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自从我辞了职,搬去B市便成了水到渠成的事。傅莱明一向觉得K市就是为那些在多伦多上班的中产人群提供的超级卧室,其城市规划以实用为主,与美感毫不搭界。既然我不用再顾虑上班远近的问题,我俩实在没有继续住在K市的理由。不过,我们对K市心存感激。居住在此的六七年,我们收获良多。小V和马戏都在此地降生,出生纸上,K市就是他们的故乡。仅凭此一条,K市就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小V三岁零八个月时,我们接到了确诊通知书:小V属于二级自闭,也就是中度自闭。根据医生的描述,中度自闭的小孩存在着语言和社交方面的障碍,行为刻板,喜欢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很少与人主动交流,但是对干预下的被动交流可能会作出良好应对。如果及早干预,这样的小孩是可以慢慢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和社交的。接到确诊通知的当日,我就跟伍德递上了辞呈。伍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马戏右手小臂骨折,外加轻微脑震荡。在医院观察了一个晚上再加一个上午,第二天中午我们就带着打了石膏的她出院了。医生让我们看护好她,近期内避免再次摔倒或跌落,以防脑袋或手臂的伤势加剧。回到家,傅莱明一个箭步冲到防护栏边,用力撼了下门栏,确保它是关紧了,这才放心招呼我和马戏过去。我突然有所触动,也许,他那些恼人的积习并非无药可救。他只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我问小箩:“如果说,年轻时想要离婚,大都因为冲动,现在可是日积月累的不调和。就像鞋里的沙,日日磨脚,我们要忍到几时?”小箩叹了口气,说:“实打实的不调和又如何呢?当初我们都是为爱而嫁,觉得世上不可能还有比对方更适合我们的男人了,是不是?结果怎样呢,鞋里还不都进了沙?咱们这种看起来恩爱的夫妻尚且如此,世上其他的怨偶呢,岂非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傅莱明旋风般跑下楼梯,我紧随其后。小小的马戏面色苍白,侧躺在地板上。她双目圆睁,嘴巴张成了O型,一脸惊恐地躺在地上,一眼不眨,也一声不吭。一时间,我不知她是受惊过度,还是已经死了,只觉得双腿打颤,一下跪倒在她面前。傅莱明小心翼翼把马戏抱起。她右侧脸上有擦伤的痕迹,混杂着点点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傅莱明用自己的脸紧贴着马戏的小脸,嘶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警察离开后,我关上门,顺势倚在了门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虽然在警察面前我表现得还算从容得体,让一场小小的危机得以渡过,天知道我不得已让两个带枪的陌生人进入自己家中是什么感受!万一他们是假扮的警察怎么办?我自己好说,毕竟是成年人,总能赌一赌运气,可我有两个幼小的孩子需要我保护啊。一度我甚至在想,如果他们是由坏蛋假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星期六的早晨,傅莱明一反常态没有睡懒觉,反倒给全家人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边吃火腿边琢磨,他这是要整哪一出?正思忖间,傅莱明惴惴不安地开口了:“詹姆斯临时起意,想要邀请我今天下午一起去乡村公路飙摩托。你说我该不该去?”詹姆斯是傅莱明的发小,富二代,酷爱各种机动玩具,家里光摩托车就收藏了七八辆,时常会呼朋唤友一起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这是我第一次把小V跟自闭症联系起来。回到家,我立刻上网查询相关信息。不料这一查,越看越心惊,只觉得细细冷冷的汗珠穿透肌肤,密密爬上了后背,握住鼠标的手也开始簌簌发抖。网上说: 自闭的小孩说话迟。(这条没跑!) 自闭的小孩缺乏对视和沟通。(小V向来我行我素,对我们的指令充耳不闻,对外界总有股藐视般的清冷。曾经,我以为他太有个性。) 自闭的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曾经,在小V即将过完两岁步入三岁之时,我的内心里充满了期盼。都说过完了“TerribleTwos(可怕的两岁)”,就会迎来“TerrificThrees(了不起的三岁)”。多美!实在是小V两岁这一年,太让人心力交瘁。我曾无数次看着他一言不合就满地打滚,尖叫痛哭。中国有句俗话,棍棒底下出孝子,每次看着小V蛮不讲理的样子,我都会在心里把他揍个鼻青脸肿。然而,法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我想起进屋时没有看见张帆,便问:“张帆他人呢?不会星期六还在加班吧?” 小箩摇了摇头,说:“他正在准备一项资质考试。这会儿去图书馆了,那里安静些,没娃吵他。他在公司有危机感嘛,总想着多攒些技艺傍身,万一以后被裁了,找下家会容易些。” 我叹息:“中年人的压力,果然无处不在哪!得亏你爸妈在,不然张帆也出不去。总不能留你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