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六章一

(2023-10-29 12:15:06) 下一个

五十六

 

回到了石家庄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春天情绪都很低沉,她再次陷入了无望的生活中,之前本来计划好等高远稳定下来后就去投奔他,在他那里找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如今看来这又是个她一厢情愿的梦!那么下面她要面对的是什么呢?仍然是石家庄这份令她窒息的工作!高远熄灭了之前为她点亮的灯,她的人生现在又是灰蒙蒙一片了。

春天真的真的不能这样活!不管多少过来人在她耳边说:“习惯了就好了!”,可这对春天不是宽慰而是诅咒!她最恐惧的事就是自己终有一天会陷在这样的习惯中而完全忘记曾经的追求和梦想!她不要成为每天只知为吃穿忙碌的人,也不要做那种物质富有耽于享乐的人,这些人在她的眼里都是没有精神追求的庸人,她不要这样活!

她现在比从前还要痛苦百倍,爱情和事业双双看不到希望,春天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好在命运对待春天并不像对她父亲长水那样苛刻,也许是因为春天不似长水那般隐忍,她没有耐心等待,绝不甘心人生在挫折里蹉跎,她要叫着喊着,蹦着跳着去追求新生活,追求她自认的快乐,可以不计后果不顾忌他人的眼光,哪怕一切注定是白忙活,哪怕走的是弯路,她就是不能安安静静地等待命运在前方给她公布答案。

所以春天沉寂了几天后终于决定要自己着手去找出路,她先按照之前高远给她的长春一汽的号码给那边的翻译科打了电话,说明自己求职的愿望,那边倒是很爽快,因为他们目前跟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合作正紧密,厂里一批批来了不少德方的技术人员,现在他们可说是长期需要口译和笔译员,东北地区只有大连外国语学院这么一所有德语专业的学校,所以他们从去年起就已经陆续招了好几个大外的学生了。

春天听那位负责人在电话里提到了几个名字全都是她上届下届的同学,这么一聊就很好了,负责人让她尽快准备详细材料邮过去,之后再安排一个面试,一切合格的话,春天就可以过去长春签约了。打完这个电话春天很快就整理了自己的求职信和简历学历证明等材料寄了出去,这份工作看似很有希望,只不过她心中却并没有从前的那种期待了,半年前她跟高远讨论的时候曾恨不得马上过去长春,那时她想的还是能在那里同高远双宿双飞,而今她终于要去了,可是他却已经离开了。

春天在心里叹了口气,尽量压制着那种痛苦涌上来,她不能总是陷在感情的漩涡里,她必须自救。这时她沉下心来一点点厘清眼前的困局,爱情没有指望只好先放到一边,工作联系了一个还远远不够,她得多方撒网,也许上海的大众公司也可以去问问,或者北京的旅行社,从前的那位师兄不知还在不在那里工作,她想想办法估计能打听到他的联系方式,也许过去北京当导游仍然可以算是一条出路。当然除了找工作这方面,继续读书深造也应该着手打听打听,比如先问问哪里大学的德语专业肯接受专科生直接考硕士的,能锁定几所学校最好,这样决定下面工作去向的时候也可以参考学校所在的城市,为以后复习和考试先铺好路。

盘算好这些后春天开始想方设法各处打听消息,她常常趁平时张经理不在办公室的时候进去打电话联系工作或是学校,张经理如今对她很好,也不跟她计较这些小事,有时候她想发个传真或是打印点东西什么的跟张经理说声全都没问题,这给了春天很大的便利。她在心里很感激张经理,同时也多少有些抱歉,张经理要是知道她现在一心一意忙着的事是要从这个单位跳槽出去,恐怕不会高兴,毕竟他已经把她当作心腹看待了,之前还帮她给总公司财务打电话提醒他们把该有的正常工资和奖金发给春天。

这大大地提高了春天的收入,她现在每个月拿到手里有一千块钱,这个工资水平在当下算是相当高的了,春天没有家累,一个人生活手头非常宽裕,再加上单位福利也很好,常常分东分西,很多生活用品根本都不用再去另买了,说实在话她的这份工作在外人眼中绝对是令人羡慕的。如果不是春天不肯屈从,她留在这里干下去,一二年再找个差不多的男人嫁了,日后的生活其实也应该是安适的。

就在前几天总公司的陈秘书就曾拉着春天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说对方是市财政局局长的儿子,背景相当强大,春天要是觉得行马上就安排他们见面。春天当时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的说辞是自己还小,目前不打算找,可是陈秘书马上就看出端倪,

她笃定地说:“我看你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吧,要不现在正是好时候哪有不想找对象的道理!我可告诉你,我给你介绍的这个身家条件可不好碰,人家要求也很高,我看你有学历又有好模样才想给你牵这个桥,你要是跟他成了那往后的日子绝对差不了的!你可不要打错了主意,女孩的青春就这几年,错过了可是后悔都来不及的。”

春天听她提到一定是有男朋友的话心中一酸,她是有爱的人了,可惜人家不爱她啊!至于陈秘书后面关于什么局长的儿子云云她根本没有往心里去,春天现在还小,仍然怀着初生牛犊的勇气和少年人的清高,对于恋爱婚姻这些事自然还是感情至上的,哪里看得上什么局长,市长这些身家背景之类的俗事,所以她再次毫不以为意地拒绝了陈秘书的好意,现在除了高远她对谁都没有兴趣。

