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贵平和长水的婚姻这时渐渐的开始出现裂痕,他们的人生观本来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不同,但是当年因为外部环境不宽松,反而把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挤压到了一起。那时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社会不容许人们随意改变,所以有其他想头的人都只好压制内心的骚动,老老实实地在国家给安排的岗位上工作生活。这样的日子让人变得慵懒,没有进取心,所以那时贵平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又是一年的清明节了,前人的诗句是“清明时节雨纷纷”,我们这里这两天却是雪纷纷,每年春天都会落一场雪,然后漫长的冬天才算宣告结束, 前两天阳光灿烂,花儿盛开,一度让我怀疑今年不会再有这场春雪了,然而现在看冬天还是意犹未尽,虽然比往年迟了一点,但是虽迟但到,还是非常讲规矩的。 清明在国内是家家扫墓的时候,这阵子闹疫情也不知道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天小周早早托人给她带了话,说是店里从锦州来了一批好带鱼,她给她挑宽的留了二斤,让贵平下了班就去取。要知道鱼在煤城这个靠近内蒙沙漠的北方苦寒城市可是稀罕的东西,从前一年也就过年和国庆的时候能买到,每个人只有半斤鱼票,到了开卖的那天从早到晚副食商店门口都排着老长的队。现在比那时候真是好了,这不年不节的竟然也有带鱼卖。 贵平听了这个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01 08:15:35)
愚人节讲个听来的笑话: 一天凯瑟给穆勒家打电话,穆勒家的儿子弗利茨很快接了电话,很小声地问:“是谁?” 凯瑟问:“是弗利茨吗?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凯瑟,能让你爸爸接电话吗?” “不行,他现在很忙!” “好吧,那也许可以先跟你妈妈聊两句。”凯瑟说, “也不行,她现在也很忙!”弗利茨继续小声拒绝。 “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十二 一九七八年的年末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把党今后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重大决策。会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拨乱反正,批评了“两个凡是”,停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方向,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文化大革命”,给大批在文革中受迫害的干部群众平反,重新定义了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比如肯定了祭奠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花和小孩儿们 今天看园子里的花零星地开了,那些晚开的树,枝头上也打了花苞,但是天阴沉沉的,太阳一整天都神隐在浅青色的云层后面,它不出来,地下的温度就立刻降下去了,屋里的暖气只好还开着。看着嫩黄,浓紫,艳粉的小花伸向含雨的阴天,时不时在带着寒意的春风中轻抖,心情多少有些压抑。 鲜活的生命力在春天里吐着芳香,似乎美丽的也是脆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周恩来的谢世在中国政坛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上层政治斗争持续胶着,但这些长水和贵平既不会知道,现在也无暇关心,因为在二月早春里他们的孩子出生了! 不同于上次的深夜,这次孩子选在下午来到了这个人世间。午后的阳光正好,天虽然还冷,可是太阳的光线透过窗子照在人身上已经有了暖和的温度,贵平的病房里聚满了人,这一次家人,朋友,同事都来了,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桃花酒 他爱桃花我爱酒, 香浓正与清冽行, 江湖儿女今安在, 桃花林下醉复醒。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果然,当长水陪着贵平小心翼翼地到医院去检查时,化验结果证明贵平已经怀孕九周了,胎象稳定。不过鉴于贵平有习惯性流产的毛病,钱主任还是建议她孕前期彻底卧床直到四个月后孩子在子宫中发育稳定了再正常活动。 为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贵平现在什么事都愿意做,她义无反顾地跟医院请了假,再也不去计较能不能当先进工作者或是政治积极分子,她这时只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流放到天涯海角——苏轼过海后
中国古代素有贬谪文化,就是那些曾经立于朝堂之上的大文人被贬到偏远落后地区,在当地发挥自身的声名和文化让那本名不见经传的穷乡僻壤忽然得到了历史光辉的照耀,无论是当时还是后世都能使地方志大放异彩,这应该就是通俗说的名人效应吧。
而那些大儒在人生低谷,告别从前的玉堂春色,窘迫中反而领略了不一样的人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