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追忆

漫漫人生路,弹指一挥间,蓦然回首时,却已入黄昏
博文
(2024-01-28 01:09:31)
章姥姥是我们家请的保姆,她跟随着我们家三次迁徙,先后在东北的两座城市和北京一起生活了十八九年。 十八岁时章姥姥嫁到了章家,她的丈夫章先生与她同岁,是家里几代单传的独子。章先生一辈子无所事事,病歪歪的在二十六岁就故去了。 章先生在去世前给章姥姥留下了两条遗言:第一不准许改嫁;第二是要攒钱买房子。自那以后章姥姥就如同接到圣旨一般地恪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4-01-28 01:09:03)
北京市的七三届高中毕业生是文化大革命后恢复的首届高中生,学生来源是从七一届初中毕业生里以百分之十一的比例选拔出来的,一九七二年初入学,一九七四年初毕业。我没有参加筛选,一九七二年六月份从河南某中学转学插班到高中一年级。 北京市的七一届和七〇届初中毕业生,大部分都留在城里分配工作了。正当人们以为上山下乡运动接近尾声,我们也幻想全优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4-01-28 01:08:30)
金氏是姥爷二弟的原配夫人,也就是我的二姥姥。出嫁前金氏是伪满国立高级中学的学生,按照娘家提出的条件,过门之后曾外祖父继续供她去学校读书直到毕业。 金氏是不幸福的女人,在她嫁过来以后不久她的双亲就相继去世了。因与兄嫂关系疏远,此后金氏就不再回娘家了。二姥爷是家里的叛逆者,他不喜欢读书,从小崇尚习武,曾外祖父只好送他进了军校。后来二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