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坚峰

彩虹那头寻找狐狸的家
个人资料
博文
(2022-09-25 21:45:06)
秀去圣汤姆斯小学插班读书的时候是个二年级的小姑娘。那时的秀不会讲英语,也不会讲国语,只会讲湖南话。班里有个中国来的女生叫意达,秀和她在一起玩。秀个子高挑,有一双灵巧的手,十指纤长,画画和手工制作都好。小学那几年,每到万圣节,意达的服饰和化妆都是秀设计的。秀只是脾气有点坏。秀坐警车回家入学的第一天,秀放学回家,坐校车错过了站。秀下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9-09 21:19:40)
话说局里来了个气功大师,要为大家做气功报告。通知预先发出去,报告会由工会出资组织包场,作为福利惠及大家,局职工带家属免费参加,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场地租用邻近的部队礼堂。大师的名字叫张XX,当下社会上一位当红气功明星。大师请之不易,气功又是社会热点,六场报告会座无虚席。礼堂里黑压压一片人头,走道上加了凳子,连讲台两侧也席地坐满了人。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8-24 01:39:12)
家人闲聊的时候,母亲说我小时候打针不哭不闹,“连医生都夸,说这小孩坚强”。那时候我体质弱,三天两头发烧,还患过黄疸肝炎。母亲送我去附近的区中心医院看医生。我两手伸出来像麻杆一样细小,医生用橡皮管扎在我手臂上,针尖刺进皮下,细细的挑,挑一阵找不到血管,抬起头揉一揉眼睛,再慌慌张张的换去另一只手继续挑。我一声不吭,静静的看医生,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8-10 04:07:17)

六年前我家逃走一只黑猫。 六年后,黑猫回来了。 六年前,我家逃走过好几只猫,那些猫逃走后又先后回来了。有的是肚子饿了自个找回来的,有的是被我诱捕回家的,惟有一只黑猫逃走后一直没有找到。 那时候我家养过很多猫,那些猫是女儿从SPCA领回来的。SPCA是民间动物保护协会的英文缩写。 领回来的猫都有一个悲惨的经历,被人遗弃野外,精神萎靡,非残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19 21:45:47)

近代无锡城遭过两次屠,一次是咸丰年间,闹长毛那年,太平军诛杀妖民,另一次是同治年间清兵靖乱,见人就砍。两次屠城,无锡城人口殆尽,十室九空。后来的无锡人,自同治三年起,要么是外地迁徙来的,要么是从周边乡下移居来的。无锡人往上查,出了三代,或早或晚都是乡下人,或远或近都有几个乡下亲戚。我家住沙巷的时候,一栋木楼上五户人家,四户有乡下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14 04:31:46)

第一次看到那种小虫子,心里产生十分的嫌恶感,如同看见一只花里胡哨的蜘蛛,它们幸福的生活在《王杰日记》里。后来,我在其他几本书里也发现了它们。《王杰日记》不知道是谁留给我的,那时家里有很多革命书籍,码在床板底下的纸箱子里,都是父亲的。这本书却一直归我所有。我从来没有好好读过书里的文字,只记得里面有一篇日记,说要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06 04:21:54)
广西计划生育超生“调剂”这事是坐实了。说的是把超生人家的婴孩抢走送别人做儿做女,或者还有其他见不得光的去处。“调剂”?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这是要写入历史的!在艳阳高照的神州大地堂而皇之作恶,这样的事只有在小时候“忆苦思甜”报告中听到,控诉万恶的旧社会,全剧说到高潮的时候出现的故事情节:穷人欠了地主的债,狗腿子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6-22 01:07:10)
几次想起再写点什么,又几次放下了。想想算啦哈,何必盯住人家不放,说来也是个可怜人。还是在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一起住在大院楼上的孩子们就互相传告一个老太太的名字。那年代,英雄人物大都显得不太正常,用后来的话说叫有特异功能。有三天三夜不吃不睡抄写红宝书的,有跳入火海不救娃不救娘救出一尊领袖佛像的,有在临死前还在强忍病痛学习老三篇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19 04:12:51)
微信是个有趣又作死的发明,它占据了我太多的时间。从一早起床,煮一碗白开水起,我就一手端碗喝水一手打开手机看微信。阅读微信让我活的丰满,足不出户就晓得天下发生的事情;转发微信则成了我的偏好。迄今为止我在手机上转发出去有多少微信?没法计数。我转发微信,维系老友,结识新朋,也给自己引来非议。有几天,我的微信在群里消失了。一个同学在群里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10 04:41:00)
入境澳洲的时候,海关安检处一老头拿过我的护照仔细瞧,端详半饷,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看,然后疑惑的问:这是…..哪儿的护照? 我平静的回答:新西兰。 新……什么?没听过这个国家。 好,我让你装,我大声说,新西兰,一个伟大奇妙的国家。我响亮的用了两个词great和marvellous。 喔咳,喔咳,喔——咳咳咳,老头喉头里发出一阵挣扎的咳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