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坚峰

彩虹那头寻找狐狸的家
博文
(2020-08-15 04:34:40)
忽然想起端午节的事来。端午节吃什么?雄黄酒、粽子、咸鸭蛋。从小到大,我没见过雄黄酒。老家早先规矩重,到了我小时候,社会提倡移风移俗,城里人把这酒移没了。咸鸭蛋呢,在我小时候一年四季都有,没啥稀奇,到了端午,反到没有特别的惦记,与节日的关系看似不那么紧密。于是就剩下了粽子。端午临近的时候,母亲忙碌起来,买来赤豆、绿豆、蚕豆、糯米、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8-13 04:30:47)
我的第一句英语是跟我哥学的。哥上初中的时候,我读小学。哥在学校上完第一堂英语课,回到家里,告诉我一句英语LongliveChairmanMao。那是毛主席万岁的意思。哥说“亲美毛”是毛主席。那时我们习惯在毛主席前面加“亲爱的”。“亲美”跟“亲爱”差不多,所以这句英语不难记。当时我有种感觉,这英语发音好像跟中文有点像哈。我的第二句英语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11 04:31:14)
人这一生有时候会撞入一些奇特的境遇,这好像是一个偶然,偶然到给你一万次机会你也不会再见到那样境遇。但又好像是预先设定的,细思都在情理之中。比如说你去一个遥远的小岛上旅行,你随意走进岛上一个废弃的破草棚,蓦然看到草棚里有一张自己的一位已故的长辈的旧照挂在土墙上。你该有多惊奇!当然我没有这样的经历,小岛我是去过的,去过不止一个,但我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8-10 04:04:02)
冬天到来的时候,雨季也来了。往年的雨从4月下,下过整整一个冬天,下到9月才收住。今年的雨来的迟,5月快要过完的时候才开始下。初秋时候下过一点雨,那天正好是奥克兰新冠病毒封城的第一天。我在家里看着窗外的雨,写下了封城日记第一篇。那是投给华人防疫互助网的。今年的雨少,前院一株杜鹃在雨季到来之前,先枯死了一半。杜鹃是以前的房东种的,我住进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8-07 04:23:31)
话说局里来了个气功大师,要为大家做气功报告。 通知预先发出去,报告由工会包场,职工带家属免费参加,有病治病,没病强体。 场地租用邻近的部队礼堂。大师的名字叫张宏堡。 大师请之不易,气功又是社会上热到发烫的一个烫点,六场报告座无虚席,礼堂里黑压压全是人。 局机关、人事司、保卫处、外事办、出版社、学会、报社……从局领导到传达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假如你和我一样也具有如下三个因素,你应该记得有一个美国老头,名字叫韩丁。这三个因素是你是我的同时代人;从小关心社会新闻;有一个好记性。我想起这个名字,是最近在微信群里有人在说司徒雷登。由司徒雷登我想起韩丁。两人有这样几个共同点,都是美国人,都是老头,都有一个中国姓,都会讲中国话,都爱中国,一样的可爱可亲,一样的从善如流。我在这里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0-08-03 04:16:51)
中学时候我曾参加过一个文学兴趣小组,该小组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雏鹰”。“雏鹰”成立的那天没有对外公开,一群人悄悄的聚集在校办一间阁楼的小房间,搞得有些神秘,成员主要是上两级的同学,我是本年级里唯一一个被邀请参加的人。能进入这样一个组织,能和这些高年级的同学坐在一个小房间里开会,宣布小组成立,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29 03:52:55)
我的家族成员里有一位曾参加过大串联,那就是我的小姨。那是1968年的冬天,天气寒冷,屋外挂着冰凌,屋里滴水成冰,洗脸的毛巾冻的像一根木棍。那时小姨住在我家,一天她回来说要她去北京大串联。小姨是我长辈里唯一的一个知识分子,书一直读到无锡师范,而我母亲是解放后扫盲运动中识字班里出来的。小姨在锡师读书住校,两年后毕业,不回我外公的家,却回我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7-28 04:34:06)
大老伯伯在世的时候,曾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靠裁缝手艺吃饭,秋天帮人做冬装,腊月帮人做新衣。他有个拉链旅行包,包里面收着熨斗、针线、粉笔、粉盒、皮尺、裁缝剪刀。他在我家住的时候他说世上最补的补品是口蕈,而以前我只知道是人参。我相信他的这一说法,因为他从小就离开村里在外面云游,去过浙江上海,开过裁缝铺子,他见过的世事比村里其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27 04:02:55)
1966年的某一天的上午,确切的说是上午九点钟左右,我在家里的阁楼上,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把阁楼照的彤红。我照在一片柔和的红光中,是早晨的太阳才有的那种光,而且我精神很好,是睡醒了起床后的那种状态。所以隔了这么多年,我仍然可以推算出这个时候应该是早晨八九点钟。在那天的早晨八九点钟的时候,我在阁楼上,我的面前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摊一张人民日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