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坚峰

彩虹那头寻找狐狸的家
个人资料
博文
(2022-06-22 01:07:10)
几次想起再写点什么,又几次放下了。想想算啦哈,何必盯住人家不放,说来也是个可怜人。还是在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一起住在大院楼上的孩子们就互相传告一个老太太的名字。那年代,英雄人物大都显得不太正常,用后来的话说叫有特异功能。有三天三夜不吃不睡抄写红宝书的,有跳入火海不救娃不救娘救出一尊领袖佛像的,有在临死前还在强忍病痛学习老三篇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19 04:12:51)
微信是个有趣又作死的发明,它占据了我太多的时间。从一早起床,煮一碗白开水起,我就一手端碗喝水一手打开手机看微信。阅读微信让我活的丰满,足不出户就晓得天下发生的事情;转发微信则成了我的偏好。迄今为止我在手机上转发出去有多少微信?没法计数。我转发微信,维系老友,结识新朋,也给自己引来非议。有几天,我的微信在群里消失了。一个同学在群里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6-10 04:41:00)
入境澳洲的时候,海关安检处一老头拿过我的护照仔细瞧,端详半饷,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看,然后疑惑的问:这是…..哪儿的护照? 我平静的回答:新西兰。 新……什么?没听过这个国家。 好,我让你装,我大声说,新西兰,一个伟大奇妙的国家。我响亮的用了两个词great和marvellous。 喔咳,喔咳,喔——咳咳咳,老头喉头里发出一阵挣扎的咳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6-02 05:29:15)
从你身边走过的女子,背影看去奇伟得像美男子——运动式短发、健硕挺拔的身姿、宽阔的肩膀,背肌中间的浅沟隐隐可见。步子走的军人般坚定。这样身姿的女子在华人中不多见,要有也是在北方,在哈尔滨大连那样的城市里面。“北方有佳人”。好奇心加上一点诱惑感促使你有一睹人家长相的冲动。你快步赶上她,或许你不需要追赶,那样不体面;你正在车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5-29 01:58:24)
冰棍出现在我记忆里最早是70年代的事。70年代之前我的消暑食品除了西瓜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冰棍在我老家方言里叫“棒冰”,最早我吃的棒冰有两种:光光的棒冰和赤豆棒冰。两者价钱不一样,后者比前者要贵2分钱。卖棒冰的推一辆脚踏车,后,后面书包架上绑一只大木箱子,外面用棉被扎紧,成个炸药包形状。这种做法让我们困惑,在我们的认知中,棉被是用来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5-24 04:08:41)
阿勒泰的李娟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对往事的记忆活动就像行走在一个墓地里。一个个小小的土包微微隆起在地面上,每一个土包里面都埋着一个记忆。我也有这样的一片记忆墓地。墓地里有一条小路,小路的两边分岔出一些更小的路。这些小路如神经脉络,支支叉叉延展到整个墓地里,末梢到达每一个土包。我的记忆墓地里划分出了若干的园地,分属生命中的每个阶段&m[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5-22 01:23:27)
苏州街头各样的小摊叫卖声中,唯有卖白兰花的叫声让我记牢了。阿要买白兰花——阿要买白兰花——白兰花一朵一朵,小小的,散发出清新的芬芳。花还没有完全开放,花瓣拢在一起。一种不知名的植物干茎编织成一个长圆的笼,中间鼓起,两头收窄,精致的像一枚白色的茧。每一只笼里面正正好放一朵白兰花,就像每一只蚕茧里面睡着一只蚕宝宝一样。花的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5-08 01:11:24)
秤店的信誉。无锡北门外面莲蓉桥北堍有一家秤店,名号老谈源盛。秤店创于道光年间,师傅手艺精湛,匠心独运,制作的杆秤品质佳,计量准足。信誉可靠。自咸丰年起,县府仓库的杆秤都以老谈源盛的秤为标准定制。每年新米上市,农户上交官粮,衙吏先把秤送去老谈源盛店校秤,更换锡印,方可开始收粮入仓。米行的信誉。解放前无锡县城有200家米行,位于北唐米市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29 00:09:30)
小时候我们手里的一些玩物足以让现在的人心惊。我曾说过,我的同龄人在那年代,当我们还是一群孩童的时候普遍玩过火药。那种火药原本是放在发令枪里用于田径比赛的,一扣扳机,叭一声响。远处的裁判看手枪飘出的白烟按下秒表。土黄色的火药一粒一粒贴在两层红纸中间,排成一个矩阵。用手一摸一排一排小鼓包儿,那是一种能让每个男孩心中欣喜的触感。这种火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23 04:46:01)
莫斯科号排水量超过一万五千吨,是俄罗斯海军的第三大军舰,这还是已经把那艘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也算在里面了。这样的巡洋舰配备有强大的反导雷达和反导拦截,四周有护卫艇戒备。啥也别说了,居然被两颗“海王星”秒杀了。莫斯科号的击沉我并不感到意外,相反这事很正常。俄军外强中干,是驴屎蛋子外面光。俄军的颓势早在勃烈日涅夫时期已经显露。不知大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