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追忆

漫漫人生路,弹指一挥间,蓦然回首时,却已入黄昏
博文
(2024-06-21 11:58:21)
出生时我的体重是3400克,准确地落在了新生儿的2500-4000克正常范围内。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变瘦了,而且一辈子都是瘦骨嶙峋的样子。我的BMI永远都徘徊在17左右,从未碰撞过18.5的标准下限。无论是在哪儿,我和别人都吃一样的食物,饭量也差不多。家里人都胖,个个都喊着要减肥,不敢随便吃东西,唯独我胆敢放纵自己。小的时候,母亲总担心我贫血,隔段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5-26 08:51:34)
凭借日益更新的技术,骗子的手段越来越难以识别,稍不留意就会上当受骗。不久前冷不丁地收到一条短信,大意是妈咪,我的手机号码更换了,请你发个短信给我。我随手就回复了,短信发出后觉得有点儿不踏实,通过原来的号码问了儿子方知受骗。幸亏马上将骗子的号码block,否则不知道会发生啥事儿。下单在Canon网购了几件打印纸墨,次日收到署名DPD国际邮递公司的短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07 13:49:25)
我的一颗磨牙时好时坏已经很多年了,咨询过诸多的牙医,每次都是尚未开始治疗它就自愈了。最近老毛病又犯了,起初尚能咀嚼软和的食物,只要不让这颗牙触碰到坚硬的东西并无痛感。拖了两三个月迟迟不见好转,症状也越来越严重了。前些日子去见了注册诊所的A牙医,她说没有发现有洞,疼痛是因为牙齿松动造成的。看到X光片子上牙根部位有阴影,我以为是根尖炎或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有人说婚姻需要担心的不是小三,而是老三。老三和小三都是插足于他人婚姻的人,二者的主要区别或许是老三与婚姻中的一方有亲属关系,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感需要。小三则是明知他人有配偶仍故意破坏,图谋取代他人的夫妻关系。我的小学同学菁,在她和浩的婚姻中长期挤着一位老三。这位老三是浩的姐姐珊,她比浩年长7岁。浩小的时候珊背着他跳皮筋,跳绳,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4-04-21 12:30: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的满头乌发已然不复存在,青丝中掺杂着日益增多的银丝。与许多同龄人一样,我也奢望能借助染发保留住昔日的容貌。染发有点儿像是上贼船,一旦开始就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白发似乎比黑发生长的速度更快,染过几周发根又出现了白茬儿,叫人不忍目睹。明知持续染发会伤害头皮,但又难以停下来。就这样我在染发的烦恼中煎熬了好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我家住在十五号,大院的门是涂着红色的油漆。两扇大门,其中的一扇上有一个小门,平时我们都从小门进出,大门不轻易打开。前院很小,只有两间坐北朝南的正房和一间坐南朝北的小厨房。里院是方方正正的四合院,院子的中央有一个大约半米高用砖砌成的花坛,花坛的西边有一个落地的池子和水龙头。东西南北每个厢房的前面都是高起的石阶,石阶下面是小方砖铺成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十二号是个典型的大杂院,里面杂乱无章地分布着许多小平房,加上各家各户违章搭建的小厨房就像迷宫似的。原本不宽的通道两边也堆满了杂物,邻居们经常为了各自的利益闹矛盾。院子里住着一个哑巴,四十多岁时娶了一个傻子。傻子年方二十岁,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十分健壮。哑巴和傻子总打架,每次都是傻子大获全胜,瞧着哑巴落荒四处逃窜,她会豪爽地放声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号院位于两条胡同交界处路东,整个院子都是桂华姥姥的财产。大院的门洞狭长,阴森森的通道旁边摆放着一具黑黢黢的棺材。棺材是给桂华姥姥准备的,好多年了,每年都要重新涂一遍漆。住户们早已习以为常,外来者大多会感到几分恐怖。桂华姥姥家是靠开澡堂子发家的,解放后她家浴池公私合营了据说至今仍在继续营业。文革前每次洗淋浴收费是两角六分,肥皂是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胡同路西最南端的十二号是个小杂院,由于地势比较低,院门在凹下去的位置,门口彷佛是个大坑。每逢雨季院子里就会积水,到处都是泥汪汪的。院子里面只有南北两排总共五间房屋,住了四户人家。五间低矮的房屋大同小异,门和窗的框架扭曲着,油漆早已剥落。窗棂上糊着白纸,只有中间一块是玻璃。北边靠近厕所的两间屋子住的是姓李的一家,男主人是工人,每月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4-02 05:55:47)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家住在京城的胡同里,五十余年过去了,梦中的家始终都没有搬离。胡同虽小但也有几所精致的四合院,原先住的大多是非富即贵的人家。解放后国家机关接收了房产,将其改造成了职工家属宿舍。小胡同里更多的是破旧的大小杂院,有的曾经是小庙,也有的就是平民老百姓的居所。小胡同是南北走向,夹在两条大胡同之间,两条大胡同的东口都衔接着商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