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哥XD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11-7 她来我客房如厕走后,美感化作玫瑰金色泡影

(2016-06-27 14:27:09) 下一个
取自虚度的青春第11篇
天马行空因缘际会系列之六

起:忆江总书记和我同一天住进同一家酒店(组图18+)
承:和江总书记同住酒店,过零点进入第二天(组图18+)
转:小蔺小黄、军医男科骗钱、中日医院混钱(含R图)
合:北京飞来的媳妇还原出撕逼的文学真人照
续:“反正后半夜没人,直接上楼敲你房门”

美女留下纸条

  岁月倥偬,转眼又一年多过去,九八入了夏。老算盘固守京城,彻底不来巡视,剩我一人单飞,飞到盛夏七月,一进皇冠假日酒店,就听说邬盎小姐调走了,被一家新开张的四星牛血酒店加薪挖去做了销售部主任。前台白脸儿帅哥小张接她班儿,提拔成礼宾部主任,郑重交给我一纸条,说邬前主任让把这个亲手给您。

  回想三年前,和酒店管理团队开会谈判签合同,小会议室两排长桌,我方人马五男,靠窗占第一排,酒店一方也五人,三男二女,分坐第二排及其后。我们一排老算盘居中,我挨其右,正对着二排B座儿上的一个女主任,也是行政部老崔的前任。女主任身后的邬盎小姐文文静静,一声不吭,却如文豪爱默生所形容,眼比舌头会说话,眼光柔波带电,始终斜乜老算盘,几乎没正眼瞧我。会尾,女主任着重夸她:我们这小邬哇,入职以来一心扑在工作上,新婚一年多,还不打算给老公生孩儿。
  如今邬盎甫一调走,即着手挖客?电话一顾倾人城,字条再顾倾人国!展开字条,上面果然一串儿手机号码。
  拨她手机,听她建议我应该换到新酒店去,会得到她以销售部主管权限给予之最高折扣,宿费只有假日酒店价格三分之一。
  如此优惠,乐不得搬去,但还略有担心,据过往经验,大凡国内土鳖经营监管之酒店,基础设施不人性化的障碍多多,最常见现象是淋浴水流不畅,冷热不均。
  邬盎又咯咯儿笑起:国外回来的就是矫情,要求那么精致,想洗鸳鸯浴怎么着?不过,我会关照前台,为你每次到来提前留好6层走廊堵头那间大床房。在所有客房中,唯独那间的淋浴水流没问题,其它的要么只出凉水,要么只出烫水,要么虽不凉不热,却细若游丝。

  七月二十二号,从皇冠假日搬去邬盎任职的牛血酒店第三天,打她手机,说还剩两卷欧洲旅游拍的彩卷,挺珍贵,想找一好点儿洗印社,不知你们这里有否。
  她说,您总算问对人了,新华社驻省城分社冲印部,对外营业,质量保靠,这段时间忙于给新酒店做宣传,印图片,都去熟了,要么下午给你带路,陪你走一趟?
  因为上一篇所谈到的价值观鸿沟差异,和红颜小肉丝已步入实质性分道扬镳阶段,此时有邬盎引领奉陪,欣欣然。
  下午气温颇炎热,她带我来到新华社分社冲印部,里面有个小伙子和她脸熟,特快专办,从显影定影水洗烘干到放大印片,约一个小时就弄完了。
  打车回来路上,邬盎端量洗出的照片,看到上上回里提到过的我穿的那件不招人待见的米色夹克,竟也关切地送上这么一句:您在欧洲穿这样的工作服,不影响市容吧?
  出租车将我们送到花园餐厅门口,我请她共进晚餐,理由是为表达帮忙的谢意,她却说不用我出钱,乐意做东请我,理由是为我搬去牛血酒店帮她扩大营销业绩。
  餐厅生意精,门口摆一条长桌,备满切好的西瓜,让排队侯座的食客任食。我们餐前餐后聊得口渴,又去酒店咖啡座喝冰咖啡,还没聊够,于是一同乘电梯上了楼。

美女拉下神亭

  插卡,开房门,拍开关,感觉门顶灯散出的光比日前显得朦胧和昏黄,身后这位高个子美女飘然跟进,轻关门,挂链锁,回转身,靠门而立那一霎那,下半身美得刀杀人心!有诗经改版为证:
  美女妖且闲,婷婷靠门板。
  柔条纷冉冉,长腿何翩翩,
  攘袖见左手,中指约金环。
  头上秀发乌,腰细翠琅玕。

