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六章二

(2023-11-05 12:24:46) 下一个

葛俊回家把这个事跟老婆玲玲说了,玲玲一寻思,上德国?哎,春天不是学德语的吗?早前就听她大舅嬷说春天不满意现在在石家庄的这份工作,成天喊着要跳槽,再不就是想继续读书深造。

她舅嬷说的时候她还没大在意,心里想着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石家庄再不济也是省会城市,在那边有这么个收入不错的稳定工作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再说春天出身这样的家庭,但凡懂点事就不应该再折腾,煞下心好好工作,过两年再找个人组成家庭安安生生地过日子,让她爸妈省口气不是挺好嘛!

可是现在听了葛俊说的这个往德国办人的事儿玲玲的心思开始活动了,她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事没准儿能用的上春天,要是能先把春天给办出去,再让她在那边多了解情况搜集消息,站住了脚儿给葛俊他们的中介公司做个在德国的接应人不是正合适嘛!而且这也正遂了春天想要深造的心,试问在国内上哪个大学的德语硕士能比得上直接去德国念书呢!这是一举两得的事啊!

玲玲越盘算越觉得可行,她于是把这个主意告诉葛俊跟他商量。葛俊听了先是眼睛一亮,

他说:“哎哟,还真是,我怎么把春天给忘了!今天下午我跟马老师讨论这个事儿的时候,还说要想做成得在德国找个可靠的人一起干。你想啊,就算咱们这边没问题能把人给弄过去,那边不得有个人接应嘛,现在中介之间竞争也很激烈,你要是不提供过去后的机场接人帮找房子安顿这些服务,就别想找到生源!并且加上这些项目还能多挣不少钱,何乐而不为!只是我俩都盯着在德国那边的人打主意,正是左思右想找不出一个可靠的人来,现在经你这么一说,先让春天过去这保不齐还真是条路子啊!只是,”

葛俊低下头又仔细想了想,“这要办个人出去可得不少钱呐,春天她家的情况肯定是拿不出这笔钱来的,就算我们不要她的中介费,那去德国一年的五万担保金他们就肯定出不起,再加上杂七杂八办护照,公证,签证和买机票的钱,这么大一笔费用你让她家上哪儿淘蹬去!”

听了这话玲玲愣了半晌,刚才的兴头一下子凉了,可不是,大舅家一向穷的很,还是前几年大舅终于又上班了才好转了一点,现如今他跟舅嬷两个都退了休,每个月就那点退休工资,好在是春天自己能挣钱养活自己了,他们才算是刚刚卸下了负担。如今自己要是再兴什么新文来,鼓动着春天去德国上学,舅嬷他们两个恐怕没这个本事也经不起这个折腾了。

再说葛俊也说那五万块钱还只是一年的担保金,春天过去要是能跟着葛俊他们公司把生意做起来那万事好说,可要是万一两边出点什么岔子,挣不上这个钱,那么第二年的担保金生活费却要她上哪弄去!到时候把孩子在国外整的呆呆不下,回回不来,岂不是自己的过错!算了算了!玲玲在心里否定自己刚才的想法,她妈管了她大舅一辈子,自己可不能再没事找事去招惹春天,这要是一个不慎,她可不想像她妈那样再把春天背到身上一辈子

!所以说凡事都禁不起推敲,玲玲一时心血来潮,这时细想下来觉得完全不靠谱。然而葛俊听了她的话倒是留了心,他第二天到公司跟马老师闲谈就顺口说了自己的爱人玲玲有这么个学德语出身的小表妹,没想到马老师听了很热心,他的看法倒也简单直接,现在社会上会德语的人很少,就算春天家里没能力送她出国,但是在咱做中介办人去德国的这件事上她仍然能有大用!

比如用电脑上网去查德国大学的资料,跟那边外办的人打电话直接询问招生情况,或是跟北京的德国大使馆联系签证事情,等等,这些有一个会说德语的人来直接帮他们做可以省掉很多中间那些求人的环节,也更可靠不用担心被人家忽悠,多好的事啊!