 

春天为跳槽做了很多努力,接下来就是等待各方的回复,只是她没想到换工作的事还没有什么眉目,另一个看似天方夜谭的机会却突然出现了。这件事还要从她的表姐玲玲这边说起。

玲玲的爱人葛俊在外贸口上工作,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又一向很有上进心,再加上他父亲在电视台工作他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外来的新闻和电影,行事作风便比同代人洋派,显得有知识,所以在单位有“洋秀才”之称。

九零年那会儿市里领导要到欧洲去考察,外经委自然要派人陪同,当时领导就挑中了葛俊让他跟团一路去学习,葛俊很看中这次机会,为此他还在去之前特意到矿业大学找老师恶补了一阵子英语,虽说时间太短学到的有限,不过到了国外好歹能说上几句,这给当时市里的大领导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认为他是个可造之才,回来后就提拔他在外经委做了个中层的小领导,从此激发了葛俊要在仕途上大展宏图的雄心。

他认定国家改革开放必定越来越需要有文化懂外语的领导,在这方面自己已经先行了一步,比其他人都有优势,他应该在这个方向上更加下力气,让他这个“洋秀才”的形象愈加深入人心,来博得领导的重视。因此他与当时教他英语的老师继续保持了很好的关系,时不时地到大学去请教问题或是查找资料,慢慢的“才子”的名头在单位叫得更响了。

本来他如此巴结上进当可不日高升,只是可惜他既然自诩为文化人,便不但学了学识,同时也沾染了文人的清高,要知道这种清高在仕途上可是万万要不得的,这比没有文化没有才干要可怕多了。

说实话官场上多的是尸位素餐的庸碌之辈,大家拉拉关系,打打太平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能混得一团和气,最怕的就是冒出一个自负有才,目下无尘的,这样的人哪怕上面领导一时欣赏,有心提拔,可是用了几次后就会发现,首先这个人的群众基础不好,周围人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别的什么心理都不会说他好话,其次他仗着有点本事就自我膨胀常会不分场合发表独立见解,虽然可能会帮上忙,可是多数时候是属于没有眼色说话不知顾忌的,最后领导一般都会把这种人划归为“聪明外露,不堪大用”一类,最终弃之不用。

葛俊不幸中了上面所说的这种情况,所以他兴头了两年后发现自己仕途上的路却是越走越窄了。这深深地打击了他,使他很长一段时间非常消沉,特别是看到自己的老婆玲玲反而后来居上在单位屡受重用成了独挡一面的一把手,这让他心中难免有些难堪和不平。

好在玲玲了解他的性格,劝他说,既然仕途走不通何不下海经商?现在当官都没有有钱好使,拼死费力去挣那些虚名做什么?还不如趁着现在形势好把真金白银挣到手里是正经的!葛俊经她这样一劝也回过心思来,就是的呢,你们不是整我吗,行,爷还不伺候了!

当然玲玲不会叫他辞职彻底去经商,她知道依葛俊的性格做个百分百的商人也不可能,她让他单位依旧混着,另一边却跟那个大学里的英语老师悄悄开起了一个中介公司,专门做往国外办人的生意。他们先前办了几批去日本的劳务输出挣了点小钱,之后就发现现在市场上留学需求越来越大了,从前大家都没有钱,要去美国英国这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留学那得等公派,能拿到这种名额的人要么是学术领域的佼佼者,要么就是背景强大的关系户,普通人是想都不要想的。

现在不同了,人们手里有了钱,很多先下海发了家的老板们开始动心思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读书,还有政府里的高官也都纷纷把下一代送出去,孩子们在外面能受到更好的教育还在其次,先能混个美国护照是正经的,这年头光“美国人”这三个字就值钱,让人觉得了不起。这些有钱有势的家长们自己在国内做的风生水起不便就移民去美国,可是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还对曾经的运动记忆犹新,所以把孩子送到国外去也有转移风险转移财富的考量。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留学市场渐渐繁荣起来,葛俊和他的朋友看准了这个形势商量着转做留学和移民中介,而就在这时煤城的矿业大学传来了喜讯,曾经一位学院派出去到德国交流的教授回来了,并且还带回来了一个同德国劳斯工业大学创建友好大学的项目。

劳斯工业大学在德国东部哈尔茨山区,那里历史上也曾开采过很大的煤矿,尽管现在德国矿山产业已经全面转型不再进行开采,不过在这所工业大学里还是保留了采矿专业,所以这次由煤城的这位教授牵头两边大学达成了共识签字成为了友好大学,每年都会进行学术交流和学生交换的项目。矿业大学因此还特别开设了德语课作为第二外语,让那些希望参加交换项目的学生可以先学好语言。

这个事儿触动了葛俊他们,他们觉得自己的公司也应该搭上这趟顺风车想办法跟这些项目挂上钩,然后自己从社会上招生,只要能把渠道走通了,估计想去德国的人也不会少,有了生源那他们的财运也就会滚滚而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我写出来对自己也是个平静的过程,这应该算是写作对作者的好处吧。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写长篇需要极大的耐性,高昂不熄的热情,慢慢的故事情节。。。很佩服浮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