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五章四

(2023-10-08 12:34:00) 下一个

当天晚上两人果然坐在河边的台阶上望着河里时而穿梭而过的游船静静发了一会儿呆,那船上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倒映在河面上映得河水的波光也是一粼粼的七彩色,那光影随着船的行驶缓缓由远及近,一圈圈播散,直到船驶过他们的眼前再渐渐消失在黑夜里。

“你看,”

高远抬手指着对岸,那里竖着一块巨型的电子屏幕,这时上面亮闪闪的,一会儿是风景画面一会儿是一些大公司的广告,

“那块电子广告屏幕据说是目前全国最大的一块!”

春天早就看到了那么大一块明晃晃的广告屏了,这时听高远介绍她便好奇地问:“这么大的一块电子屏幕是怎么做出来的?平时我们个人家里的电视才十八寸,就算是我们公司大老板宋总家那种超大的我想也不过三十寸,那时看到他家的电视我以为就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大的电视了,可没想到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了,已经能造出这种快有二层楼高的屏幕了!”

高远笑了,他是学电子专业的当然明白,所以耐心地给春天解释:“哪里是一整屏幕!这是多屏幕拼接出来的电视墙。”

“啊,这得多少个电视才能拼出来呀!而且不对啊,这么多电视怎么做到共同完成一个画面呢?”

“所以需要背后有一个多屏处理器呀!这可是目前最先进的技术,有了它这些电视拼接墙既能够整体显示又可以各个屏幕单独显示,非常灵活。”

春天睁大眼睛歪头看了看高远一笑说:“不愧是学电子的,讲得头头是道。哎, 你说,这里得有多少块显示器组成的呀?”

高远耸耸肩摇了摇头说:“谁知道,总有上百个,要不一会儿等它多显的时候你查查。”

春天立刻摆手说:“谁要查这个!说真的,我一点都不喜欢这块晃眼睛的板子,这海河上的风景本来安安静静的,偏竖了这样一块花花绿绿的板子,闪来闪去看得人心烦!”

高远笑着又摇了摇头,他说:“你还是那样,什么都想配合诗意审美,要是依着你的心,咱这工业商业高科技也不用发展了!”

“是呀,”春天承认,

“这点也许是受了我爸的影响,他虽然是个学理科的,可天生就不喜欢什么工业机器和高楼大厦。我虽然不像他那么古板,不过说真的也确实感受不到这样高科技的美感。”

她这时虽然谈论的是个人审美,可是无意中却触动了高远心中的一丝痛楚,春天的父亲就算是个病人,可是也能一直陪伴着她的人生,而自己的爸爸却早已被埋在地下了。春天见他忽然沉默了,扭头看到他正若有所思地望着河面,神情有些黯然,

她便立刻明白过来,心中一阵后悔,赶紧抓了他的胳膊摇一摇说:“快看那边,又有一艘船过来了,这个船上的彩灯最多,好像船也比别的大呢!”

高远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河面上晚风徐来,难得凉爽,他深吸口气,由远处的那艘游船慢慢放眼天际,在都市灯火的辉映下,天是暗黑的,完全看不到星星,只是在东方高高地悬着半轮月亮,这月亮仿佛只是天上的摆设,同对岸放着强光的广告屏幕比起来它实在是可以让人忽略不计了。在这个日渐繁荣的城市里已经很少有人会仰头望一望它了,毕竟已经没有人需要它来照亮前方黑暗的道路。

可是,高远想,就算这世上一切都变了,这月亮却不会变,它还是我们小时候看到的那一轮,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就像是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里的那个月光宝盒,打开来对着月亮许个愿,就能回到从前,从前父亲还在的日子。

 

这晚高远把春天安排到他们单位的女工宿舍去住,那里刚好有一张空床。春天过去后洗漱好换了睡裙上床刚想拉下蚊帐睡觉,

没想到有人推了宿舍门进来,嘴里嚷嚷着:“哪个是高远的女朋友?快让我看看!”

春天一愣,看向门口,来人是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小姑娘,留着荷叶头戴了一副眼镜。宿舍里另外三个人都笑了,

其中一个还指着春天对那女孩说:“喏,在那儿呢!”

然后这个女孩就走到春天身前好好上下打量了她一遍,春天一笑刚想跟她打招呼,可是那女孩却又嚷道:“哎呦!真漂亮!刚才我听人说高远带了女朋友来,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难怪别人追高远都追不上呢!”

