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问题出在对配方奶的选择上。为了节省冲泡时间,我们购买了医院推荐的Enfamil瓶装奶,打开瓶盖后稍微加热一下就可以喝。如此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傅莱明从超市采购归来,兴冲冲地告诉我,他发现了同一品牌的另一种配方奶,一模一样的成分,也是即食型,只是被装在了金属小罐里,份量相对较大,每次打开后需要另外存储。麻烦是麻烦了些,但价格只是瓶装奶的一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住进麦当劳中心的第二天早晨,我与傅莱明匆匆吃完早餐,就带上攒了一晚的母乳去了医院。于我,每两个小时醒一次的夜晚,睡与不睡并无太大分别。煎熬是肯定的,只是想起小杰西卡的遭遇,再想着小V至少目前看来并无生命危险,便足以让我对这一天充满希望。进了医院,我俩洗完手换完装,走近小V的病床。两个年轻的护士正围住小V转悠。她们想把一根连接着点滴的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和傅莱明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我俩直奔McMaster病童医院。重症监护室(“NICU”)在病童医院的顶楼。我们在前台登记填表时,被告知NICU是加拿大所有病童医院中最高规格的重症监护了,几乎所有入院的儿童都必须得到隔离式般严格的照护。护士给我们详细讲述了NICU的出入规则,包括进出病房要洗手;要更换NICU的特殊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归程的飞机上,我斜倚在傅莱明身上,嘟囔道:“真不敢相信,咱们的蜜月就这么过完啦!” 傅莱明搂住我的腰,说:“老婆,虽然这次假期只有两个星期,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蜜月,但咱们以后还要一起生活五十年,只要你愿意,咱们每年都渡一场蜜月,如何?” 我用手摸着肚子,笑说:“只怕以后的蜜月都得三人行了呢。” 傅莱明笑意吟吟把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第二天早晨,我俩破例没睡懒觉,八点就去了酒店的SPA中心报到。傅莱明本来订购了全套水疗,但因我意外怀孕,我们只是简单冲洗了一下,就一起去按摩中心做了一套情侣芳香精油护理。之后我留在SPA中心继续做皮肤护理,去角质美甲,做头发,化妆等,他则去酒店自营的高尔夫球场打球。我们约好中午时分回房间碰面。给我化妆的女士叫莎莉,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白人妇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在PEARSON机场候机时,我看到内裤上有些褐色斑点。姨妈在这个时候驾到,不免让人扫兴,不过掐指一算,也该来了。我安慰自己说:姨妈能来,至少说明我还有生儿育女的希望,是好事。去机场杂货铺买卫生棉之前,我跟傅莱明通报了一下姨妈的状况,傅莱明用力装出遗憾的样子:“真可惜!咱们在火奴鲁鲁订的酒店自带温泉,看来你是泡不成了。”等我换上卫生棉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安卡说既然我们尝试了一年无果,她可以帮助我们采用一些辅助医疗手段。她给我们引荐了本市一位生育方面的专科医生贝利。据说贝利医生在这方面很有名望,许多外省市的病人都慕名而来。贝利医生的诊所离我们家很近,只是三分钟车程。然而,在诊所等候他接见,却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加拿大医生地位崇高,但数量少,病人等医生也就成了惯例,就算去急诊室也得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同居生活进行到半年时,我俩几乎已完全适应了对方的习性,包括各种恼人的小怪癖。傅莱明睡觉时喜欢开着风扇,而且是那种大功率的老电扇,隆隆作响,一打开恨不得十里八乡都能听见。刚开始我嫌吵,严正抗议。他勉强关了风扇,却是折腾到凌晨三四点钟也无法入睡。他说他是早产儿,出生后前三个月都住在医院。大概是习惯了婴儿床畔呼呼的风箱声,此生再也无法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小箩第一次来我们新家拜访,竟然是自己一个人开车过来的。我去停车场接她,好奇地问:“张帆呢?我干儿子呢?不是说好了要一起过来的吗?”小箩气鼓鼓地说:“临出门吵了一架。我一怒之下就把程小牧丢给了他,自己出来了。我这一路上都在想,没他,我和程小牧日子没准儿过得更自在!”“哎哟喂,这是怎么啦?”我听着还挺严重,不由得替她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同居生活,总体来说丰富圆满。以前我们每星期才见一次,每次见了面,都恨不得黏在卧室里,哪儿也不想去。现在除了上班时间,每天都聚拢在一起,道晚安,道早安,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打游戏,想起什么话题张口就聊。周末时,我们会安排徒步郊游或野营,生活的广度被大幅拓宽。这些事,在我单身时也曾带给我许多幸福感,可是和心爱的人一起做,幸福感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