  眼光往上,触瞄上半身,又有诗经改版为证:
  明眸交玉体,珊瑚间木难。
  制服何飘飘,围巾已不见。
  顾盼遗光彩,无言气若兰。
  波波不成峰,平胸也好看。

  谁说胸平不好看,哥们儿老北就曾不客气地指摘:性格脾气不乖,波大也不美。被他指摘的对象就是小肉丝,现下怎么看,也比不上邬盎顺溜,而老北早前于工体请客,头回见到小肉丝时,就不认为她懂事,趁她去厕所时,向两侧扯腮帮子,拱嘴巴学样儿,说她的这种腮型属于克夫相,一边一块疙瘩肉,上海话叫擦骨腮。
  我指着邬盎左手指上的戒指:“才离婚就有男朋友了?”
  “没啊,不好找呢。”
  “为什么戴着?”
  “周围的公苍蝇没完没了。”
  她跟我聊跟老公从分居到离婚这将近一年半的事儿,话不多,聊到正在上映的泰坦尼克的话题时,话多,说出好多感想,说夹克给肉丝画裸描那段最美,不仅画面美,钢琴伴奏旋律也美,相形下,甲板上那些贵族们聚餐太装,甲板下的锅炉工们喝酒又太闹腾,只有他俩在一起,最雅俗共赏。
  “那你愿不愿意像肉丝那样,给人当裸模,雅俗共赏?”
  “那要看画画儿的是谁。”
  本想说是老算盘,怕她像上回那样再哭,话到嘴边改口:“是不认识的人,比如马路边上的民工,城里公认的一个名叫‘开工厂’的傻货。”
  她蹦出简捷二字:“恶心。”
  “行政部老崔呢?”
  “同事啊,不中。”
  “小比量呢?”
  “单纯。”
  “若是我呢?”
  随之而来是约摸一刻钟的沉默,过后,她海底针心,回答得没头没脑:“等夏天等秋天,等下个季节,要等到月亮变全,咦~怎么会是你呀?”


步步惊心插曲:等你的季节

  人与人的距离一旦接近到快要天衣无缝的地步,外人不知的体味习性便逐一崭露,给完美的形象打折。邬盎既是如此,那含辞未吐不言语时的气若幽兰,乃是抹于颈上的香水和涂于脸蛋儿上的粉黛发出的清香,当头对面脸对脸,拉开话匣聊扯,唇齿上结露,毛孔看得清,闻到口腔里带出的丝丝劲猛气息,似薄荷,比薄荷刺激,不止清凉,还齁儿(Hōuer)咸,初始不觉呛,累积沁喉嗓,之后味道长留数日,无论刷牙漱口干咳,水喝不停,都驱之不散。多年后还碰见过更严重的,那味道简直可把人弄残,详味儿参闻倒数第三篇真人秀:熏跑印度人的大仙儿(←就餐以外时刻点击)
  邬盎要借卫生间小解。我的客房是单人大床房,面积小,卫浴离床近,隔音效果差,她这番素质高人,如厕时一定会为动力十足的潺潺尿音心生顾虑,感到尴尬。于是,在她走进卫生间的时候,我打开电视机,将音量刻意调高。

  时过九点,电视重播“新闻联播”,播报“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新闻,江总书记在会上庄重宣布:中央决定,军队和武警部队对所属单位办的各种经营性公司要认真进行清理,今后一律不再从事经商活动。中央同时决定,地方各政法部门对所属单位办的各种经营性公司也要认真进行清理,今后也一律不再从事经商活动。
  坐马桶的邬盎听到新闻播报,怕我听不清,拉开卫生间的门,大声插话,还拿老算盘开涮,说这消息已提前知道,是以前的同事,假日酒店行政部老崔告诉她的,全国范围内外包给地方江湖的挂牌军医诊所无数,这次能和军队脱钩的话,老算盘再来查衣原体,那家打着军医旗号的男科诊所可能连找都找不到了。
  知道有不少老少爷们儿居家待客,不管客人正在吃东西还是喝水饮茶,喜欢边蹲马桶边拉开卫浴厕门跟客人聊。但不知美女也有这样的,世上果真无完美,一旦走到身边,贴近生活,以如此左拉的自然主义方式接地气,优雅的形象便自毁三分。

  新闻重播过后,好像还看了一两集电视剧,之后邬盎告辞。
  最悲催的事情发生在她离开过后两个时辰,当我进卫生间,一个感叹号,被马桶内景惊着了!天使如厕后,两个感叹号,竟然忘了冲水!!而且……重要的事要用三个感叹号,不光小号还有大号!!!真真乃:
  千里莺啼玫瑰金,
  水漫金山啤酒风。
  女朝四百八十坨,
  多少陋态马桶中。

  美女拉下神亭,在我眼目加心目中留过的优雅脱俗的美感,便在那一刻化作一泡玫瑰金色的泡影。
  次日,强迫症忍不住打电话给她,暗示这件事。她的回答大大咧咧,轻松仨字儿:我忘了。
  接下来,我和小比量不约而同搬出牛血,去闹市区一带找两家更便宜的不涉外二星试住,在这段时间里,邬盎起初每天一个电话,每当听旅馆总机说有一位邬小姐打入,要不要接通,我就让总机转告客人不在房间,几次过后,她就不再来电话了。
  再往后,实在无法忍受涉内三星以下旅馆不卫生的环境,只好搬回牛血。搬回后没跟邬盎见过面,只在快要告别这座城市时通过一次电话,听她说芳心又被人俘虏,一个休了糟糠的企业高层老总,至于结不结,看发展情况再说。

阅读 (13900) 未完,接下来即将重逢三年前和一位出租汽车女司机在黄河边
本系列前五篇(前三篇均含18+图片,谢绝未成年读者点击):


忆江总书记和我
同一天住进同一家酒店

和江总书记同住酒店
过零点进入第二天

军医男科骗钱
中日医院混钱(含R图)

北京飞来的队长媳妇
还原出撕逼的文学(含真人照)

“反正后半夜没人,
直接上楼敲你房门”

人民大会堂耍杯盖儿,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cross94 回复 悄悄话 以后还有脸见人?素质,修养全是地库级。
wxc1414 回复 悄悄话 嘿嘿,想开了就那么回事。年轻的时候讲究多,老了就会明白,无论男人多么潇洒,女人多么风情万种,其实都是披了身臭皮囊。还是心更重要。
带吴钩 回复 悄悄话 美女开门说话是给你暗示, 你不懂风情, 所以她才故意不冲水, 对你发泄一下!
登录后才可评论.