春天虽然觉得她有些咋咋呼呼,可是这话听着让人想不高兴都难,只不过春天一时倒想不出话来回复,要是照单收下,岂不是坐实了自己是高远女朋友的身份?虽然自己是千肯万肯的,但是毕竟高远还没有表白,日后这个话在他们公司传开了反而不美。

可是春天也不想反驳她,听她的话高远还挺招人儿,才来这里没多久就已经有人追求了,自己这一来若是能打消那些人的念头岂不好吗?这样一权衡,春天干脆不开口只是冲着她微微一笑。那女孩还以为春天是腼腆害羞了,于是又跟宿舍里的其他人说笑了几句便忙忙地走了。春天这才撂下蚊帐躺下,回想着刚才那女孩的话心里美滋滋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高远早早来找她,骑车带着她去旁边市场上的早餐摊子上吃了煎饼果子喝了豆腐脑儿,然后告诉她说之后要带她去古文化街逛逛,那里有个后天宫可以看看,并且街上两边都是卖民俗商品的小店,里面可以挑到很多有意思的小玩意,估计她一定会喜欢。春天当然叫好,她的喜好没有人比高远更了解,这样的一条街确实勾起了她的兴趣。

在去的路上,春天侧身坐在高远的自行车后架上手自然地扶着他的腰抓紧他的夹克外套,高远长腿一蹬车子载着两人飞驰在大街上,两旁是阔叶的梧桐树,春天不经意抬头在绿荫之间看着太阳的丝丝光线,清晨空气清凉,那些光线追随着他们的身影一路蹦蹦跳跳,她心里很甜,这晨光与他们此刻蓬勃的青春正相匹配。

 

那天他们在古文化街上闲逛了一整个上午,春天买了个手工缝的小布老虎和一盒泥人,她喜欢这些传统的手工艺品,虽然现在市卖的这些也谈不上什么独运匠心,但是到底是工匠一手一脚做出来的,比起流水线下来的东西还是多了些人情味。中午高远带她去吃了天津有名的“狗不理”包子,这东西名声远播,不过春天却并太喜欢,她评价说:“没咱家的酸菜馅包子好吃!”高远于是又给她点了个一人份的烤鸭卷饼,他知道春天喜欢吃这口儿。饭后他们又到沿河公园里溜达了一阵子,然后高远就蹬车带上春天去了辽宁路小吃街,说要边吃边逛,让春天一次把津门的小吃都尝遍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吃一路聊,直到天黑了还不愿意回去。高远想了一想提议说:“干脆咱今天不回宿舍了,天大南开那边有很多通宵的录像厅,咱们去那边看一夜录像怎么样?反正明天礼拜日。”

春天自然答应,两个人于是买了饮料一头扎进了录像厅。今天里面放的都是香港的武打片,好几个是李连杰主演的,春天因为《少林寺》和《中南海保镖》很喜欢李连杰,所以坐在里面看得挺入迷。半夜的时候幕布上正放《给爸爸的信》,看到一半春天偶然转头发现高远不知道何时已经出去了,她想了想,也站起来走出去找他。

在外面过道上她看见高远一个人坐在椅子里抽烟,前面桌子上的烟缸已经半满了。她这才醒悟,原来他已经出来多时了,是啊,里面电影里正在上演父子情深,这怎能不触动高远心里的伤痛呢!高远见春天出来,抬眼看着她,目光是平静的,可是眼底却隐着很多血丝。

春天无语,回身又进去到座位上取了他的夹克衫,出来递给他说:“半夜了,还挺凉的,披上吧。”

高远掐了手里的烟,接过衣服穿上,春天从旁边拽过一把椅子也坐下把头靠在墙上看着对面被白炽灯晃得发亮的白墙一声不吭。高远也不说话,他又抽出一颗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同春天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那一夜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影院里面,在黑暗中头靠着头昏昏睡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东北的变化是大,但是可惜是从繁荣向衰败变的,现在年轻人大多都去关内了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海蓝天' 的评论 : 也许是对父亲的思念和对春天矛盾的感情都有吧,这个阶段对于高远来说也是很艰难的
明海蓝天 回复 悄悄话 估计高远在深思和春天的关系到底应该怎么办,难开口。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东北这几十年变化肯定很大,我是1982年去的佳木斯,印象很深,民风淳朴,旷野深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