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K市地处多伦多和B市的中段,距离B市大约一个小时的高速车程,距离我的新工作单位稍近,大概半小时高速。但如果考虑进上下班高峰期的堵车状况,差不多也是一个小时。每天各自浪费两个小时在路上,听着并不动人,但在能够保持住彼此工作的前提下,这已是我俩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折衷方案了。从拉斯维加斯回家后,我稍作休整,兴奋又忐忑地去了新公司报到。新老板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醒来,看到信箱里躺了一封来自杜安的邮件。一年多没联系,再次看到这个名字,恍如隔世。杜安说,一年前一别,他虽痛心,却也不想拖泥带水,让两边都不得善待。这一年,他终于彻底断绝了和前女友的联系,也已开始约会其他人。他说,看到报纸上有关我们公司的丑闻,还有大规模裁员的消息,有些担心,想询问我是否安全。我实话实回,说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星期一早上,我跟傅莱明告别,回到多伦多,开始了与猎头们的面试。傅莱明建议,一定要找到心仪的工作才接受Offer。我认真想了想,心仪的工作至少应当满足三个条件:1)我希望是一家知名公司,有上升发展的空间,也稳定,免得我三两年又要换工作。对于喜欢从一而终的我来说,无论换工作,还是换男友,都是一种折磨。2)薪水最好不比以前低(相信这与大部分人的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我回到家,点上香薰泡了个澡,让自己就着哀伤的音乐流了会儿泪,算是对自己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的正式缅怀与告别。整理好情绪,我拨通傅莱明的电话:“我正式失业啦!”傅莱明说了声抱歉,又几乎不带停顿地说了下去:“可能是老天珍爱我们,知道我们守候了这么久,特意给我们腾出一段时间来专心恋爱。”他说,他已给我俩未来的一个月安排了丰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星期六用过早餐,我开车前往B市。天气好得出奇,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写作文的万精油句式:蓝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路边还是冬天的景象,树木灰凸凸地林立着。常青的针叶松穿插其间,呈现着并不招摇的深绿。料想再过几个月,路旁的花木枯枝逢春,各种色彩会协奏出华丽丰富的生命交响曲。生命轮回,生生不息,总让人满怀希望,而万物之中,希望臻美。回想起我发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元月一日,我终于迎来了与傅莱明的第三次约会。他在上午十点敲开了我的房门,手捧十二朵娇艳的玫瑰。我主动给了他一个拥抱,惊喜问道:“过新年商店不都关门的么,你怎么能买到玫瑰?”他不好意思地承认,这是为我俩昨夜的约会准备的。他说,专门为我而买的玫瑰,总希望我能看到,不能辜负了玫瑰一个季节的成长。吃完午餐,傅莱明就急急拉我外出。他说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一夜乱梦无数。 迷迷糊糊间,我看到自己不停地刷着信箱,里面始终空无一物,忍不住焦虑。安慰自己说:也许要再等上几个月吧?那会儿伊伊给我写信,我不也等了一年才回?突见有邮件进来,写着傅莱明的名字。我激动地点开,里面的文字自动转成有声图像。只见傅莱明搂着一个金发女子窃笑,对她说:“从今往后再也不能约会中国女人了,才见一面就想着要结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平安夜,我意外收到了傅莱明从eHarmony上发来的邮件,用的是中文。只是整封信错误百出,晦涩难读。我猜想,他是写了一封英文信,然后用谷歌翻译器译成了中文。好在,自虐尚未结束,我仍对他写的每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极具阅读的诚意。我把那篇别扭的中文在脑海中生生译回了英文,终究还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在向我示好。他说,过往几周度过了(工作中)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爬得高,摔得就疼。傅莱明把我对一个男人的热情调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然后,就把我撂那儿了。他再也不提下一次见面的事。我承认,我俩住得有点远,相距了一百多公里。平时上下班高速路堵得厉害,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轻易就能被延展成两三个小时,见面并不方便。但周末没有不见面的理由啊?所以一到临近周末,我就心里长草,话里话外地寻找见面的暗示。第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十月中旬回到北美,因为倒时差,第二天凌晨三点我就醒了。我把家里边边角角都打扫了一番,天还未亮,只能无聊地在各个网站闲逛。突然就想起了eHarmony,想起了傅莱明,我有点好奇他在那封邮件里到底写了些什么,于是支付了一个月会员费,登陆进去。他的信简短到让我恨不得抽自己一记耳光。他说:数月前我们联系过,后来我有事下网了。如果你仍感兴趣,我想知道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