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五章五

(2023-10-15 11:28:38) 下一个

第二天春天得回去了,他们去车站买石家庄的票,没想到白天的票都没有了,只有晚上九点以后的一班车还有票。春天没所谓,晚点走也好,等于又能跟高远多呆一天,可是高远却有些担心,这样到了石家庄都已经是半夜了,春天一个女孩儿大晚上的下车回家让他很不放心。

春天本来一直笑着说:“没事儿,从车站到我宿舍都是大马路,一路明晃晃的大路灯,怕什么!”

可是后来看着高远皱着眉头很苦恼的样子只好想想又说:“要不这样,我打个电话给我大猛哥,让他辛苦点去接我一趟得了,晚上我就直接去他家睡,这样总可以吧。”

高远这才点头,他想,这春天,从小到大都是个傻大胆,真亏了她心宽,一点都没有女孩儿的娇柔!

两人买好了票,春天也打了电话,还剩下大半天的时间,他们商量了一下,春天说来了天津还没去过天大和南开这两所有名的大学看看,昨天晚上去录像厅的路上高远就分别给她指过马路对面的这两所学府的大门,原来它们的校园是相邻的,所以春天提议不如去那里转一转,再重温一下做学生的感觉。高远自然同意,他骑车带着春天过去了。

他们在南开大学瞻仰了周总理的塑像,又在天津大学的大操场上席地而坐看了会儿沿着跑道一圈圈慢跑的学生,后来在操场的西北角上又发现了一块旱冰场,比较奇特的是上面踩着滑轮鞋溜的正好的竟不是青年学生,而是几个头发已经花白了的中老年人,尤其是一个看起来像老教授模样的,瘦瘦高高在人群中左转右旋,花样很多,滑得十分轻快。

春天不禁点头道:“到底是名校,教授都跟别的学校不一样,这么新潮有范!”

高远听了这话笑了笑,他说:“可惜,前几年你一直没机会到吉大去,我们学校一到了冬天,整个大操场上都泼水做成一个大冰场,那时上面冰刀溜得最好的也是这些老教授,人家都是从小就会的,哪像现在我们这一代,平时哪还有人玩这个,咱们也就是中学上体育课的时候滑过几次冰,我记得你当时不但没学会好像还把脚给崴肿了!”

春天听他说起自己的糗事也咯咯笑起来,她说:“可不是,我绝对是属于四肢不发达那伙儿的,跟所有体育项目绝缘!你说得对,咱跟老一辈比这方面还真是差远了,我妈年轻的时候真冰就滑的特别好,我爸虽说不如我妈,不过听说也是会滑的,可惜生我的时候他们的岁数都大了,打我记事儿起就从没见过他们动冰鞋。”

高远摇摇头,停了一下说:“等今年过年放假的时候,咱俩回煤城一起去练练,我当年虽然没学得很好,不过估计带着你一起滑应该还是可以的。”

“好啊!”春天很高兴,她想,他做什么都想着跟自己一起,希望一会儿在分手前他能跟她说要永远在一起。

 

那天晚上吃过晚饭高远陪着春天到了火车站,时间还早他们又坐到沿河的石阶上同春天刚来时一样静静地看着河里的游船。今天天空晴朗,月亮比之前明亮了许多,月影倒映在河面上分外清晰,偶而驶过的游船有时正巧从它上面划过,碾碎了这个白色的半圆,让它随波逐流散在一片河面上到处都是。春天不禁抬头望了望天上的这轮月,虽只半满,却也洁白如玉,她暗祷,当此朗月正是良辰,祈盼高远就在此时对自己说出爱意吧!这是他们最好的年华,最好的时机。

她指着月亮对高远说:“你看,今天的月亮多美!”

“是呀,今天没有云,月亮亮得多了。”高远也仰头看,

“我一会儿就要走了,真不想回去,更加不想明天上班!在石家庄我一个朋友也没有,想说句心底里面的真话都找不到人!”

“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打电话不像对着你真人这样舒服,而且还有时间限制。要是能天天像这样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春天直直地望着高远,只要他给她一个肯定的回应,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要做她的男朋友,那么春天此生所有的幸福就都实现了!虽然这是一个不真实的幻想,可是那一刻春天被强烈的感情包围着,她渴望高远,渴望爱情,渴望被拥抱,她愿意把自己的人生交出去,让这种奇妙的幸福感统治,这一刻她甚至可以抛弃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维,依附在那巨大的,坚实的,拔地而起,顶天立地的大树上,她可以溶化在它的枝干里,同它一道舒枝散叶,开满繁花!

春天等待着高远的回答。然而,她看到高远低下了头,

他含糊地说:“没事儿,等我过了试用期有时间再去石家庄看你。”

春天长吸了一口气,她看着低着头的高远,很明显他不会对她表白感情了,春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的关爱没有半分是假的,早已远远超过对朋友的样子,从前她还担心是他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想法,可是上次他去石家庄加上这次自己来天津,春天可以肯定高远完全读懂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暧昧地逃避!

春天很失望,她垂下眼睛,再次把目光投向黑漆漆的河面,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春天下决心,

她抬手看了看表说:“快九点了,要不你先回去吧,这两天你陪着我也累坏了,再说太晚了回宿舍影响别人也不太好,我一会儿自己进站就行了,不用陪我等了。”

高远抬起头看了看她,犹豫了一下才说:“你自己行吗?时间也不多了,要不我还是陪你等着吧。”

“不用,不用,我有什么不行的,平时来回跑车回煤城不都是自己嘛,真的,没事儿,你回去吧,我看着你走,我这边车也就快来了。”春天心里很凉,嘴上非常坚决地催促高远快走。

终于高远犹犹豫豫地骑上自行车告别了春天离开了火车站。春天在后面望着他渐渐消失在黑夜里的背影低头哭了。

许久她才默默又坐回到刚才的石阶上,双手抱膝仰头看着远处的月亮。天上月不满,人间事不全啊!她抱着美好的愿望来到这里却最终失意,为什么每次她倾心的男孩都是这么让人难以琢磨,万虎如此,高远也是如此!他们明明对她怀着感情,却都在最后时刻吝于表达,也许是她自己的问题,是她太强势太心急?还是她不漂亮不温柔?春天摇摇头,不管是哪样,她都没办法改变,这世上韩春天只能是韩春天,她无法活成别的样子。

她本以为高远应该喜欢她的样子的,毕竟从小到大他们两个都是最合拍最谈得来的,然而也许真的是她想错了,那最近一直激荡着自己的情感并没有在高远那里引起共鸣,最起码没有让他产生要跟自己共度一生的渴望。

春天想着想着又流了眼泪,她此时陷在对高远的依恋之中无法自拔,这同从前对万虎的瞬间心动完全不同,对万虎她不过是一时着迷,自己做了个梦而已,一觉醒来便很快就和万虎两不相干了,可是这次跟高远春天是真的把整颗心都放了进去,高远同她的人生关联实在是太紧密了,从前她不拿他当恋人时也确信他是一辈子的亲人,而今她先爱上了他,这一步迈出后却不知道该怎样收回来,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能让她全心地信赖?除了他还有谁能完完全全地理解她?

这时春天有种很无力的想法:今生除了高远恐怕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这晚春天在海河边上流了很多很多的眼泪,爱情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谢谢梧桐,出版估计可能性不大了。就是写出来舒缓一下自己吧。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什么时候出版了,通知一声,我喜欢订阅画出时间单读。
是的:“爱情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