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筒里看美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万花筒里看美加,走马观花看世界。
博文
在我家旁边的信义村弄堂深处,有一个室内游泳池,那是我从小练习游泳的地方。 根据网上查阅的历史文献记载:原万航渡路688、692号是个大花园,有并列的独立式住宅房五座,带有露天游泳池、网球场各一方,人称极司斐尔路(今万航渡路)胡公馆。它不仅蜚声于沪西一隅,在全市也声光毕露。这主要因为在旧上海的大公馆中带有网球场、乒乓房等体育设施的已属罕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玩摄影也有些年头了,一直没有大的长进,主要是自娱自乐,为自己留个记忆。既然是为自己留个记忆,我发现视频在这方面比照片好太多了。不仅仅是有声音,视频可以给你动态的图像,让您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比如您回看十年前的照片和十年前的视频,一定是视频给您更好的回忆。另外一个原因,因数码相机拍片成本太低,容易乱拍。但动辄几百上千的片子事后管理乃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小时候我聪明好动,接受能力挺强,且能歌善舞。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不但一学就会,还能举一反三,毫不费力地解答老师提出的许多其他问题。有一天,到里弄里一个小朋友家去玩,随手拿起她二年级语文课本,从第一课一直念到最后一课。她舅舅忍不住数落起小姪女:“你看看这个小朋友还没上小学就都会了,你怎么搞不明白?”说得那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呼啸而至的抄家批斗风刚过,社会上又刮起了光天化日下抢东西风,搞得人心惶惶不得终日。红卫兵或者社会上的一些混混们打着红卫兵的旗号,专门找“黑五类”家抢东西。对他们来说,最热门的是自行车,这东西只要一出门,就别指望还会回来! 在那个“红色恐怖”时期,被抢的人家都不敢反抗,只能自认倒霉。我们楼下也出现过几拨三不四的人上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966年文革开始的时候,正读小学三年级。我们这一代,从小受各类政治教育灌输,“听党的话,跟毛主席走,为共产主义而献身!”是加入少先队时的誓言。我与周围大部分人一样,在文革开始的时候,为这场运动的到来感到振奋,希望自己也能像革命前辈那样积极地投身到这场革命之中去。 在学校里,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各种形式的庆祝活动,敲锣打鼓,载歌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永乐村的不少人家,其实不见得就比太平里的居民生活强多少,至少我们周围这几家是这样。那时我还小,父母不得不省下他们自己的那份口粮,让我们两个孩子先填饱肚子。哥哥比我大十几岁,已经懂事成人,很能体谅母亲的一片苦心。每次吃饭,总是往母亲的碗里多拨一点,或者在母亲的碗底偷偷加一点菜。 我呢?那时实在太小,母亲在托儿所为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在我们永乐村的背后,有一个当时曹家渡地区远近闻名的棚户区---太平里。所谓棚户区,就是现在所说的“违章建筑”区,布满了大量用木头,石块,砖块或油毛毡搭建起来的简易房子。这些房子结构简陋,没有水电,抗灾性差,居住密度非常拥挤。有些低矮的房子,进门就是床,甚至抬不起头来。 我小时候,只要一走进太平里,就像进入一大片“迷宫”,大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01-18 00:00:20)

湖南湘西凤凰古城,因沈从文的小说《边城》而闻名于世。很多人因为《边城》,因为秀秀纯真凄美的爱情故事,由此爱上了凤凰。凤凰,一个美丽的小山城,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是一个令人回味无穷的地方。 今天的凤凰如同这个美丽的名字,已成为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也是国家4A级景区。然而,类似中国许多其它旅游景点,如今的凤凰古城已经非常商业化了。 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永乐村22号姓黄,广东人,据说以前在南洋做生意。看上去,挺有钱的样子,整幢楼从一层到三层全都属于他家,像这样占据整幢楼的,在当时的永乐村,只有22号黄家和29号水家,这两大资本家。黄家在永乐村常住只有三口人,老夫妇俩和他们的二十来岁的儿子黄大哥。老头典型的广东人样子,黑黑瘦瘦,平时外出喜欢带个遮阳礼帽,神情比较严肃,不苟言笑,见人最多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保姆兰英走了以后,我进了808。 万航渡路808号是一个幼儿园的门牌号,熟悉附近这一带的人们只要一提起808,大家就明白那是说幼儿园的事情。别以为808是个吉利的好数字,其实808在上海话里是隐喻被戴上手铐关进监狱去。 从某种意义上,808对幼年的我有着很相似的含义。 808幼儿园坐落在万航渡路上一幢漂亮的洋房里。本来全幢楼房属于一个姓关的资本家,五十年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