了自己的男朋友交往起来。而长水却还在对世俗温情的向往和理智的强烈自责中苦苦徘徊,他知道自己给贵平释放了错误的信号,可是他却不想这么快地去纠正,人都是自私的,长水明知道自己什么都给不了贵平,未来也可能只会拖累她,可是他却贪恋贵平的温存无法果断地放手。 直到他假期结束快要走的那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了人民公园长水看到贵平和另外一个女孩已经拎着冰鞋在大门口等他了,他莫名地松了口气,原来并不是贵平同自己两个人的约会,还好,这样可以避免尴尬,也不用努力寻找话题来减少彼此的心虚了。长水心一松,脸上就露出了明朗的笑容,高兴地朝贵平她们走了过去。 贵平看着长水染了朝气的笑容,心中涌起一丝甜蜜,旁边的秀荣用手指轻轻捅了捅她,在她耳边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齐齐哈尔马戏团在东北三省很有名气,他们有不少传统绝活,像顶碗,蹬缸,柔术,喷火等等,其中马术表演更是在全国都享有盛名,所以这次到煤城来演出很受欢迎,当长水和贵平到了市体育馆的时候,里面的观众席上已经挤的满满登登了。幸好他们有座号,但是也费了半天劲才挤进人群找到了座位挤挤插插地坐了下来。 随着富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响起,开场的马术表演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了周末贵平果然应之华之邀拎了水果来韩家做客。之华的口风很紧,所以韩家除了建洲以外,其他人都以为贵平只是给建洲看过病的大夫,之华请她到家里来以示感谢,是以大家对贵平都很客气,并没人感到奇怪。之 华特意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硬留下了贵平吃了晚饭,然后她就顺理成章地吩咐长水说:“天晚了,外面黑,道不好走,你去送送贵平。”长水当然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九 长水并不知道大姐关于他未来婚姻的这些计较,他跟往常一样回来和家人过年。早在两年前他最小的妹妹之文也已经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了沈阳市第一中学当了一名物理老师,现在正放寒假,所以她早早就回来了。 弟弟长空这时参加工作都快四年了,他中专毕业以后就选择回到了煤城,在市里的灯泡厂做了一名机器维修员。现在他已经经人介绍和一位幼儿园的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自从胡润去世后,这几年贵平对于婚姻已经差不多死心了,她想,不管怎样,自己这辈子也算是曾经爱过,虽然时间短暂,结局凄惨,但是好歹也能让她心里有了一个可以去怀念的对象,守着这份怀念了此一生也没有什么不好,所以这些年来,她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对于个人感情问题已经不再有任何想法了。 但是一个女人一直单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就在一家子走投无路的时候,仗终于打完了,共产党坐了江山,成立了新中国。煤城原先的私人造纸厂被收归国有,并进行了扩大生产,泽文被招进了厂里当了一名工人,这才解决了杨家的生计。 在厂里因为泽文是中学生,识文断字,脑子灵活,做事还很果断,而工厂又正是用人之际,他很快就得到了提拔,从班组长,到科长,一步步高升,最后当上了厂里的副厂长。 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八 如今距凡民走又过了两年,在平静的孤独中时间毫不顾惜地流走,现在已经是一九六五年的冬天了,长水又一次回到了煤城同家人一起过年,这一年他已经三十岁了。 虽然长水自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独身一辈子,可是之华却并不这么想。两年前她和东城又有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女的家庭让她对人生的期望前所未有的高涨,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圆满的,有意义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大姐边把菜往桌子上放边招呼长水他们过来坐。长水松了口气,赶紧走到桌子前坐下,王芳迟疑了一下,才笑着走过来亲热地跟李大姐说:“李姐,让郝工跟韩师傅先坐吧,我帮你到厨房端菜去。” 李大姐也想提前知道他们两个谈得怎么样了,便笑眯眯地答道:“好,那你过来帮我吧。小韩,你先坐,还有两个菜,我炒好马上就来。你先跟老郝喝两盅。”说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