 

葛俊听马老师这么一分析简直就是拨云见日,可不就是的嘛,身边放着个会德语的春天怎么样也应该用上的!于是他回来又跟玲玲研究了一番,决定这个事还是要跟春天说一说的,正好快到十一了,放假那几天春天肯定会回来,因为贵平平日想她想的紧,加上春天又不喜欢石家庄,所以只要有三天以上的假期她都不怕麻烦坐车回家来,玲玲想好到时候找她出来把这个事跟她讲一讲,看看她是什么态度。

玲玲和春天虽说是嫡亲的表姐妹,可是两人的年纪相差太大,所以在玲玲眼里春天一直都是个孩子,她从没跟春天共过事,只是知道这孩子性格开朗,说话利落,虽然跟她爸一样爱好文学,但可不是个满脑子浪漫主义的诗人,听他妈常说,这孩子遇事主意大,也颇懂得人情世故。

玲玲觉得这样的一个小表妹还是可用的,而当她真的在十一跟春天见面讲了葛俊公司的这个项目后,她发现春天岂止是可用,简直就是办这事的不二人选。春天脑子灵活出乎她的意料,当她刚把事情讲了个开头,春天眼睛就是一亮,办出国的中介她早就听说过,收费之高还曾让她颇为吃惊,没想到现在葛俊姐夫也开了一家,而且还要重点办德国,

春天笑着对玲玲说:“去德国留学这事其实我还真知道点儿,我们大学最后一年学校来了个刚从德国回来的老师,她告诉我们刚好从那年起到德国留学的担保金降了,从前是整整二十万,现在只要五万就行了,她当时还问我们有没有人打算出国读书的呢。后来我班还真有一个家是大连本地的女生办出去了,所以关于申请大学办签证这些手续我从她那儿听说了不少。”

玲玲看春天这么了解情况一下来了精神,她追问:“你既然都明白,那有没有为自己想过?”

“想什么?”

“也出国留学啊!”

春天立刻摆摆手:“从没想过!正是因为我了解情况,所以才知道就算是担保金降了,这事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二十万我家拿不出来,五万对我家来说也同样是个天文数字啊!它降不降对我都没意义。”

玲玲点点头,春天果然是明白人。

“不过,”

春天歪头看了看她说:“我没想到姐夫如今开了中介公司往德国办人,玲玲姐,你知道现在中介办德国留学都是啥价位吗?”

看着玲玲一无所知的样子,

春天对她比出两个手指头,“一个人二十万!”

“啥!”

玲玲吃惊得睁大眼睛,“二十万!居然这么多!”

春天笑着摇摇头:“确实很多,我们这些德语圈子里的人都说中介实在是太黑了,其实很多材料信息德国学校方面都是免费提供的,可被中介拿到手里转身就卖了给大价钱!没办法,这就是信息不对等,不过反正那些想出国的人家里有的是钱,中介宰一个算一个呗。”

这话听得玲玲心潮澎湃,她说:“那你说你姐夫他们的公司要是有生源也能这么要价?”

“当然,为什么不呢!”

春天耸耸肩,这是她上了外语学院养成的一个习惯动作,可能是看多了外教或是外国的电影,她也有样学样以此来表示无所谓,

“我可以帮上忙的,只要找个能上网的电脑,我到德国各个大学的官网上去查查,把那些入学要求记下了翻译成中文,他们公司就能拿来招人挣钱了。”

玲玲开心地笑了,这个小表妹果然上路啊,不但脑筋灵活,而且懂得审时度势,知道的又多行事又利落,真没想到她大舅那样一个活在梦里的人竟然生出了这么个人精似的女儿!玲玲重新认识了春天,再也不把她当作小孩一般轻视了,她肯定春天会是个好帮手,对葛俊他们公司一定大有助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嗯,对,理工科语言又好真是挺厉害的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我有一个邻居平时不说话,小我半辈人。经常在二楼凉台读德语,一年后出过留学去了。好佩服理工科学外语能够听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