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九) 儿子上当了,白纸黑字的合同呢? 前两天老麦写了篇《卖个车也遇到骗子》的文章,过滤了骗子之后,这车很快就有人来看了,买家晚上来电话讨价还价,儿子是个不会做买卖的人,要价被对方直接砍下来两千刀,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放下电话告诉他老妈,老麦就痛心不已,之前告诉他的博弈技巧都白教了。但儿子美滋滋地,老麦问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八) 能不能上飞机居然得靠抽签 最近老麦周边发生的事情有些多,而且全都和墨尔本有关。老麦的侄子在墨尔本上大学,前天住他斜对面的邻居测试新冠病毒呈阳性了,侄子有些紧张,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位邻居,但看到救护人员堆在他家门口,也还是心慌。据说是这位邻居有些呼吸困难,所以叫了救护车。另外有一个通常被我们和朋友们称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7-02 05:46:10)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七)卖个车也遇到骗子儿子最近想把他的小高尔夫卖了,这辆车是当初他自己倾其打工挣的所有积蓄,然后又和爸妈借了三分之二的车款钱才买下来的,但现在去外地上大学,住在学校附近,上课不用车,学业紧张,也没时间开车出去闲溜达,小车有可能会闲置七年,还要付各种养车费,感觉没必要保留了,于是决定卖车,以早日还清对父母的欠款。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六) 老爸发烧,这医院去还是不去 老麦度过了一个焦虑的周末。周五晚上,在北京的二哥发来微信说年近90岁的老爸发烧39度,吓得我们身处三地的兄妹仨赶紧召开紧急家庭会议,讨论怎么办。老爸4月底因为吐了一口血,进了一次医院,尽管当时北京疫情形势向好,但所有进医院的人也都要做核酸检测,二哥说老爸身穿连体防护服,上个厕所都费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五)毕业刚工作三个月就被裁了今天老麦和好友通话,才知道她的儿子被Uber澳大利亚公司裁了。好友是单亲妈妈,儿子懂事孝顺阳光而且有担当,朋友们都特别喜欢这个大男孩。他去年年底大学工程专业毕业,通过校园招聘(校招)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了Uber,而且进入的是globalleadershipprogram,今年2月刚刚入职。上班头一个月很兴奋,毕竟是跨国公司,对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城里的博主墨墨前天写了篇影评《茉莉花开》,电影是根据苏童的小说《妇女生活》改编的,这让老麦想起很久以前曾采访过作家苏童。答应了墨墨,于是翻箱倒柜,翻出了1993年写的这篇文章,那个时候没有博客,也没有自媒体,文章发表在传统的纸媒上。感谢亲爱的爸爸,把我的一些文章做成了剪报保存起来。那时候的苏童先生还年轻,当然比当年的老麦要老点。老麦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四) 我学文科就应该受歧视吗 老麦清晰地记得当年上中学时,高二开始就文理科分班了。高一学年结束之前,学生要填志愿,做选择题,文科还是理科,老麦毫不犹豫地填了文科,因为老麦曾经在高一的一次物理考试中遭遇过滑铁卢,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没想到的是当时的班主任看到老麦的选择之后,在随后召开的家长会后单独找老麦的妈妈谈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三) 疫情未了,新的威胁又来了 城里的博主菲儿天地前天写了篇关于作假的檄文,正好借着这个话题,老麦先说说澳洲政坛最近爆出了一档和造假有关的事。维州工党政府在这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有3位内阁部长因涉嫌党员造假事件被革职或被迫辞职,其中包括被革职并之后主动退党的维州小生意、创新和贸易部部长AdemSomyurek,被迫辞职的助理财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20-06-16 05:23:34)

封国之下的澳洲(三十二)回国之路越来越渺茫周末老麦和小来去久违的海边走了走,才感觉到家中方一日,海边已千年的感觉。尽管政府已经放松了社交限制,但我们除了购物,一直没怎么出门,另外南半球开始进入冬天,以为海边肯定繁华未归呢,没想到海边早就喧闹如潮了,有以下照片为证。1.5米的社交距离是绝对没有了,连警察蜀黍都不管社交疏离了,聊天聊得很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0-06-15 05:31:17)

最近看的电影和天才相关的比较多,今天写的是2014年拍摄的《模仿游戏》(TheImitationGame),影片改编自英国数学家安德鲁·霍奇斯的传记作品《艾伦·图灵传》(AlanTuring:TheEnigma),讲述的是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之父艾伦·图灵的故事,和老麦之前写过的霍金和纳什的电影一样,主人公均为科学界的天才,他们都有着坎坷的命运,霍金身患重病,纳什备受精神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